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国英语学习者非宾格性与非作格性习得研究

李素枝  
【摘要】: 二语习得者时常将被动形式“be-Ven”用于某些不及物动词,如“happen”和“die”,产出不合语法的句子,如“What was happened”,“She was died”,这种现象被称作被动泛化。有趣的是,目标语输入和母语中都没有这样的结构,二语中的这种结构是哪里来的,这种现象的内在发生机制是什么?研究表明,多数被动泛化错误都发生在不及物动词的一个子类——非宾格动词上。根据非宾格假说,不及物动词分为非宾格动词和非作格动词,它们具有不同的句法特征。非宾格动词的唯一论元在深层结构中是宾语,经过移位可提升至主语位置,而非作格动词的唯一论元在深层和浅层结构中均为主语。问题在于二语习得者为什么往往将被动式应用于非宾格动词?非宾格动词与非作格动词在二语习得者的心理语法中是否具有不同的表征?不及物动词的被动泛化现象是否是普遍语法作用的结果? 本研究在生成语法框架下考察中国英语学习者对英语不及物动词的习得,旨在发现英语非宾格动词与非作格动词在二语习得者的心理语法中是否具有不同的表征,二语习得者有关它们的知识是如何发展的,以及普遍语法在论元结构习得中是否起作用。以前对两类不及物动词的研究往往局限于被动泛化现象,而忽视了对不及物结构句法诊断式的研究。本研究将通过考察学习者对诊断式的习得情况以及被动泛化现象发生的情况综合判断二语习得者在其心理语法中是否区分非宾格动词和非作格动词。另一方面,本研究进一步探讨动词的语义因素对学习者句法表征的影响。根据不及物动词分类层级假说,非宾格动词与非作格动词的区分并非泾渭分明,而是一个渐变的连续体。非宾格动词和非作格动词根据语义可以分为核心非宾格动词、周边非宾格动词、核心非作格动词以及周边非作格动词。本研究将考察这些子类的习得情况,进一步验证不及物动词分类层级在二语习得中的心理现实性。 本研究采用横断面研究法,受试包括170名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中国英语学习者。根据他们的英语水平分为低、中、高三个组。实验工具包括诱导式产出性任务和语法判断任务。前者考察学习者非宾格动词以及非作格动词被动结构的使用情况。语法判断题分为两种: A考察诊断式的习得情况,B考察学习者对不及物结构以及被动结构的接受情况。研究的主要发现可归纳为以下四个方面: 1.非宾格动词与非作格动词在学习者的心理语法中具有不同的句法表征。尽管非宾格动词与非作格动词在浅层结构中出现在相同的不及物结构中,即主语-动词语序,但学习者明显对含有非宾格动词的被动结构使用得更频繁。而且,在非宾格动词诊断式的习得中,学习者似乎意识到只有非宾格动词可用于结果句和存在句中,而非作格动词比非宾格动词更适合用于假被动句中。 2.不及物动词子类之间的语义差异对词类习得有一定的影响。学习者对不及物结构的掌握程度与不及物动词分类层级大致相符。总体而言,核心非作格动词习得的最好,而核心非宾格动词习得的最差。核心非作格动词的习得好于周边非作格动词,而周边非宾格动词的习得好于核心非宾格动词。一个意外发现是,低水平学习者对非作格动词的习得并不比非宾格动词好。这一发现恰好说明在研究不及物动词的习得时对其进行语义细分是必要的。 3.学习者的心理语法中关于不及物动词分类的知识随着英语水平的提高而增长。研究发现,所有学习者在习得不及物动词时都对非宾格动词和非作格动词作出区分,而且英语水平越高,区分程度也越显著。研究结果与“非宾格陷阱假设”相悖。该假设认为初级水平英语学习者对非宾格动词与非作格动词不作区分。 在习得不及物结构时,不同类型动词的习得路径也不尽相同。非宾格动词的习得呈线性上升发展态势,即非宾格动词的习得与学习者的英语水平紧密相关。而对于非作格动词,学习者呈现的是犁形发展路径,即学习者从初级阶段到中级阶段的发展不明显,高级阶段的学习者对非作格动词的掌握明显提高。而且,核心动词与周边动词的习得路径也有差异。核心非宾格动词大致上呈线性上升发展模式,周边非宾格动词与周边非作格动词呈现大致相同的犁形发展路径,而核心非作格动词的发展呈一条水平线,因为学习者在初级阶段对核心非作格动词的习得已经很好。 4.普遍语法在英语不及物动词习得过程中起了重要的作用。非宾格动词与非作格动词的区分是一种跨语言的普遍现象,与“语义角色分配一致性假说”这一普遍原则相符。同时,目标语输入以及学习者的母语对不及物动词习得也有一定的影响。研究进一步表明,可能有多种因素造成不及物动词的被动泛化错误,而且不同发展阶段的学习者使用被动式的内在动因也不完全相同。 该研究表明语言产出涉及从深层到浅层多重水平层次,为普遍语法在二语的论元结构习得中的作用提供了更多的证据。研究结果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非宾格假说”以及“不及物动词分类层级”在二语习得中的心理现实性。研究结果对英语教学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全智,徐健;作格概念的延伸及其解释力[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4年01期
2 白淑霞;作格句的认知研究[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6期
3 牛保义;英语作格句语用功能的词汇语用分析[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5年06期
4 周炜;《米拉日巴传》的作格助词与动词的意味[J];西藏研究;2000年01期
5 金娜娜;Dik与Halliday的作格观[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1期
6 潘泰;;也谈汉语的“作格”问题[J];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2004年02期
7 王蓓蓓;德语的作格结构和中间结构[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5年01期
8 程琪龙;及物和作格的系统功能分析[J];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学院学报);1994年06期
9 刘宇红;;词汇与句法的界面研究——格的视角[J];现代外语;2010年04期
10 黄自由;言语智能机器人言语能力的理论模式[J];江苏教育学院学报;1996年03期
11 黄行;藏语动词语法范畴的相互制约作用[J];民族语文;1997年06期
12 张华;英语作格动词与中介语被动语态的习得[J];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01年01期
13 赵彦春;作格动词与存现结构症结[J];外语学刊;2002年02期
14 杨之水;瞿颖的现在进行时[J];中国健康月刊;2002年05期
15 瘦西鸿;;摩梭三章[J];草地;2003年04期
16 于康蓉;藏语虚词“■■■”的语法功能[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1991年01期
17 苏仲湘;修史小识[J];了望;1994年09期
18 付青云;徐邦杰;;放飞的鸽[J];校园歌声;2008年11期
19 许怀民;;“我的国家叫希腊”[J];世界知识;1986年07期
20 兰德·拉波拉;罗仁地;;藏缅语族动词的人称标志:其性质及起源时代[J];世界民族;1993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牛保义;;自立和依存——英语作格句的象征关系分析[A];第四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6年
2 霍松林;;何金铭《乐在傻等》序[A];杜牧文学成就与思想研讨会论文集[C];2003年
3 蔡胜利;张宏星;;目前基层检察院法医工作的困难及思路[A];全国第六次法医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集[C];200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刘晓林;特殊句式的作格阐释[D];上海交通大学;2008年
2 郭印;汉英致使交替现象的认知功能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3 南潮;受事宾语提升的最简主义研究[D];中南大学;2012年
4 李素枝;中国英语学习者非宾格性与非作格性习得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08年
5 韩玉国;范畴语法与汉语非连续结构研究[D];北京语言大学;200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曹东;作格分裂模式的连续统分析[D];北京大学;2012年
2 吕宝霞;英汉语言作格句的句法-语义对比分析[D];宁波大学;2012年
3 乙晓晓;英汉动词作格对比研究[D];东北林业大学;2010年
4 谢玉红;英语作格构块的认知研究[D];河南大学;2004年
5 陈林柯;关于日语中的非宾格性和非作格性[D];大连海事大学;2011年
6 王长安;物质过程之英汉对比研究[D];西南大学;2006年
7 王海营;汉语A+I结构与非宾格理论[D];曲阜师范大学;2012年
8 王海荣;镜像原则与主动句被动句的转换分析[D];复旦大学;2010年
9 吕松琳;论元结构要略[D];哈尔滨师范大学;2011年
10 杨帆;关于汉语非宾格动词及其句法表现的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申纪轩;上海不断完善大宣教工作格局[N];中国纪检监察报;2004年
2 记者 倪寿明 荆龙 通讯员 于晓东 宗志强;淄博构建法院现代化工作格局[N];人民法院报;2001年
3 郑国明;《不朽的人生道理》是你的锚[N];中国经济导报;2004年
4 记者 朱颖;区妇儿工委会二届六次会议召开[N];西藏日报;2004年
5 张海忠;合作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宣传月活动全面启动[N];甘南日报(汉文版);2006年
6 常锦;季报风险高[N];证券日报;2003年
7 王荣金高军军;户家塬镇开展“一周工作大家评”活动[N];商洛日报;2008年
8 天津记者站记者 张楠 通讯员 于涌;强势大宣教 津城放异彩[N];中国纪检监察报;2004年
9 鲁纪;山东党风廉政教育异彩纷呈[N];中国纪检监察报;2004年
10 郑立琦;落实《纲要》必须建立组织保障机制[N];中国纪检监察报;2005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