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政府偏好与制度变迁

余亚梅  
【摘要】:当代中国社会的变迁已经成为制度变迁研究的一个丰富“宝藏”。但对在中国实施了几十年的收容遣送制度的研究,依然很不足。这一制度在2003年6月14日为国务院所废止,国家紧接着在8月1日正式执行新的制度——《城市生活无着落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以代替旧政策废止后的制度空白。然而,新旧制度之间的转换并不意味着制度变迁的终结,也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 本文不是一个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全面研究,虽然,从制度变迁的角度来分析,我们涉及到了收容遣送制度产生、演变和最终被废止的过程、动因和结果。这项制度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实施时间也很长,因此,全面和系统研究是不现实的。本文欲从政治学的角度,借用其他学科的分析方法,以政府偏好为分析的核心,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变迁进行一些逻辑上的分析。因此,我们试图去解释的是,政府偏好作为理解收容遣送制度变迁的一个重要变量,在所有引起该制度变迁的变量中处于何种地位?为了解释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解释,从收容遣送制度的产生到变异和强化,再到该制度被废止,在制度变迁的每一个阶段,政府的偏好是什么?它们是如何产生的?它们又是如何塑造制度的变迁的?与此问题相关联,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解释,与检视和检讨收容遣送制度背后的问题以及该制度对中国社会发展所造成的后果相联系,政府偏好本身应该如何被塑造才有利于让政府在制度变迁中扮演更为积极和合理的作用。 如果说本研究是有益的,这种益处可能体现在它可以丰富我们对中国制度变迁内容的认识,同时,透过对收容遣送制度变迁的研究,可以揭示国家和政府在中国制度变迁中的角色。本文不是从时间上而是从逻辑上对收容遣送制度的演变进行了分析。基本的线索是遵循“渊源一制度化—变异—废止”这样的环节。以此为基础,本文提出了一个核心观点,即:政府偏好是理解收容遣送制度变迁的一个关键因素。当然,政府偏好不是一个不变的因素,它本身还是不断被塑造和被改变的。经常的情况是,某个特定的制度安排对于政府偏好来说,可能既是自变量义是因变量,反过来也一样。因此,为了更好地认识政府偏好对于收容遣送制度变迁的意义,我们大体上从以国家为中心、偏好伪装、分权化和路径依赖四个方面来说明收容遣送制度的演进过程中的政府偏好。经过分析,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收容遣送政策的产生、实施与终结,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偏好及其变化。在历史上发展的不同时期,收容遣送制度是变化,还是没有变化,取决于政府偏好对制度变迁的看法与预期。 本文的结构安排是这样的。除了第一章的导论和第六章的结束语外,本文由四章主体内容构成。第二章主要是一个文献综述。政府偏好和制度变迁在不同的学科里,都有或系统或零散的论述,本章试图通过文献整理和介绍,来告诉大家,本文的理论基础在哪些方面。第三章是为后两章分析制度变迁提供一个理论上的解释框架。在这个分析框架里,我们从理论上研究了政府偏好是什么,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它对制度变迁本身又意味着什么。以此为基础,我们提出了理解和分析收容遣送制度演变的四个视角,即以国家为中心,偏好伪装,分权化和路径依赖。第四章分析了收容遣送制度是如何发展而来的。在这里,我们从历史叙述的角度,分析了收容遣送制度产生的制度渊源,然后从制度规范化的角度,分析了收容遣送制度的正式产生和制度结构的现状。在第五章里,我们重点分析的是,在制度设计之初多少带有救助性质的制度,为什么会变异成为一个只有管制而没有救助的制度。我们要分析的不仅仅是制度变异的过程,而是要分析变异过程中的政府偏好问题。这一章的分析告诉我们,政府偏好是某项制度是维持还是抛弃的一个重要因素。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杜丽芳;;从收容遣送制度到社会救助制度的优化分析[J];广东经济管理学院学报;2006年04期
2 李迎生;吕朝华;;矫枉过正: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制度的实证分析[J];甘肃社会科学;2007年05期
3 关惠兴;刘茂;高萍萍;;多部门的应急决策研究[J];中国公共安全(学术版);2007年03期
4 宋圭武;;消费、消费函数及其特性新探[J];甘肃理论学刊;2009年05期
5 田润宇;;我国地方政府行为模式的基本特征与制度解析[J];广东行政学院学报;2010年02期
6 杨汉全;;“忙”的经济学思考[J];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7 宋圭武;;“帕累托最优”质疑[J];甘肃理论学刊;2008年03期
8 傅瀚霄;青松;;我国“买官卖官”的现象与治理[J];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2006年04期
9 郭春香;郭耀煌;郭强;;基于格序决策的高校党政领导干部选拔方法[J];统计与决策;2008年20期
10 郎玫;郭斌;;中国“后分权时代”的特征趋向与地方合作治理的生成[J];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03期
11 曹沁,周祥龙,罗云峰;一类表决程序的投票次序效应研究[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2001年06期
12 ;[J];;年期
13 ;[J];;年期
14 ;[J];;年期
15 ;[J];;年期
16 ;[J];;年期
17 ;[J];;年期
18 ;[J];;年期
19 ;[J];;年期
20 ;[J];;年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马生全;曹纯;;偏好结构的数值表示[A];模糊集理论与应用——98年中国模糊数学与模糊系统委员会第九届年会论文选集[C];1998年
2 刘德峰;;一类偏好信息完全不确知的多属性决策方法[A];1998中国控制与决策学术年会论文集[C];1998年
3 宋圭武;;“经济人”问题研究[A];中国制度经济学年会论文集[C];2006年
4 胡喜钟;单金平;;多目标决策技术的新理论体系构想[A];1994中国控制与决策学术年会论文集[C];1994年
5 梁娟;林元庆;;具有多目标结构评价功能的多目标决策方法[A];2004年中国管理科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4年
6 莫于川;;社会管理创新与和谐社会建设——通过更新法制观念、创新管理机制提高社会管理水平[A];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2010年会论文集[C];2010年
7 吕庆喆;盛昭瀚;徐南荣;;离散多准则决策问题的BP神经网络算法[A];1994中国控制与决策学术年会论文集[C];1994年
8 李晓斌;张为华;王中伟;;物理规划在固体火箭发动机不确定性优化设计中的应用[A];中国宇航学会2005年固体火箭推进第22届年会论文集(发动机分册)[C];2005年
9 孙世岩;邱志明;;一种求解O-O型多属性决策问题的方法[A];2006中国控制与决策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6年
10 宋圭武;;人才问题与制度创新[A];中国制度经济学年会论文集[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余亚梅;政府偏好与制度变迁[D];复旦大学;2011年
2 田芊;中国女性择偶倾向研究[D];复旦大学;2012年
3 陈星博;强制与遵从:收容遣送制度研究[D];清华大学;2005年
4 杨志强;不公平厌恶偏好、产权基础与管理层薪酬契约研究[D];暨南大学;2012年
5 戴为;城市化背景下中国农民流动行为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6 王允良;飞行器总体参数优化的进化算法及其应用研究[D];西北工业大学;2006年
7 张旭;决策信息不明确的多目标模糊优化模型与方法[D];大连理工大学;2009年
8 梁立波;近距离导引段交会轨迹安全性的定量评价和设计优化方法[D];国防科学技术大学;2011年
9 高一聪;面向关键质量特性的大型注塑装备保质设计技术及其应用研究[D];浙江大学;2011年
10 白晨;文献数据库系统用户检索决策中的学习行为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勇波;小学生学习偏好量表的初步编制[D];湖南师范大学;2011年
2 张宝华;基于群体偏好的语义服务匹配算法研究[D];哈尔滨工程大学;2011年
3 唐君;基于产品属性偏好的消费者绿色购买决策研究[D];长沙理工大学;2010年
4 朱琳;双边匹配理论在高考录取制度中的实验研究[D];华南理工大学;2010年
5 李冰青;消费者调节匹配影响感知价值、态度偏好的实证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0年
6 刘盛;教育学硕士研究生择业偏好因素的联合分析[D];中南民族大学;2011年
7 王瑾;广东省制造型企业员工薪酬构成要素偏好研究[D];广东商学院;2011年
8 王丙参;带交易费终端资产和消费的期望效用最优化[D];郑州大学;2007年
9 侯佩;L1与L2使用者是非问答对中答语使用策略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08年
10 周麟;矛盾与制衡[D];浙江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盛大林;“全面禁止儿童乞讨”绝不可行[N];贵阳日报;2011年
2 本报记者 刘炜;公民上书8年变迁[N];民主与法制时报;2011年
3 本报记者 陈颖婕;残疾人街头卖艺:让人同情让人烦恼[N];法治快报;2010年
4 本报记者 张红萍;爱心传递温暖 救助唤起尊严[N];郴州日报;2011年
5 宋圭武;“忙”的经济学思考[N];光明日报;2006年
6 早报记者 鲁勋;救助站基地曾以3000元/年转包[N];东方早报;2010年
7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拆迁变法需要人民参与[N];中国经济时报;2010年
8 记者 刘涛 王超;公益维权:在荆棘中前行[N];西部法制报;2010年
9 本报评论员 陈斌;新征收条例须认真对待住宅权[N];南方周末;2010年
10 赵晓明;轻判与重罚 民心在其中颤抖[N];中国社会报;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