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研究

张贵玲  
【摘要】: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通过和世界上第一个常设性国际刑事审判机构—国际刑事法院的诞生,给世界带来了很大影响。根据《罗马规约》的规定,国际刑事法院对国际社会关注的最严重犯罪,即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等四类犯罪具有管辖权,旨在使这些最严重犯罪的罪犯不再逍遥法外,从而有助于预防这些犯罪。根据《罗马规约》关于国际刑事法院行使管辖权的先决条件的规定,如果犯罪地国或被告人国籍国是《罗马规约》缔约国或者声明接受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国家,则国际刑事法院可以对上述犯罪行使补充管辖权。并且,即使犯罪地国和被告人国籍国都不是缔约国,但在安理会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情势的情况下,国际刑事法院也可以行使管辖权。安理会提交情势不受先决条件的限制。据以上规定,国际刑事法院不但对关涉缔约国的案件具有管辖权,而且在特定情形下对关涉非缔约国的案件也具有管辖权。因此,《罗马规约》和国际刑事法院不但对缔约国有深远的影响,而且对非缔约国也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正因为《罗马规约》和国际刑事法院几乎对所有国家都有影响,所以,自《罗马规约》通过前后,尤其是国际刑事法院诞生以来,国际社会掀起了研究《罗马规约》的热潮。中国虽然暂时还不是《罗马规约》缔约国,但是中国政府积极参加了《罗马规约》谈判的全过程,提出了许多建设性建议,始终支持建立一个独立、公正、有效和具有普遍性的国际刑事法院。并且,中国政府在《罗马规约》通过后设立的建立国际刑事法院预备委员会中,表现出极大的灵活性和建设性,对其在罗马大会上严重关切的危害人类罪部分罪行要件,接受了协商一致;在联合国一些会议的表态中,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态度越来越缓和。由此可见,中国将来有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的可能。综上所述,中国无论是现在作为非缔约国,还是将来成为缔约国,进一步认识和理解国际刑事法院,都非常重要。 鉴于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是国际刑事法院的生命线,本文以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问题为中心,共分五章对相关问题展开论述。 第一章为“国际刑事法院的诞生”。该章主要论述了两大问题:一是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和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以及东帝汶重罪特别法庭、塞拉利昂特别法院和柬埔寨特别法庭等国际国内混合法庭的设立、管辖权和法律适用问题;二是《罗马规约》的酝酿、通过和国际刑事法院的组织结构。 第二章为“国际刑事法院遵循的刑法原则和适用的法律”。该章论述了两大问题:一是《罗马规约》明文规定的四项刑法原则,即罪刑法定原则、个人刑事责任原则、一事不再理原则和无罪推定原则;二是国际刑事法院可适用的法律。《罗马规约》为国际刑事法院规定了可适用的法律的层级体系。国际刑事法院可依次适用:首先是《罗马规约》、《犯罪要件》和该法院的《程序和证据规则》;其次是可适用的条约及国际法原则和规则;无法适用上述法律时,适用对该犯罪具有管辖权的国家的国内法中的一般法律原则,但这些原则不得违反《罗马规约》、国际法和国际承认的规范与标准。另外,该法院可以适用其以前的裁判所阐释的法律原则和规则。在任何情况下,该法院适用和解释法律,必须符合国际承认的人权,并且不得有任何歧视。 第三章为“国际刑事法院管辖的罪行”。该章论述了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范围内的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的历史演变、定义和争议等问题。由于侵略罪的定义尚未界定,所以,《罗马规约》第5条第2款规定,在制定条款,界定侵略罪的定义,及制定国际刑事法院对这一犯罪行使管辖权的条件后,该法院即对侵略罪行使管辖权。这一条款应当符合《联合国宪章》的有关规定。 第四章为“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该章论述了六个问题:第一,国际刑事管辖原则,即属地管辖原则、属人管辖原则、保护管辖原则和普遍管辖原则。其中,普遍管辖原则尚未得到国家的普遍承认,但已经受到了广泛关注。第二,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补充性原则。补充性原则是国际刑事法院得以建立的基石之一。补充性原则意味着,对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内的犯罪,国家具有优先管辖权,只有在国家不愿意或不能够切实行使管辖权时,国际刑事法院才能行使补充管辖权,以便将实施严重国际犯罪的个人绳之以法,从而防止其逍遥法外。第三,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效力范围。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效力范围包括属时管辖、属地管辖、属人管辖和属物管辖四个方面。第四,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先决条件。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先决条件是国家的同意,即犯罪地国或被告人国籍国是《罗马规约》缔约国或者就有关犯罪声明接受该法院管辖权的非缔约国时,国际刑事法院才能行使补充管辖权。据此,如果非缔约国国民在缔约国境内或接受了法院管辖权的非缔约国境内实施犯罪,或者缔约国国民或接受了法院管辖权的非缔约国国民在非缔约国境内犯罪,则国际刑事法院对关涉非缔约国的该案件具有管辖权。前一种情形对非缔约国的影响更大。第五,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启动机制。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可由三种方式启动:《罗马规约》缔约国向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提交显示一项或多项犯罪已经发生的情势;联合国安理会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行事,向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提交显示一项或多项犯罪已经发生的情势;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开始调查一项犯罪。在论述第二种启动方式时,对国际刑事法院与联合国安理会之间的关系作了重点论述。第六,国际刑事法院正在处理的相关案件。乌干达于2003年向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提交了有关圣灵抵抗军的情势,成为自该法院成立以来提交情势的第一个缔约国。联合国安理会于2005年首次向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提交了达尔富尔情势。本文对这两个案件作了介绍和分析。 第五章为“国家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司法合作及其前景”。该章主要论述了以下问题:第一,国际刑事司法机构司法合作体制的脆弱性。以前南国际刑庭的司法合作体制及司法合作状况为例,论述了国际刑事审判机构司法合作体制的脆弱性。第二,缔约国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司法合作义务。根据《罗马规约》的规定,缔约国在调查和起诉该法院管辖权内的犯罪方面有义务同该法院充分合作。缔约国有义务向该法院提供司法协助。第三,非缔约国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司法合作。对于非缔约国而言,除了在安理会依据《罗马规约》第13条第2款向法院提交情势的情况下必须履行合作义务之外,依据1969年《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规定,它不具有合作义务。但如果案件涉及非缔约国时,非缔约国的合作就非常重要。因此,《罗马规约》第87条第5款规定:1.本法院可以邀请任何非本规约缔约国的国家,根据特别安排、与该国达成的协议或任何其他适当的基础,按本编规定提供协助。2.如果非本规约缔约国的国家已同本法院达成特别安排或协议,但没有对根据任何这种安排或协议提出的请求给予合作,本法院可以通知缔约国大会,或在有关情势系由安全理事会提交本法院的情况下,通知安全理事会。除个别情形之外,《罗马规约》的效力只及于缔约国,并不扩及非缔约国。法院与非缔约国的合作只能建立在非缔约国自愿的基础上。这样,非缔约国就有可能拒绝与法院进行任何合作。第四,国际刑事法院与国家之间司法合作的障碍。《罗马规约》关于国际司法合作的规定充斥着大量的例外情形和限制性条件,对不合作的国家缺乏任何强有力的制约机制。第五,美国关于国际刑事法院的立场。其中论述了美国反对《罗马规约》的理由和美国对抗国际刑事法院的措施。第六,中国关于国际刑事法院的立场。其中论述了中国反对《罗马规约》的理由以及保护中国利益的措施。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寿平;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与国家主权原则[J];河北法学;2000年04期
2 王秀梅,杜澎;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属性[J];现代法学;2003年03期
3 刘正;中国在“后国际刑事法院时代”的应对策略[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4年10期
4 张贵玲;;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分析[J];兰州商学院学报;2008年04期
5 曲涛;;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补充性原则初探[J];山西科技;2007年02期
6 陈泽宪;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性质[J];法学研究;2003年06期
7 曲涛;王小会;;试论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补充性原则[J];阴山学刊;2007年03期
8 王烨;评国际刑事法院的强制性管辖权[J];焦作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3期
9 刘非非;;浅论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J];法制与社会;2006年20期
10 彭锡华;王孔祥;;论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11 周晴;;刍议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与国家主权[J];广西社会科学;2009年11期
12 王秀梅;从苏丹情势分析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补充性原则[J];现代法学;2005年06期
13 苏敏华;;论《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管辖权补充性原则[J];政治与法律;2011年08期
14 廖敏文;国家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国际合作与司法协助义务述评[J];现代法学;2003年06期
15 刘健;论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与国家主权[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4年05期
16 王孔祥;《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若干问题[J];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6期
17 张磊;;《罗马规约》修正案对侵略罪管辖权的规定及对我国的启示[J];贵州社会科学;2011年03期
18 张贵玲;;国际刑事法院与联合国安理会的关系[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5期
19 罗国强;;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与执行权问题——评苏丹总统逮捕令事件[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2期
20 高铭暄,王秀梅;论建立国际刑事法院的法律意义[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4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宁元;;各国对民事垄断行为的管辖权研究[A];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五届学术年会文集(2007年度)(政治·法律·社会学科卷)[C];2007年
2 包继来;;论防治海洋船源污染的管辖制度[A];《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十周年暨海事管理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3 姜丹明;;涉外知识产权案件的管辖权问题[A];专利法研究(2001)[C];2001年
4 刘天姿;;析2004年美国BIT范本对仲裁管辖权的规定——兼论我国在BIT中设置ICSID管辖权之策[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经济法、国际环境法分册[C];2008年
5 黄文旭;;论国际刑事法院对恐怖主义犯罪的管辖权[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分册[C];2008年
6 陈群;黄晓莉;;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案件中的管辖权问题[A];第二届广东海事高级论坛论文集[C];2008年
7 杨俊敏;;浅析1976年责任限制公约下船东责任限制管辖权和安全问题[A];中国航海学会内河船舶驾驶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4年
8 黄燕品;罗晓斌;;论我国海事主管机关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对船舶油污的管辖权[A];《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十周年暨海事管理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9 刘淑军;;涉外仲裁及外国仲裁案件的管辖权问题[A];中国航海学会通信导航专业委员会2005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5年
10 李建功;;行政执法管辖现状及对策分析[A];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法律问题——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2006年年会论文集[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贵玲;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8年
2 于南;国际刑事法院法官裁量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2年
3 洪永红;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研究[D];湘潭大学;2007年
4 陆静;国际检察官裁量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2年
5 黄俊平;普遍管辖原则研究[D];中国人民大学;2004年
6 张磊;中国与国际刑事法院:现状与展望[D];吉林大学;2007年
7 苏敏华;“罗马规约”程序与证据规则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8 王林彬;国际司法程序价值论[D];复旦大学;2007年
9 张兰图;国家刑事管辖权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10 李綦通;理想国际刑法的构建[D];吉林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黄桦;浅析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补充性原则[D];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
2 古俊峰;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问题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5年
3 蔡朝福;论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对国家主权的影响[D];西北大学;2005年
4 栗娜娜;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问题初探[D];中国政法大学;2004年
5 凌梅红;从《罗马规约》看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D];华东政法学院;2004年
6 郭子谊;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探析[D];山东大学;2006年
7 张立;论国际刑事法院的启动机制[D];外交学院;2008年
8 门东莉;《罗马规约》及国际刑事法院若干问题探析[D];外交学院;2011年
9 疏震娅;论普遍管辖原则与国家主权的关系[D];中国政法大学;2004年
10 王莹;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与国家主权的关系[D];吉林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马呈元;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特点[N];人民法院报;2005年
2 李昌盛;国际刑事法院的强制管辖权[N];人民法院报;2004年
3 秉 直 秀 梅 黄 芳;国际刑事法院相关问题探索[N];人民法院报;2003年
4 湘潭大学非洲法律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洪永红;拉登既死,卡扎菲命运待卜[N];法制日报;2011年
5 马呈元;国际刑事法院对非缔约国国民的管辖权[N];人民法院报;2005年
6 李静;谁在操控国际刑事法院[N];民主与法制时报;2009年
7 本报驻埃及记者 李潇 驻突尼斯记者 吴文斌 本报记者 王南 瑞典隆德大学法律系教授 乌尔夫·博耶森;苏丹政府对裁决表示强烈不满[N];人民日报;2010年
8 李昌盛;国际刑事法院的强制管辖权[N];人民法院报;2005年
9 徐军;国际刑事法院终于“开张”了[N];法制日报;2004年
10 彭 倩 赵培训;国际刑事法院的组织机构与基本程序[N];人民法院报;2004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