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异业联盟组合构建对创新绩效的影响:理论与实证

王曲舒  
【摘要】:随着产业间技术融合的加速与不同行业市场间重叠的程度增加,行业内的企业协作与产业链内的协作难以适应快速迭代的行业变革,越来越多的企业与行业外伙伴同时构建了多个异业联盟关系,以实现异质性能力要素的整合、应对变革甚至领导变革。为了对异业联盟关系进行整体性、系统性的研究与考察,这些以焦点企业为中心的所有跨行业协作关系的集合被称之为“异业联盟组合”。在这种独特的网状组织形式下,企业能与各类差异性能力要素的拥有者建立联结,并且与各个行业成员企业之间的复杂协作结构会影响异业联盟组合的整体创新绩效与价值创造,使之超出所有单边异业联盟价值的总和。由此,在行业边界逐渐模糊的背景下,企业如何成功实施跨行业协作,并构建高创新绩效的异业联盟组合成为学者与实践者共同关注的热点。为了对这一问题进行解答,论文首先对现有的异业联盟研究进行了综述。国外对异业联盟的研究始于二十一世纪初期,而本土的相关研究则起步较晚。基于对近十多年国内外异业联盟研究的梳理,将相关文献按照异业联盟概念内涵、成因、伙伴选择、联盟治理以及多重效应等方面依次进行归纳与分析。基于现有研究的不足,本文将研究问题“企业如何构建高创新绩效异业联盟组合?”分解为以下五个子研究问题进行分别的研究与回答。(1)同时关注知识端与交易端要素,企业的跨行业协作模式如何进行划分?(2)在长期的发展历程中,企业如何在不同阶段根据内外部因素匹配相适应的跨行业协作模式,以持续构建其异业联盟组合并获取竞争优势?(3)异业联盟组合的构成特征具体可细分为哪些维度?(4)以权变的视角,有哪些内外部因素影响了企业异业联盟组合的构建,并使这些异业联盟组合在构成特征上显现差异?(5)不同构成特征的异业联盟组合对焦点企业的创新绩效影响几何?为了对子研究问题进行解答,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上述问题的研究。(1)使用案例研究方法,建立了企业构建高创新绩效异业联盟组合的动态过程模型。在第四章节的研究中,采用了纵向嵌套式案例分析方法,关注企业构建高创新绩效异业联盟组合的长期动态过程,采用“组合”与“共创”逻辑而非以往研究所采用的“单向学习”逻辑,选择企业业务层面的偏微观视角,对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依靠跨行业协作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历程进行剖析。以企业基因理论为指导,对天弘基金多阶段的跨行业创新进行多维度观察,构建了企业进行跨行业创新的动态过程模型,归纳并区分了"能力要素重组"与"能力要素强化"两种基本的跨行业创新模式以及它们的动态驱动机制与反馈机制。(2)根据上述动态过程模型,构建并检验了焦点企业配合力对创新绩效影响的理论模型。基于案例研究的结论,并参考以往研究的观点,使用样本统计分析方法深入解析了配合力对焦点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机制与作用机制。引入网络异质性,将异业联盟组合划分为结构维度、关系维度和伙伴维度进行观察。在分析配合力三个维度对焦点企业异业联盟组合构建影响关系的基础上,打开了异业联盟组合创新机制的黑箱,建立了包含多元中介效应与环境调节效应的理论模型,指出异业联盟组合多样性和异业联盟组合规模是配合力作用于焦点企业创新绩效的关键中介变量。由此,在较大程度上回答了“焦点企业如何构建高创新绩效异业联盟组合?”这一问题,为企业有效建立、配置与管理异业联盟组合,并借此获取创新绩效的提升提供重要参考。(3)阐释了在竞争环境的调节作用下,配合力对焦点企业异业联盟组合构建的影响机制。基于现有研究与文献资料的总结归纳,研究发现权变视角下企业异业联盟组合的构建行为受到的关注较少。本研究对此进行了观察,并发现配合力对异业联盟组合多样性和异业联盟组合规模的作用效果,会受到环境因素(竞争环境)的调节作用而呈现出差异。因此,本文将竞争环境作为调节变量,考察配合力对异业联盟组合构建(多样性与规模)的影响。研究显示,竞争环境影响了企业依据其配合力构建异业联盟组合的意愿强度,该结果对于社会网络理论在企业管理中的运用深度与广度进行了一定的拓展,也为企业在不同环境情境中采取相匹配的跨行业协作方式贡献了新的管理思路与理念。通过基于质性数据的理论构建与基于大样本数据的理论检验,本研究得到的主要结论有这几点。(1)“能力要素重组”与“能力要素强化”是企业跨行业创新的两种基本模式。该两种模式均促使企业现有业务的单个或多个能力要素发生变异以适应最新的环境。使用能力要素重组模式时,案例企业将自身业务与目标行业中企业的业务在能力要素层面上进行重组,以组成新的优势业务并帮助企业获取杂交优势。使用能力要素强化模式时,案例企业招募其他行业领域中的专家对自身现有业务进行改造升级,以优化成为难以被模仿的新型业务并帮助企业获取杂交优势。(2)配合力是驱动企业构建异业联盟组合的内在因素,也是焦点企业凭借异业联盟组合获取创新绩效提升的能力依托。研究将“配合力”这一生物遗传学中的概念借鉴式地引入企业基因理论,并将其界定为“企业在跨行业协作过程中对其基因进行有效变异并获取杂交优势的能力,也就是企业有目的地借助行业外对象(企业或专家)重组、强化、变更其企业基因的能力”。根据案例企业的纵向发展历程,研究进一步归纳了“配合力”的三个子维度:跨界规划能力、组织协调能力与创意构想能力。随着异业联盟组合规模的扩张、联结结构的复杂性提升及其成员多样性的增加,焦点企业在对其进行组织和协调的过程中会产生各式各样的管理任务。也即是,企业不仅需要经营好多个单边跨行业协作关系,还需要从整体的视角对异业联盟组合进行系统地管理。具体而言,一方面,焦点企业需要对异业联盟组合中数量繁多的差异性能力要素进行识别、重组与商业化利用;另一方面,焦点企业需要立足于整体异业联盟网络,从全局和组合的视角调节各个跨行业协作关系之间的文化冲突、利益冲突与资源争夺,并充分发挥异业联盟组合中的协同作用。因此,焦点企业要构建高创新绩效的异业联盟组合,就需要具备发展和管理数个跨行业协作关系的高阶能力,即配合力。(3)高创新绩效异业联盟组合的构建是一个动态过程。研究发现焦点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应根据自身配合力水平与竞争环境的不同,灵活选择相应的跨行业创新模式,并在创新过程中获取跨界能力的提升,从而在长期形成“能力环境→创新模式→绩效提升→能力提升环境变化”的动态演进过程。从与其他企业协作进行较为简单的交易型能力要素重组,到更为高级的“交易型能力要素+知识型能力要素”重组,最后演变为对配合力要求最高的能力要素变异模式。在这一过程中,企业的创新任务越来越复杂,企业与行业外对象(企业或专家)的业务与知识结合程度越来越深,对企业自身的经验与技术积累要求越来越高,企业获取的杂交优势也越来越大,且难以被模仿。(4)在外部环境特性(竞争环境)的正向调节作用下,企业更愿意依据其配合力构建规模更大、多样性程度更高的异业联盟组合。在企业处于竞争压力较低的环境时,市场机会多,制度压力小,焦点企业处于相对稳定和可预测的发展环境中,这就降低了焦点企业对行业外发展机遇的依赖,焦点企业在异业联盟组合中进一步拓展协作伙伴数量与多样性的行动动机在很大程度上被减弱,甚至可能会由于损耗过多的企业注意力、提升管理成本与占用现有业务发展所需的资源而变为焦点企业的负担。相反,当竞争环境宽松程度较低时,焦点企业从环境中能获取的发展有限,因此亟需与行业外具有异质性资源的企业建立良好的协作关系,以探索新的发展路径。由此,企业势必进一步建设其异业联盟组合,扩充组合规模的同时也进一步提升异业联盟组合的多样性,进而提升企业创新绩效。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