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教学倾听研究

宋立华  
【摘要】:倾听是基于人类的听觉器官——“耳朵”所具有的先天的“听”的生理功能的基础上而形成的具有丰富意蕴的词语,它与教学关系密切,具有多重考察维度与多种存在形式。对教学倾听进行研究从内部来看主要是缘于理论上倾听之于教学有重要的价值以及实践中对倾听的忽视与误解,而对本真教学的理解、对倾听思考历程的加深以及多学科关于倾听的研究成果则从外部催生了对其进行深入研究的可能。本研究试图对教学领域中长期被忽视的重要问题——倾听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察,在明晰其丰富意蕴、多种维度、现实状况的基础上构建“倾听着”的课堂教学,其目的在于以倾听为关键点,在丰富教学理论研究、加强对教学实践解释力的同时,促进二者之间的转换,使课堂教学真正成为师生生命有意义的构成部分,进一步推进课程改革向纵深方向发展。本研究分为三个部分,遵循的是“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这样一个基本的思路。第一部分是“何为教学倾听”,包括第一章“倾听:一个意蕴丰富的词语”和第二章“教学倾听:内涵、性质与审美阐释”,主要从多学科角度对倾听丰富意蕴以及教学倾听进行理解和阐释,解决“是什么”的问题。通过研究发现,倾听是一个具有丰富意蕴的词语。生理学考察显示,倾听是一种复杂的思维活动;社会学考察显示,倾听是人际交往沟通的重要方式,蕴含着关怀、理解等积极的人文态度;哲学考察显示,倾听具有生存意味、共在特征与德性特点。而教学倾听则是指教学过程(活动)中,教师和学生基于相互尊重、平等的立场,细心听取彼此的各种表达、以倾听的方式表现出来并在此基础上达成的知识、思想、生命、情感等层面的交往和互动。教学倾听具有目的性与工具性共存、求真性与向善性共在、情感性与智慧性相伴、创造性与审美性相随等性质。对教学倾听进行审美阐释,发现它的美主要表现在理性的探险和训练、师生关系的和谐共生、精神的相遇相知、生命的关怀与成长等方面。这种美是手段、目的、境界三个层次的教学美的综合,它直抵教学美的内核,体现了教学内在本质的美。第二部分是教学倾听两维与主体分析,包括第三章“教学倾听的两维分析”与第四章“教学倾听的主体分析”,揭示了教学倾听的优秀所在以及教师和学生成为倾听者的原因、角色诉求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变化等,解决“为什么”的问题。通过研究发现,教学倾听的品性之优主要表现在教学中“我-你”相遇与共在,体现了教学的自成目的性;理性之优表现在创造三重意义与关系,是一种教学实践智慧。教学的应然要求、学生权力的体现以及教师专业发展的需要等原因决定了教师应该成为倾听者。教师作为倾听者的角色溯源发现,孔子与苏格拉底都具有超强的倾听能力,他们的倾听表现在多个方面且与所处时代有关,需要辩证地借鉴吸收。教师作为倾听者意味着教师工作重心以及角色诉求发生了由知识的传递者变为研究者与反思者、由知识的旁观者变为学生经验建构的帮助者、由技术行动者变为实践智慧的拥有者三个重大的转变。学生作为倾听者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与必然性,其目标是成为德性与创造性融为一体的“会倾听的人”,学生作为倾听者意味着在学习过程中的任务与角色发生了从“空的容器”变为具有不同经验的经验者、从经验的拥有者转变为经验建构者等两个重大转变。师生倾听体现了教学关系发展的逻辑。第三部分是走向“倾听着”的课堂教学,包括第五章“课堂教学倾听的现状”和第六章“走向倾听着的课堂教学”,在分析当今课堂教学倾听现状的基础上构建了“倾听着”的课堂教学,试图将倾听的价值与丰富意蕴在现实的课堂中实现,解决“怎么做”的问题。基于倾听水平、主体与两维的现状考察发现,当今教学倾听存在着倾听缺失、选择性倾听、评价性倾听、解释性倾听以及移情性倾听五个层次水平;存在着学生单向倾听教师、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双向倾听、基于师生双向倾听又允许学生彼此倾听、师生、生生多边多向相互倾听四种模式;在品性与理性上皆有不理想的情况。为此,需要构建基于倾听、在倾听中、通过倾听来进行的“倾听着”的课堂教学。“倾听着”的课堂教学的课堂氛围是润泽的、模式是多边多向的相互倾听、外在表现为说者位置的空缺、实质是学习共同体的结成。达克沃斯的教学、佐藤学观察并倡导下的教学、瑞吉欧教育模式中的教学都是“倾听着”的课堂教学在实践中的典型诠释。倾听主体视角下的“倾听着”的课堂教学的实践操作过程大体是倾听前倾听意识的萌生,倾听中注重倾听技巧、态度情感的参与,倾听后注意倾听智慧调控下的回应。在教学走向“倾听着”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主要来自倾听主体方面、教学制度方面、课堂话语环境方面。为此,提高倾听主体的素质、建立宽松的教学制度、创设理想课堂话语环境等是达成“倾听着”的课堂教学的若干策略。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