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认定和处置

范志刚  
【摘要】:我国法律没有对涉案财物进行专门的定义,但在有关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中对涉案财物有相应的定义,由于定义不一,司法机关经常把涉案财物与赃款赃物、证据、查封扣押之物混同。理论界从多个角度定义涉案财物,主要是从程序法角度和实体法角度出发,实际上也体现了两者不同的价值取向,一个是保障刑事诉讼顺利进行,一个是保障判决得以执行。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定义应当严格根据实体法《刑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具体是指法律性质已经明确的财物,包括违法所得、犯罪工具和违禁品,其中违禁品在非法集资犯罪案件中涉及较少。违法所得在实践中形式多样,且常常与合法财物混同,因此司法机关应当从法律依据和被害人权益保障两方面综合认定。非法集资活动往往借助单位的名义进行,为了正确判断该单位及其内部的物品是否属于犯罪工具,司法机关应当从物品用途上是否符合犯罪专属性来认定。非法集资犯罪形势越来越严峻,涉案财物的处置关乎社会稳定,加上刑事诉讼处置模式存在耗时长、处置力量单一的局限性,由此造成行政处置模式和刑事诉讼处置模式在实践中并行的情况。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处置措施主要规定在《刑法》第六十四条,包括追缴、责令退赔和没收。从条文的内容来看,如果追缴的财物中还包括合法财物,应当返还,因此追缴属于程序性措施,并非实体性处置措施。责令退赔与追缴处于并列关系,只有原物被用掉、毁坏或挥霍的情形才可适用,属于救济性措施。《刑法》第六十四条的没收属于刑事特别没收,其有别于刑罚没收,具有禁止财产权滥用和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功能。在实践中,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认定存在扩大化趋势,主要体现在:侦查机关审查涉案财物的权属流于形式,涉案财物和合法财物被一并采取强制措施,导致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认定的扩大化。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例,司法认定与立法目的背离导致民间借贷被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使得涉案财物的认定范围不当地扩大。在处置方面,部分侦查机关没有准确理解和适用先行处置的规定,使得先行处置的要件虚化,进而导致涉案财物被违法先行处置。在刑事立案前,被害人已经获得生效民事判决并已经执行,甚至已经执行完毕,由此造成“刑事退赔”与“民事执行”的竞合,由于立法上未规定,法院的做法不一。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处置主体在实践中存在混乱的局面,包括行政机关与法院混乱、法院与侦查机关混乱。为了更好地认定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需在程序上建立涉案财物司法审查制度,监督侦查行为,切实履行审查涉案财物权属的职责。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与民间借贷界分的实质在于罪与非罪,司法机关要准确理解两者界分的核心要件,即“非法性”,其中主要从“存款的定义”和“存款的用途”两方面综合考虑。关于完善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先行处置制度,可以从国外立法经验和我国检察机关的独立审查地位考虑,通过设立检察机关审批制度,在前期规范侦查机关随意适用先行处置的乱象。在具体司法操作上,从申请主体、实质性审查以及程序公开细化先行处置程序,增强可操作性,实现涉案财物价值最大化,提高清偿率。为妥善处置刑民交叉时“刑事退赔”与“民事执行”竞合的问题,基于法定执行顺位和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难以弥补全部被害人和民事债权人损失的现状,原则上适用“刑事退赔”成为被害人和法院的理性选择。在刑事执行资金足以赔偿所有被害人的情况下,司法机关应当赋予被害人自主选择的权力,保护被害人在民事判决中的权益。为解决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主体混乱的局面,实践中应当明确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处置司法化,主要是从处置机制和处置原则两方面进行。在处置机制方面,根据立法层面的规定、专业法律知识背景以及职能权力的分配,由法院主导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处置机制属于应然选择,在司法实践中应当予以明确。在处置原则方面,鉴于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处置程序繁多和处置时间较长,处置过程中应当遵循公开性原则、经济利益最大化原则、适时保护原则,切实做好赃物变现和赃款发放工作。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周亚飞;;非法集资涉案财物处置的现实困境及其解决路径[J];法制博览;2019年25期
2 刘冠华;;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处置机制完善[J];中州学刊;2018年12期
3 刘权;;《刑法》第六十四条在非法集资犯罪案件中的理解与适用[J];铁道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4 范志刚;;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认定与处理[J];产业创新研究;2019年09期
5 谢勇;陈小杉;;非法集资案件财物处置刑民交叉的规范路径[J];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6 陈剑峰;;非法集资案件中涉案财物追缴、处置的现实困境与应对[J];中国检察官;2019年20期
7 黄明举,闫林业;刑事诉讼审判前后对犯罪违法所得应适用不同称谓[J];检察实践;2001年01期
8 黄风;;协助外国追缴违法所得的条件与程序[J];法学杂志;2019年06期
9 陈耕;;非法集资案件追赃挽损中的问题与解决思路分析[J];现代商业;2018年11期
10 龙恒康;张文飞;;小议刑事判决中违法所得的继续追缴[J];法制与社会;2011年29期
11 韩晓峰;陈亦帆;;非法集资类案件中的刑民交叉现象初探[J];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9年02期
12 李晓强;;关于非法集资犯罪的几个问题[J];山东社会科学;2012年02期
13 赵宁;;网络非法集资涉及的法律问题研究[J];农家参谋;2019年19期
14 张逸帆;;论非法集资犯罪中受害人损失救济路径[J];法制博览;2018年36期
15 唐淑尧;;防范网络非法集资犯罪对策研究[J];四川文理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16 潘静;沈新鸿;蔡惠峰;;“互联网金融”非法集资案件特征及监管研究[J];合作经济与科技;2019年08期
17 付弘;;小议保险业非法集资案件风险的预防和处置——从人身保险业非法集资案件判决结果切入分析[J];法制博览;2019年06期
18 陈煜冰;;办理非法集资犯罪案件面临的难题[J];法制博览;2019年11期
19 闫爱青;;市场经济条件下的非法集资现象研究[J];山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谢平;;浅谈非法集资防控战役“三法”衔接[A];犯罪学论坛(第五卷)[C];2018年
2 邵雅琴;;非法集资案件的实务解析[A];《上海法学研究》集刊(2019年第14卷 总第14卷)——杨浦检察院论文集[C];2019年
3 张晨;曹晓烨;李颖;;老年金融消费者特殊权益保护研究——以上海市某区非法集资案件的小样本分析为视角[A];《上海法学研究》集刊(2019年第14卷 总第14卷)——杨浦检察院论文集[C];2019年
4 赵丽玲;;浅谈民间借贷与非法集资的法律运用问题[A];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法律问题研究——第十届中部崛起法治论坛论文集[C];2017年
5 朱维宁;;对非法集资处置工作的探索与思考[A];西北金融法制文萃——陕西省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2005-2007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6 刘振全;;涉众型经济犯罪中涉案财物处置问题研究[A];尊重司法规律与刑事法律适用研究(下)——全国法院第27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C];2016年
7 赵晓耕;段俊杰;;正确定位党与司法的关系是保证司法机关独立审判的基础[A];董必武法学思想研究文集(第十三辑)[C];2013年
8 赵金;彭典民;刘伟;;如何保证公正司法[A];“严肃执法与司法公正”研讨会专集[C];1999年
9 袁楠;王晓东;;人民法院刑事涉案财物处置难现状审视与处置机制完善——以100件刑事涉案财物为研究样本[A];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与刑事审判问题研究——全国法院第30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下)[C];2019年
10 溥其红;张宁;;我国刑事涉案财物处理程序的正当化改造[A];尊重司法规律与刑事法律适用研究(下)——全国法院第27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C];201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长坤;刑事涉案财物处理制度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0年
2 吴月红;刑事诉讼契约论[D];华南理工大学;2016年
3 陈迎新;刑事诉讼理性的思考[D];西南政法大学;2005年
4 张能全;刑事诉讼生态化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7年
5 林劲松;刑事诉讼中的基本人权[D];西南政法大学;2004年
6 郭云忠;刑事诉讼谦抑论[D];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
7 魏健;刑事诉讼之宪政视角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
8 罗薇;民意与司法应对[D];湘潭大学;2014年
9 叶宁;刑事诉讼中干预基本权利的限度—权衡模式下的考察[D];西南政法大学;2014年
10 张小玲;刑事诉讼客体论[D];中国政法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范志刚;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认定和处置[D];江西财经大学;2020年
2 李晗;违法所得特别没收问题研究[D];河北大学;2015年
3 张露;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公开机制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6年
4 赵广开;非法集资案件中刑民交叉实体问题研究[D];天津商业大学;2017年
5 李婷;以私募为名非法集资犯罪的司法认定[D];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9年
6 杨冰洁;非法集资犯罪刑法规制研究[D];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19年
7 张凌燕;非法集资犯罪与民间借贷行为界限探讨[D];东南大学;2018年
8 宋辉;非法集资犯罪打击与防范的实证研究[D];东南大学;2018年
9 傅莘彦;泉州市非法集资治理研究[D];华侨大学;2019年
10 万孟男;P2P网贷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刑法规制[D];南昌大学;201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记者 王自然 通讯员 黄鹏飞;四川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管理[N];人民公安报;2016年
2 记者 汤瑜;崔智友代表:建立刑事诉讼涉案财物跨部门集中管理平台[N];民主与法制时报;2020年
3 陈岚;北京率先实现刑事诉讼涉案财物进场处置[N];中国财经报;2018年
4 记者 戴佳;建立刑事诉讼涉案财物评估机制[N];检察日报;2015年
5 记者 詹肖冰 通讯员 王雨;浙江首家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管理中心挂牌[N];人民公安报;2015年
6 记者 陈东升 通讯员 陈伯渠 王雨;首家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管理中心落户诸暨[N];法制日报;2015年
7 记者 刘灿 邓志辉;赃物罚没谁都无权截留[N];人民公安报;2003年
8 本报记者 彭波 魏哲哲;给权力戴上“紧箍”[N];人民日报;2016年
9 本报记者 李娜;切实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查封扣押冻结和处置工作[N];法制日报;2015年
10 本报记者 张先明;切实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N];人民法院报;2015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