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迷惘与追寻

秦祥涛  
【摘要】:菲茨杰拉德用细腻的观察力诠释了上世纪美国20、30年代的“迷惘”,却又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踏着“追寻”的脚步。在菲茨杰拉德的小说里,时刻交织着这两种情绪的张力,时刻存在着作家与自己的内心所进行的激烈挣扎,时刻有一种积极的精神动力激励着主人公,也感动着无数读者。人们常言菲茨杰拉德是“失败”的,在声色犬马中耗尽了才华、挥霍了生命孰不见他作品里时常表现出一种解剖自我、追求进步的精神品质。其实,人们既不能用时代的变迁去定义菲茨杰拉德小说的格调,也不能用简单一句“美国梦”的破灭去涵盖他所有作品的主题。在菲茨杰拉初期创作中,即在《人间天堂》、《美与孽》中,他笔下的主人公的确是忧愁的、迷惘的,但那带有“爵士乐时代”特定的印记,却掩盖不了内在精神的自我追问,或如艾默里的精神探寻旅程,或如安东尼不服输的执拗。紧接着,菲茨杰拉德便用一部《了不起的盖茨比》向世人宣告了自己精神的高贵——如骑士般的忠贞。那看似悲壮的恋爱悲剧,实际上是菲茨杰拉德戳穿时代谎言、揭开“美国梦”虚伪面纱的有力一击。盖茨比与尼克这两个角色,化身为菲茨杰拉德精神追求的两面,进而也变悲剧为一次成功的追寻“绿光”之旅。在后两部长篇小说《夜色温柔》、《末代大亨的情缘》中,菲茨杰拉德摆出了斗争的姿态:尼克以惨痛的教训离开了尼科尔,寻求精神与身体双重的皈依,而施塔尔则是以英雄的形象战胜了自私、残酷、傲慢之流。可以说,菲茨杰拉德从未停下“追寻”的脚步,他渴望以一种积极的作家责任感回答时代的困惑,为正在做着“美国梦”的广大美国青年提供一次深刻的反面案例,并为他们认识自我、获得精神安慰提供一个绝佳的“出口”。菲茨杰拉德无疑是具有牺牲精神且高贵伟大的。他饱尝了上层社会的锦衣玉食,而心仍是那个来自中西部圣保罗市的贫穷小伙;他见识了破败好莱坞偏远公寓生活的落魄,而梦仍是那个如“上帝之子”般坚定的盖茨比。迷惘与追寻,菲茨杰拉德未曾停止,也必将永恒。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