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海德格尔对传统形而上学的解构

何江新  
【摘要】:如俞宣孟的《本体论研究》所示,传统是论是传统西方哲学的核心。由于这个严密、紧凑的范畴体系遗忘了“是”,所以海德格尔重提了“是”的问题,且以基础是论取代了传统是论;随着解构传统是论的历史任务的逐步深入,《是与时》之后,海德格尔展开了对传统形而上学更彻底的批判。然而问题是:(一)传统是论、传统形而上学是什么;(二)为何、如何将之解构?在把海德格尔的前后期思想细化为三个阶段的基础上,论文将围绕着如何解构形而上学展开探讨。 首先,海德格尔所理解的传统是论、传统形而上学以及传统哲学分别指什么? 第一,是论就是把“系词的‘是’以及分有‘是’的种种‘所是’作为范畴,通过逻辑的方法构造出来的先验原理体系”(俞宣孟:《本体论研究》)。这门被亚里士多德称为“第一哲学”的学问研究“所是之为所是,以及出于其本性的秉性”(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它就是传统哲学中的“纯粹哲学”。柏拉图的“通种”和黑格尔的《逻辑学》就是依据理念之间的结合而建构起来的超时空的最普遍知识; 第二,形而上学是指追求原因和原理体系的那种学问。随着古代形而上学的展开,近代如鲍姆嘉登的“形而上学是包含人类知识的第一原理的科学”(海德格尔:《康德与形而上学问题》),也与亚里士多德的定义是基本一致的。而随着形而上学学科中其它三支被逐步实证化,形而上学也进入它的现代时期:一方面,是论成为形而上学或哲学的代称,另一方面,主体性形而上学(如意识或意志哲学)取代了知性形而上学,如黑格尔的逻辑学是形而上学的顶峰,而尼采的形而上学就是形而上学的最后阶段; 第三,哲学是指“关于第一原理和原因的抽象认识(知识)”(海德格尔:《什么是哲学?》);“哲学家们就得去捉模本体(ouσia)的原理与原因”(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 围绕最普遍的概念“是”而建构起来的是论,是海德格尔对传统哲学的代称,因为它是柏拉图主义的典型形态;随着对柏拉图主义批判的深入与扩大,即便是对追求相对普遍知识的形而上学,包括过渡时期的双关思想,也于后期被解构。 其次,海德格尔为何要解构传统哲学? 基于上述对比分析,自柏拉图以降,传统西方哲学追求的是“第一原理”,而遗忘了比它更深的是人自身的问题以及“是”的问题,思的出现使得形而上学失去了继续第一原理的地位。这样,解构自古代是论而来的西方哲学就既必要而且也是可能的了,原因归纳如下: 第一,传统西方哲学是一门忘“是”的学问。传统是论中的“是”是“最普遍”的概念,它导致“无”,黑格尔的逻辑学以之为最大的前提而开始了范畴之间的推演。但是,作为概念的“是”与“无”,仍然处于所是层面。从生存现象上看,人又确实能进入“无”的境界且先行领会了它,这个“无”就是传统形而上学这个“所是之整体”所不能包容的; 第二,西方传统哲学没有提出“本是”(Dasein)的视野。康德为形而上学寻找根基而走上了人类学的道路,他以“人的什么?”作为哲学最深的追问。一切传统是论只有立足于基础是论才是可能的,唯有本是是着,才“有”真理。本是在是论和所是层面上有优先性,它也是以往的是论在所是-是论层面得以可能的条件,它的优先性也使得形而上学只不过是本是的生存论上的一种可能性而已。传统形而上学认为有绝对真理,它是人必须遵循的原理体系,这就是颠覆并割裂世界的错误观念; 第三,近现代西方哲学忘记了它的起源,它们对哲学的希腊性和近代性没做出区分。前苏格拉底的思、诗、无蔽真理之间的本源统一性,就是希腊思的基本经验,这就是哲学的希腊性。知性形而上学和现代主体性形而上学注重“我思”而忽视了“我是”的“是”的方式,结果以自我意识为最高原理,哲学的近代性其实就是对“是”的遗忘的深度卷入。其中,对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思想的两义性(Zweideutigkeit)的不理解就是明证; 第四,传统哲学追寻的是确定性或普遍必然性的知识。实际上,“是”本身有“显隐”二重性(Zwiefach),其“隐”的一面与“测不准定理”不分轩轾;“本质”观与“确定性”的观念相伴而生,而不知“现象背后一无所有”。超时空的范畴在康德看来只在整理经验材料时有意义,脱离经验材料的范畴演绎会产生先验幻相。而这些概念之间的结合、推论之所以可能,则来自于“无时间的”或“超时间的”时间观念。本源时间就比这种客观时间更在先而本真。科学的发展有赖于人修正其基本概念,所以科学有其固有的局限性,科学不思(即,不思无)。以往只把人当成一所是而把人引向异化的道路,这样,转向对人自身的重视和在世界之四重整体中追寻“天道”,才是人之为人的“根本”,即人的最终归宿; 第五,传统形而上学对自身的主导问题和前导问题不清楚,它局限于二元对立的柏拉图主义之中无法突破。形而上学的展开就是立于其上的欧洲技术文明的到来,而这同时也正是人类面临的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之时。技术以“集置”的方式统治着人类而将窒息“天道”。 再次,海德格尔是如何重提“是”的问题的?依照时间顺序和思想的间接性,他对传统形而上学解构的步骤即论文的基本框架如下: 第一,提出基础是论将传统是论解构。随着生存论是论分析方法的奠立,立于传统是论之上的传统哲学也就随之垮塌; 第二,补充《是与时》尚未完成的部分,如“时与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如“是”与时的关联或先验想象力与我思及时间等之间的源始一致性,图型法中的源始时间视野)和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就分别具有这样的视域。康德以纯粹理性来探寻形而上学之可能性而走上了哲学人类学的道路,即重视了人。这一向度比认识论或心理学加逻辑学那种看待康德的方式要深刻,他以无蔽视域的是论综合瓦解了理性形而上学的根基; 第三,以真理、在场等问题为突破口,海德格尔于30年代把希腊思想整体性地揭示出来。他首先恢复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思想的两义性,而这又将与希腊思之二重性相关联。其中,以探讨最深的问题即“是”与“弗西斯”的原初含义而带出如何从“无蔽真理”、“逻各斯”以及“弗西斯”等思想的本源一致性而整体性地滑向以理念和范畴作为后世形而上学的评判标准的(见《形而上学导论》)。只是,当理念与范畴的根据的获得之时,形而上学就因不再与科学性相关联而被支解了; 第四,获得“是”与“时”的关联以及“无蔽”真理等视野之后,形而上学的根本局限也就显明了。通过对亚里士多德和前苏格拉底思想家的文本解读,海德格尔揭示出了后世形而上学的忘“是”历程; 第五,逻各斯、在场等的“显隐”运作与老庄之“道”的特性是本源一致的。“天道”思想完全可以取代早期的“是”,即以事件的发生(ereignet)即“事发”(Ereignis)为核心的另一种思想取代了早期的生存论是论方法。“转向”一方面是对前期的“人”与“是”之间的关系做些纠正,另方面更主要的是应合“天道”以直接思“是”之需。人绽出地生存于“是”之真理的近旁倾听天籁之音,语言就是它的主人。这样,传统形而上学达不到“是”之真理的根本局限以及通过“是之为是”也就克服了前期“所是之是”的思想方法,解构形而上学的历史任务至此宣告结束。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晓华;;海德格尔后期艺术思想的形而上学遗痕——一个批判性的反思[J];文艺理论研究;2009年03期
2 石碧球;;海德格尔的形而上学之思[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05期
3 杨白;;时代精神状况与存在的遗忘——海德格尔对本质主义形而上学的生存论批判[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0年05期
4 鲍克伟;;论《存在与时间》中世界现象的三个维度[J];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07年04期
5 伍世文;;论海德格尔的诗性拯救[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6 李刚;;海德格尔对现代技术的批判[J];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0年04期
7 陈蓉霞;海德格尔技术观述评[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4期
8 姜雪梅;;什么是哲学[J];宜宾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9 李世祥;;洞穴与哲人——海德格尔和施特劳斯对重返洞穴的解释[J];社会科学研究;2010年02期
10 西米特;舟斋;;海德格尔:《形而上学引論》[J];国外社会科学文摘;1961年02期
11 孙冠臣;;“解构”·“克服”·“经受”——评海德格尔的形而上学之思[J];南京社会科学;2011年08期
12 朱刚;;“本原之前的本原”——海德格尔后期哲学中的“精神”以及德里达的解构[J];世界哲学;2010年03期
13 吴宏政;;从“在的语法学考察”到“现象学直观”——海德格尔回溯希腊生存论的两个环节[J];长白学刊;2007年06期
14 郭云峰;;论唯物主义与生存哲学的差异——以马克思和海德格尔为例[J];南京社会科学;2007年10期
15 刘明石;金雄鹤;赵全洲;;海德格尔之存在[J];黑龙江史志;2008年23期
16 付永辉;;哲学是什么?[J];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年01期
17 孙玉良;;论海德格尔对尼采阐释的态度转变[J];学术界;2010年03期
18 赵天惠;;浅谈海德格尔形而上学“畏之无”[J];西安社会科学;2011年03期
19 宋炳延;;读两本“形而上学导论”想到的——试说康德和海德格尔[J];哲学堂;2005年00期
20 李长成;;技术、形而上学与现代性批判——论海德格尔的现代性批判思想[J];理论月刊;2006年0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蓝旭;;入世的执着与超越——海德格尔与李白[A];中国李白研究(1997年集)[C];1997年
2 王德峰;;海德格尔与马克思:在历史之思中相遇——论历史唯物主义的存在论境域[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第一辑)[C];2000年
3 朱志方;;形而上学与科学的对抗——当海德格尔遭遇卡尔纳普[A];现代德国哲学与欧洲大陆哲学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7年
4 李章印;;科学的本质与限度——海德格尔的历史性分析[A];“哲学、宗教和科学:传统与现代的视野”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5年
5 王会平;;论海德格尔对人类生存命运的关注[A];人学与现代化——全国第五届人学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6 李菁;;虫洞?——海德格尔的存在之旅[A];全国“当代西方哲学的新进展”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8年
7 余在海;;技术的本质与时代的命运——海德格尔《技术的追问》的解读[A];全国外国哲学学术研讨会——纪念“芜湖会议”暨“两学会”成立30周年论文集[C];2008年
8 王建军;;近、现代西方哲学中的“自恋情结”及其克服[A];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年会年会暨西方技术文化与后现代哲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9 赵敦华;;《约翰福音》与海德格尔的真理观[A];现代德国哲学与欧洲大陆哲学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7年
10 黄颂杰;佘碧平;;试论近现代西方哲学的转向[A];时代与思潮(3)——中西文化交汇[C];199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治国;形而上学的远与近[D];山东大学;2011年
2 钟华;思与诗的对话[D];四川大学;2004年
3 吴旭平;力量的形而上学[D];吉林大学;2011年
4 赵周宽;后形而上学与美学[D];陕西师范大学;2011年
5 何江新;海德格尔对传统形而上学的解构[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6 赵异;康德、马克思、海德格尔实践与认识关系思想比较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7 宋阳;伽达默尔诗思研究[D];吉林大学;2010年
8 王昌树;海德格尔生存论美学思想研究[D];苏州大学;2007年
9 张培;海德格尔与实践哲学[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10 张福海;论海德格尔的本源之思与诗性突围[D];山东师范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石碧球;海德格尔的形而上学之思[D];陕西师范大学;2005年
2 伍世文;海德格尔的诗性拯救[D];华南师范大学;2002年
3 郭郁;论海德格尔的后期语言观[D];山西大学;2006年
4 王晓红;海德格尔的诗学思想[D];陕西师范大学;2002年
5 董志刚;诗的的复兴——海德格尔诗学述评[D];安徽大学;2002年
6 刘旭光;海德格尔与西方思想的两次转渡[D];陕西师范大学;2000年
7 王星星;技术之追思[D];山西大学;2003年
8 韩连庆;论海德格尔对《纯粹理性批判》的现象学解释[D];山东师范大学;2001年
9 郭德君;跨越时空的对话——老庄和海德格尔哲学思想之比较研究[D];延边大学;2003年
10 徐振轩;海德格尔存在论技术观研究[D];安徽大学;200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吕嘉(作者单位: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是什么?[N];中国教育报;2001年
2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 孙利天;哲学:思想的移居(上)[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
3 任昕;海德格尔与现代性后现代性诗学问题[N];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3年
4 李雪涛(北京外国语大学);知识分子与权力的世纪之谜[N];中国图书商报;2006年
5 复旦大学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 俞吾金;作为假问题的“哲学的终结”[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6 赵士林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思与诗[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7 杨立华;尼采的缰索[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3年
8 洪兆惠;走进那片秋天的林[N];辽宁日报;2007年
9 清华大学教授 肖鹰;我们带汉语回家[N];社会科学报;2005年
10 祝勇;海德格尔与纳粹主义[N];中国图书商报;200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