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鲁东南地区的社会变迁

黄润青  
【摘要】:长期以来,学术界更侧重于集体化时期的乡村被“国家化”的一面,直到1980年代的农村改革之后,相关研究虽再次确立乡村的主体地位,但是乡村社会的主体意识和发展策略却被或多或少有所忽略。当以乡村为研究视角时,可以发现国家对乡村的主导并不能完全取代乡村的主体意识,也抹杀不了乡村社会的发展策略。相反,国家权力的下沉,造就了乡村社会强势的公共权力。山东朱村的半个世纪发展历程和社会变迁表明,乡村社会有其独特的生存规则、价值取向,及其对国家权力的集体应对方式。国家与乡村的“二元对立”的解释模式,一定程度上矮化了乡村社会的发展策略和主体意识。1949年以来,朱村的核心问题是人口增长和人地失衡,朱村要面临其带来的资源短缺、家庭贫困、人际关系紧张等一系列问题。1960年代朱村的出生率高于全省平均值,人口暴增,加之水利工程占地,使得朱村的人地冲突问题更为严重。人口的增长与家庭的核心化致使家庭的劳动力比重减少,从而使家庭个体的经济收入和抗风险能力降低。公共资源的紧缺与家庭负担的增大,使朱村村民更加依赖于通过国家建构的集体权力。集体对资产、农产品的支配权,成为乡村公共权力的支点和集体行动的基础。一方面,乡村的组织化、单位化,缩小了村民生活、生产的距离,从而给乡村社会留下了自我管理的空间;另一方面,人地关系的失衡、资源的短缺,也迫使朱村不断地在国家经济体制框架内发挥其主观能动性,借以维系生存和寻求发展。乡村社会的自我管理,是依靠国家在乡村建立的党政组织基础上实现的。干部是乡村公共权威的直接代表,同时又区别于国家代理人、乡村保护者。干部个人的家庭背景、出身、经历等因素,成为其行为选择的重要原因。朱村在抗战时期即建立了中国共产党革命政权,1949年之后的干部群体基本是革命时期中共党员、干部群体的延续。朱村作为人口众多的主姓村庄,更能体现出国家权力运作和内生的社会关系网络交叠、博弈的复杂性。在乡村与国家博弈和双向渗透的过程中,乡村社会内生的家族、血缘关系对乡村政治产生重要影响,朱村新任干部的血缘关系网络愈加清晰。乡村社会存在多层次、多维度的利益主体,村民以“己”为出发点构建利益共同体和“私人的道德”。“公”与“私”的界限是集体管理所面临的突出问题。国家主导下的制度建设、内生性的社会关系网络和个体的理性行为选择共同维系着乡村社会秩序。朱村人口众多,其秩序的维系依赖于制度和规则,这既是国家意志在乡村社会的体现,也符合乡村社会生存逻辑。而且,在绝大多数村民不具备向村外发展的能力时,村民维护其自身利益的同时必然会对管理者进行监督,相比于国家的权力制约,乡村社会内部的制约往往更具常规和有效。集体化时期分配制度的“平均主义”,并不是导致生产效率的低下的全部因素,以工分制为基础的分配制度也不能囊括乡村贫困的原因。集体化时期普遍贫穷的状态使乡村社会依靠生存伦理和互惠原则,并将分配制度推向“平均主义”方向。但是,所谓的“平均主义”是以家庭劳动力再生产作为“道义经济”契约的担保。集体化制度的问题并不在于集体经营效率的低下,而在于人口与制度的悖论使乡村无法突破人地冲突的困局,从而导致“过密化”生产愈发严重。作为生产单位的乡村,是国家计划经济体制内的重要组成部分。面对人多地少的困境,朱村的首要目标是生存,其次是发展。计划经济体制并不能完整覆盖农业生产的全过程,乡村社会利用其受限的自主权和可掌控的“边缘地带”,围绕着“生存”和“发展”不断努力,其中既包括以“反行为”方式呈现的生产劳动和生活需求,也包括朱村在农业生产规划、劳动力分配、农业机械化发展和集体权利的维护等方面所呈现出的经济理性和自主意识。为解决生产“内卷化”的问题,朱村规划集体副业、林业的生产,鼓励村民从事建筑、运输等工作。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朱村种植业集体经营的单位面积产出不低于自留地。“集体”并不仅仅是国家权力下延在乡村社会的代表,同时是作为乡村社会利益的角色代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因为土地资源的紧缺,朱村的劳动力逐渐走向市场。与此同时,朱村利用集体化时期的公共积累发展村办企业,农民从“离土不离乡”到“离土又离乡”。公共权力削减,村民的个体利益和集体利益之间的距离拉大,集体行为的逻辑也慢慢失去其根基。转型期内乡村社会的地方性规则和市场化的发展使乡村管理者具备了利益交换的可能。村民选择向外发展,从而在乡村的公共事务上主动退让。乡村社会中既涵盖个人逻辑、集体逻辑和国家逻辑之间的冲突和博弈,也表现出某种程度上的契合和渗透。乡村社会的发展策略,并不限于农民的“反行为”。朱村的历史变迁表明,无论是集体化时期还是改革时期,国家权力不能替代乡村社会的主体意识。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徐金玉;李恒;;省政协派驻朱村岗村第一书记:春天不会远了[J];协商论坛;2020年03期
2 杨超;吴洁;许鑫;;朱村:光耀沭河 绵延久远[J];山东画报;2016年19期
3 潘伟斌;;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的推定[J];黄河.黄土.黄种人;2017年06期
4 王丹青;;习总书记曾视察过的“支前模范村”,如今“特色产业村”[J];祝你幸福(上旬刊);2017年10期
5 ;“一村一品”的朱村之路[J];山西农经;2012年06期
6 朱明;;三元朱村被评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J];农业知识;2011年29期
7 ;山东三元朱村 蔬菜扮美农交会[J];农产品市场周刊;2006年41期
8 陈昊;;朱村的乡间随笔[J];甘肃农业;2018年07期
9 ;临沭县曹庄镇朱村党支部:红色朱村的“浸润式红色党教”[J];党员干部之友;2018年07期
10 ;“一村一品”的朱村之路:转型中实现全面进步[J];村委主任;2012年16期
11 哲边;;中国绿色种植的典范——山东三元朱村[J];新农村;2010年10期
12 钱仁德;借问茶香何处来? 商贾共指朱村人[J];中国茶叶加工;2003年03期
13 李潇雨;;三元朱村:“小书记”的大事记[J];山东画报;2019年10期
14 谭泓;;三元朱村“绿色革命”发展模式的启示[J];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15 韦宏范;;朱村生产队连续十二年养牛业高产原因的分析[J];中国良种黄牛;1982年04期
16 徐锦庚;王沛;;小小档案馆见证沧海桑田[J];农村青年;2019年08期
17 杜红娟;;三元朱村引领绘制设施蔬菜新蓝图[J];农产品市场周刊;2013年46期
18 张宁;郭秀红;;三元朱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经验启示[J];新疆农垦经济;2009年11期
19 王平 ,夏光海;三元朱村无公害蔬菜直销俄罗斯[J];山东农业;1998年06期
20 包明丽;;学霸返乡养鸡 走上致富之路[J];劳动保障世界;2017年19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李厚臻;赵梦龙;谷婷伟;;文化旅游视域下临沂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以山东临沭县朱村为例[A];2019年7月建筑科技与管理学术交流会论文集[C];2019年
2 盖建;;构建和谐新农村——浅谈三元朱村的规划与实践[A];规划50年——2006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中册)[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黄润青;鲁东南地区的社会变迁[D];山东大学;202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王健;临沂朱村传统民居对现代室内设计的启示[D];青岛大学;2018年
2 郭明艳;农民就业行动中的行为逻辑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3 范晴;环境治理中村民的环境行为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15年
4 华蕊;群团组织“去行政化”改革的困境及其路径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9年
5 杨思圆;军休干部群体的继续社会化研究[D];重庆工商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徐侠 本报记者 吕兵兵;移风易俗的朱村轨迹[N];农民日报;2019年
2 记者 刘洋瑞;朱村街道:做好“四篇文章” 实现“四大提升”[N];焦作日报;2019年
3 记者 贺德良 通讯员 纪誉;三元朱村努力打造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N];潍坊日报;2019年
4 本报记者 张晓明 通讯员 陈梦静 吕永国;红色朱村绽新颜[N];中国纪检监察报;2018年
5 报道组 吴警兵 卢伟星 通讯员 肖华清;磐安破解村干部优质资源匮乏难题[N];金华日报;2017年
6 南方日报记者 葛政涵;增城朱村板块迎新利好[N];南方日报;2017年
7 本报记者 赵秋丽 李志臣;山东临沂 “朱村味道”热销 乡村旅游致富[N];光明日报;2017年
8 刘修明;广州市增城区朱村街三种模式探索城乡结合部家庭综合服务[N];中国社会报;2015年
9 记者 崔璀 通讯员 王静;云和朱村乡开设“茶文化必修课”[N];丽水日报;2011年
10 郑积营石信土;曹朱村群防群治理事会实现新跨越[N];人民公安报;2008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