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现代汉语“语用数”范畴研究

刘承峰  
【摘要】: 本文的主要内容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语用数”理论,包括第三章到第五章;二是在四个专题研究中引入“语用数”概念,并应用这一新的维度对以往研究中没有触及或者没有完全解决的相关问题进行考察,以求做出一个新的解释,包括第六章到第九章,这也是对“语用数”理论解释力的一种反证。 本文共10章,约17万字。 第一章,绪论。主要论述了研究对象与研究意义、研究方法和研究范围和语料来源等问题。 论文写作的主要目的或者说价值主要体现在“语用数”理论的提出及其阐释;此外,我们运用这一概念对个案问题进行的研究既是“语用数”整体理论的一部分,也是对“语用数”的价值进行检验的例证,同时,也希望通过个案研究突出相对以往研究更进一步的地方。 第二章,综述。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内容。 介绍已有“数”研究的成果,包括“数词”的类别归属、“数词”用法的归纳和“数”系统的构建、“数”范畴的类型学角度多语言对比研究、“数”的文化意义探讨等等。此外,鉴于“数”、“量”两个范畴之间的密切关系,以往对于两者的研究内容互相交叉,我们也梳理了和“数”研究密切相关的“量”范畴的部分研究成果,也包括了“量”研究中包括的“数”的研究的内容。 在综合梳理以往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发现已有研究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数”和“量”没有明确区分,这造成两者的研究内容多有交叉,影响了对各自问题的研究;二是现有的“数”系统不能很好地解释相关语言现象。 第三章,“事件”和单一事件的语言学表达。“事件”(event)这一概念和“语用数”具有密切关系,是判断一个句子中名词性成分的语用数值的前提,对于其内涵,不同的学者理解各异,研究中的所指也很不相同。 本章从四个方面梳理了“事件”研究的已有成果:Davidson,D(1967)的“戴维森主义”、Hecto-Neri Casta(?)eda(1967)的“新戴维森主义”和现代题元理论;Jackendoff(1972、1983、1987、1990、1992)提出、发展的“概念语义学”(conceptual semantics)中的“事件”理论;Vendler(1967)、Verkuyl(1972,1993)、Dowty(1979,1982)、Smith(1977,1991)及戴耀晶(1997)等情状类型研究中的“事件”研究;史有为(1997,2001,2006)等的“事件”研究。 在此基础上,我们与Jackendoff观点类似,把“事件”看作一个经过说话者主观加工后的概念结构层面的概念,对应的是句中的谓词性成分与其相联系的名词性成分共同表达的现实行为状况。一个事件的基本要素包括表征动作的谓词性成分,动作的名词性参与者和两者共同表现的概念结构。 “事件”(event)是考察语用数的基础,在确定语用数值(value)时,需要关注事件的类型,而事件的类型特征的确立,体词性单位本身只是一个基础,重要的是看说话者如何使用这一体词性单位,即看他把它应用于什么事件,以及实体在事件构建中使用的次数。因此,在确定一个名词性成分的语用数值的时候,需要综合考察句中的名词性成分、动词性成分以及两者的综合作用情况。 在上文提出“事件”的基础上,以现代汉语中的“加合名词”和“交互动词”这两个语言现象表达的“单一事件”为例,对“事件”的概念作了进一步的解释。 第四章,“语用数”。语用数指句中名词性成分的所指对象参与句子所表事件的具体次数。在对一个句子所表事件(event)进行离散化的基础上,以“临界量”为参照点,把句中的名词性实体成分与之比较的结果就是语用数的值(value)。具体说来,如果一个名词性成分的量大于临界量,为语用复数;如果一个名词性成分的量等于临界量,为语用单数;如果一个名词性成分的量小于临界量,则事件不成立,句子不合法。 “语用”有两个含义:首先指说话者对符号所指对象在概念结构层面上的使用;其次,语用数值来自于语言符号组合而产生的新的意义,不是来自于语言符号本身的所指意义,从而区别于狭义上的“语义”。 第五章,“语用数”的种类。我们从两个角度对语用数分类,并提出其确定参数,同时,对相关语言现象进行了初步的解释。 一个实体的存在方式有很多的维度,如实体的空间大小,实体参与事件的时间,实体的功能以及实体的内在属性的变化等。在参与构建一个事件时,以上四个因素都会参与事件,但是,有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受到交际者的关注,从而在语言表征上得到凸显,按照参与语言表达的属性的差异,我们对语用数做出相应的分类。 空间分割的语用复数,指的是事件涉及实体的空间量,例如“吃鸡”是吃鸡的空间的一部分。时间分割的语用复数,指的是事件涉及实体的时间量,即临界量是一个事件占用的实体的某一段存在时间,与之比较的是该实体的总的存在时间,或该实体被关注的时间,如“(这段时间)我都吃面条”中的“我”。功能分割的语用复数,指一个实体同时参与多个事件,构成多个事件场景,如“*他们都在吃那颗花生。”中的“那颗花生”是语用单数,而“他们都在看这场演出。”中的“这场演出”则是语用复数。特征分割的语用复数,指动词所表示的事件的最终达成,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这一过程伴同时伴随着对象实体特征的逐渐变化,最终达到质的变化,如“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中的“他”。 本章还提出了另外一种语用数的区分角度,即名词性成分参与事件的方式到底是必须的还是必要的,前者是充分数,后者是必要数。就事件【看书】来说,如果是进行体,那么表达的是正在进行的事件,因为动作行为正在实施,事件所关涉的实体的量是必须的,所以,实体的量全部被这一事件“占用”,这就是“必要数”。完成体涉及的是事件实际施行的那一部分和实际产生的结果,对于完成体而言,由于已经完成,关心的便只是事件实际关涉过的量,句中的名词性成分是“充分数”。 此外,本章还对“语用数”与限定、描写,单向形容词和体标记的共现等问题也作了简要的阐述。 第六章,讨论了现代汉语总括副词“都”研究中的相关问题。 以往的研究基本形成了一个共识:总括副词“都”指向其左的复数名词性成分。在分析以上结论不能解释的部分例句的基础上,我们认为“都”作用的对象是语用复数,“都”不仅可以指向它前面的复数名词性成分,也可以对其右的名词性语用复数成分进行“总括”。“都”的前指和后指这两种“总括”属于不同层次,前者是一般意义上的“总括”,指的是一定范围内的所有个体或者某一个体的所有可被分割的部分全部具有某一性质或参与某一行为,“都”左面的名词性短语NP是无标记的表现成分。后者是“列举”,指的是在某一个范围(集合)内的多个个体参与某一事件的构建,并加以列举,“都”右的名词性短语NP是其指向成分。 还对“都”字句中“都”前后的疑问代词的不同语义解读进行了解释。 第七章,动词重叠式“VV”研究。以往研究已经很详尽,但是在语义研究上分歧较大。本文以动词重叠式“VV”为研究对象,在限定考察动词范围,即孟琮等(1999)《动词用法词典》中1308个动词,2170个义项的基础上,指出动词的情状类型固然和动词能否重叠具有密切关系,但是动词重叠式的语义不能直接由动词的情状类型引申得出。因此,我们改换思路,有限度地扩大考察范围,即通过引入谓词的名词性成分参与者,基于象似性(Iconicity)理论,结合名词性成分的语用数值,最终得出结论:动词重叠式的本质语义是“多次发生”。 进一步联系动词重叠式所作用的名词性成分,在一致性关系的框架内,提出,动词重叠式的本质是一种“动词数”(verb number)的形态变化。 在以上结论的基础上,考察了一些不能使用动词重叠式的句法现象,并作出了解释。 第八章,“不是…就/便是…”结构研究。对于该结构的研究相对来说较少,大多关注其语义及其确定。通过分析1000万字的语料库,结合“语用数”理论,我们得出结论:只要名词性参与成分X对事件E1、E2而言是语用复数,不管是功能分割、时间分割、空间分割还是特征分割,“不是E1就/便是E2”既可表示选择,也可表示列举;而当名词性参与成分是语用单数时,该格式只表示选择。 本章还穷尽性列举了“不是…就/便是…”句的6种语用推理模式以及3种推理受阻或者说特殊的推理类型。 第九章,现代汉语全量(极性)否定。对于现代汉语的全量否定表达及确定依据,众多学者已经达成了基本一致的看法:否定的量域都是向大确定,对最小值的否定能够达到对全量否定的效果,并且,多位专家学者都把“一”看作最小的极限量,因此,对“一+量+名”的否定可以达到全量否定的结果。 现代汉语的否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象,至于全量否定,其否定结构是非常复杂的,不同的否定结构并不具有相同的否定效果,能否表达全量否定和否定结构的选择具有密切关系。否定句中“量”具有一定的作用,对于什么是最小量、如何确定最小量都需要重新考察,只有句中的名词性成分是语用单数时才可能表示全量否定,句中有“一”不一定表示全量否定,句中即使带有大于“一”的语义复数,该数量结构是语用单数时也可以表示全量否定。否定词具有不同的表义功能,“没”倾向于表示全量否定,而“不”一般表示一般否定,只否定句中的事实,不涉及梯级含义中其他数量。 在综合考察句法格式、名词性成分语用数值和否定词的基础上,我们提出12种推理模式,并形成了一个表达全量否定倾向性的连续统。 第十章,结语。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邹韶华;“是否”后边能带名词性成分[J];汉语学习;1984年02期
2 田宇贺;名词性成分在“V+趋+来”结构中的位置制约因素[J];广西社会科学;2001年04期
3 刘顺;现代汉语无指的分类和分布位置[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2004年02期
4 高顺全;谈起点[J];汉语学习;1995年04期
5 刘景秀;“副+名”研究综述[J];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4年03期
6 ;1989年第五期问题征答 答案选登[J];汉语学习;1990年01期
7 王伟;;名词性并列结构中语义量级的句法投射[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S1期
8 刘顺;现代汉语通指的指称地位和分布位置[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年01期
9 宋晓蓉;徐天云;;方位结构名词性成分的语义功能[J];语言与翻译;2008年02期
10 ;问题征答答案选登(1985年第4期)[J];汉语学习;1985年06期
11 徐杰;;“打碎了他四个杯子”与约束原则[J];中国语文;1999年03期
12 朱斌;关于《八百词》“是否”的说明[J];辞书研究;2002年04期
13 马晓丽;英语名词性成分的预设功能及其在组织课堂教学语言中的作用[J];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01期
14 葛婷;;协同副词对名词性成分的句法语义选择[J];临沂师范学院学报;2009年02期
15 李翼;;从范畴化过程看量词“双”对名词性成分的选择[J];语文学刊;2009年11期
16 阿依克孜·卡德尔;;维吾尔语的几种特殊空位[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3期
17 王伟;;句法手段对名词性并列结构中语义量级的强制[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5期
18 张彩凤;;名词的配价语法研究综述[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2期
19 罗颖;;《周易》名、动词的转指考察[J];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1期
20 陈建民;“拿出一本书来”的同义句式[J];汉语学习;1980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红霞;;“AB的VP/NP”结构中的AB的功能考察[A];江西省语言学会第五届会员大会暨2002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2年
2 袁金亮;;说“掉了”[A];江西省语言学会2005年年会论文集[C];2005年
3 孙旭东;;现代汉语四种隐现句式的篇章制约因素[A];语言文字应用研究论文集(Ⅰ)[C];1995年
4 钟明荣;谢双园;;主观性和“还NP呢”句式[A];江西省语言学会2005年年会论文集[C];2005年
5 施栋琴;;从篇章的角度看汉语的“名-代/代-名”同位结构[A];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第七次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6 刘丽艳;;“N+们”与其他表多数语法形式之区别[A];语言学论文选集[C];2001年
7 马彪;;“零报告”“第一时间”及“零”“第一”的运用[A];第三届全国语言文字应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8 许小星;亢世勇;;基于标注语料库的“被”字句语义分析[A];内容计算的研究与应用前沿——第九届全国计算语言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7年
9 赵明慧;李平华;;“V+T+N”和“V+N+T”句式考察[A];江西省语言学会2006年年会论文集[C];2006年
10 梁银峰;;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语法问题札记[A];中国的立场 现代化与社会主义: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七届学术年会文集(2009年度)青年学者文集[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阿依克孜·卡德尔;现代汉语与现代维吾尔语名词对比研究[D];新疆大学;2006年
2 董正存;汉语全称量限表达研究[D];南开大学;2010年
3 宗守云;集合量词的认知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08年
4 姜红;与陈述、指称相关的现代汉语语法现象研究[D];苏州大学;2007年
5 刘承峰;现代汉语“语用数”范畴研究[D];复旦大学;2007年
6 陈俊和;现代汉语“X+们”的语义功能研究[D];复旦大学;2009年
7 刁世兰;受事成分的句法投射[D];华中师范大学;2007年
8 申敬善;现代汉语“在”字句研究[D];复旦大学;2006年
9 武氏河;现代汉语语序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6年
10 戚晓杰;明清山东方言背景白话文献特殊句式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毕冬春;现代汉语名词性“N_1+V+N_2”短语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0年
2 吴丽娟;现代汉语多项语义异类名词性成分的并列[D];湖南师范大学;2011年
3 梁潇;名词性成分的指称及其句法影响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1年
4 刘克云;否定标记“没有”的句法语义分析[D];安徽师范大学;2011年
5 许有胜;现代汉语名词谓语句研究[D];安徽师范大学;2005年
6 赵瑞兰;汉语名词生命度初论[D];华南师范大学;2007年
7 刘尚荣;程度副词和名词关系的多角度探讨[D];北京师范大学;2008年
8 李萌怡;“涉及”与“涉及到”的对比研究[D];北京大学;2013年
9 程慧;中古汉语方位短语研究[D];安徽师范大学;2007年
10 柯金寿;可逆结构专题研究[D];南昌大学;201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王一民;连词“和”“与”“及”用法的不同[N];语言文字周报;2011年
2 《语言文字报》原主编 杜永道;“和”、“与”、“及”用法有何不同[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年
3 董秀芳 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语法化研究:争议与发展并存[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