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唐宋行旅词研究

朱国伟  
【摘要】:‘唐宋行旅词研究”是对唐宋“行旅词”的文学研究、文化研究,揭示“行旅”对词在创作方面的作用与影响,剖析词人心态,把握“行旅词”的主题思想与艺术规律,彰显唐宋“行旅词”在“中国古代行旅文学史”上的意义与作用、影响。论文首次从行旅题材入手,从行旅的视角对行旅与唐宋词的关系、唐宋词中的“行旅”题材、“行旅”艺术以及“行旅”文化等方面进行研究。力求在拓展唐宋词研究空间的同时,揭示唐宋词的艺术特点与魅力形成的重要原因。唐宋行旅词是行旅文学的一类,以“行旅”为抒写对象、反映行旅生活、行旅内容,以行旅为主题的词作,即为行旅词。历代类书、诗文总集、选集对“行旅”的分类并不完全一致,笔者论述“行旅词”从江湖行旅、贬谪行旅、播迁亡国行旅、军戎之旅(军旅)等几个方面展开。中国人重土安迁,不习惯旅行,宋代士大夫不乐意出京做官,一出京任职,即有沦落失意之感。加上宋代水路发达,故传统分类的“羁旅行役”词,大部分都可归入“江湖行旅词”唐宋行旅词在内容上主要是:宦途失意、江湖飘零、贬谪落魄、亡国之痛、从军之苦、旅途艰辛、驿馆孤寒、旅况凄凉、思乡怀人、离情别绪、道中酬唱等等。 论文共分十个部分:绪论t要是对行旅词的概念进行界定,对选题的意义和理由、研究现状、研究内容、目标、方法等进行介绍。第一章从行旅文学的角度对行旅词进行溯源。第二章对唐宋行旅词发展历程和特点概述。第三章至第八章分别从“江湖行旅词”、“贬谪行旅词”、“军旅词”角度,具体论述其创作概况、内容主旨、艺术特色、词史意义、文化意义,是总论部分的具体展开。“余论”部分就尚未展开的“播迁、亡国”行旅词等内容作以简单论述,并对整篇论文进行总结。“附录”部分是在论文写作过程中对一些作品主题、本事、词意等问题所作的一些考辨、解读,未能割爱、聊附于后。 综合本人的研究结论,笔者以为在对行旅词的艺术价值、词史意义、文化意蕴等问题的探讨上,有较多的新意。 通过对“江湖行旅词”、“贬谪行旅词”、“军旅词”等类型的行旅词的多角度探究。本论题首次揭示了唐宋行旅词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 一,空间的变化,带来词境的开阔、词风的疏宕。北宋词承五代花间遗风,词境狭小,多描写室内、庭院、酒筵、美人、装饰等,多表现城市生活,由此而来的是词风的柔靡、秾艳。从而形成了词为艳科、以婉约为正宗的词风。行旅词从开始就将词从闺阁酒宴带到江河湖泊、水村山驿、大漠边塞之中,词境开阔、风格疏宕有致,并对豪放词风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 二,雅化的艳情与行旅词的结合,是对豪放词风的收敛和中和,从而使词达到张弛有度。行旅词中,江湖漂泊会思念佳人,贬谪途中也有歌女“粉丝”的追慕,亡国之旅有对旧日欢会的回忆,军旅词常常会写到征妇闺怨。但这种“艳情”是一种弱化、淡化、雅化的艳情,明显与歌筵酒会上逢场作戏有很大不同。如果说空间的转换带来的是词在风格上向诗的靠拢,而艳情的点染则是词向以婉约为正宗的回归。 三,暗喻、象征、寄托等手法的应用提高了词的品格。“词为艳科”的传统使人把词看作聊佐清欢的小玩意儿,只是酒酣耳热之际的儿女闲愁。而行旅词的漂泊江湖、贬谪蛮荒、亡国贱俘、从军塞外等内容使词的整体具有悲凉的风格和悲剧的意识。故在行旅词中常用暗喻、象征、寄托等艺术手法,这样,词在反映生活的内容上就融入了重大的题材、宏大的意义(个人政治升沉、保家卫国、宗社倾覆),如此,则词的品格自然得到提高。 四,“由地及史”的方法,使咏史、怀古与行旅结合起来,是时间、空间的相互交织。行旅词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地理性”,在某一具体地点又具有丰富的历史人文典故,故贬谪行旅词、江湖行旅词多于川峡写巫山神女,洞庭、湘水写湘妃、屈原、贾谊。亡国行旅词则多写历史兴亡(如六朝于金陵之兴替、隋炀帝于江都之灭亡等等)。这种写法就使行旅词具有一种古今同悲的苍凉风格和意味。 在论述各类行旅词的基础上,本文又揭示了唐宋行旅词具有重要的词史意义: 一,行旅词拓展了词的内容、题材,扩大了词的生存空间。在唐五代及北宋前期,词多表现女性闺阁闲愁、酒宴之上妓女的声色之美。后来大量的行旅词创作出来,像贬谪、亡国、漂泊江湖、从军等很少在词中出现的内容,一下子在行旅词中铺展开来,这必然带来词在内容、题材上的扩张,也为词的生存、发展开辟了道路。 二,行旅词的创作是“尊体”观念在词史上的反映与实践。词体不尊,由来已久而成风习。行旅词多写江湖漂泊、贬谪、亡国、军戎征战等对国家、个人具有重要意义的内容,词体之尊的变化就自然发生了。 三,行旅词的创作促进了词体的“诗”化。新的内容、题材对词的艺术手法的运用也有影响,“衬托、暗喻、象征、寄托”,这些在诗中常用的艺术手法也全面应用到行旅词的创作之中。如“日”与“长安”代表着皇帝和京师,是有象征意味的意象,也是表达政治诉求的诗所常用的意象和手法。把这些意象写进词中,自然使词向诗的内容和表达手法有所靠近,促进了词体的诗化。 四,行旅词多以“赋”法入词,促进了慢词的发展。行旅词因经历地方多,空间变化大,自然景物丰富,人文历史繁多,这都有利于创作内容丰富的行旅慢词。行旅词人往往因个人遭遇而感慨良多。所以在漫长的行旅中可以创作篇幅较长的慢词(酒宴这种当场作词的环境不利于慢词的打磨、创作)。词人题序中的“过某某地”、“作于某某道中、舟中”等标记明确显示了这一点。驿亭、寺庙题壁词的众多也证明了这一点。当然这些词不一定全部是行旅词,也有一些词是行旅之后而写,但内容是对行旅的回忆,仍然是行旅词。 与此同时,通过大量的文本解读,本论文又从多个方面来论述了唐宋行旅词具有深厚的文化意蕴: ,以词证史。首先,通过对行旅词的研究,可以加深对历史事件的认识。如贬滴行旅词和亡国、播迁行旅词中所反映的重大历史事件。其次,具体辨析词人的行踪(如贬谪的时间、路线等)。第三,可以辨析词创作的具体时间和背景,如北宋末年的欧阳殉的《踏莎行》词,到底是在什么时间和背景下写作的。第四,可以借以考察、印证唐宋时期的交通状况和行旅习俗。 二,行旅洲“本事”背后的文化意蕴。行旅词多因贬谪、亡国、飘零江湖等而作,故“故事化”的“本事”记载较多。这些“故事”不一定真实可靠但荒谬表象的背后往往蕴藏着“历史真实”,具有深厚的政治、宗教、民族心理等文化意蕴,值得挖掘。 三,行旅词的“传播”意义值得重视。很多行旅词写于途中,又往往题写于驿亭、寺庙之壁,故传布四方。实际上行旅词的作者也非常重视词在传播上的优势,用词达到自己的各种目的。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