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死与重生:汉代墓葬信仰研究

李虹  
【摘要】:本文除导言和结语部分外共分四章,分别是死亡观念中的生命意识、解除术给身体以清洁、作为生居与死所中介的墓葬和死后生命的变形四个章节,从死亡与再生观念、解除之术、墓葬构造与功能、再生仪式等方面相互贯通,试图以宗教的视点对墓葬背后的信仰要素进行系统的解释和论述。 先民不相信死亡是人生最后的结局,肉体的死亡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而仅仅是生命形式的转化,灵魂将在另一个世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由远古时代对死亡的认知模糊到拒绝接受死亡,再到史前创造出一系列复杂的墓葬仪式,其象征意义建立在生者相信死后灵魂继续存在的基础上。至秦汉时代,人们在墓葬仪式中不自觉地发展出一系列行为,成为早期中国思想与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汉代墓葬信仰重要的思想基础。在道教产生后,它的再生理论认为生命可以逆宇宙变化而动,因此,死后的世界存在着相互通达的关系,人有可能经过某种特殊的修炼而重新回到他曾生活过的世界。 道教之所以认为人可以以逆化顺,是因为他们认为身中壶天与鼎炉同构,壶是仙人的标志,炼丹术更认为身体犹如一壶,可变化为天地。随着炼丹术的出现,商周时作为通天礼器的鼎成为炼制丹药的器具。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修道之士发现在鼎中可以炼制出让人长生不死的金丹,逆天地造化而不朽,这种神秘的变化使鼎产生了与宇宙模式一样的哲学意义,天地是放大的自我,个人是浓缩的宇宙。炼丹的变化发生在炉鼎间,宇宙的造化发生在天地间,于是丹鼎、天地、宇宙就自然地联系到了一起。因此,考古发现的大量文物中有鼎的图像,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信仰带来的变化。 世界各种宗教相信只有圣洁的人才能在死后进入墓葬这个神圣的空间。汉代人认为,人世之外还有一个鬼神世界,鬼神能支配人的凶吉祸福。生者为求福避祸,应采取各种仪式使生者家宅安宁,死者冢墓稳定,这种仪式就是解除。早期解除仪式以方相氏打鬼、巫觋解土为主,随着道教影响日益扩大,这种方法有所改变,即将代人假形物、五石神药、镇墓券、解(除)注瓶等放入墓中,希望以文字的力量达到驱鬼的目的,考古发现的解除(注)瓶、解注文均表明解除活动与巫觋有关。汉代人相信死后有来生,但是又担心死后无法重生,因此葬仪文书就成为他们进入死后重生世界的通行文书。将葬仪文书埋入地下可以有效地驱鬼压邪,还可以与掌管土地的地下神及祖先建立沟通渠道,取得合法的地下土地使用权。经过解除术的清洁作用,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都解除了潜在的威协。 汉代人认为墓葬是象征性的宇宙中心,死者—旦入墓就会被纳入天界并得到重生,因此在建造时不仅要在形制上模仿生前居室,将随葬明器放入墓室,而且还要在葬室装饰上体现对宇宙的认知。这种观念的变化以及汉代墓葬形制的变化成为墓葬信仰存在的物质基础。 与其他宗教人神分离相比,道教神仙世界同时具有出世性和世间性。出世信仰认为仙人生活在天上或海外仙境,不出世信仰相信长生乃至不死。事实上,道教的仙境仍然具有世间性的特点,修道之士栖身的山中石室、洞室名义上是他们的炼养之地,实则为他们在此世的仙境。 门的基本功能是分隔两个不同的空间。在中国人的墓葬观念中,墓门是阴与阳、生与死的交叉点,死者被葬入墓室就是进入另一个世界,因此从形式上来说,墓门天生就具有分隔生死两界的象征性功能。在从生到死、从阳居到阴宅的转化过程中,墓门实际上同时也是象征性的分界点。在经过墓门这一意象后,死者进入一个中间地带。在这里,他既不是生者也不是死者,他成为二者中间的一个过渡物,等待着重生。 汉末两晋时,关于长生成仙说产生了一个细微却重要的变化:既然生前不得不死,那么人在死后依然可以修炼并成仙。这样,道教的尸解说、炼形说和易迁说应运而生。在汉代墓葬,即死一墓一仙三重结构中,墓是最重要的过程,是连接凡、仙的中转站,是死后炼形所在的空间。在这个功能性空间里,死去的人在墓中开始了重生的努力。墓葬信仰及仪式中的各个关键点都在为死者的复生准备条件,车马升仙、通过天门等固然是死后重生的方法,但在考察两汉魏晋墓葬后,我们可以发现那时的人还有借骨骼以化生、借水的意蕴以化生以及借太阴以炼形转生等几个途径。 墓葬信仰的目的是要在死亡和成仙之间建立起完整的内在联系。墓葬是生死之间的中间状态,入葬标志着死者身份和意义的变换,经由此关键节点,死者才能进一步转形并重生,死后的过程才有可能向纵深发展。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徐俊英,张方;南阳市刘洼村汉画像石墓[J];中原文物;1991年03期
2 ;辉县地方铁路饭店工地汉墓发掘简报[J];中原文物;1986年02期
3 李黎阳;试论山东安丘汉墓人像柱艺术[J];中原文物;1991年03期
4 解华英;;山东邹城市车路口东汉画像石墓[J];考古;1996年03期
5 李俊山;永城僖山汉画像石墓[J];中原文物;1990年01期
6 陈昆麟;孙淮生;吴明新;杨燕;;山东阳谷县吴楼一号汉墓的发掘[J];考古;1999年11期
7 赵成甫;张逢酉;平春照;;河南唐河县石灰窑村画像石墓[J];文物;1982年05期
8 陈长山,魏仁华;河南南阳英庄汉画像石墓[J];中原文物;1983年03期
9 孟强;从墓葬结构谈狮子山西汉墓的几个问题[J];东南文化;2002年03期
10 邹厚本;;江苏盱眙东阳汉墓[J];考古;1979年05期
11 郑永振;渤海墓葬研究[J];北方文物;1984年02期
12 米如田;汉画像石墓分区初探[J];中原文物;1988年02期
13 刘军社;;凤翔西村先周墓葬分析[J];文博;1993年06期
14 燕生东;徐加军;赵天文;张云;孙思凡;;山东枣庄市临山汉墓发掘简报[J];考古;2003年11期
15 蒋宏杰;田明;李宏庆;;河南南阳市安居新村汉画像石墓[J];考古;2005年08期
16 杜文;;走近陕北东汉画像石艺术[J];收藏界;2006年07期
17 ;咸阳杨家湾汉墓发掘简报[J];文物;1977年10期
18 李银德;徐州汉画像石墓墓主身份考[J];中原文物;1993年02期
19 高同根;简述浚县东汉画像石的雕像艺术[J];中原文物;1986年01期
20 张楠;;密县打虎亭汉墓图像含义研究初步[J];美术观察;2005年10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卓远;;汉代王侯墓葬中的“画像”因素探骊——《汉代画像砖石墓葬的建筑学研究》余论之三[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三届年会论文集[C];2011年
2 陈晶;陈丽华;;吴王第八子墓葬考[A];1981年江苏省考古学会第二次年会暨吴文化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第二册)[C];1981年
3 王升平;;南阳陈棚汉墓受损彩绘画像石修复保护技术探讨[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三届年会论文集[C];2011年
4 王瑞峰;;徐州韩山汉墓出土的西汉早期画像石[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三届年会论文集[C];2011年
5 武利华;;汉代装饰墓室的“墓室祠堂”及其意义——以河南、四川汉代装饰墓葬为例[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三届年会论文集[C];2011年
6 杨远;;论汉代的螺神画像及其符号功能[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7 李立;;以“快乐家园”为“终点”的“生命回归”——门楣画像“车马出行”构图在墓葬“叙述结构”中的“点题”作用[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三届年会论文集[C];2011年
8 杨建东;;浩浩荡荡的车马奔向阴司[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9 于秋伟;;汉代“庖厨图”画像分析[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10 黄佩贤;;汉墓画像遗存所见的天界[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虹;死与重生:汉代墓葬信仰研究[D];山东大学;2011年
2 刘剑;山东地区汉代墓葬的考古学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3 吴大洋;朝鲜半岛北部地区青铜时代石构墓葬研究[D];吉林大学;2013年
4 董睿;汉代空心砖的制作工艺与画像构成研究[D];中央美术学院;2013年
5 黎旭;自由观看[D];中央美术学院;2012年
6 王娟;汉代画像石的审美研究[D];西北大学;2011年
7 庄家会;再现,还是再现?[D];西安美术学院;2013年
8 杨秀侃;吴越玉器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9 王江鹏;魏晋南北朝墓葬人物图像与艺术转型[D];西安美术学院;2012年
10 吴佩英;陕北东汉画像石研究[D];上海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湘;安徽地区汉代墓葬研究[D];安徽大学;2010年
2 齐泽亮;齐鲁地区东周墓葬制度研究[D];安徽大学;2010年
3 李坤;洛阳地区东周时期墓葬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4 刘华伟;试论先秦时期黄河流域的石构墓葬[D];中央民族大学;2011年
5 龙静璠;试论新疆天山南麓史前时期的石构墓葬[D];中央民族大学;2013年
6 谢盈盈;南宋川南墓葬中的四神图像研究[D];重庆大学;2013年
7 慕占雄;磨沟墓地墓葬多次使用中墓道处理方式研究[D];西北大学;2013年
8 韦陆艳;试论西藏史前时期石构墓葬[D];中央民族大学;2013年
9 何保军;商代玉兵的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3年
10 韩佺;清代后妃墓葬制度研究[D];南开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郭耀华;双墩惊现先秦独特墓葬[N];安徽日报;2008年
2 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 严辉;曹操墓和曹休墓的比较与研究[N];中国文物报;2010年
3 小河考古队;新疆罗布泊小河墓地全面发掘圆满结束[N];中国文物报;2005年
4 胶州博物馆 冯红 郑方;山东胶州赵家庄汉墓群墓主身份考析[N];中国文物报;2008年
5 记者 郭青 安涛;韩城考古新发现全国罕见3座两周时期大型墓葬[N];陕西日报;2005年
6 记者 李培;广州发掘最深西汉大墓[N];南方日报;2010年
7 记者 赵晓林;定陶大型汉墓考古取得重大成果[N];济南日报;2011年
8 郭培育 王利彬;洛阳朱家仓汉墓群考古取得重要收获[N];中国文物报;2004年
9 熊润频;文保项目怎么成了烂尾工程?[N];中华工商时报;2010年
10 记者 桂娟;120名专家聚会安阳“挺”曹墓[N];新华每日电讯;201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