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家庭与伦理

赵庆杰  
【摘要】: 现代伦理的危机源于现代性社会造成的伦理始点的迷失,而伦理的始点在哪里?经济只是在“归根结底”的意义上“决定”伦理,若把经济作为伦理始点必将抹煞伦理的人文本性,消解主体的道德责任,导致经济至上主义;习俗尽管在词源、内容、功能上与伦理有诸多渊源,但由于习俗缺乏伦理的精神内涵而难以成为伦理始点;伦理的宗教情结不过是对价值合理性的虚拟的终极设定,宗教人神倒置的本质决定它无法成为伦理始点。西方以宗教为伦理始点的史实是在其文明之初由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不能由此推出宗教作为伦理始点的合理性。 家庭才是伦理的真正始点。这一“假设”从历史与逻辑两个方面获得求证。在历史的维度,中国文明史典型地体现了家庭作为伦理始点的地位。自周公确立了家庭在伦理中的始点地位,其后先秦、两汉、魏晋、隋唐、宋明时期的伦理都是由家庭而展开,从而造就了传统社会以血缘纵轴为核心的差序伦理格局。家庭在传统伦理中的始点地位是与家庭在传统社会以及传统中国人中的核心地位相适应的。在逻辑的维度,家庭是“直接的或自然的伦理精神”、是典型的初级社会群体、是“具有构成特征的社群”、是人类伦理关系的最初实体。家庭特有的血缘关系因先天与传承而产生神圣与不朽,因现实性和自组织性而优越于宗教,成为价值合理性预设的最佳选择。家庭内部的夫妻、亲子、兄弟姐妹关系的运作方式,体现了由天伦到人伦、由神的规律到人的规律的伦理运作原理。家庭作为伦理生活的第一“生活区”,是个体社会化、角色化、道德启蒙、伦理训练的始点。家庭成为伦理原理、伦理生活的范型。 中国近现代以来的社会激变对家庭作为伦理始点地位的反复解构造成了严重的伦理危机。当代中国应在“家庭—市民社会—国家”体系中进行伦理建构,激活家庭这一传统伦理的合理因子;在建设市民社会伦理的进程中,实现家庭的伦理回归;发挥国家的伦理功能,实现家庭伦理、市民社会伦理、国家伦理互动整合。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赵庆杰;;生命科学与伦理始点[J];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01期
2 范英;简论精神文明的四个始点[J];求索;1990年05期
3 陈仲成;质变始点初析[J];江汉论坛;1983年07期
4 卞增年;;家有咸妻[J];烹调知识;2010年15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赵庆杰;家庭与伦理[D];东南大学;2005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