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侵略罪构成要件研究

陈菲  
【摘要】: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社会经过近六十年的努力,终于在《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罗马规约》”)中纳入侵略罪的定义,国际刑事法院正式行使对侵略罪的管辖权。但目前国内对于侵略罪的研究还不是很深入,大多研究止步于国际刑事法院在程序上如何行使对侵略罪的管辖权以及如何处理其与安理会在认定侵略行为上的关系。不得不承认,侵略罪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其包含着各种法律问题,国际刑事法院必须首先梳理好这些法律问题,明确侵略罪的构成要件,才能对侵略罪下个人刑事责任承担作出认定,从而实现对侵略罪真正意义上的管辖。本文将通过四个部分对侵略罪定义及构成要件进行梳理。首先,本文将从侵略罪的形成与发展谈起,侵略罪的前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军事法庭所审判的破坏和平罪,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及纽伦堡后续审判对确认侵略罪下个人刑事责任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自二战后,国际社会对侵略罪入罪工作进展缓慢,仅联合国大会第3314(XXIX)号决议对侵略罪进行了尝试性定义。最终,《罗马规约》第一次审查会议时,在预备委员会和侵略罪特别工作组的工作基础上,缔约国大会协商一致通过《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侵略罪修正案》、《〈犯罪要件〉修正案》以及《关于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侵略罪修正案的理解》,将侵略罪的定义纳入了《罗马规约》。其次,《罗马规约》明确构成侵略罪首先要认定存在国家侵略行为,并且该等国家侵略行为的性质、严重程度和规模须构成对《联合国宪章》的明显违反。在认定侵略罪背景要件——国家侵略行为时,《罗马规约》第八条之二第二款借鉴了联合国大会第3314(XXIX)号决议的内容,以“抽象概念+具体列举”模式对国家侵略行为进行了定义。相比《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四款的规定,《罗马规约》强调只有实际使用武装力量的国家行为才可构成国家侵略行为。规约对国家侵略行为的列举并不是完全列举,所有满足《罗马规约》第八条之二第二款规定的行为均构成国家侵略行为。要求侵略行为的性质、严重程度和规模存在明显违法性是从定性、定量角度为能导致追究个人刑事责任的国家侵略行为设定了门槛条款,但规约未明确要求侵略行为的此三项要素均须具有明显违法性,实际上两项要素明显违法即意味侵略行为满足门槛条款的要求。就人道主义干涉是否构成侵略行为而言,自从英国、美国、法国三国空袭叙利亚,符合英国三项测试的人道主义干涉已经形成国际习惯法,因而不构成侵略行为,而即使此类人道主义干涉未形成国际习惯法,鉴于人道主义干涉的合法性一直存疑,认为其特征明显违反《联合国宪章》也并不现实。另外,侵略罪的一大特点是只有处于一定领导者地位的人才可以作为侵略罪的主体,这点自纽伦堡审判便一直被国际社会所接受。纽伦堡后续审判时法庭提出只有“塑造或影响”国家侵略政策的人才可被追究侵略罪刑事责任,《罗马规约》将领导者地位标准提高到“控制或指挥”,即能够有效地控制或者指挥一国政治或军事行动。由于国际刑事法院尚未对侵略罪行使过管辖权,对“控制或指挥”的理解可以借鉴国际法中其他相关概念,如《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条款》中的“控制”和“指挥”、犯罪事实支配理论中的“控制”以及“有效控制”与“总体控制”理论。在这些概念中,“总体控制”理论最适宜解释侵略罪的领导者地位要求,也即如果一个人通过资助、提供装备、协助或者帮助政府制定侵略政策的总体规划,那么他可能被认为能够对国家侵略政策实施控制。在此解释下,宗教领袖、私营企业家、他国领导者也可能成为侵略罪个人刑事责任的承担者。最后,对侵略罪心理要件的理解应结合《罗马规约》第三十条对犯罪心理要件的一般规定和《〈犯罪要件〉修正案》对侵略罪的特殊规定来进行。不同于大陆法系的“整罪分析法”,《罗马规约》第三十条采用英美法系的“要素分析法”,针对罪行的行为要素、结果要素和情形要素要求故意和明知的心理状态,具体而言,行为要素要求故意,结果要素要求故意或者明知,情形要素要求明知。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刑事法院通过其判例明确规约第三十条的故意包含第一层直接故意和第二层直接故意,不包含间接故意。为追究行为人侵略罪下的刑事责任,则需要证明行为人故意策划、准备、发动或实施国家侵略行为、明知其具有领导者地位、明知国家侵略行为违反《联合国宪章》且达到明显违反的程度。根据《罗马规约》第三十二条,当行为人对事实的认识错误构成否定侵略罪心理要件时,事实错误可以作为排除刑事责任的理由,但由于《〈犯罪要件〉修正案》强调行为人只需要在事实层面上明知国家侵略行为的明显违法性,而不需要对其进行法律评估,这似乎意味着侵略罪下《罗马规约》第三十二条中规定的法律错误不存在适用空间。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徐梦倩;;管窥《罗马规约》修正案中侵略罪的管辖[J];西部学刊;2019年12期
2 张磊;;论《罗马规约》修正案中侵略罪的定义——兼论对我国的启示[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1年01期
3 张贵玲;;论侵略罪[J];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5期
4 张磊;;《罗马规约》修正案对侵略罪管辖权的规定及对我国的启示[J];贵州社会科学;2011年03期
5 李洁伟;;论《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的侵略罪[J];法制与社会;2018年18期
6 林燕;;ICC背景下侵略罪认定之探讨[J];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3期
7 全宏亮;;《罗马规约》补充管辖原则条款对侵略罪的适用研究[J];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20年05期
8 杨杰;;浅析国际刑事法院对于侵略罪的管辖权问题[J];法制与社会;2014年18期
9 朱海波;;《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制定、批准与未来[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3年06期
10 杨力军;;《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的保留问题[J];刑事法评论;2008年01期
11 杨力军;《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浅析[J];环球法律评论;2003年02期
12 喻迪;;从《罗马规约》看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与国家主权[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2年05期
13 邱冬梅;;论国际刑事法院与联合国安理会的关系[J];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6年02期
14 蒲芳;;论国内法院对侵略罪的管辖[J];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15 李永涛;廉长刚;刘冲;;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原则[J];中国刑事警察;2005年06期
16 关晶;;试析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与第三国的关系[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4年05期
17 曲文胜;国际刑事法院的历程[J];人权;2002年04期
18 罗翊乔;;国际刑事法院20年之观察[J];方圆;2018年14期
19 刘健;;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与联合国安理会职权关系论——《罗马规约》的妥协性规定评析[J];现代法学;2007年05期
20 徐俊俊;;论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运作与现实挑战[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0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余剑;;论国际刑事法院对非成员国公民管辖权的合法性[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2 黄文旭;;论国际刑事法院对恐怖主义犯罪的管辖权[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3 谢焱;;试论国际刑事法院引渡国际犯罪人的基本法律问题——卡拉季奇引渡案若干法律问题的分析[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4 张民;;抗战胜利,一些痛点仍需反思[A];老兵话当年(第二十三辑)[C];201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健;论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D];湘潭大学;2007年
2 苏敏华;“罗马规约”程序与证据规则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3 El Hajraoui Fatima Ezzohra;[D];湖南大学;2017年
4 李綦通;理想国际刑法的构建[D];吉林大学;2008年
5 杨咏亮;战争罪的刑事责任问题研究[D];武汉大学;2010年
6 肖铃;国际刑事证据规则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9年
7 朱海波;《罗马规约》国家实施立法研究[D];山东大学;2013年
8 黄俊平;普遍管辖原则研究[D];中国人民大学;2004年
9 喻贵英;国际刑法中的共同犯罪行为研究[D];吉林大学;2012年
10 张贵玲;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陈菲;《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侵略罪构成要件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20年
2 矫竞丹;关于《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加入动机的法律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4年
3 陈艳芳;论国际刑事法院与联合国安理会的关系[D];湖南大学;2010年
4 段琼;论《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缔约国的实施[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5 马琳;中国加入《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可行性分析[D];新疆大学;2012年
6 李綦通;论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D];吉林大学;2004年
7 陈二飞;国际刑事法院对国际恐怖主义犯罪管辖权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9年
8 袁方;国际刑事法院对侵略罪行使管辖权的法律问题研究[D];辽宁大学;2019年
9 徐培利;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问题研究[D];外交学院;2019年
10 杨起飞;国际刑事法院惩治侵略罪的管辖权问题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9年
11 阿力;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9年
12 李欢欢;比利时诉塞内加尔或引渡或起诉义务案述评[D];郑州大学;2019年
13 周细平;国际刑事法院被害人参与制度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8年
14 胡艳;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问题研究[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8年
15 孙坤;国际刑事法院逮捕令的执行问题研究[D];浙江工商大学;2019年
16 陈玥;论国际刑事法院在环境保护中的职能[D];中国政法大学;2018年
17 刘鹏翔;迟到的正义是正义吗?[D];外交学院;2018年
18 佘帅;国际刑事法院执行问题研究[D];外交学院;2018年
19 王子楠;侵略罪管辖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18年
20 李芳仪;国际刑事法院对侵略罪管辖权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1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培春;永久性国际刑事法院获准建立[N];法制日报;2002年
2 刘仁文;中国与国际刑事法院[N];检察日报;2005年
3 许文成;守护和平[N];检察日报;2003年
4 记者王星桥;批评美拒绝批准国际刑事法院规约[N];人民日报;2002年
5 本报通讯员 陈晓雯 记者 温才妃;中大学生的“法庭”风采[N];中国科学报;2013年
6 本报驻美国记者 李志伟;国际刑事法院重启美军在阿富汗罪行调查[N];人民日报;2020年
7 王黎;多方批评美国制裁ICC官员[N];环球时报;2020年
8 本报记者 高乔;美制裁威胁招来一片批评声[N];人民日报海外版;2020年
9 本报记者 王盼盼 王逸;制裁国际刑事法院,美国秀双标[N];环球时报;2020年
10 本报特约记者 王逸;反对美国制裁 72国声援国际刑事法院[N];环球时报;2020年
11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 胡浩;美国威胁制裁国际刑事法院[N];环球时报;2018年
12 国际法研究学者 武汉大学国际公法博士研究生 刘海洋;动辄制裁,美国傲慢过头了[N];环球时报;2018年
13 叶澄;菲律宾正式退出国际刑事法院[N];环球时报;2019年
14 毕振山;非洲国家为何对国际刑事法院说不?[N];工人日报;2016年
15 记者 张春友;俄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称对其立场不满[N];法制日报;2016年
16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孙昌洪;俄罗斯宣布退出国际刑事法院[N];文汇报;2016年
17 记者 王水平;巴勒斯坦加入国际刑事法院[N];光明日报;2015年
18 本报记者 吴琼;非洲联盟与国际刑事法院“打擂台”[N];法制日报;2013年
19 刘仁文;再访国际刑事法院[N];法制日报;2012年
20 记者 孙天仁;荷兰国际刑事法院作出首例判决[N];人民日报;201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