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社会资本”究竟怎么了?

刘翠霞  
【摘要】:社会资本在当前学术界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概念。诸多学者乐此不疲地执此利器穿梭于各领域之间,盛赞社会资本的解释力;但讨伐唾弃的声音也不绝于耳,扬言社会资本乃老生常谈的陈词滥调。徜徉在褒贬不一、波涛汹涌的社会资本海洋里,究竟该如何启航?社会资本是“美味佳肴”还是“烫手的山芋”?一方面,在理论上,由于含义混乱,抛弃社会资本的呐喊时而有之;另一方面,在经验上,由于消极作用的存在,痛斥社会资本的呼声也不断闪现。社会资本无形中陷入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困境。那么,社会资本究竟怎么了?文章正是在理论-经验现实和全球化-本土化双重维度下对这一发问的尝试性解答。 文章首先通过概念考古和理论回顾,对社会资本进行了全面的梳理,分析了社会资本概念和术语的分离,厘清了社会资本思想的发展谱系。接着在理论—全球化维度下,运用后现代之解构策略,从学科范式、二元思维、语言修辞上对社会资本进行了一番理论逻辑的解构。关于社会资本研究,在学科范式上已基本形成了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三足鼎立的局面,在语言修辞上动用了生物医学、市场、乌托邦、网络、建筑等诸多隐喻,在分析中则处处表现出微观—宏观、个人—社会、行动-结构、传统—现代等种种二元对立思维,这就导致社会资本概念理解上的混乱,于是也便成为“社会资本究竟怎么了?”的认知症结之所在。 然后,在理论—本土化维度下,以上述理论逻辑的解构为基础,切入本土化视角,运用内容分析法,对中国学术界社会资本研究的总体状况进行了描述和分析,指出中国学者对于社会资本的理解除了因循社会资本理论逻辑的总体脉络外,已经结合中国经验与传统,形成了两个鲜明的“派别”:关系网络派和公民精神派。前者以市场隐喻为根基,着眼于个体之利,声称中国社会资本发达丰厚;后者以乌托邦隐喻为根基,着眼于社会之益,断言中国社会资本衰弱匮乏。由此,中国社会资本便可能陷入这样一种悖论局势:没有公民精神的发达社会资本或者说是没有社会资本的发达关系网络。那么经验事实到底如何呢? 于是,笔者便在经验现实—本土化维度下,以对这种悖论的思考为出发点,将社会资本具体化为社会风气观、公民参与、处世之道、信任安全感和关系网络五个易于测量的方面,运用问卷调查法、访谈法,以山东省农村为例,对中国社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