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高血压和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阻断剂对肺癌病人结局的影响

李健  
【摘要】:肿瘤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重要的公共健康问题,尽管肿瘤的基础及临床研究逐年进步,其发病及死亡率仍居高不下,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重要的死因,在中国每年大概有400多万新发和近300万死亡病例。最新数据表明,我国男性中肺癌发病率为第一位,女性中乳腺癌虽是首位,但肺癌死亡率不论是在男性还是女性中都是第一位。虽然目前肺癌的诊断和治疗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近十年来肺癌的治疗并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其整体五年生存率仍旧非常低(15%)。因而发现新的肺癌治疗药物或靶点,对形成肺癌新的治疗方案有深远影响。尽管近年来肿瘤出现一定的年轻化趋势,但大部分肿瘤患者,尤其是肺癌,发病高峰人群仍旧为中老年人(55岁)。因而,肺癌患者往往合并其他合并症。合并症一向被认为是左右肺癌病人治疗决策、治疗过程和生存的一个重要方面,但争议甚多。影响肺癌的合并症有很多,如高血压,糖尿病等,其中高血压是最常见的一种合并症,其对肺癌患者影响的争议也是最大的。在肺癌的发生方面,有研究表明高血压可能增加了肺癌发生风险,但也有部分研究证实两者之间无明显联系。目前高血压对我国的肺癌患者的影响尚无系统研究。由于高血压患者往往通过服用降压药物来维持患者血压,有研究发现不同的降压药物对肺癌患者的预后产生的影响是不一样的,高血压对肺癌生存的影响也与患者使用不同降压药物有关。在这些降压药物中,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阻断剂(RASBs)因其耐受性良好成为临床上最为常见的一种,但其是否会影响肺癌患者的预后,尚无定论。本研究通过回顾性队列分析进一步阐述了高血压及相关药物对肺癌预后的影响,为肺癌的发生及肺癌合并高血压患者的治疗研究提供依据。上皮-间质转化(Epithelial-mesenchymal transition,EMT)与肿瘤的迁移和侵袭密切有关,这个过程中上皮型蛋白分子标志物E-cadherin表达下调,而间充质分子标志物N-cadherin、Fibronectin 1(FN1)和Vimentin表达上调。有研究表明EMT是肺癌进展的一个重要途径,对肺癌的预后有很大影响,因此我们进一步研究了 RASBs对肺癌细胞EMT的影响,这到目前为止也尚无相关研究,分析RASBs对肺癌细胞EMT变化的影响,有助于我们从细胞水平认识高血压治疗药物对肺癌病人的影响。为进一步理解高血压及RASBs药物对肺癌影响的机制,我们利用开放数据库进行了生物信息分析及数据挖掘。目前伴随着生物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很多大型基因和临床数据库被广泛的利用起来,方便了研究人员可以大数据的分析某种类型癌症中的基因表达差异及对预后的意义。为了更好的从基因水平上研究RASBs改善肺癌预后的原因,我们利用c-BioPortal(一个整合了 126个肿瘤基因组研究数据)在线网站分析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RAS)中基因变异情况,利用肿瘤基因组图谱(The Cancer Genome Atlas,TCGA,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肿瘤基因信息数据库,采用基因组测序技术,收集了几乎人类所有肿瘤及亚型的基因组图谱)来分析RAS相关基因在肺癌及正常组织中的基因表达差异情况,并通过kaplan-Meier plotter在线数据库分析RAS中的基因的预后情况,以进一步从基因表达水平上探讨RASBs是如何对肺癌起作用的。第一部分:肺癌合并高血压患者预后分析背景:由于肺癌病人多见于高龄病人,中位年龄大约60多岁,一半左右的病人存在不多于1个合并症,18%的病人大约有4个或以上合并症,在早期患者当中,合并症是影响治疗选择和预后的独立因素。合并症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增多,男性中最常见的合并症是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女性中最常见的是肺部疾病,高血压和心脏病。在这些合并症中,高血压是最常见的。有证据显示在心血管疾病患者中肿瘤细胞加强了增殖能力,高血压是乳腺癌、前列腺癌的预后因子,并且肿瘤患者合并高血压会导致于中风和心脏病的发病率及死亡率上升。前瞻性流行病学研究已经将高血压作为一个重要肿瘤不良因子,但有报道提出了相反看法,有研究报道高血压并不能独立增加肺癌死亡风险,但对吸烟的肺癌患者则是不良的预后因子。高血压对肿瘤患者的影响仍旧存在争议,尤其是中国肺癌患者,目前尚无系统研究,本研究旨在明确我国高血压对肺癌病人的生存影响,对下一步个体化诊治具有重要作用。方法:连续收集山东省立医院2006年1月至2012年7月1534例经过手术完整切除肺癌病人临床数据,其中有71个病人因为临床信息不完整、手术切缘阳性或其他原因没有入组,故总共有1463例病人纳入临床研究。研究中涉及到的所有随访信息是通过统一培训的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联系病人或家属获得。最初两年是3个月进行一次随访,2年后半年进行一次随访。本研究中涉及到高血压定义是入院首次查血压≥130/85mmHg或者既往有治疗高血压病史。为了分析,我们将变量分为几类:性别(男或女)、年龄(《60岁或60岁)、吸烟史(有或无)、组织学类型(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或小细胞肺癌SCLC)、肿瘤大小(《3cm,3cm》)、淋巴结转移(有或无)、病理分化(高,中,低,未知)、病理分期(Ⅰ,Ⅱ或Ⅲa)、高血压(有或无)及有无使用RASBs。根据血压情况将病人分为两组,评估高血压对病人预后的影响,研究的首要终点是总生存率(overall survivalOS)和无疾病进展生存率(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总生存率为从手术开始至病人由于各种原因死亡或者最后一次随访的间期。无疾病进展生存率是由手术开始至疾病进展或者死亡或最后一次随访的间期。临床病理特征的比较采用t检验或卡方检验或方差分析。OS和PFS的比较使用kaplan-Meier方法,组间生存率的比较使用Log-rank检验。Cox比例风险模型用来评估临床病理特征对患者预后的影响。所有的数据均使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p0.05(双尾)时认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在1463例肺癌患者中,386(26.38%)患有高血压,高血压病人的年龄显著高于非高血压病人(p0.001),并且,与非高血压病人相比,高血压病人的肿瘤较小(p=0.002),无淋巴结转移率更高(p=0.001),病理分期更早(p=0.001)。其他的临床病理因素在两组间无明显区别,如性别(p=0.439)、病理分化程度(p=0.419)、吸烟(p=0.298)。Kaplan-Meier生存曲线显示,高血压对病人OS和PFS影响没有明显意义。考虑到高血压和非高血压组的年龄和性别可能对生存率的分析存在偏倚,故将所有患者根据这两项重新进行匹配,共772例匹配成功,对这个数据重新根据吸烟状态进行分组比较,显示非吸烟组的高血压患者OS显著好于非高血压组(p=0.014),单变量Cox回归分析结果显示HR:0.608,(95%CI 0.406-0.901,p=0.016),吸烟组两组间无显著性差异(p0.05)。结论:对于我国肺癌患者来说,高血压并不是独立的预后因子,相反,高血压病人的年龄更大,肿瘤较小,淋巴结转移和分期较低,并在非吸烟肺癌患者中患有高血压病人预后较好。第二部分: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阻断剂对肺癌病人预后及肺癌细胞生物学特性的影响背景:由于肿瘤的持续增殖、抗凋亡、诱导血管生成、激活侵袭和转移等特性,对肿瘤的治疗一直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前期研究中我们发现,同时患有高血压的肺癌患者淋巴结转移率和分期较低,并且在非吸烟者中的预后较好,这与传统的观点差异甚大,与许多在其他肿瘤中的研究也有非常大的差异,我们推测这种差异的产生原因可能是高血压病人中抗高血压药物使用的原因。目前抗高血压的药物有很多种,其中最常用的有β受体阻断剂(BBS),RASBs包括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inhibitors ACEI)及 Angiotensin Ⅱ 1 型受体阻断剂(angiotensin-Ⅱ type 1 blockers ARB),噻嗪类利尿剂(TD),钙通道阻滞剂(CCB)等。有研究表明与不使用抗高血压药物的肿瘤患者相比,BBS对肿瘤患者的生存率没有显著影响。RASBs或CCB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乳腺癌死亡风险,而肺癌高血压患者使用CCBs较使用BBS提高了生存,McMenamin等人报道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和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ARB可能对肿瘤病人的预后改善有关系,如在前列腺癌中RASBs的使用降低了死亡风险,这些表明抗高血压药物对肿瘤的影响具有组织特异性。RASBs这类药物是被批准用于治疗高血压,心衰等心血管疾病最多的药物,并且患者的耐受性良好,先前有研究表明RASBs对肺癌的预后是一个有利因子,但是仍然存在巨大争议,而且研究主要集中在联合放化疗或靶向治疗方面,或者是晚期肺癌患者当中,在早期肺癌患者当中是否是一个独立的预后因子尚无相关研究。基于我们之前的研究,我们认为非吸烟者的高血压肺癌患者预后较非高血压者好的原因可能是抗高血压药物的使用。本研究利用先前收集大量的临床数据来进一步系统分析抗高血压药物RASBs对肺癌患者的预后影响。EMT是肿瘤发生,侵袭和转移的一个重要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上皮细胞失去它们之间的连接和尖-基底极性,重组细胞骨架,改变信号程序,上皮表型丢失,获得基质属性。在EMT过程中,上皮型蛋白E-cadherin表达下调,而间充质分子标志物N-cadherin,FN1和vimentin表达上调。因此我们进一步在细胞水平上研究RASBs对肺癌细胞EMT的影响,进而验证其对细胞增殖和迁移能力的作用,为其对肺癌的临床治疗提供了新的理论依据。方法:患者资料同第一部分高血压,本研究中患者分成三组:无高血压组,有高血压但使用除了 RASBs降压药组,有高血压使用RASBs组;在亚组分析中,我们根据组织学类型将肺癌患者分为2组,NSCLC和SCLC组。对每一个亚组,评估RASBs对患者结局的影响,OS和PFS的定义同第一部分。使用 western blot 方法检测 AT1R 和 ACE1 在 2B、H157、H1299 和 H520 细胞中的表达情况,并检测在A549、BEAS-2B(2B)、H157、H1299和H520细胞中,卡托普利、缬沙坦分别抑制ACE1和AT1R后,是否改变EMT相关蛋白E-cadherin、Vimentin、FN1 的表达。使用Transwell和划痕实验检测在A549、2B、H157、H1299和H520细胞中,卡托普利、缬沙坦分别抑制ACE1和AT1R后细胞的迁移能力。MTT检测在A549、2B、H157、H1299和H520细胞中,卡托普利、缬沙坦分别抑制ACE1和AT1R后,是否抑制细胞增殖。临床病理特征的比较同第一部分。OS和PFS的比较使用kaplan-Meier方法,组间生存率的比较使用Log-rank检验。Cox比例风险模型用来评估临床病理特征对患者预后的影响。所有的数据均使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p0.05(双尾)时认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在386例高血压患者中,143(9.77%)例患者使用了 RASBs,其中108例使用了 ACEIs,30例使用了 ARBs,5例同时使用了 ACEIs和ARBs。与非高血压组和高血压不使用RASBs组相比,高血压使用RASBs组的肿瘤较小(p=0.01),无淋巴结转移率更高(p=0.001),病理分期更早(p0.001),其他的临床病理因素在三组间无明显区别,如性别(p=0.467),病理分化程度(p=0.577),吸烟(p=0.306),在单变量Cox回归分析中,以非高血压组为参照,高血压未使用RASBs组对OS和PFS没有影响,而高血压使用RASBs组有显著提高的OS和PFS,在多变量Cox回归分析中,仍然有较好的OS和PFS,然而非高血压组和高血压不使用RASBs组仍然没有显著性差异。再进一步根据组织学分为NSCLC和SCLC组后分析发现,在NSCLC组,在单变量Cox回归分析中,同样以非高血压组为参照,高血压使用RASBs组有更好的OS(p=0.004)和PFS(p=0.008),而高血压不使用RASBs组对OS和PFS没有影响,在调整了标准化的临床病理参数的多变量Cox回归分析中,与非高血压组相比,高血压使用RASBs组仍然有更好的PFS(p=0.043),然而两组之间的OS无明显差异。进一步分析,我们将RASBs细分为ACEIs和ARBs组,在单变量Cox回归分析中,ACEIs有更好的OS(p=0.004)和PFS(p=0.019),但是ARBs没有。在多变量Cox回归分析中,ACEIs和ARBs对生存的影响都没有统计学意义。在SCLC组中,在单变量和多变量Cox回归分析中,高血压和RASBs使用对OS和PFS同样没有影响。Western blot检测ATIR和ACE1在2B、H157、H1299和H520细胞中表达量高,在A549细胞中表达量低。Western blot检测在A549细胞中,Captopril抑制间质细胞标志分子FN1的表达,相反E-cadherin表达水平升高,但是对Vimentin的表达没有影响;Valsartan抑制Vimentin的表达,但是对FN1和E-cadherin无影响。在H520细胞中,Captopril抑制间质细胞标志分子FNl、Vimentin 的效果比 Valsartan 明显。在 2B 细胞中,Captopril、Valsartan 都能抑制FN1、Vimentin的表达,E-cadherin表达量都升高。在H157细胞中,Captopril、Valsartan 抑制间质细胞标志分子 FN1、Vimentin 的表达。Captopril处理细胞后,E-cadherin表达量升高,但是Valsartan处理细胞后,E-cadherin表达量反而降低。在H1299细胞中,Captopril作用效果比Valsartan明显。Transwell和划痕实验检测A549、H520、2B、H157和H1299细胞中,卡托普利、缬沙坦分别抑制ACE1和AT1R后,除A549细胞外,在2B、H157、H1299和H520细胞中Captopril比Valsartan更能明显抑制细胞迁移。MTT检测卡托普利、缬沙坦抑制A549、H520、2B、H157和H1299细胞的增殖能力。结果可见卡托普利、缬沙坦分别抑制ACE1和AT1R后,在A549和H520细胞中,Captopril能抑制细胞增殖,Valsartan不能抑制细胞增殖。2B、H157、H1299没做出趋势。结论:在肺癌患者当中,RASBs是独立的预后因子,可显著改善肺癌患者的生存,进一步根据组织学分组后分析发现,主要是使用ACEIs提高了 NSCLC病人的生存时间,在SCLC病人中生存率则无显著提高。虽然卡托普利、缬沙坦在不同细胞系中不完全一致,总的趋势是卡托普利比缬沙坦更有效的抑制肺癌细胞增殖和迁移。第三部分: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中的基因变化对肺癌预后的意义背景:前期临床研究证实了高血压和RASBs对肺癌预后的影响,临床观察数据表明肺癌合并高血压患者RASBs的使用使患者产生了获益,并进一步实验验证了 RASBs对NSCLC的增殖和迁移能力有影响,但是其在基因水平上的研究尚不清楚。人体RAS主要由循环RAS及局部RAS构成,肿瘤微环境中局部RAS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于肿瘤代谢、存活、血管生成及侵袭中有重要作用,肾素基因的突变(缺失、氨基酸替代等)会阻碍肾素功能,并导致多种炎症状态和疾病(如高尿酸血症、贫血、慢性肾功能衰竭),在RAS系统中,REN基因编码肾素renin,ANGPT1基因编码血管紧张素Ⅰ(Angiotensin Ⅰ,AngⅠ),ANGPT2基因编码血管紧张素Ⅱ(Angiotensin Ⅱ,AngⅡ),AGTR1基因编码血管紧张素Ⅱ类型1受体(Angiotensin Ⅱ typel receptor,AT1),它有两种高度同源的亚型(AGTR1a和AGTR1b),AGTR2基因编码血管紧张素类型2受体(Angiotensin Ⅱtype2 receptor,AT2),ACE 基因编码血管紧张素转化酶(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ACE),ACE2 基因编码血管紧张素转化酶 2(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2,ACE2)。AGTR1受体广泛分布于人体,而AGTR2则主要的胚胎时期,两者之间有微妙的制约关系,调控肿瘤增殖与凋亡,ACE具有多态性,包括插入/缺失(I/D)基因型,这些基因型改变了活性和生理变化,ACE2是一种新发现的RAS组分,42%的氨基酸与ACE同源,有报道称ACE2在NSCLC组织中表达降低,具有抗肿瘤作用。为系统研究RAS中的基因在肺癌中的变化,我们使用了TCGA数据库。TCGA数据库是美国政府发起的,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和人类基因组研究所应用基因组分析技术,大规模使用基因组测序,几乎将所有癌症基因组变异图谱绘制出来,进行系统分析,重在找到促癌和抑癌基因差异,分析肿瘤发生及发展机制。我们将RAS的基因在TCGA肺腺癌和肺鳞癌中的表达及差异进行分析,并使用kaplan-Meier plotter网站进行预后分析,来进一步了解RAS中的基因在肺癌中的的表达及预后情况。方法:我们使用 c-BioPortal(http://www.cbioportal.org/)在线数据库研究了 RAS 中 REN、ANGPT1、ANGPT2、AGTR1、AGTR2、ACE、ACE2 七个基因在肺腺癌(TCGA,Nature 2014)和肺鳞癌(TCGA,Nature 2012)中的变异情况(扩增,缺失,错义突变,mRNA 上调,mRNA 下调)。在 The Onco Query Language(0QL)的帮助下使癌症基因组数据可视化,从Genomic Data Commons Data Portal(GDC,https://cancergenome.nih.gov/newsevents/newsannouncements/genomic-dat a-commons-launch)获取mRNA表达数据和相关的生存数据。使用R软件及DEseq包对数据进行 Differentially expressed genes(DEG)分析。使用 DEseq 方法对原数据标准化后进行DEG分析。热图使用HemI(Heatmap Illustrator,version 1.0)进行绘制。使用 KMplotter(http://kmplot.com/analys is/index.php?p=servicecancer=lung)数据集对基因进行在线生存分析。结果:OncoPrints显示特征性的基因组变化,包括体细胞突变,拷贝数变异(CNV),和mRNA表达的变化。在LUAD中变异最多是REN(8%),ANGPT1(7%)和ANGPT2(7%),互斥和共发生分析均显示无明显意义(p0.05)。总的生存分析显示变异组和非变异组无明显差异(p=0.765).在LUSC中变异最多是AGTR1(27%)和ANGPT1(100%),互斥和共发生分析均显示AGTR1和REN存在互斥表达相关(p=0.039),ANGPT1和ACE2存在共表达相关性(p=0.027)。通过从 The Genomic Data Commons Data Portal(GDC)下载 LUAD 和 LUSC的mRNA表达数据,使用R软件及DEseq包对数据进行DEG分析。DEG分析使用DEseq方法对原数据进行标准化。我们将log2 foldchangel或-1及校正的p值0.05认为是有意义的。根据DEG分析,我们发现ANGPT1、AGTR1、AGTR2和ACE基因在LUAD和LUSC中均是明显下调的。使用KM plotter(www.kmplot.com,一个包括基因表达和临床数据的在线预后数据库)对 REN、ANGPT1、ANGPT2、AGTR1、AGTR2、ACE 和 ACE2 基因在 NSCLC中mRNA表达对OS进行预后分析,结果可见ANGPT1(HR0.77(0.67-0.87,p=7e-05)、ANGPT2(HR1.37(1.15-1.62,p=3e-04)、AGTR1(HR0.72(0.63-0.83,p=1.3e-06),ACE(HR0.73(0.62-0.87,p=0.00035)的 OS 有显著性差异。结论:在肺癌与正常组织相比,ANGPT1、AGTR1、AGTR2和ACE在LUAD和LUSC中的表达均是明显下调的。ANGPT1、AGTR1、ACE高表达的预后较好,ANGPT2、AGTR2的表达和预后并不一致。说明ANGPT1、AGTR1、ACE的表达对肺癌来说可能是一个有利因素,ANGPT2、AGTR2可能是一个危险因素,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验证。药物可能通过作用于不同靶点影响了患者预后。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邓晓燕;陈虾;杨少洁;陈昕;徐良玉;;高血压高危评估量表的应用性研究[J];实用预防医学;2015年08期
2 高飞;王岁霞;;夜班作业对出租车司机高血压的影响[J];人人健康;2018年16期
3 孙建军;;论药学服务对社区高血压患者居家服药的重要作用[J];医学食疗与健康;2021年12期
4 余振球;;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学科理念正确指引,团队建设提供保障,中国高血压防治事业为全民健康保驾护航(续五)[J];中华高血压杂志;2021年11期
5 罗桂兰;;北京市某社区老年患者对H型高血压认知水平与服药依从性的关系分析[J];中国老年保健医学;2021年06期
6 余振球;;全民健康牢记心中,人才培养抓住关键,网络体系提供支撑——贵州高血压防治事业助力深度贫困县向健康县跨越纪实(下)[J];中国乡村医药;2021年23期
7 余振球;;高血压防治与健康促进(1)[J];中国乡村医药;2022年01期
8 余振球;;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学科理念正确指引,团队建设提供保障,中国高血压防治事业为全民健康保驾护航(续六)[J];中华高血压杂志;2021年12期
9 余振球;;高血压防治与健康促进(2)[J];中国乡村医药;2022年03期
10 杜珊珊;文莉;黄玮;;妊娠合并肺高血压的管理和治疗[J];临床内科杂志;2022年03期
11 魏云鹏;郭帆;黎婧怡;梅可怡;吴小寒;荆志成;;2021年度全球肺高血压领域大事件盘点[J];中国介入心脏病学杂志;2022年02期
12 韦薇;韦宇;林鸿;冉培;杨德钱;;杨德钱治疗高血压伴失眠经验[J];实用中医药杂志;2022年03期
13 苏海;陈秀丽;;如何定义“特殊类型高血压”?[J];中华高血压杂志;2022年02期
14 仇晓夏;;健康教练技术在高血压患者自我管理中的应用研究[J];科学咨询(科技·管理);2022年02期
15 ;高血压的分类与分级(164)[J];临床心电学杂志;2022年01期
16 苌翠粉;于明娟;赵雷;程庆龙;魏耀辉;姚冀栋;李倩倩;和玉伟;韩中石;杨灵芝;;健康教育在社区高血压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山西医药杂志;2022年06期
17 余振球;;高血压防治与健康促进(3)[J];中国乡村医药;2022年05期
18 童娜;冯晓岚;刘演龙;伏巧;光雪峰;戴海龙;;超声心动图评估肺高血压的应用进展[J];中国心血管病研究;2022年04期
19 陈元;郝丽;王南;;特殊人群高血压——大动脉炎相关高血压的病例诊治一例[J];云南医药;2022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南方;;OSAS相关性高血压的代谢问题[A];第三届中国高原睡眠医学高峰论坛、第三届云南省睡眠医学学术年会、第五届云南省睡眠医学“滇”峰论坛会刊[C];2019年
2 曲雪峰;夏栩如;王茵;;高血压中西医结合的营养治疗[A];第八届全国中西医结合营养学术会议论文资料汇编[C];2017年
3 樊国斌;;高血压患者用药存在的问题及对策[A];全国医院药学(药物安全性)学术会议论文集[C];2011年
4 梁计陵;;不同运动方式对于青年高血压患者的血压控制作用[A];2018年中国生理学会运动生理学专业委员会会议暨“科技创新与运动生理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8年
5 李健;;H型高血压和微量蛋白尿的关系[A];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专集:国际数字医学会数字中医药分会成立大会暨首届数字中医药学术交流会论文集[C];2016年
6 李兰开;;高血压干预的重要性[A];广州市第十届健康教育学术交流会文集[C];2016年
7 李永辉;;不得不说的“沉默杀手”——高血压[A];广州市第十届健康教育学术交流会文集[C];2016年
8 奕栋洪;陈健;;基层医院开展高血压自我管理工作的实践交流——以宁波市江东区百丈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例[A];2016年浙江省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学术年会暨中国健康管理学科发展论坛论文汇编[C];2016年
9 王琴;;H型高血压与急性脑梗死患者相关性研究分析[A];中国中药杂志2015/专集:基层医疗机构从业人员科技论文写作培训会议论文集[C];2016年
10 王胜煌;;基层高血压诊疗路径[A];2015年浙江省全科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5年
11 甘立军;;OSAHS与高血压[A];“一带一路西部行美好睡眠”2016高峰论坛讲义[C];2016年
12 杜有功;;利尿剂在高血压中的治疗价值[A];2015年浙江省医学会临床药学分会、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中药分会学术会议论文集[C];2015年
13 杨海帆;;伐地那非治疗高血压患者勃起功能障碍有效性及安全性分析[A];全国高血压防治知识推广培训班暨健康血压中国行海南海口会论文综合刊[C];2014年
14 孙帅;;高血压社区管理[A];玉溪市基层医师常见心血管疾病培训班(第一期)论文集[C];2013年
15 张仲道;;苯磺酸氨氯地平治疗高血压的临床效果分析[A];中国转化医学和整合医学研讨会论文综合刊[C];2015年
16 王春燕;;高血压患者不遵医饮食行为的原因分析和对策[A];中国转化医学和整合医学学术交流会(上海站)论文汇编[C];2015年
17 王君;;高血压的社区防治[A];第二届第二次中医护理学术交流会议论文汇编[C];2007年
18 邓彦彦;易铁钢;;肾实质性高血压的诊治进展[A];第八次全国中医药传承创新与发展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19 何重荣;;高血压与睡眠[A];加入WTO和中国科技与可持续发展——挑战与机遇、责任和对策(下册)[C];2002年
20 林曙光;;2008高血压领域回顾和展望[A];中华医学会第十一次全国心血管病学术会议专题报告汇编[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健;高血压和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阻断剂对肺癌病人结局的影响[D];山东大学;2017年
2 张小卫;甘肃省高血压流行病学调查及肾上腺素能受体相关基因多态性分析[D];兰州大学;2016年
3 郭芊卉;清晨高血压临床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9年
4 幸浩洋;高血压引起组织重构的病理图像分析研究[D];四川大学;2005年
5 张冬燕;隐匿性高血压的临床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20年
6 张宇清;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与高血压心脏重塑的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0年
7 卢智文;巯甲丙脯酸在高血压诊断和治疗中的应用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1989年
8 梁明亭;肝细胞生长因子对肺高血压的作用及其机制的研究[D];山东大学;2017年
9 辛颖;高血压继发左心室肥厚的分子遗传学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9年
10 纪璟峰;中国成人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的流行病学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1年
11 李庆祥;高血压及其靶器官损害的相关基因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3年
12 周亚青;高血压患病率及影响因素的相关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21年
13 梁英;高血压小血管重构的特征性改变及葡萄籽原花青素保护作用的机制研究[D];山东大学;2017年
14 胡继宏;代用盐对高血压患者及其家庭成员的降压效果、可行性及其安全性初步评价[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7年
15 李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患者中高血压、心律失常及心率变异性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1年
16 黄力;降压脉净治疗高血压的临床观察及干预高血压心肌纤维化的实验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6年
17 亢园园;内源性哇巴因及其相关蛋白基因与高血压关系的临床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7年
18 李珍一;黄芪水提取物拮抗高血压及其所致心肌纤维化的作用研究[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6年
19 张静思;基于基因芯片和生物学分析技术对血管紧张素Ⅱ诱导的高血压急性肾脏损伤相关基因的研究[D];大连医科大学;2015年
20 唐红英;高血压治疗依从性量表和态度与信念量表的编制及重庆市常模的建立[D];第三军医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丽萍;高血压及其共病患者就医行为决策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8年
2 刘凌君;应用劝导式设计的中青年高血压健康管理设计研究[D];广东工业大学;2021年
3 高华;山西省社区居民高血压患病状况和合理用药分析[D];山西医科大学;2020年
4 任成;老年H型高血压患者的临床特点[D];广西医科大学;2017年
5 项高悦;高血压患者的医疗风险感知及其对临床决策的影响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7年
6 许媛媛;H型高血压动脉粥样硬化特点及机制探讨[D];滨州医学院;2014年
7 王春;H型高血压患者炎症水平与内皮功能的关系研究[D];南昌大学;2015年
8 郭剑;基于WebGIS的云南省高血压数据调查分析系统[D];云南大学;2013年
9 李黎;高血压伴房颤患者左心重构及其功能特点的研究[D];新疆医科大学;2009年
10 蓝裕骐;磷酸肌酸激酶和青年高血压关系的临床研究[D];福建医科大学;2017年
11 陈燕;高血压房颤患者的左心结构及功能的相关性研究[D];昆明医科大学;2014年
12 周小凯;夜间高血压与一些相关影响因素的分析[D];福建医科大学;2013年
13 张子燕;糖尿病肾病与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相关性及危险因素分析[D];大连医科大学;2013年
14 李倩;H型高血压患者血尿酸水平与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相关性分析[D];新乡医学院;2021年
15 赵春生;三生调脂舒对痰瘀互阻H型高血压相关生化指标的影响[D];云南中医药大学;2020年
16 郑敏娜;基于健康信念模型的高血压共病患者自我管理行为影响因素分析[D];天津医科大学;2020年
17 何刚;我国中老年人的肥胖和高血压流行现状及其关联性分析[D];兰州大学;2017年
18 楚晓慧;H型高血压与脑梗死患者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的相关性分析[D];石河子大学;2020年
19 尚晖;H型高血压患者颈动脉粥样硬化相关危险因素研究[D];苏州大学;2019年
20 朱凤叶;胎儿暴露于饥荒与成年高血压病的关系独立于高血压基因[D];福建医科大学;201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记者 阎红 特约记者 蔡爽;农村高血压防治找到确切模式[N];健康报;2022年
2 广东省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冻丁丁;高血压患者做好自我管理很重要[N];大众健康报;2022年
3 通讯员 莫鹏;高血压莫入误区 饮食牢记六要点[N];家庭医生报;2021年
4 本报记者 沈峥嵘 通讯员 冯瑶;高血压治疗,防肾损伤始于治病初[N];新华日报;2021年
5 本报记者 周映夏 通讯员 欧慧慧 黄琳;高血压不是老年人专利[N];中山日报;2021年
6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心内科 张俊峰 胡若晨;高血压常见误区了解一下[N];健康报;2021年
7 本报记者 嵇刊 通讯员 冯瑶;中医药防治高血压有了“中国标准”[N];江苏科技报;2021年
8 成洁;高血压:不可忽视的“无形杀手”[N];中国科学报;2014年
9 本报见习记者 牟一;中西医联手防治高血压[N];中国科学报;2013年
10 本报记者 张思玮;高血压治疗慎用哪些药[N];中国科学报;2013年
11 本报记者 燕声;喝酒脸红,高血压风险高[N];保健时报;2022年
12 通讯员 冯瑶 本报记者 蒋明睿 王子杰;方祝元:防治高血压中医有“方”[N];新华日报;2022年
13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霍勇 采访整理 本报记者 张思玮;中国人的高血压为何“与众不同”[N];中国科学报;2022年
14 本报记者 董超;高血压,最影响国人健康[N];保健时报;2022年
15 金斯;经常小睡者更易得高血压?[N];环球时报;2022年
16 本报记者 燕声;趁上下班活动,也可防高血压[N];保健时报;2022年
17 特约记者 严丽;频繁午睡或增加高血压发生危险[N];健康报;2022年
18 记者 赵鸿飞 通讯员 田怀谷;“机器人医生”管理高血压[N];深圳商报;2020年
19 特约记者 唐玉萍;长沙县:医防融合惠及高血压患者[N];健康报;2021年
20 记者 苗蓓;高血压患者自知率仅三成[N];南通日报;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