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论外宣翻译中语义与风格的趋同及筛选机制

冯军  
【摘要】: 本文以外宣翻译为研究对象,讨论外宣翻译的原则和方法。作者认为,作为实用翻译的一种形式,外宣翻译必须遵循翻译的共性原则,即忠实原文,注意译文的通顺和可理解性;但与纯文学作品、科技文献翻译相比,外宣翻译因带有政治功能又具有一定的选择特性。相对于翻译整体研究而言,外宣翻译研究的历史比较短暂,体系不够完善,多数研究仍停留在随感式、经验性总结,缺乏宏观理论视野、微观剖析论证和系统理论的可证性。因此,研究探讨外宣翻译的理论模型很有必要。 本文既承认语言之间的共性,也承认语言之间的差异。共性为翻译奠定了基础,而差异则给翻译带来了挑战。由于英汉同属于SVO型语言,它们在句法上主要依赖语序实现表义功能,这为翻译带来了许多方便。然而由于英汉分属于不同的语系,两种语言在词汇、语法、篇章结构、文本特点等方面存在着差异,并且翻译目的、读者对象、赞助人、意识形态以及原文质量都影响着翻译过程中语义及风格的选择,实现复杂多样的语义和风格对等只能是译者追求的理想目标,更切实的目标是实现语义与风格的趋同。趋同是一个连续统(continuum)~1,其极致就是对等。实现对等是完美的翻译,而实现趋同是合格的翻译。趋同的微观基础是意义趋同和风格趋同。本文从现代语言学的意义和文体理论出发,分析了意义和文体的微观构成要素,并吸收了语用学、目的论的合理成分,尝试着建立了翻译中语义筛选机制以及文体筛选机制,指出了语义和文体趋同是功能对等、目的论和读者反应论的微观基础。 在翻译过程中,译者既要服从语言单位的原子组合的规律,更要服从语言的整体调节的规律。大的语言单位毕竟是由小的语言单位组合而成的,但在词语组合过程中有可能会遇到语义失配而无法进行原子分析。翻译是原子组合与整体协调相结合的过程。语言的所有单位都在翻译中发挥自身的作用,但是整体意义总是高于个体意义,相对大的语言单位的利益总是高于相对小的语言单位的意义。 意义首先可以区分为语言义和言语义。语言义是静态的,言语义是动态的。从静态的语言义出发只是翻译的必要条件,但还不是充分条件。要对各类合格的译文作出理论上的描写和解释必须考虑言语义。由于翻译是有目的的言语行为,其传达的重点是言语义,而非语言义。体现在词汇层面上就是重视指称义,而非系统义;体现在句子层面上则是重视命题义,而非句子义。在指称义和系统义或者命题义和句子义彼此吻合的前提下可考虑两者兼顾,从而实现形式和功能的同时趋同,否则以指称义和命题义为准,只实现功能趋同。在句子以上层面需要重视语用意义,包括言外之意。词汇层面的指称义从属于句子层面的命题义,而命题义从属于语用意义。此外,外宣翻译的目的、赞助人、意识形态和背景知识在更加宏大的层面上对语义的筛选进行核查和制约。翻译单位越小就越容易实现形式对等与功能对等的对接。本文提出的语义筛选机制就是尝试着模拟在各个层面上的语义选择过程,从而实现译文与原文的语义趋同。 风格的核心要素是功能变体和文本类型,要实现风格趋同就必须在这两方面实现趋同。其他的风格组成部分,如时代风格、区域风格乃至个人风格在外宣翻译中退居次要地位。外宣文本一般都为正式文本,大致在庄重文体到商议文体之间波动,随便文体和亲密文体较为少见。文本功能类型可分为呼唤型文本、信息型文本和表达型文本。文本类型趋同中要注意变通趋同以符合目的语同类文本的特点,从而提高文本在目标受众眼中的可接受度。变通趋同会对语义选择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呼唤型文本和信息型文本由于是读者导向型,目的语同类文本的特征对语义的筛选可起到较为明显的制约作用。相比之下,表达型文本是原作者导向型,目的语同类文本的特征对语义的筛选没有明显的制约作用。趋同原则和策略具有一定的理论创新性,也可为外宣翻译实践提供参考。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何小玲;;2006年12月四级完型填空及翻译题解(英文)[J];大学英语;2007年02期
2 罗兴典;;翻译与翻译标准之我见[J];日语学习与研究;1988年04期
3 李满红;;从翻译中看文化现象[J];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2008年03期
4 杨匡汉;刘雪梅;;专家帮你答疑解惑[J];英语沙龙(实战版);2011年02期
5 高钰;;浅谈英语翻译的科学性与艺术性[J];科技信息;2011年08期
6 许建平;;考研翻译的临场解题思路与步骤——考研翻译讲座之十二[J];大学英语;2007年10期
7 张会森;;当前翻译研究三思[J];外语学刊;2009年05期
8 陶兰;;译者主体性该如何发挥——比较鲁迅与林纾的启示[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高教版);2010年03期
9 郭辉;;外国文学双语教学与译本的使用[J];中国校外教育;2010年S2期
10 崔溶澈;;试论《红楼梦》的外文翻译——文化差异与韩文翻译[J];红楼梦学刊;2006年06期
11 Peter Varhol;;Mixing Work And Leisure: A Blurring Line[J];英语沙龙(实战版);2007年10期
12 李文杰;;《德伯家的苔丝》两个译本的对比分析[J];中外企业家;2009年08期
13 叶辉;;从翻译是“马赛克”的隐喻看翻译的多重性[J];伊犁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14 朱瑞君;韩江洪;;试论翻译的自由性[J];合肥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15 赵宏维;;译者的操控:谈品钦作品的改写与变异[J];作家;2008年16期
16 ;翻译本科专业试点院校名单[J];中国翻译;2011年02期
17 户晓辉;;爱好由来下笔难 一诗千改始心安——谢答谢国先博士对《民俗解析》的批评[J];民俗研究;2008年04期
18 郭晓勇;;中国语言服务行业发展状况、问题及对策——在2010中国国际语言服务行业大会上的主旨发言[J];中国翻译;2010年06期
19 陈颖;;乔利《红楼梦》英译本序言(1892年)[J];红楼梦学刊;1984年03期
20 张朝阳;;谈谈几种常用招标文件的编制及其翻译[J];中国招标;1995年2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周海燕;;译诗中的“做诗”成分[A];中国诗歌研究动态(第一辑)[C];2004年
2 樊敏;;荔波布依族方块布依文古籍的抢救及其翻译[A];贵州省翻译工作者协会2010年年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10年
3 王丽君;;纽马克翻译理论在汉英外事翻译中的运用[A];语言与文化研究(第六辑)[C];2010年
4 曾利沙;;论翻译学理论研究的学理性基础[A];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第八次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冯军;论外宣翻译中语义与风格的趋同及筛选机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2 龚晓斌;文学文本中的视觉翻译[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3年
3 葛中俊;钱锺书视域中的翻译之名与译品之实[D];华东师范大学;2012年
4 喻锋平;翻译研究“转向”现象的哲学观照[D];湖南师范大学;2012年
5 郭兰英;“适者生存”:翻译的生态学视角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6 王明树;“主观化对等”对原语文本理解和翻译的制约[D];西南大学;2010年
7 徐艳利;翻译与“移情”:共产主义视角下的翻译主体建构[D];河南大学;2012年
8 杨清平;家园的寻觅[D];河南大学;2012年
9 赵璧;博弈论视角下的重译者策略空间[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2年
10 王厚平;美学视角下的文学翻译艺术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肖屹真;《埃尔默·甘特里》翻译报告[D];河南大学;2012年
2 赵一扬;《公民社会与信任》的翻译报告[D];中国海洋大学;2012年
3 杜海华;《大英百科年鉴1994·国际时政·美国》翻译实践报告[D];郑州大学;2013年
4 周春香;《埃尔默·甘特里》翻译报告[D];河南大学;2012年
5 胡爱莉;《世界历史百科全书》(第十一卷节选)翻译项目报告[D];安徽大学;2013年
6 李艳娇;《黑夜之马》翻译实践报告[D];内蒙古大学;2013年
7 贾倩;《古巴的历史》翻译实践报告[D];辽宁大学;2013年
8 刘会然;从纽马克翻译类型学看短篇小说翻译[D];中国海洋大学;2013年
9 莫雪梅;《深渊居民》(第一章至第四章)翻译报告[D];四川外国语大学;2013年
10 石慧;《婚礼》翻译报告[D];内蒙古大学;201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简彪 屈菡;翻译:前景很好 问题不少[N];中国文化报;2010年
2 李征;翻译之技与翻译之道[N];文艺报;2011年
3 本报记者 董晨 顾敏 翟慎良;浮躁翻译市场,怎能产生“杨宪益”[N];新华日报;2010年
4 本报记者 王珍;狄力木拉提:“一天不翻译,浑身就难受”[N];中国民族报;2010年
5 记者 王玉梅;搭建更多平台 加强国际交流[N];中国新闻出版报;2011年
6 (美国)萨克文·伯柯维奇;《剑桥美国文学史》中文版序[N];中华读书报;2002年
7 沙健孙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共产党宣言》中译本的出版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8 本报记者 海艳娟 编译;土耳其海外版权交易 催火图书代理公司[N];中国新闻出版报;2010年
9 李志延;遇见“神之雫”[N];中国经营报;2010年
10 记者 王玉梅;鼓励出版机构参加对方国际书展[N];中国新闻出版报;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