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基于农民认知视角的中国农地制度变迁研究

徐美银  
【摘要】:制度认知主义理论和行为制度理论指出,制度具有深刻的认知内涵,主体认知在制度变迁过程中具有重要的影响,是推动制度变迁的能动力。本质上,制度变迁应该被理解为主体认知与外部环境互动调整的过程以及不同主体认知互动调整的过程,内隐的认知调整和外显的制度变迁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同构性。 深入分析主体认知对制度变迁的影响机理,可以发现主体认知是制度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主体认知在制度结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主体认知对制度绩效的形成具有重要影响,主体认知直接推动了制度变迁。制度环境由主体认知与外部环境两部分构成,其中主体认知与外部环境之间存在着持续的互动调整关系,外部环境是主体认知的基础,主体认知对外部环境具有反作用;同时,不同主体的认知之间也存在着持续的互动关系,一个主体对外部环境的认知会受到其他主体认知的影响。在两种形式的互动过程中,会产生两种形式的交易费用,其一是由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所引起的主体认知与外部环境互动所产生的交易费用,其二是由于有限理性的当事人持续的认知互动所产生的交易费用,它们构成了制度环境的总交易费用。当事人为了保证交易的正常进行,需要规则来减少不确定性、降低交易费用,这些规则就是制度。制度是主体在对外部环境认知的基础上通过与其他主体的认知互动而形成的。不同的规则构成一个体系,这就是制度结构。制度结构主要包括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无论是正式制度,还是非正式制度,都是通过主体有意识的活动而形成的,主体认知对两者的具体内容也有着重要的规定性。一定的制度结构会产生相应的制度绩效。合理的制度结构,由于能够尊重主体意愿、适应外部环境,必然会产生积极的制度绩效;相反,不合理的制度结构,则会产生消极的制度绩效。制度绩效的实际结果只有被当事人认识以后,才能成为引导当事人采取行动的激励或约束,诱致主体进行制度创新。其含义表明,主体认知可以通过影响制度结构的合理性来直接决定制度绩效,同时主体认知对制度绩效还具有主观评价的重要作用。制度结构和制度绩效对主体认知和外部环境具有反馈性作用,合理的制度结构和积极的制度绩效会强化主体的原有认知,改善外部环境;不合理的制度结构和消极的制度绩效则会削弱主体的原有认知,恶化外部环境。当外部环境和主体认知发生变化时,就意味着制度环境发生了变化,会产生潜在利润;主体基于自身认知,会对潜在利润的大小进行主观评价,并与成本进行比较;如果潜在利润大于成本,那么主体就会进行制度创新。因此,主体认知是制度变迁的直接推动力。基于以上理论分析,可以建立一个认知嵌入性制度变迁模型,作为本文分析的一般框架。 具体到中国农地制度变迁问题,可以将以上一般模型具体化,来深入分析农民认知对中国农地制度变迁的影响。农民是中国农地制度的主要参与人之一,农民对中国衣地制度的认知状况直接决定了农民对待农地制度的态度,进而决定了其决策和行为;同时,农民的认知构成了政府对农地制度认知的基础。包括农民在内的主体认知与外部环境共同构成了中国农地制度环境,其中存在着两种意义上的互动关系,其一是包括农民在内的主体认知与外部环境之间的互动关系,其二是不同主体认知之间的互动关系。特定的中国农地制度环境会形成一定的中国农地制度结构,主要包括正式农地制度与非正式农地制度。一定的中国农地制度结构会带来一定的农地制度绩效。中国农地制度结构和中国衣地制度绩效会对主体认知和外部环境产生反馈作用,导致中国农地制度环境发生变化。中国农地制度环境的变化,会产生潜在利润,从而农民等主体会进行农地制度创新,最终推动中国农地制度发生变迁。因此,在中国农地制度变迁过程中,农民认知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农民认知构成了中国农地制度环境的主要组成部分;其次,农民认知与中国农地制度结构之间存在着互动的关系;再次,农民认知与中国农地制度绩效之间也存在着互动的关系;最后,农民认知推动了中国农地制度发生变迁。由此可见,农民认知贯穿了中国衣地制度变迁的全过程。研究中国农地制度变迁问题,需要从农民认知视角进行分析,这样才能深刻揭示中国农地制度变迁的认知内涵,给出中国农地制度变迁的本质含义。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土地改革,尊重农民的意愿,适应外部环境,实行土地农民私有制,取得了积极的制度绩效,制度变迁是有效的。初级合作社阶段,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农民要求在坚持土地农民私有制的基础上通过自愿的互助合作解决实际问题,农民的合理要求得到了中央政府的积极响应。初级合作社的农地制度结构满足了农民的意愿,适应了外部环境的变化,同样取得了积极的制度绩效,制度变迁也是有效的。高级合作社运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央政府基于自身对外部环境的主观认识而人为发起的,它实行集体所有、集体经营的农地制度结构,脱离了当时的外部环境,不符合广大农民的主观意愿,带来了消极的制度绩效,制度变迁是低效的。人民公社化运动,也主要是由中央政府基于自身对外部环境的主观认知依靠行政力量强制性推动的,它同样实行集体所有、集体经营的农地制度结构,超越了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水平,违背了农民的意愿,产生了消极的制度绩效,制度变迁是低效甚至无效的。家庭承包责任制首先是广大衣民自己的发明创造,是由农民通过自发的农地制度创新而逐步建立起来的,它实行土地集体所有、家庭承包经营的农地制度结构,能够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符合农民的认知,满足了农民的意愿,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中国农地制度所面临的外部环境逐步发生变化,农民对土地的认知和要求也不断发生变化,土地所发挥的职能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这些都构成了中国农地制度进一步变迁的动力,中国农地制度改革总体上沿着不断完善家庭承包责任制的路径进行,改革过程中不断赋予农民家庭内涵更加丰富、边界更加清晰的土地权利。因此,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建立和完善,都能够适应外部环境,符合农民主观意愿,产生了积极的制度绩效,制度变迁是有效的。 对当代中国案例的深入分析,同样可以发现农民认知在现阶段中国农地制度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扬州市土地股份合作制改革首先是由农民自发发起的,农民进行农地制度创新的原因是他们在主观上充分认识到外部环境变化所产生的潜在利润;在制度创新过程中,农民基于自身对外部环境的正确认识自发地选择了土地股份合作制这一形式,并结合当地实际情况不断进行完善;农地制度改革取得的成效鼓舞了农民,坚定了他们继续进行土地股份合作制改革的信念;农地制度改革取得的成效,也深刻地影响了地方政府的认知,使地方政府积极支持改革。由此可见,扬州市土地股份合作制改革具有深刻的农民认知内涵,农民认知在农地制度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都市统筹城乡土地制度改革是在特定的制度环境中展开的,农民的主观愿望和合理诉求构成了制度环境的重要部分;农地制度改革是由农民自发力量和政府自觉力量共同推动的;农地制度改革满足了农民的意愿,适应了外部环境的变化,取得了良好的制度绩效;合理的农地制度结构和良好的农地制度绩效反过来又强化了农民和政府等主体的正确认知,进一步推动了成都市农地制度改革的顺利进行。因此,成都市统筹城乡土地制度改革同样具有深刻的农民认知内涵,农民认知构成了改革的直接推动力。 本文研究可以得出一些重要结论:中国农地制度变迁本质上是农民认知与政府认知相互调整以求适应外部环境变化的过程,其中农民认知发挥了重要作用;农地制度的整体效率取决于具体的制度安排是否尊重了农民的主观意愿;农民认知有效地推进了中国农地制度变迁;农地制度变迁过程也塑造了农民的认知。在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也提出了一些相关的政策启示:中国农地制度改革必须高度重视农民对农地制度的认知和愿望;保证农地制度改革能够适应包括农民认知在内的农地制度环境的不断变化;努力减少农地制度变迁过程中由于当事人认知互动而产生的交易费用,提高农地制度的效率;按照渐进的原则,逐步推进农地制度改革;考虑到不同地区农民对农地制度的主观要求不同,采取不同的改革模式。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宗才;土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物质基础[J];安徽教育学院学报;2000年05期
2 周剑涛;农地制度两权分离浅析[J];乡镇经济;2001年09期
3 赵文;现行农地制度的效率评价——兼议我国农村土地税制[J];开放导报;2003年06期
4 李江磊,成智勇;从技术创新角度看农地制度创新[J];岭南学刊;2005年01期
5 王西玉;农村改革与农地制度变迁[J];中国农村经济;1998年09期
6 于琳;关于兵团农地制度改革与创新的思考[J];农业经济问题;1999年03期
7 陈志刚,曲福田;农地产权制度变迁的绩效分析——对转型期中国农地制度多样化创新的解释[J];中国农村观察;2003年02期
8 陈志刚 ,曲福田;不同经济发达地区农民对农地制度的需求不同[J];经济研究参考;2003年47期
9 韩鹏,许惠渊;日本农地制度的变迁及其启示[J];世界农业;2002年12期
10 王莉,喻佑云;我国农地制度多样性解析及其启示[J];湖北农学院学报;2004年01期
11 施勇杰;;中国农地制度现状及对策[J];中国经贸导刊;2007年21期
12 朱有志 ,向国成;农地制度必须兼顾公平和效率[J];经济研究参考;1997年A5期
13 吴志文,杨淑军;浅谈农地制度创新[J];林业经济问题;2001年02期
14 杨德才;我国农地制度变迁的历史考察及绩效分析[J];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4期
15 张永丽,柳建平;中国农地制度演变的绩效评析及其启示[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4期
16 杨晓明;农业发展亟待农地制度创新[J];发展;2002年04期
17 王礼燕,揭毅;中国农地制度的变迁分析与创新[J];理论月刊;2003年06期
18 袁铖;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农村土地制度的创新[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4年04期
19 韦鸿;;农业反补政策对农村人口迁移和农地制度的影响与对策[J];农业经济;2005年11期
20 梁穗东;;中国农地制度绩效分析与创新[J];农村.农业.农民(A版);2010年0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艳;唐火庆;;论农地制度的突破——“四荒”拍卖制[A];湖北省土地学会成立二十周年论文集[C];2000年
2 郭亮;;从村社本位到个人本位:农地制度的实践演变——以湖北罗村为例[A];2009年民商法学博士生学术论坛论文摘要集[C];2009年
3 殷杰;卢晓;;日本农地制度及其借鉴意义[A];中国制度经济学年会论文集[C];2006年
4 张笑寒;;论农地制度创新与农业劳动力转移[A];21世纪中国土地科学与经济社会发展——中国土地学会2003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3年
5 林翊;林卿;;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保护农民土地权益[A];2009年中国土地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9年
6 许海燕;张汉江;;和谐语境下我国农村土地制度的重构——从小产权房谈起[A];2008年中国土地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8年
7 洪涛;丁兰;;城市化过程中的农地制度改革[A];节能环保 和谐发展——2007中国科协年会论文集(二)[C];2007年
8 马小勇;杨建平;赵宏飞;;陕西农地使用权流转市场发展迟缓的经济学解释[A];陕西省体制改革研究会2006-2007优秀论文集[C];2007年
9 马小勇;杨建平;赵宏飞;;陕西农地使用权流转市场发展迟缓的经济学解释[A];陕西省体制改革研究会2007优秀论文集[C];2007年
10 杨瑞珍;陈印军;郭淑敏;;中国耕地资源流失的深层原因及对策[A];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学会2005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蒋文华;多视角下的中国农地制度[D];浙江大学;2004年
2 俞海;农地制度及改革对土壤质量演变的影响[D];中国农业科学院;2002年
3 刘凤芹;农地制度与农业经济组织[D];东北财经大学;2003年
4 徐旭;沿海发达地区农地制度实证研究与思考[D];浙江大学;2002年
5 吕之望;产权的保护和实施[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3年
6 吴玲;新中国农地产权制度变迁研究[D];东北农业大学;2005年
7 唐文静;建国以来中国农地思想研究[D];复旦大学;2004年
8 龚春霞;公共品供给和农地制度的选择[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9 钟儒刚;关于中国农业工业化的问题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5年
10 林翊;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农民土地权益问题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易萍;建国后我国农地制度变革研究[D];河南大学;2010年
2 张兵;我国现行农地制度的改革与完善研究[D];中共湖北省委党校;2011年
3 颜信顺;建国以来中国农地制度的变迁及绩效分析[D];山东大学;2011年
4 周芸;新中国农地制度研究[D];太原科技大学;2012年
5 张震;快速城市化地区农地制度与农村社会保障制度整体变迁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13年
6 段武伟;我国农地制度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3年
7 郑佳佳;新中国农地制度变迁史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0年
8 周建坪;城市化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研究[D];郑州大学;2011年
9 常健;我国古代农地所有权制度嬗变及其启示[D];西南政法大学;2012年
10 李彤;反公地理论视角下农地制度与流转效率[D];浙江大学;201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岳天明 西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完善现有农地制度的思考[N];甘肃日报;2002年
2 本报记者 施维;农地制度变革应寻求突破[N];农民日报;2009年
3 佟绍伟;构建和谐的农地制度[N];中国国土资源报;2005年
4 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广东省特聘教授 罗必良;农地制度变革指向发展方式转型[N];南方日报;2008年
5 张益新;现行农地制度的本质内涵和特征[N];江苏经济报;2001年
6 省委政策研究室课题办 执笔 芶红礼;困境突围: 湄潭试验区农地制度再探索[N];贵州日报;2009年
7 张术环;日本三大农地制度[N];东方城乡报;2007年
8 本报记者 王淼;农村改革要综合配套推进[N];中国改革报;2004年
9 本报记者  王淼;村委会“三位一体”的角色冲突造成农村土地危局[N];中国改革报;2006年
10 鲁 宁;农地“转非”中农民得到什么[N];21世纪经济报道;200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