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官僚制与现代民主政治

张剑玉  
【摘要】: 纵观人类社会政治发展的历史,官僚制几乎是任何类型的国家都必须依重的国家政治统治与社会治理体制。从君主专制的古代国家到现代社会的民主政治国家,从奴隶制国家、封建国家再到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恐怕没有任何一种政治国家能够离开某种类型的官僚制的运作而正常维护其统治。长期以来,官僚制,特别是19世纪以前的官僚制,主要是作为一种国家统治的政治手段而存在的。换言之,官僚制是一种维护少数统治者(君主或贵族)的利益,并保持其统治稳定和长久的工具组织。然而,随着现代民主国家的逐步建立和发展,无论何种形式的政治专制统治都已经为人们所唾弃,而民主政治已经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和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因此,在民主政治的背景下,现代官僚制与民主政治的关系日益受到关注和研究。 本文是从厘清“官僚”、“官僚制”与“官僚主义”的概念以及相关的问题切入并逐步展开的。这样,既给后面的论述提供了一个清晰的概念基础,也为论及官僚制与民主政治的主题找到一种缘由。事实上,与其说官僚制是因为其对现代社会发展的贡献和作用而为人们所了解,倒不如说是因为它的官僚主义弊病所带来的恶劣影响而使人们印象深刻。所以,本文首先对官僚、官僚制和官僚主义的概念进行剖析,以客观和中性的态度分析它们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并对官僚主义产生的根源以及消除的途径作了初步的分析和探讨。在辨明了基本的概念之后,文章首先按照官僚制历史发展的逻辑顺序论述了君主专制下的古代官僚制和现代民主政治下的现代官僚制,对它们产生的历史轨迹和制度特征等进行了具体的分析。通过这种分析笔者意在表明,没有或缺乏民主制度的框架约束,是导致君主专制的古代官僚制肆意侵犯人民的生命、财产和自由权利的根源。然而,将官僚制的运作置于现代民主政治的约束和控制之下就不存在任何弊端和问题了吗?显然,回答是否定的。虽然现代官僚制与民主政治的结合开辟了官僚制发展史上的新篇章,但现代官僚制工具理性主义的设计也带来了诸如官僚主义等违背其职责和职能的问题。因此,如何克服官僚制的弊端以实现真正的民主政治的问题,自从现代官僚制诞生之日起就一直为人们所关注、讨论和研究。 官僚制与现代民主政治的关系问题是本文的主题与重心,所以文章的第四、五、六章集中围绕这一核心展开。本文将官僚制与现代民主政治的关系定位于一种既互相协调又互相对立的关系。协调表明了两种体制之间的一种体制上的优势互补特性,而对立则表明了两种体制之间的一种冲突和制约。在二者的这种关系中,文章强调和突出了现代官僚制与民主政治之间的一种权力或力量的平衡。这是保证现代国家政治稳定和社会持续发展和持久繁荣的最为重要的政治因素。否则,如果国家的权力和力量偏向于官僚制或民主政治的任何一方,都有可能导致一种危险的政治体制的出现。而历史已经证明,极权专制政体或极端民主政体的存在将给国家和社会发展带来了怎样的灾难。因此,我们的结论是,应当保持现代国家政体模式下现代官僚制与民主政治体制这两种“子体制”之间的一种权力或力量的“平衡”。任何一方权力和力量的过度膨胀都是导致人民的生命、财产、自由和权利受到侵犯和伤害的开始,都存在着趋向于一种危险政治体制的潜在可能。然而,现代国家政治实践提供给我们的事实是,现代国家官僚制的权力和力量出现了日益扩张的趋势,而民主机构的权力和力量却相对衰落。这种扩张已经和正在造成对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发展的不良影响和后果,所以,分析、探索和寻求抑制官僚制膨胀的有效途径是非常重要而富有意义的。本文述及了韦伯关于对官僚制进行制约与控制的理论设想,并指出,通过民主机制的制约、提高官僚机构的民主素质和管理水平、下放权力和解除规制以及设立专门机构等是消除官僚制过度扩张的主要途径。 当然,现代官僚制与民主政治之间力量均势关系的打破与现代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客观需求直接相关,同时也是和官僚制自身的组织强势以及民主力量的弱势特征分不开的。官僚制适合管理大型社会组织的特性,使它在现代社会获得了广泛接受和普遍化发展的趋势,所以,官僚制,特别是政府官僚制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权力和社会资源,因此也拥有了越来越大的力量。与此相对比,民主的力量却由于大众力量的分散性和权力的代议性质而处于相对弱势的状态。也正因为如此,官僚制的强势力量才需要平抑,而民主的力量才需要维护和加强。在现代国家,官僚制行政权力扩张的后果之一是国家民主机构的“官僚制化”趋势。对于这种趋势的出现,笔者认为,在官僚制普遍发展的背景下民主机构的官僚制化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也有一定的客观必要性与合理性。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民主机构的官僚制化必须有一定的“限度”。如果民主机构因过度地官僚制化而转变成一种事实上的“官僚体制”,那么,历史上那种官僚制一统天下的局面又会重新出现,民主政治将不复存在,而专制政治则会在现代社会重新上演。因此,无论在官僚制行政权力的扩张问题上,还是在民主机构的官僚制化问题上,都要有一个“度”的把握。某一时期符合客观需要的和适度的偏向,不仅是必须的而且是有益的。然而,过度的和极端的偏向则必然导致国家权力结构的失衡,并可能由此导致严重和危险的后果。 尽管从较长的一个时期来看,现代官僚制仍然是现代国家政府管理过程中不可替代的工具组织和管理模式,但是,随着现代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现代民主政治力量的不断增强和民主体制的日益完善,以及对官僚制自身缺陷和不足的不断克服,必然会导致未来国家政府的官僚制模式发生重大的变化。本文在论述现代官僚制理论模式与现实政治实践的差距的基础上指出,在政治实践中人们对官僚制种种弊端的批判和时代进步与社会发展的新要求形成一种持续的压力,不断推动现代官僚制的改革和完善,特别是20世纪中后期以来持续而深入的官僚制改革运动,最终将导致一种适应新的时代要求的“新官僚制”或“后官僚制”模式的出现。如果说19世纪时期现代官僚制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现代国家政体内民主的力量还比较薄弱的话,那么,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民主的力量也在逐步的加强。因为,从整个现代国家发展来看,政治生活的日趋民主化和人性化是一个总的趋势。因此,现代官僚制的自身发展和超越也必然会体现出这样一种趋向,而走向一种民主官僚制的发展模式。 本文的主旨在于指出,在官僚制与现代民主政治之间,民主之于官僚制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换言之,离开民主政治机制的制约和控制的官僚制只能导致政治独裁和专制,所以,一个国家必定不能只注重发展和加强国家政府机构的行政权力而忽视民主机构的建设和对人民自由和权利的保护。相反,如果不切实际地随意削弱政府官僚机构应有的权威,那么,官僚机构对民主机构权力的制约和对民众力量的规范和管理的力量就很弱小。一个虚弱政府统治之下的国家往往又会导致一种“立法专制”或“多数的暴政”。在这种情况下,以“民主”和“多数”的名义侵犯少数人的权利和利益的现象就不可避免。因此,讨论、分析和研究官僚制与现代民主政治关系的理论价值就在于,它使我们明白,尽管官僚制是现代国家政治体制中日益拥有庞大规模、强大权力和广泛资源的权力主体,其自主性和独立性也因此而更加明显,但是,我们时刻也不能忘记谁才是现代国家的真正主宰,什么才是现代民主国家的政治目标和理想追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官僚制与民主政治之间的权力和力量的关系上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不被官僚制牵着鼻子走入政治的迷途。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康之;论官僚制的实践困境[J];云南行政学院学报;2001年06期
2 张康之;;“官僚制”的文化省察[J];东疆学刊;2002年03期
3 张康之;;论统治视角中的官僚制[J];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02年01期
4 董韦;;官僚制的困境与新公共管理[J];贵州社会科学;2003年06期
5 吴锦旗;;官僚制的悖论及解构[J];金陵科技学院学报;2003年02期
6 谈志林;官僚制与中国行政组织制度的演进路径[J];学术探索;2004年06期
7 丁文浩;论当代官僚制面临的几大冲击[J];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8 郑秀东;马建峰;段燕平;;官僚制:在历史与现实之间[J];前沿;2006年08期
9 周毅之;;从韦伯关于官僚制的苦恼议及治理理论——以非人格秩序神话背后的真实故事为观察点[J];江海学刊;2007年05期
10 孙小丽;杨小霞;;反思官僚制理论及其在我国的适用性[J];湘潮(下半月)(理论);2007年10期
11 丁振国;袁伟;;学习型官僚制与我国行政组织模式的理性构建[J];湖北社会科学;2007年12期
12 李雪;王瑾;;对韦伯官僚制理论的审视与借鉴[J];法制与社会;2008年08期
13 王翰超;;简述官僚制理论产生的条件及原因[J];现代商业;2008年09期
14 刘辉;;从官僚制政府到有效政府:政府改革的未来之路[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6期
15 刘丽红;;韦伯官僚制及其在我国的完善[J];法制与社会;2008年16期
16 Julie Dolan;David H.Rosenbloom;胡辉华;;代表性官僚制[J];公共行政评论;2008年03期
17 陈思;;市场化回归——对官僚制的批判与修正[J];法制与社会;2008年24期
18 文金福;黄耀确;;官僚制理性精神及其现代启示[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4期
19 王泉;;官僚制的价值与限度——兼论我国公共行政的模式选择[J];黑龙江社会科学;2010年02期
20 陈家浩;;官僚制批判性研究的逻辑:基于历史的审视[J];太平洋学报;2010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李智;;官僚制的反功能研究[A];中国行政管理学会2010年会暨“政府管理创新”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2 丁振国;袁伟;;学习型官僚制与我国行政组织模式的理性构建[A];“构建和谐社会与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研讨会暨中国行政管理学会2007年年会论文集[C];2007年
3 丁振国;袁伟;;浅析学习型官僚制理论对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借鉴和运用[A];“构建和谐社会与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研讨会暨中国行政管理学会2007年年会论文集[C];2007年
4 李科利;;论官僚制非人格化特征及其现实意义[A];湖湘公共管理研究(第一卷)[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张剑玉;官僚制与现代民主政治[D];厦门大学;2007年
2 邹珊珊;超越与限制[D];复旦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赵晓军;治理与官僚制的关系问题研究:排斥抑或共融[D];广西大学;2008年
2 崔雁;法治视角下的官僚制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3 王燕燕;审视官僚制[D];河南大学;2011年
4 商诗洋;概念与理论:官僚制在中国的演进与发展[D];中共上海市委党校;2011年
5 宋亮;论官僚制中的规则的意义[D];吉林大学;2006年
6 陆春香;论官僚制改革及其趋向[D];东南大学;2005年
7 方由林;论西方官僚制理论的发展和演变[D];西北大学;2007年
8 徐焕阳;理想型官僚制的二重性[D];浙江大学;2002年
9 马海韵;官僚制批判的批判[D];苏州大学;2003年
10 陶鹏;官僚制下政策执行阻滞因素的分析[D];吉林大学;200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叶托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西方官僚制研究的整合与转向[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
2 黄显中(湘潭大学);“应然的”公共行政[N];中国图书商报;2003年
3 殷英;浅议中外公共行政管理的比较与改革[N];大众科技报;2006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