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阶层结构复合微球的制备、组装与表面润湿性研究

徐德智  
【摘要】:聚合物微球材料可以用做涂料、阻燃材料、活性物质催化载体及光学器件等,因此吸引了学术界和工业界的广泛关注。微球的化学组成和形貌是决定其物理化学性质的最重要的因素,不同的形貌结构具有不同的功能性和应用领域。因此,制备具有不同化学组成和形貌的微球材料引起科研工作者极大的研究兴趣。单一组成的聚合物在特殊的应用领域可能具有局限性,因此人们设计和制备了复合型微球,如无机/聚合物,和聚合物/聚合物复合微球。在这类微球材料中,惰性的聚合物是一种理想的载体,既有利于活性物质的接触,又利于材料的回收和重复使用;而无机组分的引入不仅提高了复合材料的机械力学性能,同时也赋予其特殊的功能性。复合微球的形貌也是影响材料功能性的一个重要因素。近年来,阶层型复合微球引起了人们深入的关注,树莓型微球具有典型的规整阶层型表面形貌。相比较表面光滑的微球,树莓状结构复合微球具有一些特殊的性能,如粗糙的表面、比表面积较高、光散射性能优异等。基于以上的性能,阶层结构微球可以主要被用来构筑超疏水和超亲水表面、用作催化剂载体以及制作光学器件等。目前为止,大部分文献中报道的树莓状结构复合微球都是有机/无机和无机/无机类型的复合微球,有机/有机类型的树莓状复合微球的报道很少。文献中所报道的制备有机/有机类型的树莓状复合微球方法需要有苛刻的条件控制。因此,对规整树莓型复合微球的制备方法、形成机理以及微球形貌的可控性都有待更进一步研究。 本论文主要围绕无机/聚合物和聚合物/聚合物型复合微球的制备和形貌控制,开展了辐射细乳液法制备Si02/PS树莓状微球、表面润湿性及其形貌控制的研究;辐射种子乳液法制备PS/PAN树莓状复合微球及其形貌控制的研究;辐射种子沉淀聚合法制备Si02/PAN树莓状复合微球的研究;Core-shell型PS/SiO2以及三角形复合微球的设计与合成;利用p环糊精作为乳化剂一步法制备亲水性复合微球的研究。具体的研究成果如下所述:树莓状聚苯乙烯/二氧化硅复合微球的制备及其在超疏水性材料方面的应用 在亚微米二氧化硅颗粒存在的条件下,我们通过室温下的辐射细乳液聚合成功制备了具有规整树莓状结构的聚苯乙烯/二氧化硅复合微球。具体的制备过程如Scheme1所示。首先,使用Stober方法制备亚微米级的二氧化硅粒子。二氧化硅表面通过硅烷偶联剂(甲基丙烯酰氧丙基三甲氧基硅烷,MPS)改性。然后改性二氧化硅种子与苯乙烯单体,表面活性剂以及助稳定剂一起和水混合配置成细乳液,在细乳液体系中苯乙烯液滴吸附在二氧化硅种子表面。经过60Coγ射线引发的聚合,可以制备得到树莓状二氧化硅/聚苯乙烯复合微球。二氧化硅的MPS改性过程是获得树莓状复合微球的关键步骤,单体加入量和乳化剂浓度同样也会影响复合微球的形貌和表面润湿性。因为树莓状复合微球表面具有阶层微/纳米结构,同时表面粒子是疏水性的聚苯乙烯,因此可以通过他们的自组装来获得超疏水表面。与文献中使用树莓微球构筑超疏水表面的制备方法(主要是LBL组装法)相比,我们的方法包括三大优势:(一)树莓结构比通过LBL方法所构造的更稳定,因为PS和MPS之间形成了共价键;(二)以本工作中的树莓状SiO2/PS微球制备超疏水表面的过程较LBL组装方法更节省时间和更简便(三)无须经过低表面能物质(如十二烷基氯硅烷或聚二甲基硅氧烷)的额外疏水改性过程即可一步获得超疏水表面。因此,整个构筑过程更加简单的和方便。这种超疏水表面与水具有很高的粘附力,因此,此表面可用于无损失的转运水滴,在工业上具有潜在的应用价值。 Scheme1A schematic diagram for the preparation of superhydrophobic film composed of SiO2/PS raspberry particles. MPS改性的SiO2作为种子分散于St、HD油相之中,然后加入到SDS水溶液(6.94mM),形成了细乳液体系,在细乳液中纳米级的St液滴吸附到o-SiO2颗粒表面。经过γ射线辐射后,由单体液滴成核机理可知,单体液滴能原位聚合生成聚合粒子。如Fig.1-c和1-c1所示,复合微球为树莓状结构。树莓状SiO2/PS微球的平均直径约为257纳米,SiO2微球上的PS粒子的粒径约为58纳米。这种树莓状微球可用于构筑超疏水表面。正如我们预期,SiO2/PS粒子膜与水的接触角可达151°(Fig.1-c2所示),即已经达到超疏水的标准(≥150°)。Fig.2是树莓状SiO2/PS颗粒膜的扫描电镜和原子力显微镜图像。显然,由图片可知,树莓状微球紧密的排列在膜上,同时粒子膜具有微/纳米二级结构的粗糙表面。纯聚苯乙烯颗粒膜的水接触角是115°,低于超疏水临界水的接触角。这一结果证明,树莓状SiO2/PS复合微球产生的双尺寸的粗糙表面对由此产生的超疏水表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应当指出,二氧化硅表面的MPS接枝密度直接影响树莓状复合微球的形成。如果的NMPS增加6.76molecules/nm2,也就是说,我们用o-Si02-b微球作为种子,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得到核壳结构复合微球(Fig.1-e和el),而无法得到树莓状结构微球。这可能是由于单体与高功能化二氧化硅表面亲和力增加,因此,单体完全覆盖二氧化硅的表面。核壳结构的微球无法构筑双尺寸的粗糙表面,因此,表面仅表现一般的疏水性(水接触角仅为124。,见Fig.1-e2所示)。综上所述,MPS改性对合成SiO2/PS复合微球是必不可少的,但高接枝密度却不利于树莓状微球的形成。 为了深入地研究SiO2/PS粒子膜表面的润湿性,除了静态接触角,我们也同时测量了动态接触角,包括前进角和后退角。测量数据见Table1所列。接触角滞后是前进角和后退角的差值。令人非常感兴趣的是:所有的接触角滞后都超过了100°,超疏水表面的接触角滞后也达到了116°。这种现象和不同于传统的超疏水表面,在传统的超疏水表面上接触角滞后一般都很小(≤10°),水滴可以在表面上滚动。对于本工作中制备的超疏水表面,由于接触角滞后很大,所以水滴无法在其上滚动,甚至,当表面翻转,水滴也不会滴落(见Fig.3)。水滴的质量约为2毫克,所以,水滴与表面的粘附力是很大的。为了表征这种粘附力的强度,我们通过高灵敏度的微电子机械天平系统(Data-Physics DCAT11,Germany)来测量粘附力,天平首先校准和归零。粒子膜在一定速率(0.05mm/s)下放入和拉出水槽,Fig.4记录了不同位置的平衡力,平衡力随着膜片的拉出逐渐增大,当膜片拉出水面的瞬间,达到最大值(0.24g×9.8mN/g=2.35mN),此时水体的浮力为零,因此可以认为此时的平衡力即为膜片与水的粘附力。为了便于比较,空白的玻璃基板与水的粘附力同样通过这种方法去测量,粘附力只有0.36mN 这种强的粘附力可能是由于范德华力相互作用所导致的,我们假设只有粒子膜最外层树莓球最上层的PS能和水接触,即便是这样,能与水接触的PS粒子的密度也达到~1.55×107个/mm2,所以这些PS会产生总的强大的范德华力,所以就会导致水滴在膜上的粘附。这种效应类似于壁虎的脚趾,壁虎的脚趾由数以百万计的毛发组成,每个毛发都会产生微小的范德华力,但是数量如此庞大的毛发共同作用就会产生惊人的粘附力。所以,我们认为实际上水滴在膜上的状态是"gecko'state"(见Scheme2)。 这种超疏水粒子膜可用于无损失的转运小水滴。如图示Scheme2B所示,我们将一滴水(2μL)滴在超疏水的荷叶叶片上,当粒子膜靠近水滴,可以很容易的将水滴吸附起来,将吸附的水滴接近一块亲水的PET薄膜,水滴就会无损失地转运到这块PET薄膜上。 Scheme2(A) The possible schematic illustrations of a drop of water on the superhydrophobic SiO2/PS particulate film according to the Gecko's wetting state.(The black arrow represents the adhesive force between the water and PS nanoparticles)(B) Transportation process of a water droplet from lotus leaf to a hydrophilic surface by the SiO2/PS particulate film as a "mechanical hand". 树莓状聚苯乙烯/聚丙烯腈复合微球的制备及其在超亲水性材料方面的应用 目前为止,大部分文献中报道的树莓状复合微球都是有机/无机和无机/无机类型的复合微球,有机/有机类型的树莓状复合微球的报道很少。文献中所报道的制备有机/有机类型的树莓状复合微球方法需要有苛刻的条件控制。反应一般是通过高温化学引发的,而且制备过程也较复杂。我们组曾经使用单分散性的聚丙烯酸(PAA)改性的交联PS微球作为种子,以丙烯腈(AN)作为第二单体,使用辐射种子乳液聚合成功制备了单分散性规整树莓状PS/PAN复合微球。之前,我们认为种子微球交联是制备树莓状微球的关键条件。然而,最近发现通过辐射种子乳液聚合以非交联PAA改性的PS微球作为种子也同样可以用来制备得到树莓状PS/PAN复合微球,具体的实验步骤可见Scheme3。 Scheme3A schematic diagram for the preparation of raspberry-like PS/PAN hybrid particles. 单分散的PAA功能化的PS种球(a)和PS/PAN复合微球(c)的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FT-IR)如Fig.5所示,699cm-1、757cm-1的峰为聚苯乙烯苯环上C-H面外变形振动吸收峰,位于1452cm-1,1493cm-1,1601cm-1的峰为聚苯乙烯苯环的环振动吸收峰,位于3025cm-1的峰为聚苯乙烯苯环上C-H的伸缩振动吸收峰,位于2849cm-1,2923cm-1的峰为聚苯乙烯中饱和C-H的伸缩振动吸收峰,1705cm-1的峰为羧基功能化聚苯乙烯微球上PAA羧基官能团的特征伸缩振动吸收峰。2243crm-1为PS/PAN复合微球上腈基(C=N)的伸缩振动吸收峰,从而证明了PS/PAN复合微球中PAN的存在。 Fig.6给出了通过无皂乳液聚合制备的PAA功能化的PS微球和辐射种子乳液聚合制备的树莓型的PS/PAN复合微球的TEM和SEM照片。从图中可见,PS种子球和PS/PAN树莓型微球的单分散性均很好,且PS/PAN树莓型微球的尺寸明显比PS种子球大。我们从不同样品的SEM照片中选取100个微球,分别测量它们的尺寸,计算出微球的粒子尺寸和尺寸分布。测量和计算的结果是:PS微球的数均直径Dn为354nm,重均直径Dw为355nm,该微球的多分散系数PDI为1.003;PS/PAN复合微球的尺寸多分散系数为1.005,证明该复合微球也具有很好的单分散性。该PS/PAN复合微球的数均直径Dn为415.7rnm,重均直径Dw为417.9rnm,较PS微球的直径大了约60rnm,从而证明丙烯腈的确在PS种球上发生了聚合。Fig.7是种球和此复合微球的尺寸和尺寸分布图。由图可见,PS种球只有一个相对狭窄单峰,表明种球的单分散性较好。PS/PAN复合微球也只有一个单峰,不过其单分散性较种子球差。 XPS用于表征PS种球和PS/PAN复合微球的表面元素组成,其测量厚度约为~5纳米。XPS谱图(Fig.8)表明种球中只有C和O元素的存在,氧原子相对含量约为14.62%,通过计算可得PS种子表面PAA含量约为32.92%。在树莓状PS/PAN复合微球存在典型的N1s峰(-399.5eV),N元素的含量约为16.49%,从而证明了PAN存在于PS/PAN复合微球表面。 Fig.9是PS种球,PAN和树莓状的PS/PAN复合微球的TGA曲线。由于PAN和PS的杂化,复合微球中PAN特征降解温度(280℃)比纯PAN的要稍微高一些(Fig.10)。由于相邻氰基之间容易形成热稳定的环状,交联或共轭结构,在氮气条件下,PAN无法完全烧完,即使温度达到600℃,也仍然有残留物存在,对于纯PAN,残留约43.6%,对于PS/PAN复合微球,最后有约20.5%的残留物。因此,树莓状微球中PAN百分比(PAN%)可以通过以下计算得到: 在本工作中,我们发现通过反应体系pH调控可以达到使PS/PAN复合微球形貌变化的目的。如Fig.11所示,当pH为4时,通过此法可得到两种尺寸的微球,大尺寸的微球是核壳型PS/PAN复合微球,小尺寸的微球是纯PAN粒子。当pH在4.5至12条件下,可以高产率地制备得到树莓状复合微球。 我们认为PS种子球上PAA链段上羧基对形成PS/PAN复合微球起着重要作用(Scheme4)。当pH值低于PAA的pKa(pKa=4.28)时,羧基不解离或解离较少,在这种情况下,有利于形成PS/PAN核壳型复合微球;当pH值高于4.28时,越来越多的羧基将逐渐解离成带负电荷羧酸根基团,此时更有利于树莓状或多鼓包等具有阶层结构的复合微球的形成。 如上所述,树莓状PS/PAN复合微球其表面具有规整微纳米二级结构,而且其表面是由亲水性的聚丙烯腈纳米粒子组成,因此,这些树莓状微球可用于构筑超亲水表面(如Fig.12所示)。 树莓状二氧化硅/聚丙烯腈复合微球的制备及其表面润湿性的研究 通常情况下,二氧化硅必须要经过硅烷偶联剂的改性才能与聚合物有良好的相容性,硅烷化改性对于制备二氧化硅/聚合物复合微球是至关重要的步骤。本论文中,我们介绍一种简易快捷的方法可以用于制备二氧化硅/聚丙烯腈复合微球(见Scheme5)。在这种方法中,以未改性的二氧化硅(见Fig.13)作为种子,利用γ射线引发的辐射种子沉淀聚合法,成功制备得到了树莓状二氧化硅/聚丙烯腈复合微球(见Fig.13)。Fig.14的XPS谱图中结合能在399.2eV对应的是N1s的峰,对应的氮元素含量约为13.5%,反应体系中只有PAN分子中有氮元素,所以可以证明复合微球表面由PAN组成。研究表明,微球的表面形貌可以很容易地通过AN/二氧化硅质量比来调控(见Fig.15),当质量比在0.5以上时,才可以高产率地制备得到树莓状Si02/PAN复合微球,而且微球表面阶层结构随单体量的增加而愈加明显。最重要的是,这种树莓状微球可用于沉积自组装成超亲水表面(见Fig.16),而且表面的润湿性与微球的表面结构有很大的关系。 核壳型和三角型PS/SiO2复合微球的制备 首先我们利用分散聚合方法制备了PS微球(见Fig.17A,B和C),由FT-IR(见Fig.18)可知此微球表面残留有PVP,然后以此PS微球作为种子,通过溶胶-凝胶法可较简便地制备得到核壳型PS/SiO2复合微球(见Fig.17D,E和F)。在高温条件下煅烧可以除去PS核从而得到二氧化硅中空微球(见Fig.17G, H和I)。最重要的是,我们发现这种核壳型微球外层的二氧化硅壳层在溶胀过程中能起到保护PS核球的作用,从而能阻止核球完全被单体溶解。所以我们设计以这种核壳粒子作为种球,使用辐射种子乳液聚合来制备各向异性微球,具体的制备过程见Scheme6,核壳型粒子在被St溶胀过程中,被溶胀的PS将会膨胀,从而胀裂二氧化硅壳层,溶胀的PS从裂开的二氧化硅壳层中挤出新的鼓包。最后,当γ-射线辐射引发St聚合后即可形成三角形的微球。这种新颖的方法在制备各向异性复合微球具有潜在的应用价值。 我们制备了三种具有不同二氧化硅壳层厚度的PS/SiO2核壳微球。实验表明:二氧化硅壳层厚度对于使用核壳型PS/SiO2:种球来制备三角形复合微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二氧化硅壳层厚度只有20纳米,其不足以阻止PS核在溶胀过程中被完全溶解。因此,最后反应只得到聚集状的微球。随着壳层厚度的增加,会有越来越多的三角形复合微球形成(见Fig.17)。因此,二氧化硅壳层对于三角形微球的制备起着重要的作用。 单体/核壳粒子质量比的变化也同样会影响三角形复合微球的制备,St单体加入量很少(WSt/Seed是1.25和2.5)时,只能制备得到少量三角形复合微球;随着单体加入量增加,会生成越来越多的三角形微球(见Fig.19)。此外,新生成的PS新头的尺寸也会随着WSt/Seed增大而增大。使用氢氟酸去除三角形微球上二氧化硅壳层后,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复合微球是三角形的。当WSt/Seed更进一步增大,如增加至7时,只能得到微球的聚集体,如果WSt/Seed再增加至10,几乎所有的种子微球都破碎了,留下破碎二氧化硅壳层碎片,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种子微球的PS核被过量的St完全溶解,导致二氧化硅壳层剥落。本研究中,我们发现制备三角形复合微球的相对最优WSt/Seed是5。 p-环糊精存在下辐射乳液聚合制备亲水性PS微球 因为环糊精(CD)外层有很多羟基基团,所以具有很强的亲水性,所以可以在CD做乳化剂的时候,利用CD来提高疏水性聚合物乳胶粒子的亲水性。但很可惜,几乎所有的文献资料表明,聚合反应结束后CD分子都会从聚合物分子链上滑落,而不会牢固地固定在聚合物微球表面。本论文中,我们设计在简单的St/β-CD/H20的三元体系中,因为在油水界面上可以生成固体St/β-CD包合物颗粒,我们计划利用包合物颗粒作为Pickering乳化剂来制备亲水性树莓状PS微球,具体实验步骤见Scheme7所示。的主要步骤包括:St与β-CD的水溶液混合,油水界面上可以生成固体St/β-CD包合物颗粒,经过乳化可形成Pickering乳液;然后Y射线引发聚合即可制备得到PS微球,由于聚合反应是在常温下进行的,St/β-CD固体包合物最大程度地保持为固体状态,同时高能辐射条件下,St和环糊精上可能都会产生接枝活性点,因此可以使p-CD牢固的固定在PS微球上,所以制备得到的PS微球是亲水性的。 Scheme7One-pot synthesis of hydrophilic PS microspheres through radiation Pickering emulsion polymerization. 通过TEM照片(Fig.20)可知,最后所获得的PS微球并不是如我们所设计的那样得到树莓状微球,从电镜照片上可以看出,PS微球具有光滑的表面,同时也具有不是特别明显的核壳型结构。颗粒的平均直径随着p-CD加入量的增大而有所增加。XPS可以证明使用p-CD作为乳化剂条件下,辐射法所制备的PS微球表面的氧元素含量(9.61%)比通过化学制备的PS微球含量要大的多。可以说明辐射法制备的PS表面固定有更多的p-CD。 如Fig.23所示,当p-CD加入量为7.5%时,相应的PS粒子膜接触角约为57.3°,而通过化学法制备的PS微球,其表面的CD含量较低,所以相应的水接触角高达99.9°。由于PS微球表面含有β-CD,所有制备的PS微球的粒子膜表面水接触角都小于90°,而且接触角随p-CD加入量增加逐渐降低,当p-CD加入量增加到15%,水接触角甚至可以低至36°(Fig.24)。因此,此方法为聚合物微球的亲水性改性提供了一个便捷的途径。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陈敏,游波,周树学,武利民;草莓型SiO_2/PMMA纳米复合微球的制备[J];高等学校化学学报;2005年07期
2 崔雪梅;沈辰辰;袁启超;韩顺玉;;纳米聚乙烯/二氧化硅复合微球的制备[J];延边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9年03期
3 丁素丽,朱以华,杨晓玲;以明胶为模板制备复合空腔微球[J];无机材料学报;2004年05期
4 李煜;王朝阳;陈云华;童真;;Pickering乳液聚合制备核-壳结构PS-SiO_2复合微球[J];功能高分子学报;2009年02期
5 陈敏;游波;周树学;武利民;;草莓型PMMA/SiO_2有机-无机复合微球的合成与表征[J];高分子学报;2006年06期
6 王德禧;聚合物纳米复合材料的最新进展[J];工程塑料应用;2002年11期
7 李小琴;周娟;乔晓光;武利民;;电子染色技术在SiO_2/P(St-co-BA)复合微球TEM表征中的应用[J];高分子学报;2007年07期
8 王旭东;王迎军;魏坤;赵娜如;张淑花;;聚己内酯/纳米羟基磷灰石复合微球中的药物分布及体外释放(英文)[J];硅酸盐学报;2008年09期
9 景茂祥,沈湘黔;简报γ-FeNi包裹Al_2O_3复合微球的制备[J];硅酸盐学报;2005年09期
10 邱舒;王学宝;孙洁;郑晓梅;倪良;;壳聚糖-琼胶复合微球的制备及其药物释放性能[J];化学与生物工程;2007年07期
11 刘轶;张皓;王春雷;杨柏;;CdTe纳米晶-BaSO_4复合荧光微球的制备[J];高等学校化学学报;2008年12期
12 赵雯;卢婷利;张宏;陈涛;;核壳结构有机/无机复合微球的制备与应用进展[J];材料导报;2009年07期
13 梁红莲;张颖;;硒-高分子复合微球的微凝胶模板法制备研究[J];廊坊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9年02期
14 陈日清;蒋煜;金立维;王春鹏;储富祥;;微晶纤维素丙烯酸酯复合微球的制备及性能研究与运用[J];林产化学与工业;2009年03期
15 张静;卜新丽;张颖;张慧敏;;表面图案化的CdS-P(AM-co-10%MAA)复合微球对BSA的吸附性能研究[J];离子交换与吸附;2010年05期
16 罗付生,韩爱军,杨毅,李凤生;化妆品用聚甲基丙烯酸甲酯-二氧化钛复合微球的制备及性能[J];日用化学工业;2002年02期
17 黄俐研,杜江,刘正平;壳层可控导电聚吡咯/聚苯乙烯复合微球及聚吡咯中空微胶囊的制备[J];高等学校化学学报;2005年06期
18 朱雷;李仲谨;余丽丽;刘节根;;复合CaCO_3法制备医用多孔明胶微球[J];化工新型材料;2007年07期
19 杨小玲;陈佑宁;姜玉凤;赵维;;药物载体玉米淀粉/β-环糊精复合微球的合成及表征[J];广东化工;2007年10期
20 白超良;王斌科;张丽;杨菊香;房喻;;微凝胶模板法制备表面图案化CuS有机-无机复合微球[J];空军工程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7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和鹏;张宝亮;张秋禹;范新龙;厉向杰;;内部结构不对称磁性复合微球的制备及其影响因素探究[A];2011年全国高分子学术论文报告会论文摘要集[C];2011年
2 常柏松;刘聪颖;闻昊;唐红艳;焦云峰;杨武利;;含介孔结构的多重响应复合微球的制备及载药研究[A];2011年全国高分子学术论文报告会论文摘要集[C];2011年
3 艾凡荣;姚爱华;黄文旵;王德平;;肿瘤热疗用Fe_3O_4/P(NIPAAm-co-Am)复合微球的研究[A];2009年上海市医用生物材料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9年
4 王伟;张颖;李国梁;;导电聚合物复合微球制备及性能研究[A];中国化学会第十二届胶体与界面化学会议论文摘要集[C];2009年
5 徐帅;郭佳;汪长春;;Fe_3O_4/PSt复合微球的结构控制和功能修饰[A];2011年全国高分子学术论文报告会论文摘要集[C];2011年
6 王小聪;唐赛德;周辰;刘靖;封伟;;模板法制备TiO_2/聚苯胺中空复合微球及多孔TiO_2中空微球[A];全国第八届有机固体电子过程暨华人有机光电功能材料学术讨论会摘要集[C];2010年
7 胡进进;张颖;戴舒;;P(NIPAM-co-MAA)/ZrO_2复合微球制备及吸附性能研究[A];中国化学会第十二届胶体与界面化学会议论文摘要集[C];2009年
8 常柏松;焦云峰;杨武利;;温度、pH响应性的介孔复合微球的制备及应用[A];2011年全国高分子学术论文报告会论文摘要集[C];2011年
9 梁红莲;张颖;吴华涛;房喻;;硒化银-高分子复合微球的制备研究[A];中国化学会第十一届胶体与界面化学会议论文摘要集[C];2007年
10 宋少飞;胡道道;沈淑坤;;磷钨杂多酸季胺盐有机-无机复合微球的制备[A];中国化学会第九届全国应用化学年会论文集[C];200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徐德智;阶层结构复合微球的制备、组装与表面润湿性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12年
2 崔陇兰;单分散Fe_3O_4/PS复合微球的制备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08年
3 张建安;无机/聚合物复合微球的设计、合成及形貌控制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11年
4 王祎龙;形貌可控的无机材料及无机/聚合物复合材料的合成[D];上海交通大学;2009年
5 徐智中;磁性聚合物微球的制备[D];复旦大学;2005年
6 夏奡;高磁响应性复合微球的制备与表征[D];复旦大学;2009年
7 刘超;模板法制备长程有序层状羟基磷灰石及其海藻酸盐基复合微球的研究[D];天津大学;2004年
8 熊万斌;光聚合法制备高分子微球及其性能研究[D];江南大学;2012年
9 赵丹;包埋稀土发光材料的核-壳型纳米复合物的制备和光物理性质[D];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2005年
10 陈敏;聚合物/SiO_2有机—无机纳米复合微球的制备与表征[D];复旦大学;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姚东东;微凝胶负载杂多酸季铵盐复合微球制备及其脱硫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0年
2 康晓梅;淀粉的改性及其复合材料的合成与性能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2年
3 徐静;聚氨酯的合成及其与壳聚糖的复合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2年
4 张志超;多孔磁性复合微球的合成与表征[D];天津大学;2004年
5 余松林;电喷法制备高分子复合微球的研究[D];东华大学;2011年
6 陆锦霞;非刚性核—壳结构PS/CeO_2复合微球的可控合成及其性能研究[D];常州大学;2011年
7 冯桂双;有机/无机复合微球的合成及性能研究[D];江苏大学;2010年
8 韩小云;Fe_3O_4/Polymer复合微球的制备、改性及其在磁分离中的应用[D];山东轻工业学院;2012年
9 崔婷;聚甲基丙烯酸磁性微球的制备及其在生物分离纯化和载药中的初步应用[D];西北大学;2010年
10 卜新丽;三种分离介质的合成及对蛋白吸附性能的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言;树莓——极具开发价值的果树[N];中国特产报;2000年
2 平慧 刘计权 孟俊峰;树莓品种简介(上)[N];山西科技报;2004年
3 记者 董建矿通讯员 王毅亭;封丘:小小树莓赚大钱[N];河南日报;2007年
4 孙政 争华;“小金果”长成大产业[N];沈阳日报;2009年
5 记者 孙全 通讯员 张鹰;东陵:投资亿元发展树莓产业[N];沈阳日报;2009年
6 庄程彬;多季树莓佳品——寒大红[N];中国特产报;2001年
7 南风;全国树莓协作组成立暨树莓开发研讨会在京召开[N];中国特产报;2002年
8 王亮;树莓新品种——双季红[N];中国特产报;2004年
9 小雨;树莓的人工的栽培技术[N];中国特产报;2005年
10 吕双雁;树莓的引种及市场前景[N];中华合作时报;200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