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莎士比亚:原初女性主义者还是厌女主义者?

王玉洁  
【摘要】:威廉·莎士比亚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蜚声遐迩的戏剧天才,他以气势恢宏、含蕴深婉的大量力作,艺术地再现了五光十色的人类生活图景。他把人物的思想和性格作为人与人之间矛盾冲突及其最后结局的决定性因素进行描绘,为欧洲现实主义文学向着更高层次的发展,做出了举世瞩目的贡献。他的作品是超越时代的,即便是在电子时代的今天,仍然是广大文学爱好者耽读不倦的千古名作。 在莎翁的戏剧中,性别关系的主题占据着突出的地位。对女性命运与性别主题的关注成为他思考人性、表达人文理想的一个重要的着眼点。莎翁在其四大浪漫主义喜剧与四大悲剧中塑造的众多女性人物形象一直以各自的魅力吸引着不同时代的读者。莎翁喜剧中的女性人物或典雅脱俗、或天真活泼、或潇洒泼辣,个个具有超人的气质和明丽的色彩,是文艺复兴时期新女性的典型。而悲剧中的女性则被赋予了更深刻的内涵:莎翁用他惯用的人物对照揭示性格的写作手法,使女主人公的悲剧映照了男主人公的人生悲剧,进而升华到对整个人类的生存悲剧的观照与思考。莎翁悲剧中的女性人物层次丰富、性格各异,她们都具有各自的人性弱点,同时却真实地反映了女性在男权社会的生存状态。 女性主义莎评在近四十年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成为主流莎评的一个重要部分。但美中不足的是女性主义莎评者中分歧较大。除了对莎翁戏剧中的女性人物进行剖析外,她们试图解读作品文本后隐藏的秘密,比如对莎士比亚本人的解读。她们孜孜不倦地探讨莎翁本人所持有的女性观,但所得出的结论却大相径庭。一部分女性主义莎学研究者认为,莎翁作品描述了“完美”的女性形象,她们意识中的超前性恰恰是莎士比亚女性主义意识的反映。而对弱势女性群体的关注更加印证了莎翁的女性主义情结。另一部分虽然没有断定莎士比亚是女性主义者,但承认他有女性主义倾向。还有一部分评论家则持有完全相反的结论。在她们看来,莎士比亚的戏剧是为男性所作,而所有的角色也皆由男性扮演,所以他的戏剧中不可避免地弥漫着男权主义意识。里面充斥着的对男性的尊崇和对异性恋行为的肯定伤害了很多女性读者和同性恋读者。女性主义莎评呈现多样化的态势固然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却使读者陷入了“不可知”的深渊。 本论文将着眼点放在对莎士比亚四大浪漫主义喜剧与四大悲剧的女性主义解读上。莎翁的浪漫主义喜剧包括《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和《皆大欢喜》,创作于1595—1600年,四大悲剧包括《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和《麦克白》,创作于1601—1607年。在这两个阶段,莎翁的浪漫主义喜剧和主要悲剧是他的“范式”作品,喜剧与喜剧、悲剧与悲剧之间有极大的相似性。在对八部作品进行女性主义解读的基础上,本论文试图在结论中解开莎翁的女性观之谜。 论文共分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导入部分。这部分主要阐述了本研究的基础。首先,为什么要选择莎翁这八部作品作为研究素材?其次,从这八部作品的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靠性?论文的创新点在哪里等。这部分还包含“文献综述”,梳理了1600—1900的莎评概况及20世纪的莎评概况,并重点谈到了女性主义莎评的现状。同时最后讲述了中国的莎评简史及女性主义莎评在中国的状态。 论文的第二大部分和第三大部分是论文的主要组成部分。第二部分主要展开对四大浪漫主义喜剧的女性主义研究。四大浪漫主义喜剧的一大共性是所有喜剧中都描述了两个世界:一个是现实主义的父权制世界,一个则是对父权社会进行反拨与颠覆的理想主义世界。在《仲夏夜之梦》中描述了父权制的“雅典”和“绿色森林”的对立;《威尼斯商人》中体现了男性世界的“威尼斯”与女性世界的“贝尔蒙托”的对立;《第十二夜》中有“奥西奴公爵的府第”和“澳利维亚府第”的对立;《皆大欢喜》中则有篡位的“弗莱德里克公爵王宫”和“亚登森林”之间的对立。在这部分里,巴赫金的“狂欢节”理论得到了很好地应用。在所有喜剧中的第二世界中无不充斥着“狂欢节”的气氛,父权社会的价值观念在这里土崩瓦解,解构和颠覆的气氛笼罩着整个世界。另外,“狂欢节”所具有的短暂特质也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在喜剧的结尾“狂欢节”结束,一切向父权社会“回归”。 这部分对喜剧中的女主人公分别作了详细的分析。四大浪漫主义喜剧的女主人公可以说是莎翁笔下最“完美”的人类:她们善良、坚贞、勇敢、美丽、富有、慷慨、博学、富有洞察力、热爱生活、向往爱情。可以说她们是文艺复兴精神的拥有者,是“巨人”般的人类。那么,对这些完美女性的描写是否意味着莎翁有女性主义倾向?在最后的结论中谜底将得以揭晓。 第三部分是对莎翁四大悲剧的女性主义解读。这部分主要以女性人物解读为主。在解读中,作者避免对人物进行单纯的性格解读,而是将她们置于更广阔的戏剧背景中,以她们的悲剧解读为主线,挖掘造成她们悲剧的社会因素,并辅助解读男主人公的命运悲剧。例如对考狄利亚的解读里含有对李尔命运的解读,并在解读过程中试图揭开《李尔王》中所蕴含的‘莎氏’哲学:对宇宙的运行规律及对莫测人生的认识。对奥菲利亚和乔特鲁德的解读则强调她们在父权社会中的悲惨命运及帮助“失语”的她们发出属于她们自己的声音。对苔丝德蒙娜的解读不可避免地谈到种族歧视的问题,指出她的悲剧不是嫉妒的悲剧,而是因为她无视父权社会的既定规则最终受到了来自父权社会的疯狂报复。在解读中麦克白夫人受到了更人性化的对待,她不再是“非人”的“魔鬼”,而是在家庭和社会共同推动下走上杀人篡位道路的普通女性。 这部分还对悲剧中“母性”的缺失进行了分析。指出“母性”的缺失使悲剧中人物的性格建构出现危机。例如哈姆雷特、李尔等。同时在解读中对悲剧中所弥漫的“厌女主义”气氛进行探讨。这部分运用最多的理论是心理分析。 论文的第三部分是以对这八部莎剧的女性主义解读为基础,分析莎翁的女性观。结论中提出了“作为普通人(伊丽莎白人)的莎士比亚”和作为艺术家的莎士比亚“两个概念。根据马克思主义“人无法完全脱离所处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的理论,从莎士比亚对待犹太人的态度分析入手,指出作为普通人的莎士比亚无法逃脱伊丽莎白时期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因此作品中男权主义思想的体现较为普遍。这部分首先论证了为什么他的浪漫主义喜剧对“完美”女性的描述不能体现他的女权主义思想。其次又论述了悲剧中尽管女性被边缘化和两极化且“厌女主义”气氛流行,却仍然从侧面反映了女性的弱势地位,从而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也就是说,在戏剧创作中作为艺术家的莎士比亚发挥了他的艺术家本能,从而抑制了作为普通人的莎士比亚的倾诉欲望,使他的作品以“自然主义的”的形式得以呈现。 最后一部分为结语。指出莎翁两个阶段的作品中的女性人物是从“女神”到“女人”的转型。女性人物形象的嬗变其实负载着莎翁不同阶段不同的意识理念以及对人类社会状态的不同思考。同时也指出,作为莎翁研究者,我们应该从大局出发,尽量摒弃一己之偏见,才能避免片面化的研究倾向。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翁再红;李健;;女性主义视野中的悲剧性——以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的女性形象为例[J];天府新论;2006年03期
2 陈辉;Suzanne Plaut;;Centuries Away[J];英语学习;1996年09期
3 张媛;;《罗密欧与朱丽叶》为什么不在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列?[J];陕西教育(高教版);2007年10期
4 王瑾丽;;剖析莎士比亚“四大悲剧”当中的命运观[J];短篇小说(原创版);2015年02期
5 蔡运磊;;莎翁疫史[J];看世界;2020年11期
6 孙静;;麦克白:一个心怀邪念的傀儡——再评莎士比亚《麦克白》(英文)[J];科技信息;2010年19期
7 李珊珊;;Female Figures in Tragedy—The Comparison of Female Figures in Shakespeare's Macbeth and Polanski's Film Version of Macbeth[J];英语广场(学术研究);2011年Z4期
8 谭翠云;;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人物疯癫意象的起因——结合福柯与布莱德雷有关理论进行评述[J];南昌教育学院学报;2010年02期
9 邹琳琳;;浅析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主人公选择的悲剧性[J];沙洋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2年01期
10 刘沛竹;;麦克白:被邪恶控制的傀儡(英文)[J];语文学刊(外语教育教学);2013年04期
11 白莉;范晔;;浅析哈姆雷特的悲剧性格及其成因[J];作家;2010年04期
12 常晓丹;;女性主义视域下莎剧妖女悍妇形象的互文解读[J];芒种;2016年02期
13 孟馨鑫;;神经症心理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体现[J];商业故事;2017年14期
14 王玉凝;;从女性形象塑造看莎士比亚剧作的男权视角[J];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7年02期
15 文飙;;莎士比亚的喜剧《威尼斯商人》[J];徐州师范学院学报;1978年01期
16 薛建斌;;“莎士比亚和他的“四大悲剧”[J];语文天地;2001年08期
17 朱维之;莎士比亚和他的《威尼斯商人》[J];天津师院学报;1978年01期
18 范带娣;;莎士比亚写诗[J];小学教学研究;2016年12期
19 武端理;王秀银;;试析《李尔王》中莎士比亚的权贵思想[J];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0年06期
20 岸波;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艺术硕果——元代“四大悲剧”与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比较[J];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鲜于静;;A Psychological Study of Macbeth[A];语言与文化研究(第三辑)[C];2008年
2 王增宏;;激情而又宿命的悲剧——莎士比亚的悲剧精神[A];中国教育学术论坛(第二卷)[C];2006年
3 程朝翔;;莎士比亚与战争[A];北京论坛(2004)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多元文学文化的对话与共生”外国文学分论坛论文或摘要集[C];2004年
4 麦克·道波森;;莎士比亚和中国:1692和2015[A];中国文化的世界价值——“第三极文化”论丛(2016)[C];2018年
5 臧天婴;;莎士比亚对传统的继承和创新[A];外国文学论集——世纪末的探索与思考[C];1997年
6 杨苗苗;;夏洛克形象解读[A];外语教育与翻译发展创新研究(第七卷)[C];2018年
7 张哲涵;;从受害者到幸存者:《浮现》的女性主义身体批判视角解读[A];厦门大学外文学院第十二届研究生学术研讨会、第二届外国语言文学博士论坛论文集[C];2019年
8 邢冬梅;;女性主义、客观性与科学大战[A];庆祝科学技术与辩证法创刊20周年文集[C];2004年
9 安葵;;中国的悲剧、喜剧和悲喜剧——从汤显祖和莎士比亚的剧作谈起[A];汤学聚珍——2016年中国·抚州汤显祖剧作展演暨国际高峰学术论坛论文选集[C];2016年
10 柳莉蕊;;A Study on Witches' Spirits of Shakespeare's Female Character—Lady Macbeth[A];语言与文化研究(第十辑)[C];2012年
11 葛春燕;;On Hamlet's tragic fate[A];基础教育理论研究论文精选(上卷一)[C];2004年
12 黄蕾;岳淑芳;;纳尔逊的女性主义经济学评介[A];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研究报告(2019)[C];2019年
13 韩冰瑶;;A Study of "Leftover Ladi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iberal Feminism[A];外语教育与翻译发展创新研究(第五卷)[C];2016年
14 吴华眉;;网络社会的赛博格女性主义批判[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13)[C];2016年
15 王晓元;;性别、女性主义与文学翻译[A];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第四次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0年
16 徐燕琳;George Belliveau;;海外戏剧教育理念方法在中国戏曲传承传播中的应用——以汤显祖、莎士比亚剧作为研究中心[A];汤学聚珍——2016年中国·抚州汤显祖剧作展演暨国际高峰学术论坛论文选集[C];2016年
17 谢雍君;;全本戏复原:莎士比亚与汤显祖的对话[A];汤学聚珍——2016年中国·抚州汤显祖剧作展演暨国际高峰学术论坛论文选集[C];2016年
18 辜美惜;郑雪;邱龙虎;;女性主义心理治疗理论与实践[A];第十二届全国心理学学术大会论文摘要集[C];2009年
19 张沛;;关汉卿和莎士比亚:中英戏剧传统比较考察[A];东方丛刊(2005年第4辑 总第五十四辑)[C];2006年
20 杨乐;;马克思批判理论的女性主义向度——21世纪社会主义语境下[A];“马克思主义与21世纪社会主义”——第二届全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及相关学科博士生学术论坛论文集(上册)[C];201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玉洁;莎士比亚:原初女性主义者还是厌女主义者?[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2 王冰青;从英语语言修辞视角研究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的人物塑造[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4年
3 李艳梅;莎士比亚历史剧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07年
4 张秀仿;英国新古典主义时期莎士比亚批评研究[D];西南大学;2020年
5 徐畔;拓扑心理学认知空间下的莎士比亚十四行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3年
6 周绍雪;女性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研究[D];中共中央党校;2010年
7 蒋倩昱;构建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女性主义话语[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4年
8 高莲芳;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与《圣经》的互文性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3年
9 孙溦茗;从承认到女性主义[D];中央民族大学;2019年
10 秦俊红;对中篇小说《饥饿》中女性主义特征的及物性研究[D];山东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吴崇彪;试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次要人物的功用[D];安徽大学;2006年
2 吕莉莉;疯癫与理智之间[D];郑州大学;2012年
3 陈佳琦;浅析莎士比亚四大悲剧[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6年
4 刘姗姗;理性与莎士比亚帝王观[D];西南大学;2012年
5 程莹珺;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的戏剧共性[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6 王珊珊;莎士比亚《麦克白》中的哥特元素探究[D];哈尔滨工程大学;2017年
7 耿巾彭;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的恶人形象研究[D];西南大学;2020年
8 彭荟;空间叙事学视角下的《麦克白》解读[D];赣南师范学院;2015年
9 刘如意;麦克白的精神分析[D];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0年
10 曹慧;从英雄到魔鬼的嬗变[D];曲阜师范大学;2009年
11 鲜文森;莎士比亚四大悲剧和十四行诗中的人性哲学[D];东北林业大学;2005年
12 崔苗苗;疯癫与权力[D];华东理工大学;2018年
13 李镘;《莎士比亚崇拜》(第一、二章)翻译报告[D];西南大学;2020年
14 李红燕;从莎士比亚的历史剧看其君王观[D];河北师范大学;2008年
15 方曦;莎剧《麦克白》中的女性形象[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02年
16 王海瑞;论莎士比亚《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的戏谑性[D];四川外国语大学;2015年
17 刘建辉;莎士比亚《暴风雨》隐喻探析[D];苏州大学;2010年
18 张伟;莎士比亚三部问题剧的不确定性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11年
19 孙媛;荒谬英雄[D];河南大学;2009年
20 赵雨;莎士比亚剧作中身体的福柯式解读[D];长沙理工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彭镜禧;戏曲与莎士比亚之间的约与束[N];中国文化报;2010年
2 张冲;文学经典的“问”与“用”[N];文艺报;2014年
3 ;莎士比亚是我们的同时代人[N];文汇报;2008年
4 裘克安;莎士比亚日在中国[N];人民日报;2002年
5 世文;“说不尽的莎士比亚”[N];文艺报;2005年
6 清华大学外文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著名评论家 王宁;莎士比亚历史剧被冷落了[N];辽宁日报;2016年
7 见习记者 申晓佳;每一个舞台都以演出莎士比亚的作品为荣[N];重庆日报;2014年
8 隗瑞艳;《走近莎士比亚》专为青少年创作[N];中国文化报;2004年
9 林海;莎士比亚法律知识从何而来[N];法制日报;2016年
10 宋宝珍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所;莎士比亚:跨越时空的戏剧恒星[N];人民政协报;2016年
11 本报记者 张焱;今天我们怎样“读”莎士比亚[N];光明日报;2016年
12 丁华章;莎士比亚教你学MBA[N];财经时报;2002年
13 童毅影 整理;400年中,莎士比亚何以产生“全球-本土”效应[N];文汇报;2016年
14 本报记者 柳森;莎士比亚为何能火400年[N];解放日报;2016年
15 本报记者 吴月玲;让中学生《走近莎士比亚》[N];中国艺术报;2004年
16 本报记者 吴华 实习记者 邓立峰;“为什么四百年之后,我们还在演莎士比亚?”[N];中国艺术报;2018年
17 剧作家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 副院长 孙惠柱;现代人莎士比亚[N];北京日报;2014年
18 本报记者 郑周明;傅光明:尽可能还原四百年前“原味莎士比亚”[N];文学报;2019年
19 邵雪萍;还原真实的莎士比亚[N];中国青年报;2007年
20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彭磊;本·琼生的“莎士比亚赞”[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