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刑事速裁程序研究

徐琨玉  
【摘要】: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世界各国都面临着司法资源的相对有限与社会矛盾的日益复杂化的问题,许多国家不约而同选择对刑事案件进行繁简分流,通过简易程序对较为简单的案件进行裁决,以提高诉讼效率,降低诉讼成本。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各种社会问题不断涌现。刑法修正案九将部分轻微犯罪行为正式纳入刑法调整范围,加之劳教制度废除的影响,大量轻微违法行为随之入刑,造成了刑事案件数量成倍增长,司法资源严重不足。原有诉讼程序过于复杂,无法满足实践需求,严重影响了我国司法改革的进程,也影响了司法的权威和公正,刑事速裁程序由此应运而生。2014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北京等18个城市开展为期两年的刑事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目前,刑事速裁程序试点工作已经结束,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通过决议,将刑事速裁程序纳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之中,继续进行试点工作。本文首先探讨了刑事速裁程序的概念界定、理论基础及适用的实践依据等基本问题,论证了刑事速裁程序在我国运行的必要性和现实意义,它是当前刑事案件数量剧增现实下的必然选择,是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客观要求,充分体现了尊重和保障人权的精神。其次对刑事速裁程序构建的正当性进行分析,认为刑事速裁程序试点工作启动至今,在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除试点办法规定粗疏外,其根本原因是我国刑事速裁程序构建缺乏正当性依据,导致只能生搬硬套域外法制度设计,无法形成完整制度体系。结合域外法经验和我国实践来看,刑事速裁程序是贯彻协商性司法理念和追求效率价值的产物,协商性司法理念能够为刑事速裁程序的正当性证成提供新的思路,有利于结合我国实际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刑事速裁程序。再次本文将协商性司法理念作为分析工具,结合各地刑事速裁程序试点工作实证研究的成果,分析了试点办法规定的不足之处和试点过程中产生的一些问题,如程序适用率低,量刑激励不充分,诉讼参与人权利保障不充分等。最后参照域外法的经验,结合我国实际,针对上述问题,从优化启动程序,创设配套机制,强化量刑激励,保障被害人权利,完善值班律师制度,限制上诉权六个方面对现行试点办法提出了完善建议,希望能为未来的刑事速裁程序立法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促使刑事速裁程序成为一种成熟的诉讼程序,使我国的刑事诉讼程序更加完善。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