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试论木心的文学史讲述方式

刘珂  
【摘要】:木心的文学史讲述集中体现在《文学回忆录》中。1989年至1994年,木心先生在纽约给陈丹青等人讲授世界文学史,陈丹青在这五年的时间内记录下五大本课堂笔记,《文学回忆录》正是在这五本课堂笔记基础上整理出版的。自出版以来,便吸引了众多读者的目光,它既是文学史,又不仅仅是文学史,它包含了木心先生对文学的诸多主观看法。本文试从三大章来论述木心的文学史讲论方式:木心的文学史讲述方式之影响因素、木心的文学史讲述方式之具体分析和木心的文学史讲述方式之特点及意义。首先,关于木心的文学史讲述方式之影响因素,这与讲述主体与讲述对象都息息相关,木心作为文学史的讲述主体,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有一颗艺术家的“文心”,用“文心”来雕琢文学史,随之带出的是木心丰富多彩的精神家园,这与木心多年的人生经历和阅读经验不可分割,木心从小生活在中西文化汇集之地浙江乌镇,形成了一种包容并蓄的世界观,这对木心以世界性的视野来看待中西文学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随后在上海学习绘画的经历让木心深受西方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的熏陶,这为他的感兴审美、印象批评奠定了基础;木心的留美经历让他完成了“飞散”身份的转变,形成跨越民族主义的视角。另一方面,听木心讲述文学史课的并非普通学生,而是一群留美的艺术家们,他们群体的特殊性也对木心讲述文学史的方式有很大的影响。其次,关于木心的文学史讲述方式之具体分析,文学史的书写或多或少都有理论和批评成分的参与,文学家对于他所阐述、评议的文学的标准正是由其文学史观决定的,木心主要运用的是中国古典感兴式批评、尚友古人和西方的印象批评,重在主观的印象、感受、判断,不追求客观、全面、精细。文学史实只是用来说明他对文学的看法。他自述:“一部文学史,重要的是我的观点。”而在对文学史史料的选择和梳理上,与传统文学史的涵盖范围也有很大的差异。此外,文学史观与研究方法,可谓互为因果关系,也可以说,运用不同的研究方法,可能让文学史家形成不同的文学史观。木心在《文学回忆录》中主要运用了对比等研究方法。最后,关于木心的文学史讲述方式之特点及意义,木心讲述文学史最大的特点在于阐述的主体性、极富优美性的语言形式背后是充满智慧的哲理,在传递其独特的文学见解的同时,体现了木心先生跨越民族主义的世界性视野,这对当今文学史的书写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