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SWI静脉不对称征在缺血性脑血管病中的临床应用

于进超  
【摘要】:第一部分单侧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重度狭窄或闭塞患者SWI与PWI的对比研究研究背景:我国是脑血管病的高发国家,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脑血管病发病率会逐步升高,其中大部分为缺血性脑血管病,是严重危害人们健康的常见疾病。常规磁共振成像(MRI)、扩散加权成像(DWI)及磁共振血管成像(MRA)等成像手段能够为缺血性脑血管病的临床诊断及预后判断提供重要信息,但不能很好地反映脑组织的血流灌注情况。灌注加权成像(PWI)能够早期发现灌注异常区域的脑组织,但需要使用对比剂,操作费时,在临床应用中受到一定的限制。而磁敏感加权成像(SWI)是近年来发展的一种无创性MRI新技术,所显示的静脉不对称征(AVS)能够反映缺血脑组织内脱氧血红蛋白与氧合血红蛋白的比例,间接反映脑组织的氧摄取分数(OEF),从而能够反映脑组织的灌注情况,已经在临床工作中得到了一定的应用。研究目的:分析单侧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M1段重度狭窄或闭塞患者SWI上AVS的表现情况,并与PWI的相关指标达峰时间(TTP)、平均通过时间(MTT)和脑血流量(CBF)进行比较,以了解SWI的AVS和PWI间是否存在相关性以及AVS能否评价单侧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M1段重度狭窄或闭塞患者在不同程度缺血状态下的脑组织灌注情况。研究方法:回顾性分析单侧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M1段重度狭窄或闭塞患者的临床和影像学资料。所有患者都进行了 MR1包括T2WI、DWI、SWI、PWI、颅脑MRA和/或颈部三维对比剂增强磁共振血管成像(3D CE-MRA)等检查。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M1段狭窄程度根据北美症状性颈动脉内膜切除实验(NASCET)标准进行判断。根据临床资料及影像学表现,将患者分为急性脑梗死、慢性脑梗死和短暂性脑缺血发作(TIA)三组。采用半定量的Alberta卒中项目早期CT评分(ASPECTS)系统对所有患者病变血管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SWI的AVS区域,PWI的TTP延长、MTT延长、CBF下降区域和急性脑梗死患者DWI的扩散受限区域分别进行评分。将各组患者的SWI-ASPECTS评分分别与TTP-ASPECTS、MTT-ASPECTS、CBF-ASPECTS评分进行比较。对急性脑梗死患者来说,还将SWI-ASPECTS评分与DWI-ASPECTS评分进行比较,并分析DWI-SWI不匹配和DWI-TTP不匹配、DWI-MTT不匹配、DWI-CBF不匹配间的相关性。研究结果:68例单侧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M1段重度狭窄或闭塞患者分为三组,急性脑梗死组24例、慢性脑梗死组23例及TIA组21例。三组患者的平均年龄,性别比例,病变血管部位(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M1段)及血管状态(重度狭窄或闭塞)差别均无统计学意义(统计量值分别=1.494,0.929,2.382和 1.977,P= 0.232,0.629,0.702 和 0.381)。急性脑梗死组患者的 SWI-ASPECTS评分与TTP-ASPECTS和MTT-ASPECTS评分相当,差别无统计学意义(Z =-0.961 和-0.736,P=0.336 和 0.462),SWI-ASPECTS 评分分别低于 CBF-ASPECTS和DWI-ASPECTS评分,差别有统计学意义(Z=-2.294和-5.214,P=0.022和0.002)。慢性脑梗死组患者的SWI-ASPECTS评分高于TTP-ASPECTS,MTT-ASPECTS 和 CBF-ASPECTS 评分,差别有统计学意义(Z =-5.057,-4.988和-2.158,P=0.000,0.000 和 0.031)。TIA 组患者的 SWI-ASPECTS 评分高于TTP-ASPECTS 和 MTT-ASPECTS 评分,差别有统计学意义(Z=-5.124 和-5.214,P =0.000 和 0.000),SWI-ASPECTS 评分与 CBF-ASPECTS 评分相当,差别无统计学意义(Z =-1.526,P=0.127)。急性脑梗死组患者DWI-SWI不匹配与DWI-TTP不匹配、DWI-MTT不匹配具有一定的相关性(r= 0.569和0.433,P =0.004和0.035),而与DWI-CBF不匹配相关性无统计学意义(r = 0.323,P=0.124)。研究结论:SWI的AVS能够反映单侧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M1段重度狭窄或闭塞患者在不同程度缺血状态下的脑组织灌注情况,急性脑梗死、慢性脑梗死和TIA患者SWI的AVS与PWI所匹配的指标有所不同。DWI-SWI不匹配可以作为评价急性脑梗死患者缺血半暗带及良性供血不足区的一个很好的标记。第二部分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静脉不对称征的相关因素以及与临床预后的关系研究背景:近年来,磁敏感加权成像(SWI)在缺血性脑血管病方面的临床应用和发展前景越来越受到关注,已经作为一种新的研究方法用来评估脑梗死患者的出血转化、脑动脉内血栓形成、急性脑梗死周围的缺血半暗带和良性供血不足区以及临床预后。有些急性脑梗死患者在SWI上会出现静脉不对称征(AVS),包括表浅皮层静脉不对称征(ACVS)和深部髓静脉不对称征(AMVS)。然而,ACVS和AMVS出现的病理生理情况十分复杂,其临床意义还尚不清楚。哪些临床和影像学因素会影响急性脑梗死患者SWI上出现ACVS和AMVS也尚未明确。此外,SWI的AVS与急性脑梗死患者病情严重程度和临床预后是否相关还存在着争议。研究目的:分析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SWI上出现ACVS和AMVS的相关因素以及ACVS和AMVS能否作为判断患者临床预后不良的独立预测因素。研究方法:回顾性分析发病时间在3天以内的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相关临床资料,包括患者年龄,性别,有无高血压、高脂血症、糖尿病、房颤病史,血小板计数,国际标准化比值(INR)水平,从发病到进行磁共振(MR)检查时间,入院时的美国国立卫生院卒中量表(NIHSS)评分。所有患者都进行了扩散加权成像(DWI)、SWI和磁共振血管成像(MRA)检查。脑梗死面积采用半定量的Alberta卒中项目早期CT评分(ASPECTS)系统进行评价,大脑中动脉狭窄程度或闭塞状态根据心肌梗死溶栓疗法(TIMI)危险评分系统进行分级。根据病变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在SWI上是否出现ACVS和AMVS将患者分为不同组别。另外,根据患者发病后3个月的改良Rankin评分(mRS)量表,将所有患者分为临床预后良好(mRS 0-1分)和预后不良(mRS 2-6分)两组。分别比较各个对应组别间患者的临床资料和MRI表现是否存在统计学差别,并对预后良好组和预后不良组患者间差别有统计学意义的指标采用多因素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判断ACVS和AMVS能否作为判断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临床预后不良的独立预测因素。研究结果:124例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中男性84例,女性40例,平均年龄64岁。其中83例患者患有高血压,47例患有高脂血症,55例患有糖尿病,25例患有房颤。124例中90例(72.6%)患者在SWI上存在ACVS,在这90例患者中,47例患者同时伴有AMVS。其余34例患者既没有ACVS,也没有AMVS。本研究没有发现仅有AMVS,没有ACVS的患者。根据SWI上是否出现ACVS和AMVS,将患者分为3组:ACVS+、AMVS+组,ACVS+、AMVS-组和ACVS-、AMVS-组。经过统计学分析,从发病到进行MR检查的时间,入院时NIHSS评分,临床预后不良的比例,基于DWI的Alberta卒中项目早期CT评分(DWI-ASPECTS),大脑中动脉狭窄程度或闭塞状态在三组患者间差别有统计学意义(所有P0.001)。经过两两比较,ACVS+、AMVS+组患者比其他两组患者的从发病到进行MR检查时间短,入院时NIHSS评分高,临床预后不良的比例高,DWI-ASPECTS评分小,大脑中动脉狭窄程度重(所有P0.01)。ACVS+、AMVS-组患者比 ACVS-、AMVS-组患者的 DWI-ASPECTS 评分小,大脑中动脉狭窄程度重(所有P0.001)。从发病到进行MR检查时间,入院时NIHSS评分,临床预后不良比例在ACVS+、AMVS-组与ACVS-、AMVS-组间差别无统计学意义(P = 0.179,0.15和0.06)。124例中77例(62.1%)患者临床预后良好,47例(37.9%)患者临床预后不良。预后不良组患者入院时NIHSS评分明显高于预后良好组(P0.001),DWI-ASPECTS评分低于预后良好组(P0.001)。ACVS和AMVS在预后不良组患者中更常见(P0.001)。对预后良好组和预后不良组患者间差别有统计学意义的指标进行多因素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入院时NIHSS评分(OR,1.54;95%CI,1.04-2.46;P= 0.031)和 AMVS(OR,2.37;95%CI,1.23-8.73;P=0.027)能够作为判断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临床预后不良的独立预测因素,而ACVS(OR 2.35;95%CI 0.83-4.55;P= 0.36)不能作为判断患者临床预后不良的独立预测因素。研究结论: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SWI上ACVS和AMVS的出现与大脑中动脉狭窄程度或闭塞状态以及脑梗死的面积有关。AMVS的出现提示急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脑梗死患者临床预后不良,而ACVS的出现并不能评价患者临床预后。因此,SWI应该成为急性脑梗死患者MRI检查的常规序列。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8条
1 李明洙;张定详;杨培业;秦元;于生文;武文元;;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吻合术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病(附4例报告)[J];内蒙古医学杂志;1981年01期
2 李刚;宋江华;张攀攀;江茜茜;王淑娟;;小鼠线栓法局灶性脑缺血模型研究进展[J];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2016年06期
3 何成渭;韩自刚;蔡学见;;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吻合术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病[J];安徽医学;1981年02期
4 梁海镜;经颅多普勒超声检测大脑中动脉与颈内动脉的鉴别[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1998年04期
5 ;右侧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皮层吻合术后护理[J];吉林医学院学报;1981年02期
6 倪鸣山,邹雄伟,谢康民,俞祥夏;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吻合术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病[J];徐州医学院学报;1980年01期
7 吴若秋;;颞浅——大脑中动脉吻合术治疗44例颅内缺血性疾病的经验[J];贵州医药;1979年04期
8 周华东,于振国,王公瑞;急性脑梗塞时大脑中动脉生物力学的实验研究[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1995年02期
9 乔登洪,周会茂,侯增欣,耿树元;带蒂颞肌和颞浅动脉-大脑皮层贴合与大脑中动脉分支松解复合术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病[J];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1983年05期
10 孙洪河;张颖;;大脑中动脉左侧严重狭窄伴右侧轻度狭窄致头痛1例报告[J];吉林大学学报(医学版);2005年06期
11 邓燕贤;周智鹏;邱维加;徐军红;张辉阳;廖国宇;曾阳东;成戈;;经微导管大脑中动脉血栓栓塞制备猴局灶性脑缺血模型[J];中国CT和MRI杂志;2017年06期
12 刘颖;刘芳;马瑞;董桂君;何志义;;重复大脑中动脉1例及文献复习[J];卒中与神经疾病;2017年03期
13 陈晗;宋文娟;;大脑中动脉血流搏动指数对颅内小动脉硬化程度的评估价值[J];临床神经病学杂志;2017年05期
14 贾思泽;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皮层枝吻合术(手术及实验方法的讨论)[J];日本医学介绍;1980年03期
15 曲东锋;;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串联闭塞是静脉溶栓后转归不良的独立预测因素[J];国际脑血管病杂志;2006年10期
16 王晓云;朱文斌;陈雪梅;陈蕾;徐运;;兔大脑中动脉局灶性脑缺血模型制作和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观察[J];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07年01期
17 张红旗,邝国璧,丁贞佳,李峰,龙大宏,陈乾生;猕猴大脑中动脉内皮的年龄变化一扫描电镜观察[J];解剖学杂志;1995年02期
18 朱诚,陈长策,陈柏林,张光霁,杨中坚,张远征,周国庆;大脑中动脉起始部动脉瘤一例[J];第二军医大学学报;1980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路华;王向鹏;宋海;杨智勇;王进昆;李向新;;大脑中动脉-颞浅动脉低流量搭桥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病[A];2011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1年
2 王为珍;郑茜;陈志青;赵永波;;大脑中动脉区梗死的临床与影像分析[A];中华医学会第七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4年
3 李永坤;熊云云;蔡乾昆;陈响亮;包元飞;张尧;汪银洲;刘新峰;;前分水岭角在大脑中动脉闭塞性病变的脑血流评估中的作用[A];中华医学会第十七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下)[C];2014年
4 刘爱华;贾建平;缪中荣;王默力;;特发性大脑中动脉夹层(附3例报告)[A];中华医学会第七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4年
5 虞冠锋;黄景勇;杨文军;黄河;金烈烈;林丽娜;胡明伦;;大脑中动脉流速监测在颈动脉内膜切除术中的作用[A];2004年浙江省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4年
6 谭显西;钟鸣;尹剑;张明升;刘伟郑;;大脑前动脉和大脑中动脉水平段动脉瘤的治疗[A];2007浙江省神经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7年
7 姚雪燕;魏坤;薛爽;;两月内大脑中动脉从重度狭窄发展到闭塞1例报告[A];第七届全国颅脑及颈动脉超声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7年
8 邢英琦;杨弋;郭雨竹;牛朋朋;;发泡试验中大脑中动脉监测与椎动脉监测对右向左分流检出率的差异[A];中华医学会第十八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上)[C];2015年
9 王可颜;程敬亮;;大脑中动脉斑块与皮层下单发脑梗塞的相关性:大脑中动脉斑块的高分辨磁共振成像[A];中华医学会第十七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下)[C];2014年
10 詹仁雅;郑秀珏;李谷;黄欣;龚江标;曹飞;温良;;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吻合术治疗烟雾病[A];2009年浙江省神经外科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于进超;SWI静脉不对称征在缺血性脑血管病中的临床应用[D];山东大学;2017年
2 满雪;颅内大脑中动脉局灶性与普遍性重塑分析[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7年
3 徐学君;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脑缺血耐受及TNF-α、sGC在局灶性脑缺血中表达及作用研究[D];四川大学;2004年
4 徐学君;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脑缺血耐受及TNF-α、sGC在局灶性脑缺血中的表达及作用研究[D];四川大学;2004年
5 刘俊艳;大脑中动脉闭塞性病变的诊断及卒中类型与机制的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04年
6 许玉园;高分辨核磁在大脑中动脉粥样硬化中的应用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6年
7 张娜;面向脑血管病早期精确诊疗的磁共振血管壁成像研究[D];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2018年
8 常文广;Hcy相关酶基因多态性及Vitamin B6与缺血性脑血管病的相关性研究[D];郑州大学;2017年
9 崔明姬;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在慢性肾脏病患者并发脑血管病作用机制的研究[D];吉林大学;2006年
10 胡洪涛;中国人群宫内发育迟缓与成年期脑血管病患病关系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响;大脑中动脉慢性闭塞病变脑膜支代偿与脑梗死的相关性研究[D];延边大学;2018年
2 卞丽君;彩色多普勒超声监测胎儿生长受限疾病胎儿脐动脉和大脑中动脉血流动力学指标的临床价值[D];苏州大学;2018年
3 李全琳;频谱多普勒对妊娠高血压疾病患者胎儿及新生儿大脑中动脉血流参数的研究[D];甘肃中医药大学;2018年
4 唐瑾;大脑中动脉区脑梗死的影像学特点及预后的相关危险因素分析[D];福建医科大学;2017年
5 刘永霞;无症状与有症状大脑中动脉M1段闭塞患者临床相关危险因素及预后分析[D];南昌大学;2018年
6 张丹凤;3.0T高分辨率磁共振成像对大脑中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与脑梗死关系的研究[D];南京医科大学;2017年
7 任国利;非对比剂MR成像评估大脑中动脉区脑梗死神经功能预后的初步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17年
8 杨敏;大脑中动脉不同程度狭窄患者认知功能损害的特点[D];石河子大学;2017年
9 郭洪权;大脑中动脉病变及侧支循环与脑白质疏松的相关性研究[D];南京大学;2017年
10 侯晓鹏;颞浅动脉—大脑中动脉搭桥术在缺血性脑血管病中的应用[D];山西医科大学;201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冯琳;大脑中动脉置支架治疗频发脑缺血[N];中国医药报;2005年
2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介入放射诊疗中心主任 凌锋教授;6小时以内[N];北京日报;2002年
3 湖北宜城 司长河;浅谈脑血管病的病因[N];上海中医药报;2014年
4 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 神经内科主任 王铭维;脑血管病的危险因素[N];家庭医生报;2005年
5 张禹;读懂脑血管病名称[N];家庭医生报;2007年
6 健康时报特约专家 张禹;脑血管病名称咋那么多?[N];健康时报;2005年
7 通讯员 李娇 记者 黎军;重庆:脑血管病一站式手术成功[N];健康报;2019年
8 记者 衣晓峰 通讯员 张新浩;黑龙江脑血管病患者发病偏早[N];健康报;2018年
9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 王拥军;回眸2016 看脑血管病最亮进展[N];健康报;2017年
10 本报记者 秦紫霞;2016年我市“死因报告”出炉:脑血管病跃居“榜首”[N];桂林日报;201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