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苏珊·哈克逻辑哲学思想研究

颜中军  
【摘要】:苏珊·哈克是当代著名的哲学家、逻辑学家,新古典实用主义的杰出代表。本文以哈克的逻辑哲学思想为研究对象,通过文本的深入分析和系统整理,紧紧扣住“逻辑哲学的中心问题应该围绕非形式论证与其形式刻画之间的符合关系”①这条主线,依次阐述逻辑的范围与限度、系统内外有效性、整体多元论、逻辑可修正性、“真”理论等内容,充分挖掘哈克逻辑哲学之精义,使之呈现为一个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 伴随经典逻辑的发展和完善,涌现出一大批非经典逻辑,由此进入一个“择代逻辑时代”,构成了五彩纷呈、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但学者们普遍聚焦于非经典逻辑在形式技术上的革新,而不太重视这种现象背后所蕴涵的具有根本性的哲学问题。与之相反,哈克以“择代逻辑时代”为背景,对非经典逻辑引起的重大哲学问题予以高度关注,详细考察了非经典逻辑产生的哲学动机以及给经典逻辑带来的各种挑战,深刻反思了逻辑的本质和地位,特别是形式化方法的作用和限度,从不同角度捍卫了逻辑的多样性和可修正性。 可以说,哈克的整个逻辑哲学都在为逻辑可修正性做辩护,但考察方式前后有所转变,存在两条不同的研究进路:蒯因式的和皮尔士式的。与《变异逻辑》中激进的“变异观”和含混的一元论相比,她在《逻辑哲学》中更加清晰地区分了逻辑的形而上学问题和认识论问题,从含混的一元论转向了整体多元论,否认了系统变异必定导致实质性竞争,但始终强调元逻辑观念方面的分歧,特别是系统外有效性观念的含混性、形式刻画的多样性和认知主体的可错性。此外,她不仅强有力地论证了逻辑修正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详细揭示了逻辑修正的各种表现形式,而且通过大量的案例分析,进一步评估了几种常见的挑战经典逻辑的潜在动机。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所谓的“挑战”并不成功,尚未对经典逻辑构成严重威胁。因此,尽管逻辑在原则上确实是可修正的,但在现实操作中仍然需要好的理由。 哈克深受蒯因、皮尔士等人的影响,其逻辑哲学具有鲜明的实用主义特征:主张彻底的可错论和逻辑可修正性;从自然主义角度揭示逻辑的发生、发展历程;强调形式论证与非形式论证、系统内有效性与系统外有效性之间的相互依赖和动态符合关系;赞同逻辑的多样性和普遍性,反对一元论和极端相对主义;既极力反对逻辑尊崇主义将逻辑绝对化、神圣化和教条化,主张把逻辑从上帝拉回人间,强调逻辑对人类生活的关切;同时也坚决反对各种虚无主义、文化多元主义、时髦的女性主义等逻辑犬儒主义对逻辑的任意贬低和滥用;认为逻辑并非凌驾于理性审判之上的立法者,相反,它是人类的事业;与任何其他科学一样,逻辑探究之途也是充满荆棘和曲折多变的;所以,应该坚持坦诚的实在论和批判的常识主义眼光看待逻辑事业,理性地捍卫逻辑。 哈克的逻辑哲学思想新颖,独树一帜。其理论贡献不仅体现在她提出的一整套学说上,而且还体现在她开启的许多颇富吸引力的问题域上,极大地拓展了逻辑哲学的视野。她对形式化限度的清醒认识和对各种极端主义的严厉批判,对于当代逻辑学的健康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但美中不足的是,哈克逻辑哲学中的某些核心概念和基本主张有待进一步澄清和辩护;在案例分析上也存在偏颇和失当之处,对现代逻辑最新进展关注不够;原则上的激进态度和现实中的保守策略之间存在内在的冲突等等。 本文在批判地吸收哈克思想观点的基础上,进一步认为:逻辑系统有其外在基础,即非形式论证及其直观有效性;各种逻辑系统试图从不同角度把握和刻画系统外有效性,这从根本上导致了逻辑的多样性和可修正性;实际上,经典逻辑提出了直观有效性的最低要求,即不能前提真而结论假;尽管非经典逻辑对直观有效性给出了不同的理解,但都必须满足最低要求;由于不同的逻辑对系统外有效性做了不同程度的刻画,它们在某种意义上都是“正确的”,所以,简单、经济等实用主义准则是选择和衡量逻辑系统的重要(但不是唯一一)参数。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