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名转动词的认知语言学研究

何星  
【摘要】: 名转动词在英语和汉语中普遍存在。名转动词是一种由形式、语义、语境以及概念化者(conceptualizer)等方面互动交织于一起的语言创新现象。因此,它们是非常有价值的语言研究对象。对名转动词的研究有助我们进一步认识语言创新现象的本质。 生成语法和形式语义学认为语义具有严格的组合性,意义可以通过形式逻辑用真值条件进行客观的描写。这种弗雷格式语义组合性观点认为词语具有预先标记的句法特征和预先赋予的意义。通过恰当的组合机制,词的句法特征和意义相叠加组合成句子的意义。这种语义组合观点把隐喻、转喻等语言现象排斥在正统的语言分析范围之外。然而,通过对名转动词中的移位动词(locatum verb)和方位动词(location verb)的语义观察,我们发现含有名转动词的句子其句子意义并不能准确地由其中所有词的意义累加计算而出。再者,语料分析发现名转动词的隐喻意义是一种普遍现象,名转动词的隐喻使用不应该被排斥在正常的语言分析范围之外。 “意义的动态识解理论”(The dynamic construal approach to meaning)认为意义和结构关系并不具体存在于词库中,而是在实际使用中由概念化者在线地识解得出。词所映射的概念内容(purport)是概念化者在实际语言交际中进行动态识解的本体基础。不同的识解方式在线地作用于词所映射的概念内容之上,从而产生意义。 本论文系统描述了名词所映射的概念内容的内部结构。论文以Pustejovsky (1996), Jackendoff (2002)和Geeraerts (1997)等人的研究为基础,阐述了这样的观点:名词所映射的概念内容由构造特质(CONFIGURATIONAL quale)、功能特质(TELIC quale)和施事特质(AGENTIVE quale)三部分组成。这三部分特质结构中的知识由其常规性、类属性、本质性和典型性制约,组成具有向心性、等级性的概念内容。这三部分特质结构并不是构成概念内容的一组充足必要条件。由于范畴典型特征和范畴层次的不同,各个特质具有不同程度的认知突显。特质在范畴化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特质结构对名词和名转动词的语义描写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Langacker (2004 a, b)对名词和动词的定义,结合意象图式理论特别是Mandler’s (2005)所描述的SELF-MOVING ANIMATE意象图式和CAUSED-TO-MOVE INANIMATE意象图式,本论文对名转动词的抽象的语法意义和具体的词汇意义进行了描写。名词在意象图式的基础上突显(profile)一个事物(thing),该事物作为一个静止的整体性的格式塔/完型(gestalt)被总体扫描(summarily scanned)。对之相对,动词突显一个过程,此过程是关系性的从而以其发展的时间被顺序扫描(sequentially scanned)。由名词向动词的转用涉及两个相互交织的识解操作:在由相关意象图式组成的概念基体(base)上,名词转用为动词时,突显的成份增加了,并且由总体扫描转换为顺序扫描。这此变化过程中,突显成份的增加由意象图式中组成成份之间非对称的概念依存关系(ACD relation)所决定。在同一基体上不同的识解操作说明语法范畴是有意义的。尽管这样的语法意义是抽象的,不同的识解操作代表了名转动词与源名词语义上的差别。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一个表达式的语法范畴并不取决于其所映射的概念内容,而是由其施加于概念内容之上的具体的识解操作所决定。 本研究认为,在其抽象的语法意义基础上,名转动词的具体的词汇意义由两种相关的识解操作即转喻和隐喻建构而成。具体的词汇意义由某一特质的域激活(zone activation of a certain quale)和目标域包含来源域的转喻即ACTIVATED QUALE FOR THE ACTION EVENT两种转喻映射而建构。转喻还与隐喻交织互动以建构名转动词的具体的词汇意义。名转动词的隐喻使用由某一特质的域激活和隐喻来源域的转喻扩展所建构。转喻和隐喻的指称性使用(referential use)和谓词性使用(predicative use)解释了名转动词的句法特征和修辞效果。另外,在前人研究和语料观察的基础上,本论文简要描述了儿童在语言前期阶段的认知能力,认为儿童在语言前期阶段已经具有成熟的动态识解认知能力。因此,“意义的动态识解理论”能够为成人和儿童语言中的名转动词提供统一的认知解释。 本研究证明,名词转用为动词不仅仅是词类的转变,而且还展现了说话者对其欲描述的客观经历的不同的认知识解。因此,意义的动态识解在描写语义时将概念化者的能动性考虑在内,即概念化者能够以不同的方式识解客观世界。同时,本研究还揭示语法范畴是有意义的,语法是非生成性的、非建构性的。一个语言的语法只是给说话者提供了一个符号资源清单,使用这些符号资源来创新地使用语言并不是语法生成的结果,而是说话者自身所具有一般的范畴化的能力和解决言语交际问题的能力,语言创新是说话者具有的一般的认知能力的一部分。因此,语言研究中通常对语言创新进行严格区分的做法,即区分由语法规则支配的语言创新和更广泛意义上的诸如隐喻和转喻等语言创新,是不可取的,也是没有必要的。 另一方面,本研究揭示,除了功能性制约因素,诸如避免同义、避免同音和音位制约等因素,事物间非对称的概念依存关系和位于不同范畴层次的事物的概念特征都对名转动词的转用过程施加了概念性的制约因素。这些因素从不角度制约了概念化者的认知能动性,从而保证了语言创新的相对稳定性,使得语言社团内的言语交际具有相对的连贯性稳定性。同时,这些概念性的制约因素也说明语义结构和句法关系与概念结构紧密相连,不可分割。 总体而言,对名转动词意义的动态识解研究支持了认知语言学的四个基本观点:语法是有意义的;意义的非组合观;意义表征过程中所持有的体验哲学立场和概念论者的立场;对语言的隐喻和转喻现象进行认真分析的态度。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陈惠芬,李丽萍;学生解读名转动词语句能力的实证研究[J];外语研究;2002年06期
2 周领顺;名转动词变异的本与度[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3年04期
3 王汉卫;名转动词修辞价值认识上的几个问题[J];广西社会科学;2005年06期
4 周领顺;名转动词再研究[J];外语学刊;2001年02期
5 王松华;英汉名转动词比较研究[J];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01期
6 张春美;名转动词的意象美[J];中国科技信息;2005年20期
7 李钢;李金姝;;论英语中的“名转动词”现象[J];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8 张晓文;;以词汇学方法构建认知风格的特质结构模型[J];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9 胡波;;英语名转动词的词汇语义句法界面分析[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1年03期
10 王文斌;王脉;;名转动词的认知阐释[J];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8年02期
11 文秀芬;;英语中名转动词的认知语义观[J];考试周刊;2008年22期
12 王脉;王文斌;;英语名转动词产生的动因探微[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8年06期
13 黄少静;;英语名转动词语句理解的实证研究——以构式和功能承受性为视角[J];莆田学院学报;2010年03期
14 王宏远;;英汉名转动词比较研究中的几个问题[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0年07期
15 周领顺;动转名词引论[J];山东外语教学;2003年04期
16 王脉;;英语名转动词的生成机理初探[J];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17 方媛媛;尹锡荣;;名动转类理据及语义差异分析[J];牡丹江大学学报;2010年01期
18 田传茂;再议英语中名词转类动词的现象[J];荆州师范学院学报;1999年04期
19 胡宝华;;英语名词的动用现象[J];重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11期
20 张梅;;从认知角度阐释英汉名动转用的普遍性[J];考试周刊;2009年3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罗国忠;冯江平;魏洪泉;;魅力型领导的特质结构研究[A];第十一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C];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何星;名转动词的认知语言学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梅;从认知角度对比分析英汉名转动词[D];安徽大学;2010年
2 张玉;基于语料库的现代汉语名词转类动词的研究[D];北京交通大学;2012年
3 徐娟娟;英汉工具类名转动词的ICM对比研究[D];宁波大学;2012年
4 洪丹凤;基于语料库的名转动词现象研究[D];北京交通大学;2011年
5 杨宇庆;英语双宾结构及其相关概念框架[D];南京师范大学;2005年
6 杨琼芳;论英译汉中的名转动现象[D];湖南师范大学;2011年
7 黄少静;构式和(名词)功能意义在英语名转动词句子理解中的作用[D];福建师范大学;2008年
8 郑照阳;英语形容词认知研究[D];浙江大学;2010年
9 林琳;汉语动化名词英译探讨[D];湖南师范大学;2011年
10 王淑云;英汉人体名词转动的认知研究[D];宁波大学;2011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