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企业多元异质性与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

丛静  
【摘要】:关于国际直接投资理论,经济学家们已经建立了理论框架研究企业为什么和怎样进行FDI,但是发展中国家跨国公司的出现为FDI理论研究提供了进行实证检验、提炼以及扩展的独特的研究背景。与传统跨国公司相比,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低,存在体制漏洞等,发展中国家跨国公司在国际化进程中具有不同的投资动机、竞争战略和风险承受能力;发展中国家OFDI“体现出获取国内企业所缺乏的技术、管理和战略技能的特征”,即战略资产获取动机。随着全球FDI自由化的推进,大量中国企业通过OFDI涌入国际市场,进行战略资产获取;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有的企业越来越强大,建立起自己的所有权优势,有的企业艰难生存,直至退出市场。中国OFDI企业国际经营绩效的差异以及市场的进入和退出体现了异质性企业FDI理论的主要观点,即企业异质性是国际化自我选择和国际经营绩效差异的主要原因。本文尝试利用最新的异质性企业FDI理论的研究框架对发展中国家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和投资绩效进行研究。当异质性企业理论框架置于发展中国家OFDI情境中,特别是考虑到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时,必须改变相关假设条件,如加入逆向溢出的假设。相应地,模型中原有的FDI与生产率、FDI学习效应、FDI自由化与福利影响等关系也需要重新加以考虑;在这种情况下,简单的静态模型分析已不足以对现实进行全面解释,需要在模型中融入企业异质性的动态化。本文理论和实证研究得到的主要结论如下:(1)本文通过对Helpman et al.(2004)的异质性企业FDI理论模型进行修正,将不同于普通FDI的战略资产获取型FDI引入理论框架;并在此基础上引入生产率驱动因子的概念对企业生产率进行动态化,从而建立一个包含内生周期变动的、刻画企业自我选择的长期均衡模型。该模型的内生“自我选择”动态过程表明企业会有目的地采取行动去提高生产率水平,并基于自身生产率异质性进行“自我选择”,从而引导市场的动态变化。生产率最低的企业,不对生产率驱动因子进行投资,其生产率将逐步下降为零,最终被驱逐出市场。生产率高的企业选择进入国际市场并不断对生产率驱动因子进行投资,其生产率水平、利润和产量持续得以提升;其中只有生产率最高的企业才会选择进行战略资产获取型FDI,因为与普通FDI相比,该类FDI需要投入更高的进入成本和生产率驱动因子投资成本。(2)本文利用L-P方法对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进行全要素生产率估计,结果表明生产率异质性与生产率悖论并存。一方面即使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异质性企业FDI理论也能够对问题做出一定的解释;另一方面在某些行业中,企业的国际化经营决策存在着“FDI——生产率悖论”和“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生产率悖论”。为此本文在理论模型中引入重要的FDI逆向溢出效应,改变了企业的生产成本、企业国际化经营的利润、以及企业各种国际化决策的临界生产率水平;在假设FDI和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的逆向溢出效应足够大的情况下,可以对“FDI——生产率悖论”和“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生产率悖论”做出—定的合理解释。(3)本文利用2005-2014年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数据,对基于企业多元异质性的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进行了探讨;面板多元排序probit(logit)模型的回归检验结果显示,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是基于包括生产率差异在内的企业多元异质性。与非OFDI和普通OFDI企业相比,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企业的生产率更高、规模更大、多为民营企业、多位于沿海开放城市、创新能力更强、更注重品牌塑造、长期偿债能力更强、增长速度较慢;上述企业多元异质性的影响在中国区域间和行业间存在着差异。金融危机带来的“游戏规则改变”为中国向发达国家进行“跳板”式战略资产获取提供了机会,引入金融危机虚拟变量的回归分析证明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确实存在着“经济结构变动”情况。(4)本文运用2005-2014年中国1844家制造业上市公司数据对OFDI学习效应进行的实证检验结果显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具有明显的OFDI学习效应,与基期相比,OFDI企业TFP有显著提高;特别地,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学习效应比OFDI整体要更明显。鉴于OFDI学习效应模型无法刻画企业多元异质性的动态演变对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企业绩效的影响,本文运用2005-2014年中国740家制造业OFDI上市公司的面板数据,对企业多元异质性和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回归分析。结果发现:企业多元异质性对不同动机的OFDI企业绩效的影响存在着显著的差异;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企业绩效水平的提高显著表现在那些全要素生产率高、成立时间短、长期债务负担轻,成长迅速、职工报酬高的企业上。与现有文献相比,本文的创新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从发展中国家的角度对异质性企业FDI理论进行扩展和修正,构建了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的理论模型。该理论模型是在Helpman et al.(2004)经典异质性企业FDI理论模型的基础上引入战略资产获取型FDI;同时参考Orlando Gomes (2014)的包含生产率驱动因子的内生非线性发展模型对静态模型进行动态化,从而建立起包含内生周期变动的、刻画企业自我选择效应机制的长期均衡模型。该模型能够解释基于生产率异质性的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的自我选择,以及对生产率驱动因子进行不断投资带来的动态演进,从理论上弥补前人研究的空白;同时本文还依据实证检验的结果对该理论模型进行适时修正,引入关键的逆向溢出效应,以解释“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生产率悖论”。(2)从动态角度把握基于企业多元异质性的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通过考察中国企业OFDI的发展历程,指出生产率差异不是企业异质性的全部,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是包括生产率在内的企业多元异质性共同作用的结果。运用2005-2014年中国企业的面板数据考察了基于多元异质性的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以及其在中国区域和行业间的差异。特别地,利用虚拟变量法,本文发现中国战略资产获取型OFDI的自我选择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后存在着“经济结构变动”情况。(3)本文建立的基于动态企业异质性的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理论模型以及相关实证检验的结果丰富了现有异质性企业FDI理论和战略资产获取型FDI理论交叉研究的成果;对企业多元异质性的探讨和深入研究有利于揭开企业内部组织的“黑匣子”,更好地探究企业生产率提升和绩效改善的有效途径。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