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近现代庄学新变研究

王英娜  
【摘要】:《庄子》义理不竭、文笔妙奇的特点,促使历代释庄者完成了不同历史语境下的新诠解。尤其,在近现代这个充满危机和变革的特殊时代,《庄子》的阐释呈现出继承传统与借鉴西学并存的多元格局,这些庄学成就证明了《庄子》作为传统经典所具有的绵延不断的文化生命力。与古代的庄学相较,中西并存的文化背景使近现代的庄子研究取得了重大的学术突破,不论在研究范式,还是在思想探索方面,都出现了新的发展,并对当下的文化建设提供了有益经验和训鉴。因此,近现代庄学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研究意义。本论文主要采用阐释学的理论方法,通过宏观与微观相结合,对近现代庄学新变进行整体观照,并从以佛解庄、以儒解庄、以西学解庄、以文学解庄等几个角度契入,考察近现代庄学的发展与新变,从而呈现其新时期的问题意识及时代文化价值。全文共为五章:第一章主要从社会、学术的历史背景,探讨近现代庄学的复兴问题。在近现代,庄学复兴是诸子学思潮兴起的产物,而诸子的兴起亦出现了新的时代特点,即从儒学的附庸走向独立,其包含了社会时局变化、学术发展等诸多因素,亦经历了从清初到近现代学者们超越儒学并使诸子独立的不断自觉。内在演变与西学东渐是近现代诸子学兴起的重要动力,而子学的致用思想、解经功能尤其得到了学界的关注和发掘。这些诸子学发展的共性直接影响了近现代庄学的复兴,并使近现代庄学呈现出《庄子》校释类、义理类著作的新发展以及《庄子》文学的专题探索。第二章主要从“以佛解庄”的视角探讨近现代庄学的新变。“以佛解庄”是庄学史上传统的释庄方式之一,具体表现为“格义”方法的不断完善和发展。“格义”最初是以传统典籍中的概念或思想来诠释佛学,其中《庄子》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历史的发展中,它经历了概念式“格义”、会通式“格义”、系统化“格义”以及实用化“格义”的过程。近现代“以佛解庄”的“格义”新变主要表现为法相唯识宗概念体系的系统化应用以及西学中平等、自由、科学等观念的融入,它实现了与异国文化的交流和互动,既有对本民族文化的传承,亦有对外来文化精华的汲取,从而使《庄子》发挥了时代所需的社会效用。杨文会是使近现代佛学复兴的关键学者,他的“以佛解庄”推进了近现代系统化“格义”的发展,在其影响下,章太炎、梁启超等学者均走向了实用化的新变道路。可以说,对于庄子思想的致用探求是近现代学者“以佛解庄”的重要特点。第三章主要从“以儒解庄”的视角探讨近现代庄学的新变。学者们之所以采用“以儒解庄”的诠释路径,是因为庄、儒之间在形上之“道”与形下的社会现实两个方面,均具有融通互补的可行性,这为消解庄儒矛盾,提升庄学的社会效用提供了必要的思想基础和探索前提。近现代学者的“以儒解庄”是试图通过儒道互补应对危机境遇中社会人生的各种问题,从而实现其拯救危亡的经世致用价值。近现代“以儒解庄”的新变主要表现在对庄子“大同”思想的新发掘;对庄、儒义理相通处的深入探析,尤其是对《庄子》中实用价值的进一步发掘;对“内圣外王”思想的新扩展,以及廖平通过重构经学体系,对传统“以儒解庄”的新发展。可以说,这些不同角度的新研寻体现了近现代学者救世的共同理想,以及开发《庄子》致用思想的时代风貌。第四章主要从中西融合的视角探讨近现代庄学的新变。西学东渐动摇了传统儒学的核心地位,引发了近现代学人对传统文化的批评与反思,而学者们中西文化的比较与融通既使《庄子》研究有所继承,同时亦为之注入了新的文化因素,并呈现出庄学新变的时代性特征。在近现代西学与《庄子》的比较融合中,西方的进化论、快乐主义、自由思想、马克思主义等均对庄子思想的重新诠解产生了重要影响。严复、胡适、章鸿钊等人的庄子研究主要体现了进化论与庄子思想会通的渐进过程。此外,伊壁鸠鲁的快乐主义、斯宾诺莎的“自然”“自由”等,也被近现代学者引入与《庄子》思想的对话与阐释中,中西文化的同中有异、异中有同为庄学发展提供了有益启示,其开拓性的尝试亦成为后世学者进一步探讨的重要课题。随着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传入以及启蒙救亡运动的发展,马克思主义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并成为最科学、最前沿的思想和方法。在庄学界,吕振羽、侯外庐、郭沫若等学者即以马克思主义思想为理论指导,使《庄子》研究呈现了新的时代意义。可以说,近现代学者以不同的西学理论为《庄子》阐释提供了诸多新的视角,虽然在解庄中不免历史环境的局限,但其为中西文化交融做出的积极探索具有时代效用,其所积累的经验教训亦具有历史意义和借鉴价值。第五章主要讨论的是近现代《庄子》文学研究新变。在西学与本土文学发展的双重影响下,近现代“文学”观念明确从传统文史哲不分的状态中独立出来,并出现了广义与狭义的不同界定。《庄子》是否是文学作品虽然存在争议,但从总体来看,《庄子》的文学性特征在近现代具有新的发展,而这种新发展与近现代“文学”认知的转变密切相关,因此,本章探讨了近现代“文学”观念的转型与近现代“文学”理论视角的建构两个方面,以之作为《庄子》近现代文学研究的理论前提。在近现代《庄子》文学研究的新变中,本文主要从《庄子》的文学语言、篇章结构、文体、文学的社会性等多个方面展开论述,并在古今比较及中西文法的参照中突显《庄子》文学的继承与发展。近现代学者对《庄子》文学的探讨虽然不免简单和粗糙,但他们强烈而明确的文学自觉意识以及多元化的思维使《庄子》的文学性得到新的发掘,这对后世《庄子》文学的发展亦具重要借鉴价值和启示意义。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郎宁;;解庄问题及其学术意义与影响[J];学术交流;2017年07期
2 李波;;以儒解庄:王安石学派的庄子学阐释[J];晋阳学刊;2009年04期
3 周黄琴;;论憨山德清的“以佛解庄”思想——以《庄子内篇注》为例[J];肇庆学院学报;2015年04期
4 刘金明;我解庄子的“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说[J];宁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1年01期
5 孙红;林希逸以儒解庄及其原因[J];北方论丛;2003年05期
6 李凯;;从《齐物论》论“至知”看以佛解庄之合理性[J];中州学刊;2016年04期
7 孙雪霞,何光顺;“以庄解庄”方法论浅析[J];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年01期
8 王蒙;;以庄解王,以王解庄[J];全国新书目;2011年07期
9 叶勤;林骁;;“新庄学”的结构性理解与超越[J];中国图书评论;2010年01期
10 刘思禾;;林希逸解庄论——以自然天理说的辨析为中心[J];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12年02期
11 孙红;以禅解庄——林希逸《庄子口义》对《庄子》的阐释[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4期
12 刘习根;周黄琴;;论陆西星三教贯通的解庄意旨[J];中华文化论坛;2018年02期
13 郑亚辉;方凌瑾;;论庄子的“大”“小”观[J];安顺学院学报;2012年02期
14 张金环;进入庄学的一个视点:“以明”[J];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5年03期
15 郭勇健;;庄子“逍遥”新解[J];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06期
16 吴励生;;“去蔽存真”的天道观[J];中国图书评论;2010年01期
17 何光顺;一个新的视角:从“物化”说看《庄子》——兼及解庄方法论的透视[J];江汉论坛;2005年09期
18 李智福;;正言若反·捐迹返本·章句歧解——郭象解庄方法补苴[J];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08期
19 周黄琴;;论觉浪道盛的“以儒解庄”思想[J];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1期
20 李伟;;王树枏以“大同”解庄刍议[J];理论月刊;2015年04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王英娜;近现代庄学新变研究[D];山东大学;2020年
2 孙红;《庄子》阐释之研究[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2年
3 杨文娟;宋代福建庄学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6年
4 李京津;林希逸庄学思想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雪婷;陶望龄《解庄》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16年
2 周鹏;清人解庄的儒道佛倾向[D];华东师范大学;2013年
3 曹丹;李腾芳的《说庄》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3年
4 粟亮;庄子的自由之道[D];湘潭大学;2010年
5 卫颖涛;清代注《庄》序跋中的思想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13年
6 王荣霞;李贽出世入世思想研究[D];河南大学;2017年
7 朱小略;庄子“小大之辨”及其历史解读[D];湘潭大学;2010年
8 肖宁;李贽庄学思想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20年
9 牟晓丽;钟泰《庄子发微》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4年
10 秦羽;王安石庄学思想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内蒙古大学哲学学院 尚建飞;王夫之以庄解庄[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
2 本报记者 李中华;夜访解庄村[N];大同日报;2012年
3 本报记者 杨晓明 通讯员 郝军;书记二访解庄村[N];山西经济日报;2011年
4 本报记者 郝军;农户院里话农事 田间地头保增收[N];大同日报;2011年
5 栾栋;庄学札记[N];光明日报;2006年
6 本报记者 王定翔;勤于思考 勇于实践[N];平顶山日报;2005年
7 本报记者 祝小惠;永远的乳娘精神[N];中国社会报;2006年
8 记者 郝军;坚定信心加快发展 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N];大同日报;2012年
9 本报记者 张婷 通讯员 申瑶 李素馨;新装备“登陆”改造现场[N];国家电网报;2012年
10 记者 丰曼;省考核组在我市实地检查[N];大同日报;201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