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限制的类型化构造

刘延庚  
【摘要】:我国《合同法》第410条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解释和适用上的争议。从该条文的第一句来看,其不区分民事委托还是商事委托,委托人和受托人均可以行使任意解除权,并且在行使上毫无限制,由此产生了一系列因为任意解除权的行使而产生的实务纠纷。对该条文的第二句进行解读,我国对于任意解除权的限制采取了损害赔偿的相对限制路径,具体而言,解除权人除免责事由之外,应当承担因行使任意解除权给相对方带来的损害,但就损害的具体范围,合同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对于履行利益或者可期待利益能否纳入尚有争议。因此,对于委托合同中上述两个问题的研究十分必要。本文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通过上述两个争议问题的概括与陈述,界定委托合同的基本概念以及介绍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相关基本原理,认定委托合同作为事务处理型合同相比于承揽合同和雇佣合同而言,有着更为广阔的适用范围和更少的特点。而委托合同的任意解除权在本质上应当认定为继续性合同的终止权,一旦当事人行使该权利,双方的委托合同关系向将来发生效力,由此概念入手,本文从民事委托和商事委托两个领域去分别探究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限制方式以及确定损害赔偿的范围。第二部分探讨民事委托合同中任意解除权的限制路径。笔者认为,在民事委托中对于任意解除权应当采取损害赔偿的相对限制路径。具体而言,在无偿的民事委托中,基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特殊信赖、意思自治等理论依据,应当认可双方当事人的任意解除权,即使在涉及到受托人利益的无偿民事委托中,也不应限制委托人的任意解除权,但除不可归责于解除权人的事由外,应当赔偿因解除所造成的损失,赔偿范围应当综合多方因素予以确定,受托人行使任意解除权的损害赔偿范围应限定在因解除时间不当对委托人造成的信赖利益的损失。而在有偿的民事委托中,通过对于比较法的研读及有偿委托对于当事人之间信赖、效率价值的法理考量,也不应限制双方当事人的任意解除权,不同于无偿委托中损害赔偿责任的承担,在对于解除权人因解除造成的损失上应予以充分填补,并承担履行利益的赔偿责任。第三部分探讨商事委托合同中任意解除权的限制路径,笔者通过比较法、实务案例的研究后,得出商事委托无论在当事人的信赖、意思自治还是自由效率的角度都与民事委托具有很大的不同,任意解除权存在的法理基础在商事委托中不复存在,若还一味采取损害赔偿的相对限制方式则会造成相对人的不公平状态,因此,基于商事委托的特殊性,应当以绝对限制的方式排除商事委托中任意解除权的存在,以维护交易安全及双方当事人合法利益。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高旭男;王长炜;;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基础理论的对比研究[J];经济师;2019年08期
2 沈忠华;;委托合同中约定排除任意解除权的限制[J];法制博览;2018年14期
3 陈雨晴;;委托合同排除任意解除之特约效力与损害赔偿[J];广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9年03期
4 石艳军;;我国委托合同下任意解除法律的相关问题研究[J];法制博览;2018年28期
5 于乐群;;论委托合同中任意解除权行使的赔偿责任[J];学理论;2014年30期
6 宋超;;从委托合同的视角看演艺经纪合约的性质[J];法制与经济(下旬);2010年05期
7 韩富鹏;;民商区分视角下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适用[J];财经法学;2021年03期
8 黄雄雄;;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适用及限制[J];法制博览;2018年35期
9 高旭男;;论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损害赔偿[J];学理论;2019年08期
10 余珺;;商事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思考[J];成都信息工程学院学报;2008年03期
11 于海英;;关于我国合同法中任意解除权问题的思考[J];法制博览;2019年19期
12 隋彭生;;居间合同委托人的任意解除权及“跳单”——以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1号》为例[J];江淮论坛;2012年04期
13 吕巧珍;;委托合同中任意解除权的限制[J];法学;2006年09期
14 王帅;秦胜男;;论居间合同委托人任意解除权及法定范式的修正[J];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20年02期
15 吴少璐;;遗赠扶养协议当事人不具备任意解除权探析[J];新疆社科论坛;2020年05期
16 覃丹凤;;论合同的任意解除制度[J];法制与社会;2012年06期
17 仲伟珩;;有偿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法律适用问题研究[J];法律适用;2020年17期
18 周坚;;商事代理制度之探究——以委托人与受托人任意解除权为契机[J];改革与开放;2014年09期
19 武腾;;委托合同任意解除与违约责任[J];现代法学;2020年02期
20 范博文;;委托合同约定排除任意解除权条款的适用[J];决策探索(下);2021年09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周俊武;陈曦;;演艺经纪合同之经纪约、唱片约和词曲约的法律属性及相关问题分析[A];2009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年会暨中国律师知识产权高层论坛论文集(上)[C];2009年
2 魏耀荣;张桂龙;郑淑娜;刘淑强;段京连;郝作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释论(分则)[A];和谐社区通讯2017年第2、3期(总第49、50期)[C];201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刘训峰;服务合同一般规定立法研究[D];南京大学;2014年
2 王丽颖;非典型服务合同法律适用研究[D];吉林大学;2021年
3 李晓钰;合同解除制度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刘延庚;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限制的类型化构造[D];华东政法大学;2020年
2 宋波;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行使的限制性条件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4年
3 赵芯瑜;我国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限制问题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7年
4 李圆希;论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适用及限制[D];南京师范大学;2017年
5 江晓婧;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规则法律适用分析[D];天津师范大学;2021年
6 王玉;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损害赔偿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19年
7 赵强初;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限制[D];内蒙古科技大学;2020年
8 谢雯雯;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20年
9 孙妮娜;论委托合同的任意解除权[D];华东政法大学;2020年
10 彭晶晶;合同法上任意解除权研究[D];烟台大学;2020年
11 王泉泉;论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及其限制[D];华东政法大学;2010年
12 高旭男;论委托合同中的任意解除权[D];黑龙江大学;2020年
13 马致远;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研究[D];山东科技大学;2019年
14 刘晨阳;论委托合同任意解除的损害赔偿[D];河北经贸大学;2020年
15 周芙蓉;我国合同法上任意解除权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6年
16 曹洁;论委托合同中任意解除权行使的限制[D];西南政法大学;2016年
17 刘兆莲;任意解除权研究[D];清华大学;2006年
18 郑维;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问题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9年
19 景赛;委托合同中任意解除权行使后的损害赔偿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20年
20 张敏;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司法适用研究[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2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武汉大学法学院 刘海峰;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若干问题辨析[N];人民法院报;2011年
2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闵俊伟;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特约放弃[N];人民法院报;2012年
3 卓燕平;委托人享有任意解除权 可以任意使用吗?[N];建筑时报;2015年
4 张洪 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当事人行使任意解除权赔偿仅限于实际损失[N];中国商报;2019年
5 金成飞 古林;已经履行完毕的合同不再享有任意解除权[N];江苏法制报;2018年
6 案例编写人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马超雄;定作人行使任意解除权后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条件[N];人民法院报;2017年
7 本报记者 陶玉琼;让任意解除权不再那么“任性”[N];陕西日报;2021年
8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李自柱;商业特许经营合同任意解除权的理解和适用[N];中国工商报;2016年
9 王晗;承揽合同任意解除权的两个问题[N];江苏法制报;2006年
10 李军;定作人任意解除合同权的司法审查[N];江苏法制报;2013年
11 国家旅游局质量监督管理所 邹爱勇;“扣除必要费用”如何理解、怎样扣除?[N];中国旅游报;2015年
12 偶见;不宜在任意解除权之外再设特别解除权[N];中国保险报;2009年
13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王朔 张翼;受托购房时能否先占先得[N];北京日报;2021年
14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 李学辉;浅析被特许人任意解除权问题[N];法制日报;2013年
15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 周上竹;规范投保人行使任意解除权[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
16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李超;物业服务企业享有物业服务合同的任意解除权[N];人民法院报;2010年
17 何 志;对委托合同解除的处理[N];人民法院报;2002年
18 法治报记者 陈颖婷 法治报通讯员 曹赟娴;拍中沪牌 法院却支持他不付服务费[N];上海法治报;2020年
19 祁立民;委托合同可以随时终止[N];中国乡镇企业报;2003年
20 江苏省徐州市人社局 席卫东 袁巍然;职工工伤期间 用人单位任意解除劳动合同需担责[N];中国劳动保障报;201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