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涵义的形而上学研究

何朝安  
【摘要】:自弗雷格提出涵义概念并区分涵义与指称以来,涵义问题一直是语言哲学的核心论题。立足于讨论涵义的各种理论和争议,本文致力于在弗雷格哲学语义学纲领下,对涵义概念进行系统的分析,尝试建立一种新的涵义理论。 通过深入考察弗雷格关于算术和逻辑性质的广泛思考,论文第一章讨论弗雷格区分涵义与指称的若干理论动机和基本理论运思模式,从而表明涵义的实在性这个形而上学特征是其相应语义学、认识论和心理学特征的基础。这为进行涵义的形而上学研究提供了理论动力。 一般地,涵义研究都以《论涵义与指称》的开篇所勾勒的“弗雷格之谜”为出发点,并以解决弗雷格之谜作为力图实现的基本目标。第二章的探究表明,迄今可见的各种关于涵义的正面刻画都试图抓住涵义概念呈现于弗雷格之谜下的语义学、认识论和心理学特征,但都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其形而上学实在性特征。 自罗素开始,对涵义概念的怀疑和攻击就构成了语言哲学的一条发展主线。论文第三章梳理涵义怀疑论的典型策略和经典论证,并以此为基础分析了罗素主义复兴的基本动机;进而,论文第四章归纳了罗素主义以单称命题观念取代弗雷格式涵义的基本进路在形而上学和语义学层面遭遇的某些内在困难。 通过分析涵义这个意义的基本概念与可能性概念之间的内在联系,第五章讨论以可能世界概念来刻画涵义在理论上的可行性。在通行的可能世界语义学标准解释模式下,我们归纳出可能世界观念的一组基本要求,并表明没有任何一种既有的可能世界理论能同时满足所有要求。 论文第六章发展了一种关于可能世界的“河流图景”,并为这个图景下可能世界的实在性做了辩护。在卡普兰式的“使用语境与赋值语境”区分框架下,第七章以河流图景下的可能世界概念为基础,我们将语句和语词涵义分别在形而上学上还原为可能世界的构件,从而实现了对涵义作出实质性刻画并为其实在性特征辩护的理论目标。最后,基于新的涵义理论,我们对涵义怀疑论做了回应。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