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女性神经性厌食症家庭功能特征及与临床症状的相关性研究

赵琳娜  
【摘要】:目的:了解中国文化背景下神经性厌食症(anorexia nervosa,AN)患者的家庭功能特征,并探索家庭功能与临床症状之间的关系,为有效开展家庭治疗提供参考依据。 方法:采用病例-对照研究方法,收集门诊或住院的AN患者136例及同期性别、年龄、受教育年限及婚姻状况匹配的健康对照165名,纳入AN家庭85个,健康对照家庭123个。使用一般人口学调查表、进食障碍调查量表(EDI-II)、家庭功能评定量表(FAD)、情绪相关量表(HAMD、HAMA)、症状自评量表(SCL-90)对两组被试施测,并对父母同时进行FAD的评估。对数据进行统计学描述与分析,比较AN组与对照组、AN组各不同分层的家庭功能,对比不同家庭成员对家庭功能的评价,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方法探索家庭功能与临床症状的相关性,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方法及多元逐步回归分析进一步明确影响AN起病及其特异性心身症状严重程度的家庭功能危险因素。 结果: 1.AN组与对照组在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婚姻状况上无显著差异(p0.05)。 2.AN患者家庭功能的沟通、角色、情感反应、情感介入以及总的功能得分高于正常对照[(20.92±4.331)vs(18.32±3.241),(25.06±3.996)vs(23.25±3.457),(14.02±2.946)vs(13.50±2.189),(16.54±3.301)vs(14.62±2.395),(25.85±6.172)vs(22.71±4.591)均P0.05]。与短病程组相比,长病程组在沟通和总的功能方面得分更高[(20.04±4.114)vs(21.69±4.323),(24.30±5.388)vs(27.18±6.546),均P0.05];与中高收入家庭相比,人均月收入低于一千的家庭其沟通和总的功能得分更高[(22.69±5.11)vs(20.96±3.74),(29.31±5.65)vs(25.52±6.91),均P0.05];未发现疾病亚型、发病早晚及疾病严重程度不同者家庭功能评分存在任何有统计学意义的差异(p0.05)。 3.比较两组不同家庭成员的FAD评分,AN组女儿在沟通分量表上的评分(21.38±4.52, P0.001)显著高于双亲,而父母之间没有显著差异(p0.05);对照组女儿在总的功能上的评分(23.35±3.74,P0.05)显著高于双亲,父母之间亦没有显著差异(p0.05)。AN组母亲的沟通、角色、情感反应、情感介入、行为控制以及总的功能得分高于HC组母亲(P0.05或P0.01);AN组父亲的问题解决、沟通、角色、情感介入以及总的功能得分高于HC组父亲(P0.05或P0.01)。 4.AN患者FAD的问题解决、沟通、角色分量表与EDI-II总分、无效感、对他人不信任、社交不安全感因子存在有统计学意义的正相关(0.220≤r≤0.719,P<0.05或P<0.01),其中角色分量表还与禁欲主义因子存在有统计学意义的正相关(r=0.237,P<0.05);情感反应与对他人不信任以及社交不安全感因子有统计学意义的正相关(r=0.441,P<0.01;r=0.399,P<0.01);FAD结果中问题解决、沟通、角色以及总的功能四个方面与SCL-90总分及各因子分、HAMA总分、HAMD总分存在广泛的相关性,且相关性具有统计学意义(0.186≤r≤0.392,P<0.05或P<0.01)。EDI-II总分及各因子分与SCL-90总分及因子分、HAMA总分、HAMD总分存在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相关性(0.200≤r≤0.742,P<0.05或P<0.01)。 5.Logistic回归发现FAD的问题解决因子是AN起病的危险因素(OR=1.751,P=0.007),而情感介入则是保护性因素(OR=0.637,P=0.002)。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显示FAD的沟通、情感反应、情感介入以及总的功能四项因子分进入回归方程(0.319≤β≤0.882),是影响EDI-II各分量表得分的核心危险因素。 结论: 1.AN患者所在家庭存在严重的功能失调,主要是缺乏有效沟通,孩子主诉更强烈。经济状况较差、病程长等因素作用明显。家庭功能越差,进食障碍症状和病理性心理特征越明显,且相互作用趋于恶化。 2.家庭解决问题的能力差,是AN起病的重要危险因素,情感介入则是保护性因素。家庭内部沟通、情感反应、情感介入以及家庭总的功能不良是AN患者特征性心身症状加重的最重要危险因素。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