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汉语会话中的否定反问句和特指反问句研究

刘娅琼  
【摘要】: 本文以否定反问句和特指反问句为研究对象。“否定反问句”指的是带有“不、没”等否定词的是非问形式反问句,主要包括“不是…(吗)”“不/没…(吗)”“没看见/听见…(吗)”等,本文根据其句法表层形式将之称为否定反问句。“特指反问句”指的是采用特指问形式的反问句,具体来说,指句子中含有疑问代词,不是用来征询信息的,而是表达与该句字面肯否定形式相反的断言——原句S1中的疑问代词由某个带有存在量词的名词或谓词短语来替换,形成S2,特指反问句表达与S2相反的断言。本文认为反问句采用了问句形式,它表达与句子字面肯否定形式相反的断言。 本文在会话分析理论、功能主义语言学、认知语言学(主观性)、语义学、语用学等理论的指导下,设计了“反问句使用环境”的研究框架,即从反问句所在话轮中的位置及其在序列结构(主要是触发反问句的言行和对反问句的回应等)考察反问句使用的语言环境;从会话参与者之问地位的高低考察反问句使用时的人际环境;从反问句针对的情境语义信息内涵考察反问句使用的场景环境;等等。 在详尽考察语料中反问句使用环境的基础上,论文提出了反问句的话语功能主要在于表达说话人不同程度的负面事理立场。并根据说话人使用反问句的负面程度高低、是否直接针对听者或他人、对方言行是否影响言者等因素,把反问句表达的负面事理立场四分为:提醒、意外、反对、斥责。 所谓“负面事理立场”,指说话人对事物、行为的不合理性做出的判断。语料考察发现,否定反问句所针对的情况基本都是已知或可及性信息,因此认为反问句不是用来传递命题信息而是传递非命题信息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从交际行为来看,在使用否定反问句时,说话人提及了对方应知信息,让对方注意到自己的言行忽视了该信息,或提示对方应激活某些应知信息。从这个角度看,否定反问句构成的是一个带有责过性质的言语评断行为,因此可以说它在整体上表达了说话人对听话人的负面事理立场。而对特指反问句来说,大多数都是因为对方或他人做出了有悖于常识或事实的言行而使用的。而且七成的特指反问句都重复或部分重复了对方或他人的语句或者以代词指称或语言表述对方行为。(剩下的未(部分)重复对方或他人语句的特指反问句,基本都是针对对方或他人行为的,即对方或他人未发出语句)说话人重复或部分重复对方或他人的语句或者指称对方行为等构成特指反问句,旨在表明自己对对方言行的立场。具体地说,是想表明对方的言行与事实或常识不符。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指反问句就是说话人对对方或他人言行合理性的判断,这正是事理立场的表现。由此可以认为特指反问句和否定反问句一样,在整体上表达了说话人对听话人的负面事理立场。 反问句的使用环境和话语功能因反问句结构类型和语料的差异而有不同的表现。论文依次考察了否定反问和特指反问句在自然会话、影视对白中的使用环境和话语功能。 在考察反问句使用环境时,本文发现不同语料中反问句的使用环境有同有异。其中相同之处有:反问句主要使用于较为熟悉的、地位平等的参与者之间;反问句通常都是请对方激活某应知信息,进而认识到自己言行中的疏忽或不合理的;大多数反问句具有直接触发语,换言之,反问句通常具有针对性;个别没有针对性的反问句多数起到提供背景、推进话题、转移话题等作用。关于不同语料中不同反问句使用环境的特殊之处,主要体现在反问句在话轮中的位置、地位较低的参与者使用反问句的频率、反问句回应形式(认同式、延迟式、知悉式、其他类、他人回应、无回应等)的差异等。 在考察不同语料中两类反问句表达言者立场的情况时,论文发现:就否定反问句而言,自然会话中“提醒”最多(六成以上),“斥责”最少(2%左右);而影视对白中,“提醒”最多(59%),“斥责”次之(19%)。单从“斥责”立场的出现频率来看,影视对白是自然会话的数倍。就特指反问句而言,自然会话中“反对”最多(四成以上),“提醒”次之(三成左右),“斥责”最少(不足一成);而影视对白中,情景喜剧与电影对白不同:情景喜剧“提醒”最多(40%),“反对”次之(32%),“意外”最少(10%);电影对白中,“斥责”最多(41%),“提醒”次之(33%),“意外”最少(7%)。这些结果表明,特指反问句表达的言者立场负面程度高于否定反问句,影视对白中反问句表达的言者立场负面程度高于自然会话。这与两种反问句的成因以及影视对白语料的娱乐性质有关。 论文专节讨论了两类反问句在自然会话和影视对白中表现的差异,并指出这些使用环境或话语功能的差异,应该归于反问句的话语功能——表达言者负面事理立场及其社会效应——和影视对白的表演性质,后者使得影视对白中的语句受到准备性、动作性、娱乐性、时限性等影响。 语料分析表明,否定反问句和特指反问句在使用上体现出功能和形式的差别:首先,特指反问句的负面程度高于否定反问句。换言之,在礼貌程度上,特指反问句比否定反问句低一点。这在两种反问句的句法形式中可以找到答案:否定反问句表达的意思是与原句字面相反的断言,即一个肯定形式的断言;而特指反问句表达的意思是否定其预设,即否定一个带有存在量词的命题,换言之,特指反问句表达的是一个空集,也就是说特指反问句表达的命题没有外延。从交际的角度来看,让对方通过自己的语句得出一个肯定断言与一个没有外延的命题,礼貌程度显然不同。其次,在语句形式上,“具有直接触发语”的特指反问句多数重复或部分重复了前文的语句,未重复前文语句的特指反问句一般是由对方或他人行为触发而使用的,句中多以代词指称或以语言表述这些行为。而否定反问句没有这一特点。上述两个差别影响到具体场景下说话人对反问句形式的选择。 本文共分为8个部分。其中第1部分为汉语反问句研究综述;第2部分介绍本文的理论方法、研究对象和语料来源;第3部分考察自然口语中的否定反问句;第4部分考察影视对白中的否定反问句;第5部分考察自然口语中的特指反问句;第6部分考察影视对白中的特指反问句;第7部分比较两类反问句在自然口语与影视对白中的差异;第8部分为结语。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刘亚男;李炜;;《汉语入门》的正反问句[J];方言;2020年03期
2 刘彬;袁毓林;;“哪里”类反问句否定意义的形成与识解机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3 张文贤;乐耀;;汉语反问句在会话交际中的信息调节功能分析[J];语言科学;2018年02期
4 于天昱;;反问句在话语进程中的作用[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3期
5 李富林;关于反问句[J];中学语文教学;1997年09期
6 卢传福;也谈反问句[J];中学语文教学;1998年12期
7 祁峰;;从汉语及吴方言的正反问句看疑问和焦点的互动[J];语言科学;2017年05期
8 孔建源;;汉语口语语体反问句的特点及功用解析[J];山东工会论坛;2017年04期
9 刘彬;袁毓林;;反问句否定意义的形成与识解机制[J];语文研究;2017年04期
10 王琴;姜浩;;正反问句性质表达及功能标记[J];韶关学院学报;2017年10期
11 胡承佼;;“至于”反问句考察[J];语言科学;2016年04期
12 王琴;;汉语方言正反问句类型学探讨[J];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2期
13 王迟;;汉语核心重音转型对正反问句演变的影响[J];现代语文;2020年12期
14 叶浅韵;;请别对你妈妈使用反问句[J];小读者之友;2020年02期
15 李未欣;;说反问句[J];快乐语文;2020年Z6期
16 蔚蓝;;一起来说反问句[J];快乐语文;2019年15期
17 辛菊;;反问句的逻辑结构[J];语文教学通讯;1994年04期
18 陈淑敏;反问句的转换[J];语文教学通讯;1997年06期
19 董健;;“还”字背后有深意[J];语文学习;2016年0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张湛;;《富贵不能淫》教学设计[A];2020年新时代语文教育学术展评活动[C];2020年
2 ;反问句的功能和语用分析[A];黑龙江省语言学会2004年年会论文集[C];2004年
3 冯爱妮;;陈述句改反问句的尝试[A];中华教育理论与实践科研论文成果选编(第1卷)[C];2009年
4 田晓萌;;外国学生正反问句偏误研究综述[A];2017对外汉语博士生论坛暨第十届北京地区对外汉语教学研究生学术论坛论文集[C];2017年
5 黄小平;;宁都客家话疑问语气系统略述[A];江西省语言学会2013年年会论文集[C];2013年
6 杨惠;林席明;何先友;;祈使句和反问句中双重否定的加工机制[A];第十五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C];2012年
7 叶双;;“在乎”的词汇化及相关问题[A];《国际汉语学报》第6卷第1辑[C];201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1条
1 刘娅琼;汉语会话中的否定反问句和特指反问句研究[D];复旦大学;2010年
2 殷树林;现代汉语反问句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6年
3 苏若阳;汉语是非问句的历时发展与类型嬗变[D];暨南大学;2018年
4 王树瑛;《朱子语类》问句系统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6年
5 陈静;《史记》问句系统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9年
6 李旸;面向数据特性的文本情感分析方法研究[D];山西大学;2020年
7 于天昱;现代汉语反问句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7年
8 李美妍;先秦两汉特指式反问句研究[D];吉林大学;2010年
9 张晓涛;现代汉语疑问范畴和否定范畴的相通性及构式整合[D];吉林大学;2009年
10 牛长伟;汉语疑问词的语义解读及其应用[D];华中科技大学;2015年
11 张龙;现代汉语习用语法构式句法分析及演变研究[D];浙江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羊淑君;“还X不X(了)”式反问句多维研究[D];郑州大学;2020年
2 余海霞;汉语正反问句的历史流变考辨[D];河南大学;2020年
3 袁静;韩国语修辞疑问句和汉语反问句的对比研究[D];延边大学;2019年
4 车舟;“或者”在问句中的使用情况分析及对外汉语教学设计[D];陕西师范大学;2019年
5 陈丽霞;反问句中“你说”的因果标记功能及英译:句法—语用界面[D];华侨大学;2019年
6 文治;基于深度学习的反问句识别与情感判别方法研究[D];山西大学;2019年
7 郑演庆;汉韩反问句对比研究[D];山东大学;2019年
8 李东霞;论辩话语中反问句的语用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9年
9 陈琳;《摩登家庭》中对反问句的冲突性回应话语的语用研究[D];新疆大学;2019年
10 刘辉;《成功之路》系列教材反问句编排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9年
11 于瑞肖;汉泰反问句对比及习得研究[D];河南大学;2018年
12 杨永飞;不同类型反问句的教学设计[D];河南师范大学;2018年
13 薛亚敏;正反问句的对外汉语口语教学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8年
14 许杨华;反问句“不也就X(吗)?”的多角度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8年
15 雷雪冰;对外汉语反问句听力教学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8年
16 刘禛祎;网络多人互动中的不礼貌反问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8年
17 李惠萍;留学生“X不X”正反问句习得研究及相关教学问题[D];浙江师范大学;2018年
18 崔璨;对外汉语教材中的反问句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7年
19 季玲;留学生“哪+X”反问句偏误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7年
20 张天成;汉语与泰语特指型反问句的对比与分析[D];山东大学;201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