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刑事调解制度研究

蔡国芹  
【摘要】: 在二十一世纪初,我国刑事司法领域出现了以调解方式处理部分轻微公诉案件的改革试点项目,其逐渐扩展态势广受社会关注。刑事调解作为一种犯罪处置方式,是指被害人与犯罪人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经调解人劝导、协调,双方就犯罪事件进行和平协商,犯罪人通过主动认罪、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方式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国家司法机关则据此对犯罪人作出从轻或免予处罚的处理。在性质上,刑事调解是“刑事纠纷解决的权力与权利合作模式”,其本质是刑事案件改以民事方式处理,抑或是民事损失的赔偿影响了刑罚的具体适用。刑事调解通过转换视角,把犯罪首先定义为是对被害人个人权益的侵害。受到犯罪影响的相关各方参与事件的解决,更能充分满足各自的具体需要。它强调的是被害人权利和尊严的修复、犯罪人积极承担责任和重新回归社会、犯罪后社会关系复和以及社区安全的重建。作为一种全新的刑事司法方式,刑事调解对法律适用平等、无罪推定、罪刑法定、罪刑相适应等刑事司法基本原则的贯彻以及刑罚的威慑力和司法程序的法治化将产生一定影响,但却契合了无害正义、程序主体参与、刑法谦抑性、诉讼契约、刑罚个别化、新社会防卫和恢复正义等基本理论。 在西方主要法治国家,刑事调解是恢复性司法运动中的产物,也是恢复司法的主要程序方式之一。其社会背景与被害人保护运动、非刑罚化刑事政策的扩张和社区矫正的兴起密切相关。当事人参加刑事调解和民众对此制度的理解及支持,可以从宗教烙印下的宽恕心理、成本计算的平衡心理和叙说宣泄的心理需要等角度进行理论解说。从其程序架构来看,西方国家的刑事调解的主要模式有被害人——加害人调解模式、团体会议模式和量刑圆桌会议模式,而且在实践运行中取得了被害人、犯罪人和社区三方同时满意的积极成效。 在我国,刑事调解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受制于长期刑民不分的司法体制,古代的刑事调解虽有一定脉络,但却与民事调解的界限不甚清晰。近代时期,特别是革命根据地时期的刑事调解受到了普遍推崇,并且广为适用,而国民政府辖区的刑事调解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由于传统中国的经济基础、历史文化和民族心理等特征,决定了我国传统意义上的刑事调解与域外的刑事调解并非完全等同的概念。形不同,神也有别。因而两者在价值取向、运行架构和中心内容方面明显存有差异。其中,我国传统的刑事调解所受的宗教影响甚小,而“和谐”思想、“无讼”观念、“忠恕”之道、“重义轻利”观念、“礼治”传统和“宽容”的民族心理素质则是刑事调解得以历代传承的思想文化基础。国家权力主导,强调道德训化,个人权利和自由的程序保护让位于纠纷的形式解决,是我国传统刑事调解的重要特征。 尽管刑事自诉案件和附带民事诉讼的调解制度在新中国的刑事诉讼立法中早已确立,但现代意义上的刑事公诉案件之调解,则是在二十一世纪初由地方司法机关以司法改革的名义才展开。在某种程度上,轻微公诉案件的调解是传统刑事调解制度的一种复兴,但它被赋予了更多的时代内含,因为它追求和谐社会关系的同时更顾及双方当事人权利保护的需要。与改革开放同步的法制建设进程中,由强调“严惩犯罪”转向试行轻微公诉案件的调解解决,其社会背景是社会控制基本策略的微观调整和构建和谐社会关系的时代主题,直接的法制动因则包括域外恢复性司法运动的影响、保护被害人权利的现实需要、“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实施、缓解司法公正与效率的矛盾冲突和探索刑事司法改革的创新路径。刑事调解复兴的具体表现是涉及刑事犯罪事项的调解处理呈扩大趋势,即自诉案件的调解比重增加、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以调解为主和轻微公诉案件调解的改革试点增多。就轻微公诉案件而言,调解可发生在立案、侦查、起诉或审判阶段。成功的调解将使被害人、犯罪人和办案机关三方直接受益。社会的间接受益则是再犯率的降低和社会矛盾的缓和。不过,试点刑事调解在取得成效的同时,制度的进一步推行也面临一定的环境忧患。 我国目前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社会矛盾日趋尖锐并呈高发态势,犯罪趋势在短期内难以有效遏制,而刑事调解在化解纠纷、实现犯罪的特殊预防以及充分保护被害人权利等方面确有其制度优势,致使其正当性和必要性不容置疑。但长期以改革的名义实施刑事调解,既不规范、统一,也缺乏应有的法律权威。要改变地方司法机关各自为政以及只能借助于不起诉或酌情从轻处罚的规定而实施刑事调解的现状,就应当尽快全面规范刑事调解制度。因此,不仅要在实体法和程序法上确立刑事调解的法律地位,而且要规范其程序运行方式。基于充分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调解理念,有必要实现刑事调解从“权力主导型”向“权利保障型”的转变。办案机关变原来的对话主导者为调解秩序的维护者,并对调解案件的准入和协议结果进行审查监督。对办案机关的职权行为设置制约机制,则旨在防止涉及刑事调解事项的权力滥用。作为“权利保障型”刑事调解的程序化路径,可以在确立刑事调解基本原则的同时,全面规范调解案件的适用范围、明确其适用条件和实施阶段、完善和谈对话的组织方式及程序步骤。在赋予调解协议以法律效力的同时,为违法调解设定救济程序。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吴志惠;沈虎根;蒋必鸣;;向被害人忏悔[J];民主与法制;2011年12期
2 李周伟;;以轻微暴力控制被害人并以报警相要挟勒索财物的定性[J];人民司法;2011年02期
3 郑德伟;;爱的互动是一种力量[J];民主与法制;2011年16期
4 牛克乾;王玉琦;;被告人庭前供述与庭审中供述不一致的审查判断[J];人民司法;2011年02期
5 王明建;李东阳;;猥亵后拾取被害人财物之行为定性[J];中国检察官;2011年12期
6 马燕;;犯罪预防中的被害人过错制度[J];知识经济;2011年13期
7 李美荣;孙文红;;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被害人的精神损害赔偿[J];理论界;2011年07期
8 阴永进;;被害人社会救助保障体系研究[J];中国城市经济;2011年15期
9 凌鸿;;“吊模宰客”的罪名判定[J];人民司法;2011年06期
10 崔秀伟;;关于完善我国刑事被害人权利保护制度的设想[J];学周刊;2011年12期
11 周灵敏;;在原因事实无法确定的情况下能否认定肇事者的刑事责任[J];中国检察官;2011年10期
12 韩尽平;赵媛;;骗人代还信用卡后秘密将钱取出如何定性[J];中国检察官;2011年16期
13 蔡国芹;赵增田;;论电信诈骗犯罪立体防控体系的构建[J];犯罪研究;2011年04期
14 胥倩;;致被害人死后拾得其财物应如何定性[J];中国检察官;2011年10期
15 马超杰;肖波;;驾驶员对非法上车并自行跳车伤亡的被害人不负刑事责任[J];人民司法;2011年06期
16 潘庸鲁;孙晔;;上诉权的现实与理想[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1年08期
17 王向红;;论我国刑事被害人权利保护的制度完善[J];法制与社会;2011年19期
18 罗力彦;;《找到辩点》连载之五 骗子找你辩护,怎么办?——包同诈骗案(上)[J];民主与法制;2011年11期
19 林宝辉;;入户盗窃后持刀逃窜是否直接转化为事后抢劫[J];法制与经济(上旬刊);2011年04期
20 顾美英;;犯罪被害人财产性权利司法保护中存在的问题[J];江苏警官学院学报;2011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凌;;建立刑事被害人国家救助制度的思考[A];中国犯罪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册)[C];2007年
2 李丹;;浅议我国刑事被害人国家补偿制度的构建[A];中国犯罪学学会第十七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3 关景明;卢汐;;论述刑事被害人权益的保护[A];中国犯罪学学会第十七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4 聂晓生;马晓梅;;论我国刑事被害人诉讼权利的保护与完善[A];中国犯罪学学会第十七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5 齐立平;;建立刑事被害人国家补偿制度的思考[A];中国犯罪学学会第十七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6 马改然;;论刑事被害人国家补偿制度[A];中国犯罪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册)[C];2007年
7 林维;汪承昊;;被害人国家补偿的刑事政策蕴含[A];中国犯罪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册)[C];2007年
8 刘强;;论我国刑事被害人权利保护的缺失与衡平[A];中国犯罪学学会第十七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9 岳平;赵丹枫;;我国刑事被害人补偿制度现状与构建[A];犯罪学论丛(第六卷)[C];2008年
10 陈克飞;;论被害人注意义务的提倡[A];中国犯罪学学会第十七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蔡国芹;刑事调解制度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09年
2 何挺;现代刑事纠纷及其解决[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3 何显兵;死缓制度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4 任志中;死刑适用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06年
5 刘宇平;品格证据规则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7年
6 刘蕾;刑事诉讼当事人程序选择权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
7 秦新承;支付方式的演进对诈骗犯罪的影响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2年
8 肖洪;论刑法的调整对象[D];西南政法大学;2006年
9 高憬宏;论故意杀人罪的死刑适用[D];吉林大学;2007年
10 徐艳阳;刑民交叉问题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苏甜;刑事调解制度研究[D];湘潭大学;2006年
2 李秭漪;论刑事和解制度[D];四川大学;2007年
3 赵明珠;刑事被害人的诉讼地位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4 艾静;未成年人恢复性司法[D];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
5 谭覃;论我国刑事和解制度的构建[D];中南大学;2008年
6 郭旭;公诉转自诉制度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8年
7 吴洁;恢复性司法本土化问题研究[D];太原科技大学;2008年
8 于华;恢复性司法及其在我国的构建[D];西北师范大学;2009年
9 赵行;相对独立量刑程序之构建[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10 李亚军;刑事被害人权利保障制度的完善[D];苏州大学;200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最高人民法院 龙飞 编译;葡萄牙的刑事调解制度概述[N];人民法院报;2011年
2 陕西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副教授 潘怀平;陕甘宁边区刑事调解的司法效应[N];人民法院报;2011年
3 刘颖 鹤岗市南山区法院刑庭助理审判员;一起伤害索赔案引发的思索[N];鹤岗日报;2011年
4 本报记者 傅召平 本报通讯员 王永安 杨红晖 潘伟明 刘喜亮;湖南:刑事调解调出一方新天地[N];人民法院报;2010年
5 裴维奇 于书峰;抢夺者被追扔赃物路人捡起即开溜:如何定性[N];检察日报;2005年
6 田田;被害人出庭的价值及完善[N];江苏经济报;2003年
7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 张剑;远程操控类案件被害人地也是犯罪地[N];检察日报;2009年
8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 缐杰;注重被害人参与的加拿大修复性司法[N];检察日报;2009年
9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曹坚;被害人病患因素在伤害案中的作用[N];检察日报;2009年
10 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检察院 侯存海;如何有效弥补被害人经济损失[N];检察日报;2009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