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约翰·辛格喜剧创作的美学特质

李玉花  
【摘要】: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具有世界声誉的一场文化民族主义运动,它产生了世界级的文坛巨匠和经典作品。然而在国内学界,约翰·辛格(John Synge,1871-1909)这位举世公认的戏剧才子、爱尔兰文艺复兴时期的领军人物和阿贝剧院的创建者、管理者之一,却未能受到足够的重视,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在爱尔兰研究和英国戏剧研究领域的一大遗憾。辛格在爱尔兰文学发展史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他的作品包含鲜明的爱尔兰性并对后世很多文坛巨匠产生过重要影响。每一部辛格戏剧上演时都曾引发都柏林文化圈的激烈讨论,“花花公子骚乱”的爆发更是成为了戏剧史上的大事件。其实,辛格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他之所以引发如此巨大的争议,是由其作品蕴含的独一无二的美学特质造成的。《峡谷的阴影》、《圣泉》、《补锅匠的婚礼》和《西方世界的花花公子》是辛格喜剧创作的主要成果,通过对这四部喜剧的整体性研究,从作家创作的美学渊源、喜剧的基本主题、主要人物形象、情节结构特点和艺术风格等几个不同视角出发,追根溯源,可以发掘出辛格式喜剧的独特审美特质。辛格的创作充分融合了继承自爱尔兰和欧洲的古代文学传统,这一切使他的喜剧具有本质上的现实主义特点;他也在现代欧洲学习到许多现代主义技巧,并在实际创作中将其与传统因素融会贯通,使自己的喜剧带有了独特的幽默、讽刺和狂欢、荒诞的意味。事实上,辛格式喜剧都有其现实生活的来源,它们取材于剧作家在爱尔兰西部收集到的真实素材,而《阿兰群岛》可以说是辛格喜剧中所有故事的开端。辛格的喜剧创作与他的身份背景和时代、环境密切相关。在爱尔兰争取独立的年代,作为一位有良知的爱国主义者,他的喜剧虽看似荒诞,但都表达了现实的主题,带有鲜明的抵抗文学特色。这四部喜剧通过挖掘真实的现实,分别处理了当时社会上的女性问题、宗教问题、个人与社会问题、自我身份追寻和认同问题,表达了态度鲜明的反抗性与颠覆性。辛格式喜剧的主人公都是“反英雄”,他们是地位低下的女性、街边的乞丐、流浪汉或农民,是颠覆了“英雄原型”的小人物、被边缘化的平凡形象。辛格刻画了独立、自由、强大的凯尔特女性形象;其喜剧中被称为“疯子”和“傻瓜”的社会边缘人其实是大智若愚的智者;而辛格式喜剧人物的巅峰形象则是他着力刻画的历经挫折与起伏的反英雄。为了唤醒麻木的人群,辛格将故事变形,用反常规的手段呈现剧情,最后产生了震撼人心的效果。典型的辛格式喜剧都是建构在难以置信的故事之上,剧中出现谎言推动故事发展、随后情节被暴力行动激化,剧情反转,最后以出人意料又合理可信的“反高潮”方式,留给观众一个未完成的开放式结局。辛格有意识地利用文学中的对照原则,设置了一系列的对立式人物、场景与事件,使得离奇、突兀的情节在结构上达到平衡,而对照的方式显然给观众留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辛格式喜剧中出现的各种荒诞不经的情节、人物与事件往往令观众捧腹大笑;但是,欢快的气氛不久会出现意外转折,最终带给人们苦涩与阴郁之感——悲喜两种因素被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这样一来,戏剧中的真实细节为其作品主题的普遍性和深刻性提供了依据,而典型的喜剧性元素也为加深悲剧主题增加了力量。辛格采用了戏仿与狂欢化的手法,有意识地违反了均衡与统一的传统原则,在增加了文学讽刺意义的同时,也强化了读者的审美感受。他在舞台上“复活”了一种活生生的、本土特色鲜明的英爱方言,从而确立了自己喜剧中独树一帜的“爱尔兰性”。辛格式喜剧的典型审美特质是来自于社会现状的调查报告般的真实故事、发自于民间故事、魔法和神话中的幽默以及由此引发的讽刺和戏仿、潜藏于民间语言中的智慧与机智等多种因素的彼此结合,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喜剧情节、个人风格和本土语言,最终完美展现了“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张力”。总体而言,辛格式喜剧的主题是严肃的,但是表现这种严肃主题的人物、情节和手段却是奇妙而主观性极强的“辛格式”的典型方法。“辛格式的”(Syngian/Syngean)一词做为一个具体词汇来指称这种原创型的戏剧,它们深深根植于爱尔兰文学的传统,具有现实的社会价值,塑造了特殊的人物形象,同时在表现手法上采用了现实与现代、甚至是后现代技巧的融合。辛格的创作完全顺应了历史的洪流,以传统、本土的文学形式树立了自己独特、鲜明的旗帜,在保留艺术作品本身独具一格的审美特质的同时,使文学的社会功能得到最大化发挥,并以其牢固的、不灭的爱尔兰性最终经历了时间的考验,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