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环境规制的经济效应研究

王文普  
【摘要】:环境与经济发展关系失衡给当今人类社会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一系列重大环境生态问题,不仅严重制约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而且对人类生存构成威胁。对于正处于发展中的中国来说,现阶段面临两种巨大压力,一种来自国内压力。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伴随着大规模的自然资源消耗,也带来了极大的国内环境压力。另一种压力来自国际。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国签署的国际环保公约数量与公约所覆盖的范围将不断扩大,中国将承担更多的国际环保义务。 国内和国际环境压力促使中国不断加强环境治理力度,同时中国经济发展所处的国际环境复杂多变。随之而来的,是对我国经济增长的隐忧,即环境规制是否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在这一背景下,研究环境规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探索经济增长与环保相容的均衡发展模式,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环境污染是一种“有害”的公共产品,且有很强的外部负效应。本文以外部性理论和经济增长理论为基础,分析环境规制的作用机制。环境规制不是消除污染,遏制经济增长,而是将污染控制在生态系统可承载的限度之内,实现环境与经济的协调发展。基于这一目标界定,从企业来看,环境规制通过直接传导机制和间接传导机制(环境效果)对企业产生影响。无论哪种传导机制在给企业带来成本的同时,也带来了潜在利益(或商机)。环境规制的潜在收益与成本效应构成其对企业的净影响(如产出变化,生产率变化、技术创新力变化等),所有企业的净影响总和形成了部门或产业的净效果,进而构成国家或地区的最终影响结果。在部门和地区/国家水平上看,环境规制对经济的净影响结果可由生产率、技术创新和产业竞争力等相关指标来反映,由于生产率、技术创新能力和产业竞争力等指标的变化不仅能反映一个部门和国家/地区的经济质量和效率水平,也是文献中常用的最为重要的经济指标。总之,环境规制对经济的影响,既有积极影响,也有不利影响,只有综合考察环境规制的各种影响因素,才能对环境规制对部门和地区/国家的最终影响结果做出正确的判断和解释。 本文以中国环境规制的现实为背景,利用中国省级面板数据,通过实证方法回答“环境规制对中国经济增长究竟有何影响”这一问题。考虑到环境规制对经济的净影响结果衡量的复杂性,单一指标的固有缺陷,采用不同方法,从不同角度测度环境规制对经济的净影响。基于本文的研究需要,将从生产率、技术创新和产业竞争力等层面来审视这种净影响。根据实证分析结果,得出以下主要结论: (1)中国的环境规制并没有妨碍经济增长,反而竞相降低环境标准的竞争会阻碍经济的良性发展。实证结果表明,就平均水平而言,二氧化硫规制强度每提高1%,效率变化和技术进步将分别增加0.021%和0.016%,生产率将提高0.03%。然而,提高工业化学需氧量规制强度对经济增长效率有不利影响,这并不意味着工业化学需氧量的规制竞争能带来更高的经济增长效率。因为这种不利影响不是由环境规制本身造成的,而是环境治理策略上的“误配”造成。分位数分析进一步发现,总体上看,二氧化硫规制竞争不利于生产率增长和效率变化,而对技术进步的影响较为复杂多变。当二氧化硫规制强度向高分位点变动时,对生产率增长的不利影响有增大趋势,对效率改善的不利影响逐渐减弱。工业化学需氧量的规制竞争对生产率增长和效率变化有正影响,且规制越松,正向作用越大;而对技术进步的影响方向随分位点不同而变化。 (2)中国的环境规制对环境技术创新有显著的促进作用,而对总技术创新存在不利影响。当使用国内三种专利授权数来衡量总的技术创新活动时,二步差分广义矩估计结果显示,时期Ⅰ(1990-1999年)中,当期环境变量系数平均为-0.011,滞后一期系数平均为0.018,且在统计上均不显著;时期Ⅱ(2000-2009年)中,当期环境变量系数平均为0.269,滞后一期环境变量系数平均为-0.046。尽管随着中国环境规制体系的不断创新,加大了市场化工具的应用,但因环境规制体系中存在严重缺陷,使得环境规制对总的技术创新活动造成不利影响。当环境规制强度每增加1单位时,环境规制对专利成功申请数的长期边际贡献:时期Ⅰ平均约为0.01个单位,时期Ⅱ平均约为0.43个单位,后者高于前者。然而,考虑到环境规制直接针对环境问题,利用计数模型分析环境规制对环境技术创新的影响,发现环境规制对环境专利成功申请数存在显著的促进作用。表明环境规制为企业的环境技术创新提供了很强的内在动力,因为环境技术创新不仅能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创新收益,也有助于推动绿色经济的发展。 (3)中国的环境规制对产业竞争力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进而推动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在一国内部,地区间可能更直接地通过环境介质相互联系,这就产生一个问题:一个地区的环境决策如何影响另一个地区的经济决策。为了考察污染溢出的影响,在控制地区特征后,将污染溢出引入竞争力模型,分离出环境规制的“真实”影响。对此,分别进行了空间自回归误差设定和多因素模型设定来剔除污染溢出的影响,估计结果表明,环境规制变量对产业竞争力的影响系数为0.022-0.036,远低于统计分析结果(0.193)。说明环境规制通过成本效应给企业带来了创新的激励,进而产生了创新等经济利益,进而对产业竞争力造成积极影响,同时也表明,如果忽略污染因素等因素,有可能高估环境变量的系数值,进而导致不正确的推断。 根据全文分析,为提高中国环境规制的质量和水平,实现环境与经济更为均衡发展的目标,需要切实发挥环境规制在实现这一发展模式过程中的积极作用,我们从完善环境与发展综合决策机制,提高环境规制政策实施的有效性和效率,贯彻污染者付费原则,明确中央和地方政府环保事权和责任,完善跨部门、跨区域的利益协调机制等5个方面提出政策建议。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