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检察权运行司法化研究

骆绪刚  
【摘要】:自检察权产生伊始,“谷间带的链接特质”决定其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生于司法,却无时不在行政的枷锁之中”。与审判权和警察权的稳定性相比,检察权则更多具有变动性的特点。但正是这种变动性,使得检察权的发展性和适应性非审判权和警察权可比,它能够逐渐与法律和政治结合并且自行调整而表现出独特性的一面1。这种发展的不确定性为检察权的理论创新和制度创新提供了宽广的空间。理论研究可以不断调整研究视角和思路,探讨检察机关这一“尚未完成的机关”之权力属性、内容以及权力运行方式;制度层面亦可根据一国之权力结构、法律传统、现实条件等因素从司法的整体对检察权、审判权、侦查权的权能内容以及相应的运行方式进行配置和设定。但是这种不确定性并非意味者检察权的发展是没有限制的、随意性的,无论从检察权的纵向考察还是横向比较,透过表象我们都可以清晰地归纳出检察权的共性表征。尽管基于不同的国情,各国的司法理念、功能以及实现过程、方式都有所差异,检察权始终肩负着相同的历史使命。现代检察官制度创设的目的就在于实现对审判权和侦查权(警察权)的双重控制,维护法秩序和保障人权,检察官作为“法律守护人”,追诉犯罪,保护人民。2各国在检察权的归属、配置以及运行上可能各有不同,但都不会偏离检察权守护法律、制约公权、保障人权的历史使命。各国尤其是处于转型阶段国家的司法改革,试图把他国经验和本国国情结合起来,兼顾理想与现实。1可见,检察权在归属、配置以及运行上存在差异有其历史必然性,一概以域外制度经验来评价、塑造我国的检察权并不妥当。我国在检察权的归属、配置以及运行上,应当体现检察权的基本功能,此亦为衡量检察改革正当性、合理性的基本依据。检察权司法化是指检察权权力运行的司法化,其本质是一种程序的司法化。它既反映检察权权力运行方式的变化,又反映检察权运行价值取向的变化。检察权司法化的动因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一是检察权的司法属性;二是社会发展的现实需求。与域外相比,我国检察权的司法属性最强,检察权的司法属性要求检察权必须遵循司法规律运行,从行政式运行模式向司法式运行模式转变,即从检察权运行的非参与性、非对抗性、非公开性的单方专断模式转变为具有参与性、对抗性、公开性的理性化司法裁断模式。此外,从根本看,制度变革的终极意义就是为了满足主体的价值需求。检察权司法化所体现的民主、公正以及公信力都是为了满足人民对司法民主、司法公正以及司法公信的需要。因此,检察权司法化在我国具有必然性的一面。从制度层面和实践层面,检察权司法化亦具有现实可行性。从制度层面而言,我国宪法明确人民检察院的法律性质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作为“法律守护人”,其必然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中立性,其也必须依法客观公正、不偏不倚地行使权力。如果说宪法对检察权的规定是检察权司法化抽象基础的话,我国刑事诉讼法对人民检察院“司法救济权”和“司法审查权”赋予则使检察权司法化具有了现实可能性。从检察权的功能上考量,亦可得出检察权司法化的正当性、合法性的结论。从实践层面看,以往制度改革的推进方式主要是“自上而下”,而检察权司法化的推进则是“自下而上”,它集中反映了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已然成为一种客观存在的法律现象,这也是其鲜活的生命力所在。从论文的总体结构来看,共分为七个部分,除导言和结语外,论文从检察权司法化的内涵、范围、理论支点、实现方式以及保障措施五个部分依次展开研究。这五部分的主要内容概括如下:第一部分围绕检察权司法化的内涵展开研究,试图回答检察权的司法化内涵是指职能的司法化还是权力运行的司法化?要解决这个问题,则必须回到检察权研究的原点问题展开论证。一般而言,由于权力性质决定权力的运行方式,如果检察权是行政属性,一般无须遵循司法规律来运行;如果检察权是司法属性,其职能本身就具有司法性,当然就不存在职能的司法化问题,如果其一直以行政化的方式来运行司法职能,则就有恢复司法本色的必要,即遵循司法规律来运行检察权。论文通过司法的事件性、独立性、被动性、中立性、交涉性、终结性等特征分析得出检察权具有司法属性;通过分析检察权定位分歧原因,得到检察权定位法律监督权的妥当性,并指出由于定位的标准不同,法律监督权的定位并不否定检察权的司法属性。检察权的司法属性从逻辑上可以证成检察权司法化的内涵应为权力运行的司法化。检察权的司法化不仅是指权力运行的形式上方向或趋势,同时也表现权力运行的价值取向,通过检察权运行司法化的现实动因分析,检察权司法化实际上就是检察权独立行使、民主参与、实现公正、提高效率、体现公信的程序过程。上述价值亦可从域外的相关经验如检察权的独立行使、运行程序的司法性等得到证成。最后通过与审判权运行程序的比较,立足现行法律框架,运用结构功能主义分析方法论证检察机关行使司法审查职能的适当性,但是应当采用司法化的方式进行审查。第二部分围绕检察权司法化的范围展开研究,试图回答检察权司法化的范围是完全的司法化还有有限的司法化?这一问题实质就是要明确检察权司法化的界限。首先对域外检察权的发展沿革和具体内容进行了纵向考察和横向比较,并对我国检察权的发展沿革及内容进行了梳理,这是确定检察权司法化界限的前提。其次根据司法的一般原理,归纳出检察权司法化范围的确定标准,即程序主体之间的结构、程序决策的重要性、影响力以及司法决定的效力。根据上述标准对检察权的内容进行检验以确定检察权司法化的应然范围,检察权在审查批捕、审查起诉、立案监督、羁押必要性审查、民事、行政生效裁判监督、刑事申诉以及司法救济等情形下具备权力运行司法化的条件。再次从制度和实践层面分析上述检察权司法化的法律基础及实践可行性。但是具备可行性的制度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的阻碍因素,因此本部分最后就检察权司法化可行性可能的顾虑展开分析,如检察机关的角色冲突会不会导致其无法保证案件审查的客观中立性?由于取消行政审批制,检察官权力运行监督的真空状态该如何填补?检察权司法化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否相冲突?通过分析,基于检察一体,检察机关作为审查者产生角色冲突在制度上是客观存在的,现行法律框架下主要是通过上提一级,即由上一级检察机关担任审查者来解决这种冲突。从形式上,公众对这种相对的角色冲突怀疑仍是合理的。从发展的角度看,可以尝试引入外部监督(人民监督员),从现实性看,既然公众的疑虑存在,更应通过检察权运行的正当程序性来提高检察公信力、实现司法公正。从此种意义上,角色冲突不仅不是检察权司法化的阻碍因素,反而是检察权司法化的促进因素。对于取消行政审批这种内部监督所留下的真空,可以通过当事人的有效参与,通过诉权对审查者的权力进行制约。检察权的司法化也不会僭越审判权,两者的价值取向具有一致性,都是通过权力运行的公正性提高办案质量,检察权的司法化不仅不会妨碍,反而会通过分流案件、提高效率促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结构的形成。第三部分围绕检察权司法化的理论支点展开研究,试图回答检察权司法化的理论基础是什么?司法民主、公正以及公信力既是检察权司法化的正当性基础,也是检察权司法化所要实现的目标,民众对司法民主、公正、公信力的需求要求检察权必须遵循正当程序运行。司法民主的要求检察权司法化在司法理念上体现对人的平等尊重和关怀,在司法程序上要保证程序的参与性、平等性、中立性以及公开性,在司法裁决上要体现司法亲历性、直接言词性并且司法决定应形成于审查程序之中。司法公正要求检察权司法化通过司法体制的完善、职权的合理配置、权力科学的运行、人权司法保障的加强来实现实体和程序的正义性。司法公信力要求检察权司法化必须遵循司法规律、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公开、公平、公正行使检察权,严格遵守法律、加强司法决定权威性。第四部分围绕检察权司法化的实现方式展开研究,试图回答检察权司法化运行的具体方式?检察权司法化的实现方式有两种,一是适度的司法化(非同一时空下的兼听模式);二是彻底的司法化(同一时空下的对审听证模式)。检察权司法化实现方式从应然意义上应是以听证方式为原则,以兼听方式为补充。从现实层面,考虑到制度因素、物质保障因素以及各地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应当立足实际,合理配置资源,突出重点,逐步推进。根据2015年检察改革的相关意见,对“两类案件”实行公开审查,对“五类案件”探索实行公开审查。但在这两种实现方式中,对审听证应当是检察权司法化的标准样态,为了论证这一观点,论文分别从认识论、价值论和人本论的维度展开分析。从认识论角度,检察听证遵循了诉讼中对立统一的认识规律,其本身不仅体现了程序的正义性,还有利于实现对客观真实的追求从而保证案件的实体公正。从价值论角度,检察听证不仅要满足人们对目的价值的需要,同时也要满足人们对过程价值的追求,不仅让正义得以实现,还让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从人本论角度,检察听证以权利为中心,突出当事人的程序主体地位,体现对人权的尊重和保障。在此基础上,论文对检察听证制度进行具体建构,包括检察听证的基本原则、范围、主体以及检察听证的具体程序。第五部分围绕检察权司法化的保障措施展开研究,试图回答检察权司法化的实现还需要哪些制度的保障?检察权司法化的实现需要其他制度的支持和保障:检察权的独立行使为检察权的司法化提供主体上的保障,检务公开为检察权的司法化提供程序上的保障,律师帮助权的完善为检察权的司法化提供诉讼构造上的保障,检察庭的设立为检察权的司法化提供物质上的保障。第一,检察权的独立行使是检察权司法化的前提和保障,没有检察权的独立行使,检察权就无法实现实质意义的司法化。在检察权的独立行使方面,可以借鉴大陆法国家的相关经验,通过明确检察长的职务收取权和移转权来监督检察官案件的办理,既保证检察官独立行使职权,又有对检察官办案的监督机制,做到检察一体和检察独立的平衡。第二,检察权司法化是检务公开的核心问题,促进检务公开由形式公开为主向实质公开和形式公开并行的转化。检务公开不仅是检察权司法化制度基础,同时为检察权司法化过程中检察权监督问题提供解决路径。第三,律师帮助有利于检察听证形成合理的程序构造,实现制约公权、保障人权、促使检察机关公平审查的作用,如果不能有效保证律师的介入权,将无法实现听证的有效对抗,检察权司法化的程序正义性将大大折损。第四,检察庭建设是检察权司法化的物质基础和平台,是检察职能的规范、公正行使的基本保障。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卢晨宵;;遵循司法规律合理配置检察权的路径思考[J];法制与经济(中旬刊);2010年04期
2 罗浩;欧阳国;;检察机关执法公信力的反思与完善[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3 肖金明;;论检察权能及其转型[J];法学论坛;2009年06期
4 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检察院课题组;徐纯厚;;完善检务公开机制研究[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5 向泽选;;检察办案组织的改革应当彰显司法属性[J];人民检察;2013年22期
6 陈文兴;;论中国检察机关履行检察职能的权力基础[J];中国司法;2013年12期
7 刘海明;;浅谈检察机关如何加强自身反腐倡廉建设[J];法制与经济(中旬刊);2010年11期
8 王志良;黄昕颖;;正确行使检察权与服务和谐社会建设的关系探讨[J];法制与社会;2009年28期
9 徐建波;吕瑞云;;2006年检察理论研究成果盘点[J];人民检察;2006年23期
10 于天敏;;深化检务公开的思考[J];人民检察;2014年15期
11 吴先贵;方松伟;;强化人民监督员对检察机关涉案款物处理的监督[J];宜春学院学报;2009年S1期
12 《检察机关保障和服务非公企业发展》课题组;应培礼;邹建华;陈邦达;;检察机关服务非公企业的探索——基于江苏南通检察创新实践的分析[J];犯罪研究;2016年03期
13 李泽明;;检察机关加强执法公信力建设的路径选择[J];中国检察官;2008年10期
14 王玄玮;;案件承办确定机制的完善[J];人民检察;2021年09期
15 吴细辉;;影响检察机关执法公信力因素探析[J];法制与经济(下旬);2010年08期
16 贺恒扬;;守正出新:检察权理论重述的时代意蕴[J];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9年06期
17 刘新朝;;检察机关深化检务公开的法理基础[J];湖南行政学院学报;2012年06期
18 闫镇国;;试谈检察权的设置和完善[J];河北法学;2008年04期
19 刘家楠;;检察机关司法责任制——以J省检察改革实践为样本的研究[J];中共济南市委党校学报;2017年01期
20 方东晖;黄立新;;从检察权结构看检察机关服务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途径[J];魅力中国;2008年1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福坤;韩秋杰;;检察改革与检察机关内外组织体系完善研究[A];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与检察官法修改——第十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16年
2 王煜;徐华;赵刚;;对修订《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的理性思考[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3 诸葛旸;陈丽玲;;检察机关执法办案监督之新探——以公民参与检察为切入点[A];诉讼法修改与检察制度的发展完善——第三届中国检察基础理论论坛文集[C];2013年
4 刘旭;;检察机关听取意见的实践路径与方法[A];诉讼法修改与检察制度的发展完善——第三届中国检察基础理论论坛文集[C];2013年
5 王新忠;;略论在《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修改中贯彻“以宪法为依据”原则的几个问题[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6 张和林;;现实与前瞻:完善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与诉讼法等法律衔接的若干思考[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7 张应山;刘碧洲;;浅议修改《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的原则及应解决的主要问题[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8 田成立;马卉;;检察机关优化诉讼监督工作方案探悉——以控告申诉检察环节为视角[A];第五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9年
9 张红梅;;社会转型期检察机关的功能——兼论中国检察机关检察权的配置[A];第四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8年
10 王春风;佟齐;张云波;;论健全检察机关办案组织[A];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与检察官法修改——第十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16年
11 白剑平;;检察机关内设机构优化配置的立法思考[A];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与检察官法修改——第十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16年
12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 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检察院联合课题组;;《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修改的“为”与“不为”[A];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与检察官法修改——第十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16年
13 董学华;侯彦伟;;论案件管理对检察机关办案方式适度司法化改革的路径意义和构想[A];第九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其他[C];2013年
14 常杰;徐健;;检察机关办案组织比较研究及其构建[A];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与检察官法修改——第十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16年
15 高通;;论检察机关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以法治思维的提出为契机[A];诉讼法修改与检察制度的发展完善——第三届中国检察基础理论论坛文集[C];2013年
16 孙学文;;论检察机关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以法治思维的提出为契机[A];第九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法治思维与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C];2013年
17 李芳芳;唐燕;;反思基层院的“大部制”改革——以某省L市基层院的内设机构整合改革为研究样本[A];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与检察官法修改——第十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16年
18 王帮元;;检察机关内设机构改革构想[A];新一轮检察改革与检察制度的发展完善——第四届中国检察基础理论论坛文集[C];2014年
19 张朝霞;贾晓文;;检察内部职权配置基础与路径研究[A];第五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9年
20 阮志勇;;检察机关办案组织的理论探讨[A];新一轮检察改革与检察制度的发展完善——第四届中国检察基础理论论坛文集[C];2014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骆绪刚;检察权运行司法化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5年
2 廖伟;我国检务公开制度研究[D];重庆大学;2019年
3 张雪樵;经济行政权法律监督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0年
4 刘洪林;我国检察制度改革研究[D];武汉大学;2013年
5 卓黎黎;中国检察管理模式创新研究[D];吉林大学;2013年
6 连峻峰;我国检察权的法理学分析[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7 刘国媛;结构之维检察权研究[D];武汉大学;2016年
8 王守安;检察裁量权论[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9 张国轩;检察机关量刑建议问题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10 李征;民事公诉之立法研究[D];重庆大学;2014年
11 张宁;当代中国检察理念的创新与发展[D];吉林大学;2010年
12 梁莉;刑罚执行法律监督研究[D];武汉大学;2016年
13 吕涛;检察建议法制化研究[D];山东大学;2010年
14 左德起;职务犯罪侦查问题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4年
15 潘度文;我国民事诉讼中检察机关角色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
16 蒋丽萍;中国检察权的宪法分析[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17 王幼君;宪法第135条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4年
18 马珊珊;我国审前羁押的司法审查研究[D];吉林大学;2016年
19 冯景合;检察权及其独立行使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06年
20 刘慧;中国检察人力资源管理机制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练达;论检务公开制度的完善[D];华中师范大学;2012年
2 刘敏;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的完善[D];西安工程大学;2012年
3 金龙日;论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及其保障机制构想[D];延边大学;2005年
4 席月花;侦查权与检察权的关系问题研究[D];苏州大学;2019年
5 蒙昱辰;检察独立论[D];吉林大学;2012年
6 谭艳辉;确保检察权依法独立行使的对策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4年
7 张捷;减刑、假释检察监督机制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5年
8 孟德政;检察权运行保障机制研究[D];天津师范大学;2014年
9 张俊涛;人权保障视野下的检察权研究[D];河南科技大学;2011年
10 肖贵宝;论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D];山东大学;2006年
11 吴硕;论检察机关办案责任制的改革与完善[D];华中科技大学;2016年
12 宋丽;检察权“地方化”问题研究[D];天津商业大学;2013年
13 刘娟;我国检察权运行的机制研究[D];郑州大学;2013年
14 王岳婷;我国检察权属性及行使问题研究[D];辽宁师范大学;2012年
15 秦海霞;论我国检务公开制度的完善[D];华中师范大学;2015年
16 陈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16年
17 曹祥喜;论检务公开制度的完善[D];华中师范大学;2015年
18 刘逸辰;检察机关基本办案组织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5年
19 范昌;我国检察权的合理配置问题初探[D];河南大学;2011年
20 胡晋如;检察人员分类管理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特约记者 李崇闽 张登高;提升司法理念 忠诚履行职责 切实担当起在全面依法治国中的特殊责任[N];江苏法制报;2015年
2 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杨祖伟;走实群众路线 提升执法公信力[N];检察日报;2013年
3 岳红革 记者 杨名;西安检察机关 打造阳光检察品牌[N];西部法制报;2009年
4 本报全媒体记者 闫晶晶 见习记者 郭璐璐;沐浴在法治阳光下[N];检察日报;2020年
5 本报特约记者 徐晓红 卢志坚 本报记者 宋世明;过硬队伍铁的纪律赢得坚实公信力[N];江苏法制报;2014年
6 本报记者 周泽春 通讯员 袁明;检民对话走进“微时代”[N];检察日报;2014年
7 通讯员 汤维骏 罗家欢 记者 鄢振刚;关注规范执法与司法保障[N];湖南日报;2008年
8 记者 薛应军;检务透明度进一步增强[N];民主与法制时报;2020年
9 本报见习记者 房子跃 通讯员 谈隽鑫 林绍桢;检徽在奋进中熠熠生辉[N];广西法治日报;2022年
10 龙成福 本报记者 罗华山;我省检察机关动员社会力量保证检察权依法公正行使[N];贵州日报;2013年
11 浙江省嘉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王祺国 浙江省桐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曹国华;增强纠正违法能力促进履行检察职能[N];检察日报;2009年
12 陈刚 马云豪;铜仁两级检察机关“四大检察”护航“十大产业”高质量发展[N];贵州日报;2021年
13 记者 薛应军;最高检通报检察机关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检察力量情况[N];民主与法制时报;2021年
14 记者 于瑞荣 实习生 樊江蓉;我省检察机关深入推进安全生产领域公益诉讼检察[N];青海日报;2022年
15 记者 安亚静;2020年以来全市检察机关共办理检察听证案件366件[N];保定日报;2021年
16 本报记者 韩宇 本报通讯员 杨茜淳;大连检察听证展现检察机关大关爱[N];法治日报;2021年
17 记者 王佳;我省检察机关扎实推进检察听证工作[N];山西经济日报;2021年
18 全媒体记者 闫晶晶;积极学习领会适用公益诉讼办案规则[N];检察日报;2021年
19 谢慧灵 周政;六盘水市检察机关 全面履行检察职能 护航“十大产业”发展[N];法制生活报;2021年
20 记者 刘熙颖;加强队伍建设 改进执法作风[N];中国纪检监察报;200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