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福州市郊菜地氮磷面源污染的施肥控制研究

黄东风  
【摘要】: 针对蔬菜不合理施肥导致菜地土壤氮磷过量累积及理化性状恶化、蔬菜的硝酸盐含量超标、菜地地下水的硝酸盐污染和地表水的富营养化等一系列农业面源污染问题,以福州市郊菜地为研究对象,采用实地调查、室内分析、土培盆栽、温室模拟土柱及田间径流小区试验等方法,调查了福州市郊蔬菜的施肥现状、菜地土壤养分累积特征、蔬菜硝酸盐污染现状、菜地田面水及地下水的氮磷面源污染现状;研究了7种不同硝、铵态氮用量配比(即,NO_3~--N / NH_4~+-N比为:3/1,2/1,3/2,1/1,2/3,1/2和1/3)及与3种硝化抑制剂(即,双氰胺、咪唑、吡啶)配施对蔬菜产量、硝酸盐含量及蔬菜内源硝酸盐有效利用性的影响;探讨了7种不同施肥模式(即,不施肥、化肥基施、化肥基追肥各半、化肥和双氰胺基施、化肥和双氰胺基追肥各半、化肥和有机肥基追肥各半、有机肥基施)与蔬菜生长、硝酸盐含量、营养累积、肥料利用率、菜地氮(磷)随渗漏水淋失及地表径流流失的关系规律;建立了以蔬菜丰产、优质、高效且环境友好为目标的优化施肥模式,为解决蔬菜生产上的高氮磷面源污染风险问题提供理论依据。主要研究结果如下: 1、福州市郊蔬菜地以施用化肥为主、有机肥为辅,不同类型蔬菜的平均施肥水平(N、P_2O_5和K_2O总养分)在493.6~1 212.2 kg·hm~(-2)·茬~(-1),N:P_2O_5:K_2O比例为1:0.58~0.98:0.55~0.92,平均为1:0.77:0.75,氮磷钾比例不协调,磷肥施用量明显偏高;不同轮作制度下蔬菜的平均施肥量(N、P_2O_5和K_2O总养分)在2 002.3~3 455.2 kg·hm~(-2)·a~(-1)。与林坡地自然土壤相比,菜地土壤的全磷(2.04 g·kg~(-1))、速效磷(182.9 mg·kg~(-1))、CaCl_2-P(1.02 mg·kg~(-1))明显累积,分别高出3.16、6.87和12.3倍;有机质(37.4 g·kg~(-1))和全氮(2.18 g·kg~(-1))平均含量分别提高33.43%和17.16%;全钾含量变化不明显;而碱解氮(200 mg·kg~(-1))、速效钾(243.8 mg·kg~(-1))、CEC(14.7 cmol·kg~(-1))和pH(5.97)则分别降低15.01%、38.2%、3.14 %和9.7%。 2、福州市郊菜地氮磷面源污染现状:(1)处于严重污染(NO_3~-≥3 100 mg·kg~(-1))的蔬菜样品占检测总数的13.33%,处于重度污染(NO_3~-≥1 440 mg·kg~(-1))以上的蔬菜样品占检测总数的32.5%,处于中度污染以上(NO3-≥785 mg·kg~(-1))的蔬菜样品占检测总数的50.83%。(2)氨氮含量超过地表水Ⅲ类(1 mg·L~(-1))和Ⅴ类(2 mg·L~(-1))水质标准的菜地田面水样数量分别占调查总量的62.5%和56.25%;硝态氮含量超过国家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标准(10 mg·L~(-1))的菜地田面水样数量占调查总量的12.5%;总氮平均含量和最高含量分别为10.99和33.80 mg·L~(-1),分别是地表水Ⅴ类水质氮标准(2 mg·L~(-1))的5.5和16.9倍;总磷平均含量和最高含量分别为4.75和12.75 mg·L~(-1),分别是地表水Ⅴ类水质磷标准(0.4 mg·L~(-1))的11.9和31.9倍。(3)氨氮含量超过Ⅴ类水质标准(0.5 mg·L~(-1))的地下水样数量占调查总量的18.18%;硝态氮含量处于超标级别(≥10 mg·L~(-1))以上的地下水样数量占调查总数的54.55%,处于严重超标级别(≥20 mg·L~(-1))以上的地下水样数量占调查总量的27.27%;总氮含量全部超过Ⅴ类水质标准(2 mg·L~(-1),GB3838~(-2)002),超标率为100%;总磷含量超过Ⅴ类水质标准(0.4 mg·L~(-1),GB3838~(-2)002)的占调查总量的81.82%。 3、优化施肥模式控制蔬菜硝酸盐污染:(1)在试验设计的硝、铵态氮配比水平范围(3/1~1/3)内,随硝/铵态氮施用量比值的降低,小白菜植株株高、株重及产量均大体表现出先升高而后降低的趋势,而小白菜植株硝酸盐含量则大体表现出先升高而后降低再升高的趋势。与硝铵比3/1处理相比,硝铵比2/3处理可分别提高小白菜植株株高、株重及产量15.57%、45.05%和13.67%,同时降低蔬菜的硝酸盐含量37.49%。因此,硝/铵比为2/3处理比较适宜土培小白菜的生长及蔬菜硝酸盐含量的降低。(2)以硝铵比2/3为对照,在此基础上分别添加3种硝化抑制剂(即,双氰胺、咪唑、吡啶)组成的3种优化施肥模式可提高小白菜产量6.06%~28.55%,降低蔬菜硝酸盐含量2.69%~19.66%,提高植株氮累积量2.38%~38.42%,小白菜叶片硝酸还原酶活性(NRA)、硝态氮还原代谢库大小(MPS)和硝态氮还原贮藏库大小(SPS )分别提高24.28%~77.32%、29.45%~272.17%和2.78%~17.38%,并增加代谢库/贮藏库(MPS/SPS)比值0.04%~0.59%,从而提高了小白菜内源硝酸盐的有效利用性。 4、优化施肥模式控制菜地氮磷淋溶损失:(1)土壤磷素淋失“阈值”及淋失潜能研究表明,Langmuir等温方程可以很好拟合供试菜地土样对磷的吸持特征(R2=0.991**~0.998**)。据Langmuir方程求得菜地土壤指导施磷量范围为11.62~67.37 (P)kg·hm~(-2),平均为27.18 (P)kg·hm~(-2);菜地土壤的速效磷和全磷含量均显著高于由回归方程求得的土壤发生磷素淋失的速效磷临界值(56.96 mg·kg~(-1))和全磷的临界值(1.146 g·kg~(-1));菜地土壤的磷吸持饱度(DPS)平均为23.12%,已经接近容易淋失的阈值(25%),其中4片菜地土样的DPS已经超过容易淋失的阈值。因此,福州市郊菜地土壤磷素具有很高的淋失潜能。(2)温室模拟土柱试验结果表明,“化肥和双氰胺基施”和“有机肥基施”2种施肥模式,不仅可比“不施肥”处理改善蔬菜植株的农艺性状,分别提高蔬菜产量113%~301%和238%~250%,提高蔬菜植株氮累积量194%~336%和208%~227%,磷累积量93.5%~133%和144%~229%,提高氮磷肥料利用率,还可比“化肥基施”处理分别降低蔬菜硝酸盐含量10.9%~39.6%和6.8%~34.3%,减少蔬菜种植期间模拟土柱中硝态氮和铵态氮的淋溶损失53.4%和46.6%、水溶性总磷的淋溶损失17.0%和11.3%,从而有效地减少了菜地土壤的氮、磷对地下水水体造成的农业面源污染。 5、优化施肥模式控制菜地氮磷随地表径流流失:“化肥和双氰胺基施”和“化肥和有机肥基追肥各半”2种施肥模式,不仅可比“不施肥”处理改善蔬菜植株的农艺性状,分别提高蔬菜产量93%~226%和143%~154%,提高蔬菜植株氮累积量231%~320%和153%~216%,磷累积量131%~417%和169%~1167%,肥料利用率较高,蔬菜硝酸盐含量较低,还可比“化肥基施”处理分别减少蔬菜种植期间菜地土壤随地表径流流失的硝铵态氮总量46.46%和48.10%、水溶性总磷量21.02%和10.73%,从而有效地减少了菜地土壤的氮、磷对地表水水体造成的农业面源污染。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蔡新源;;农村面源污染的特点和控制[J];科技资讯;2009年11期
2 黄雪萍;;农业面源污染原因分析及控制对策[J];安徽农学通报;2006年05期
3 李绪兴;;水产养殖与农业面源污染研究[J];安徽农学通报;2007年11期
4 余志敏;袁晓燕;施卫明;;面源污染水治理的人工湿地治理技术[J];中国农学通报;2010年03期
5 贾卫国;;农业面源污染与农业经济增长——以江苏省数据为考察对象[J];求索;2010年09期
6 张维理,武淑霞,冀宏杰,Kolbe H.;中国农业面源污染形势估计及控制对策 I.21世纪初期中国农业面源污染的形势估计[J];中国农业科学;2004年07期
7 李可芳,黄霞;磷肥的使用与农业面源污染[J];环境科学与技术;2004年S1期
8 陆维国;;浅论农业面源污染及防治对策[J];环境研究与监测;2004年04期
9 朱秀端;;闽江流域面源污染及控制对策[J];亚热带水土保持;2005年04期
10 方淑荣;刘正库;;论农业面源污染及其防治对策[J];农业科技管理;2006年03期
11 宋继琴;陈海川;翟艳云;;布吉河流域污水截流倍数与河流水质关系研究[J];中国农村水利水电;2006年08期
12 吴迪;何俊仕;;鞍山市农业面源污染及其防治对策[J];安徽农业科学;2006年13期
13 朱胜英;;论发展沼气对治理农村面源污染的作用[J];农技服务;2007年02期
14 张绍冰;;农业面源污染的来源及防治措施[J];现代农业科技;2007年08期
15 宋秀杰;;完善首都农村基础设施 治理农村面源污染[J];农业环境与发展;2007年04期
16 王京;;磷肥施用造成的面源污染研究[J];广西轻工业;2007年08期
17 朱万斌;王海滨;林长松;程序;;中国生态农业与面源污染减排[J];中国农学通报;2007年10期
18 顾成军;张海林;戴雪荣;何小勤;;舒城县土地利用面源污染输出评价[J];江西农业大学学报;2009年04期
19 李和平;;浅析沼气建设与农业面源污染防治[J];农业技术与装备;2009年20期
20 李和平;;浅析沼气建设与农业面源污染防治[J];农业技术与装备;2010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俊;陈红;;云南高原湖泊面源污染现状及污染控制策略探讨[A];中国环境科学学会2009年学术年会论文集(第一卷)[C];2009年
2 刘婷;;关于农业水污染防治的立法研究[A];水资源、水环境与水法制建设问题研究——2003年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上册)[C];2003年
3 蔡金娟;史衍玺;;东平湖流域面源污染及综合整治措施[A];“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论文集[C];2005年
4 蔡金娟;史衍玺;;东平湖流域面源污染及综合整治措施[A];山东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优秀论文集(2004—2006)[C];2007年
5 伍芬琳;陈阜;何莹莹;张宇;;农村有机废弃物综合利用途径[A];全国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治高层论坛论文集[C];2008年
6 李顺鹏;;农药面源污染的微生物修复[A];全国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治高层论坛论文集[C];2008年
7 张宏艳;;新农村建设中面源污染问题的经济学分析[A];全国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治高层论坛论文集[C];2008年
8 王心刚;朱丰平;柳辉林;;依托生态农业建设加速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探讨[A];全国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治高层论坛论文集[C];2008年
9 王心刚;;依托生态农业建设加速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探讨[A];第三届全国农业环境科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10 姜达炳;谭勇;;湖北省农业面源污染现状分析与对策[A];全国农业面源污染与综合防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霞;农村面源污染的风险与秩序重建[D];中央民族大学;2012年
2 张晖;中国畜牧业面源污染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10年
3 张锋;中国化肥投入的面源污染问题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11年
4 张宏艳;发达地区农村面源污染的经济学研究[D];复旦大学;2004年
5 杨增旭;农业化肥面源污染治理:技术支持与政策选择[D];浙江大学;2012年
6 付永;城乡二元结构转换中的我国农村面源污染问题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08年
7 武淑霞;我国农村畜禽养殖业氮磷排放变化特征及其对农业面源污染的影响[D];中国农业科学院;2005年
8 章茹;流域综合管理之面源污染控制措施(BMPs)研究[D];南昌大学;2008年
9 曲环;农业面源污染控制的补偿理论与途径研究[D];中国农业科学院;2007年
10 董琼;高原湖泊杞麓湖流域土地利用变化及生态安全评价[D];北京林业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董伟新;滇池流域面源污染防控管理调查与研究[D];昆明理工大学;2013年
2 薛民琪;农业环境现状与面源污染防治对策研究——以盐城市为例[D];南京农业大学;2004年
3 高勇;山地城市居民区面源污染特征及其控制研究[D];华中农业大学;2011年
4 冯志文;化肥面源污染的评估及其对策分析[D];扬州大学;2010年
5 李艺;沂沭河水环境污染状况及面源污染特征分析[D];山东建筑大学;2012年
6 刘静静;江汉平原湖泊面源污染效应及调控机制研究[D];长江大学;2012年
7 董思宏;农业氮面源污染对浅层地下水影响及数值模拟研究[D];辽宁工程技术大学;2013年
8 李阳;伊通河流域农业面源污染负荷估算及其防治对策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2年
9 蒯鹏;基于系统动力学的城市面源污染预测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10 刘萍;深圳湾红树林湿地面源污染研究[D];武汉科技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庄俊康见习记者 赵琰;新农村建设遭遇面源污染难题[N];甘肃经济日报;2007年
2 东流;锡山积极消除农业“面源污染”[N];无锡日报;2007年
3 农业部种植业司提供;江苏减控太湖化肥面源污染[N];农民日报;2010年
4 蒋建君(江苏省金坛市水利局);不可忽视农业水源面源污染[N];中国水利报;2006年
5 记者 王翰林;农业部部署加强淮河流域面源污染防治工作[N];科技日报;2000年
6 记者 林英 通讯员 王玉玲 贾德勇;延庆成为控制农村面源污染示范区[N];光明日报;2006年
7 驻云南记者 李雪生;云南推行生态农业有效控制湖泊面源污染[N];中华建筑报;2006年
8 谭绮球苏柱华 郑业鲁;美国如何治理农业面源污染[N];农民日报;2008年
9 记者 秦德胜;削减工业污水排放 推进面源污染治理[N];绍兴日报;2011年
10 本报记者 熊燕;控制面源污染的利器:缓释化肥[N];云南日报;2005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