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类型学视角下西语形容词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及其与汉语形容词定语的比较

唐雯  
【摘要】:比较分析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重要手段,在外语学习领域,其重要性尤为凸显。通过对母语和目标语各个层面的比较,学习者可以直接地了解到两者之间的异同点,借助和母语相同之处促进外语的掌握,同时,基于和母语的差异之处,预测在外语习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错误,从而避免错误的产生。对于中国学生来说,由于目标语——西班牙语和母语——汉语,无论在形态上还是句法上,都有明显的差异,因此教师在西语教学中不可避免地使用到比较分析这一手段。但是,我们所追求的不仅仅是处于表层结构的比较,更应该将眼光投向语言的深层结构,因为相同的深层结构在不同的语言中会以不同的表层结构来体现。例如:我们通过观察发现汉语的事物名词没有表示数的语素,但是不能说,汉语名词不具备数的范畴,因为在使用代词时,事物名词依据其单数或复数意义选择使用“它”或“它们”来指代。因此,汉语缺少的是数范畴的形态编码,而数范畴,和西班牙语的名词一样,是确实存在的。语言的直观表达结构可能千差万别,给学习者造成一定的困难,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发现其深层语法结构中的一致性,可以有利于外语的习得。 发展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现代语言类型学为母语和目标语之间的比较分析开拓了新的道路,引导我们在分析过程中,更多地挖掘在深层结构上的相同之处。现代语言类型学,以语序研究为核心,不同于传统类型学以形态分类为主要的研究对象,因此也被称作语序类型学。它选择小句的基本成分为参量,提出工作假设,并开展广泛的田野调查,对语言结构进行描写,最终综合调查结果,提出语言共性。类型学的共性不仅限于语言之间的相似之处,确切地说,它更多地关注语言之间的差异,确立变异的条件与范围。这样的研究思路可以帮助我们发现之前汉西对比分析中被忽略的共性。 类型学中最基础,也是其最为核心的部分,是由Greenberg基于三十种语言语料分析的基础上,提出的四十五条语序共性。这些共性采用条件句的形式“如果……,那么……”,把看似独立的语法成份,主、谓、宾,前置词、后置词以及形容词前置于或后置于名词,相互关联起来,如Greenberg共性2提出“如果优势语序为VSO的语言,那么总是使用前置词”等宏观的语言共性。后来的学者将调查范围扩大至625种语言,并发现Greenberg的语序共性适用于绝大部分被调查的语言。这些语言类型学前沿的观点和研究早在上世纪80年代,由汉语学者陆丙甫教授引入中国,但是直到本世纪初在汉语学界才得到真正的发展。作者希望借助本文,能够把类型学研究的方法与传统的汉西对比分析结合,把视线从强调突出语际差异转向语言共性研究,从而发现汉西之间的相同度高于相异度,进而为推动优化中国学生的西班牙语教学服务。 本文在语序类型学的框架下,重点讨论西班牙语形容词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特点并与汉语形容词定语的位置比较。把短语作为比较的单位,是因为其稳定的内部结构。一个名词短语可以出现在主语、宾语、状语等句法位置上,但是其内部不会因为不同的句法位置,而导致限定语、数量词、形容词与核心名词的位置发生随意的交换。相反地,如果把单句作为比较单位,在数据收集过程中,我们会发现,主、谓、宾三者经常因为语用或语言外因素发生位置的变动,还经常发生表述核心题元化的现象,从而阻碍对所研究语言的优势语序的判断。因此,观察短语的语序无异于观察人类最自然、最真实的语序。 形容词与核心名词之间的先后位置是语序类型学中的一个重要参量,但是,西语形容词的位置较其它印欧语言来说,更为灵活,可前置也可后置于核心名词,似乎违背了那些以形容词位置为参量的共性。例如,Greenberg共性19提到“当一般规则是描写性形容词(adjetivo calificativo)后置时,可能会有少数形容词常常前置;但一般规则是描写形容词前置时,则不存在例外”。西语的形容词倾向后置于名词,因此,即使描写性形容词前置了,依然有大量的关系性形容词(adjetivo relacional)后置;同时,描写性形容词内部不同子类的形容词其前、后置的倾向也是不同的。汉语则被不少语言学家定位成“左分支”语言,所以形容词定语毫无疑问地全部前置于核心名词。不少类型学研究者,如Dryre,常把汉语看作是类型学共性的特例,Croft甚至提出,在汉语中不存在形容词词类。他的理由是许多英语的形容词在翻译成汉语的过程中,都使用了汉语的动词。汉语和西班牙语如此鲜明的对立中,是否存在着共性呢?这是本文所要解决的问题。 本文第一章节着重介绍类型学的理论框架,将它与另两大语言学流派——结构主义和功能主义,进行对比,突出其在研究思路上的不同之处。同时,在该章节中,还详尽介绍了西班牙和中国目前语言类型学研究的动态,以及本文的研究方法。 第二章节按照类型学研究的步骤,对西语形容词定语作一个详尽的描写。说到形容词,首先应当以词类的划分为切入点,本章第一部分回顾了传统词类划分的三大标准:形态、语义和句法标准,并引入类型学角度标准,从而明确涉及名词短语中修饰成分的范畴:形容词是其中的原型。第二部分首先分析上述标准对汉语词类划分的不适应性。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汉语“词”的概念本身就难以界定。目前,得到普遍认可的标准是由郭锐(2002)提出的词的组合能力。根据他的观点,形容词之前或者形容词的否定之前可以搭配表示程度的副词,诸如:很,同时,形容词之后不能接宾语。这个标准也很好地区分了形容词与其它词类兼类现象。因此,在汉语的名词短语中是存在形容词这个成分的,为下文的比较找到了两个语言之间的关联点。第三部分集中讨论西语形容词的定义,根据类型学的观点把限定词和数量词单列于单纯表示性质特点的形容词之外。在分析形容词功能的时候,强调次项谓语功能的线形排布不同于名词短语的“名—形”顺序,非本文讨论的内容。 第三章将视线聚焦在名词短语之上。首先描写短语的特征与基本分类,其中区分了名词短语和限定词短语,明确本文研究的范畴。该部分的重点在于讨论西语和汉语各自的名词短语的参与项,为下文中的比较作铺垫。西语名词短语包含了限定词、数词、形容词、核心名词、名词性同位语、前置词结构、名词补语从句和关系从句。根据Croft(2009)提出的等级顺序,数词—名词数词—指示词—名词数词—指示词—形容词—名词数词—指示词—形容词—领属语—名词数词—指示词—形容词—领属语—关系从句—名词 我们以形容词为中介点,勾画出了西语名词短语的整体结构。对结构中各项名词补语的分析中,阐述了各自的常态位置以及影响它们位置变化的理据因素。 汉语短语的分类标准不一,为了使本文的比较顺利开展,我们把西语短语的分类标准应用于汉语,得到名词短语的基本框架,它包括了主谓结构短语、表示时间或地点的成分、限定词、数词、量词、动宾结构短语、需要使用关联词“的”的形容词、不需要使用该关联词的形容词和名词以及核心名词,且这些成分之间的位置按此顺序基本固定。看似繁复的汉语名词补语,经过语义和句法的双重加工,基本可以与西语的名词补语对应起来,为下文的比较建立依据。 第四章专门描写西语形容词的下属分类、它们各自的位置、多项形容词之间的等级关系以及形容词和其它名词短语中的成分之间的位置关系。我们大致把形容词分成描写性(calificativo)、关系性(relacional)和副词性(adverbial)形容词。描写性形容词内,按照意义概念,可分成表示年龄的、形状的、颜色的、维度的、判断的子类等等。不同的所属类都具有典型的位置。除了上述分类,根据语义标准,形容词也可二分为稳定性和状态性形容词、绝对和相对形容词或者解释性和限定性形容词。它们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也各不相同。 在总结这些形容词的位置分布时,我们发现,传统的线形顺序只能停留在对表层位置的梳理,要真正了解其位置特点应当打破名词短语中的线性顺序结构,用星际轨层结构来看待形容词的位置。核心名词就如同太阳,名词补语就好像周围的行星,受到引力作用运行在各自的轨道上。有些行星在轨道上的位置是固定不动的,而另一些可以沿着自己的轨道在前后之间移动,但是它们都不会离开自己的轨道跳入其它行星的轨道。当然,在下结论时,也不应当说“前与后的位置”,因为其可移动的特性,最贴切的说法应该是“与核心名词的远近位置”。 第五章第一部分展开西汉对比,首先综述已有文献对西汉之间的差异分析,其次把汉语的名词短语也放入轨层结构中,明确两种语言之间名词补语和核心名词之间的亲疏距离是高度近似的。除了结构上的近似,修饰成分的客观性与稳定性均是按由距离核心远的位置向近的位置的方向递增的。因此,就本文讨论的中心——形容词定语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而言,西汉之间同大于异。 如何把这些共性转化为母语的正迁移,是本章第二部分的目标。首先,本文舍弃了问卷调查的方式,而是从学生平时的作业及考试试卷当中收集与形容词位置相关的汉西翻译错误。从以往的经验发现,参与问卷调查的学生很容易从问题当中推测到出题人的意图,因而过度使用某一语法手段,导致问卷结果缺乏真实性。但是,作业与试卷错误的收集照顾到了真实性,却无法涵盖全部西语形容词可能的位置,造成结果片面。这一点惟有通过与学生谈话,了解其想法加以弥补。对学生翻译答案多样性的分析,我们于文中总结了四种形容词位置习得情况。在最后总结教学建议时,提出在引入西语形容词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过程中,应当遵循由简至繁、由机械性练习至思辩性练习、由丰富的具体实例至抽象的理论规则的步骤,把西汉形容词和名词补语在轨层结构上的共性自然地融入教学过程中,一方面可以提供母语参考作为西语学习的参考理据,另一方面母语和目标语之间的共性越大,越能消除学生潜意识中的抵触情绪,能更快地找到外语语感。 本文作为语序类型学理论在西班牙语领域的初探,希望能够为今后针对中国学生的西语类型学研究提供参考价值。当然,本文还存在着较大的改进空间。全文从宏观面对西语形容词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进行阐述,为了追求自然真实的语序,例句选取均着眼于教学语法。希望在今后的时间内,能够进一步开展这个课题的研究,测量每个具体形容词与核心名词的亲疏关系,把特例的、受语用作用干扰的形容词位置也能用轨层结构来描述。同时,也希望能够设计出更合理的问卷调查,既能巧妙掩饰问卷意图,又能涵盖全部的西语形容词位置特点,把西班牙语形容词的位置特点作得更透彻、更全面。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杨宏;名词短语翻译的若干问题   [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4期
2 张颖;浅谈名词短语连用结构及其英译[J];中国成人教育;2002年09期
3 王一娜,张承平;《卫报》中名词短语复杂性的考察[J];湖南第一师范学报;2005年01期
4 李翠平;;名词短语省略的零形回指研究[J];安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4期
5 王桂玲;;论汉英名词短语的结构与信息功能[J];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3期
6 钱祖裕;;名词短语补谈[J];逻辑与语言学习;1988年04期
7 秦荻辉;名词短语的译法点滴[J];中国科技翻译;1992年04期
8 金立鑫;名词短语内部结构的形式分析和功能解释的比较[J];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1996年01期
9 陈丽芳;;入场理论下对英语名词短语中心成分的研究[J];语文学刊(外语教育教学);2014年03期
10 张振亚;;《名词短语》评介[J];语文学刊;2009年11期
11 张萍;名词短语中修饰语的顺序[J];大学英语;1997年08期
12 蒋平;论汉语相互句中名词短语的语义特征[J];语言研究;2000年01期
13 沈阳;名词短语分裂移位与非直接论元句首成分[J];语言研究;2001年03期
14 王云英;英语名词短语的前置与后置修饰结构分析[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1期
15 姚京洲;英语表示动作或状态的名词短语浅析[J];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2年02期
16 华先发;;从the faulty machinery of his mind说起[J];高等函授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5期
17 徐艳华;;基于语料库的基本名词短语研究[J];语言文字应用;2008年01期
18 童剑平;;汉语无标记名词短语句首受事话题及其特征研究[J];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03期
19 张孝荣;;名词短语的内部结构及其句法实现[J];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年04期
20 潘海华;安丰存;;英汉名词短语核心句法层级结构比较研究[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2年0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梁颖红;赵铁军;翟舒;;规则和边界统计相结合的英语基本名词短语识别[A];语言计算与基于内容的文本处理——全国第七届计算语言学联合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2 郎君;刘挺;秦兵;;基于决策树的中文名词短语指代消解[A];第二届全国学生计算语言学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3 马艳军;刘颖;;汉英准等价名词短语[A];第二届全国信息检索与内容安全学术会议(NCIRCS-2005)论文集[C];2005年
4 钱小飞;陈小荷;;含“的”字偏正结构的最长名词短语的自动识别[A];内容计算的研究与应用前沿——第九届全国计算语言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7年
5 张卫国;梁社会;;名词短语:槽类型与定语类型和中心词语义类型对应关系[A];全国第八届计算语言学联合学术会议(JSCL-2005)论文集[C];2005年
6 代翠;周俏丽;蔡东风;;统计和规则相结合的汉语最长名词短语自动识别[A];第四届全国学生计算语言学研讨会会议论文集[C];2008年
7 万菁;姬东鸿;任函;冯文贺;;汉语复合名词短语特征结构的标注研究[A];中国计算语言学研究前沿进展(2009-2011)[C];2011年
8 胡凤国;傅爱平;;汉语粘合式名词短语语义结构信息数据库[A];语言计算与基于内容的文本处理——全国第七届计算语言学联合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9 牟小峰;荀恩东;;基于规则的名词短语预调序[A];第五届全国青年计算语言学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10 周强;;汉语部分分析研究[A];语言计算与基于内容的文本处理——全国第七届计算语言学联合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王广成;汉语无定名词短语的语义特征:指称和量化[D];北京语言大学;2007年
2 马建军;面向机器翻译的英语功能名词短语识别研究[D];大连理工大学;2012年
3 杨春雷;HPSG理论中“自己”和量化名词短语的语用解释的约束条件体系[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8年
4 唐雯;类型学视角下西语形容词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及其与汉语形容词定语的比较[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韩秋霞;关于英汉两种语言中名词短语语迹的研究[D];郑州大学;2006年
2 邱强;新闻语料中名词短语识别的研究[D];北京邮电大学;2011年
3 韩悦;关于领属性名词短语分裂移位的初探[D];东北师范大学;2011年
4 王月颖;中文最长名词短语识别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07年
5 聂小丽;名词短语的分裂移位[D];华中师范大学;2006年
6 顾芸;名词短语移位的句法分析[D];南京师范大学;2006年
7 张芳芳;英语句首名词短语的主题性[D];安徽大学;2006年
8 熊建国;对英汉名词短语的统一解释[D];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2003年
9 代翠;汉语最长名词短语的自动识别与分析[D];沈阳航空工业学院;2009年
10 孙瑞娜;基于最大熵的哈萨克语基本名词短语识别研究[D];新疆大学;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