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海岱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时代农业稳定性考察

陈雪香  
【摘要】: 本文的研究目的分为两层。基本目的在于以济南大辛庄遗址2003年和2005年发掘采集的商代浮选土样分析为基础资料,鉴定该遗址所见炭化植物种子和果实的种类和数量,结合其出土背景以及相关历史文献,揭示其反映的商代先民对植物的利用与商代农业基本状况。本文更深一层的研究目的在于,比较大辛庄商代遗址与龙山文化时期的日照两城镇遗址的植物遗存状况,观察山东地区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到商代的农业经济发展的变化与稳定情况。 关于商代农业的研究,仍处在以甲骨文献记载为主的阶段,研究方法主要是依据文献中关于农业生产的记载,在考古发现中寻找证据。就考古发现可以提供的证据而言,目前应用较多的是关于生产工具的研究。自浮选法得到提倡和推广以来,关于商代农业的研究更加呼唤从单个遗址系统地、大量地获取植物遗存资料,一方面对于之前文献研究的结果加以验证:另一方面解决文献记载的片面性问题,提供关于商代先民对植物利用的更为全面的图景。因此本文的基本目的就是提供济南大辛庄遗址商代遗迹中浮选获得的植物大遗存资料,在这个资料空白区填充一个点,以期与以后的相关研究连成面积更大的面。 作为商代农业研究的一个点,作者选择了将其与龙山文化时期的日照两城镇遗址进行比较研究。大辛庄遗址与两城镇遗址的比较研究,从宏观而言是作为商代与龙山文化时期的代表性遗址,对从龙山文化时期到商代先民与植物之间关系的演变过程的观察,同时也是对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早期山东地区农业生产的发展变化的观察。这一比较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时期先民对农作物的选择利用上。北美植物考古学家对于古代社会政治变迁带来的农业以及人类与植物界交互作用的影响有较多的研究案例,本文根据大辛庄遗址和两城镇遗址的自然环境和考古学文化背景,选择了北美东部密西西比河流域从伍德兰特文化晚期到密西西比文化时期的社会变迁在植物遗存中的反映、中安第斯山脉地区印加帝国到来前后当地农业与人类生活的变化等案例作为比较研究的参照对象。 本文第一章为绪论,介绍研究目的、课题的学术背景、大辛庄遗址的背景、研究资料以及相关概念的界定。第二章介绍研究使用的研究方法,包括田野方法和实验室方法,即研究资料的获取过程。第三章综述大辛庄遗址商代遗迹浮选结果,包括植物种类的生态特性、相关文献记载、考古发现和在大辛庄遗址的出土情况等四个方面。第四章对浮选结果进行时间和出土背景分析,主要运用了量化统计分析方法,寻找大辛庄商代遗址植物遗存的时间和空间分布规律。第五章为讨论和结论部分,首先根据前文的分析来讨论大辛庄遗址出土植物遗存与人类的关系;然后将大辛庄遗址浮选结果与两城镇遗址的浮选结果进行比较,结合国内外其他地区农业发展的模式,讨论政治格局的变动对农业的影响;最后对课题的未来研究方向进行说明。 本文是第一次对单个商代遗址系统浮选的植物遗存进行研究,使我们对于商代农业状况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农业经济是大辛庄商代遗址居民利用植物的主要来源,其农作物包括粟、黍、稻、小麦、大豆和大麻。粮食作物以粟和黍为主,它们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消费品。稻在农业中的地位逐渐提高,小麦仍然没有普及种植。这些粮食作物的某些品种可能用于酿制不同档次的粮食酒。大豆和大麻可能为油料作物,紫苏可能也是油料作物的来源之一。大麻除了种子可以做为油料或药用之外,其纤维可用于纺织。遗址较为开阔,出土植物以农作物和杂草为主,反映了典型的农业景观。农田可能分布在居民点周围,耕地与丛林、草甸混杂在一起,远处有山地森林。在遗址附近种植有栽培桃,并且有野生葡萄资源,为遗址居民提供了时令水果和浆果,这些水果和浆果也可能用于酿酒。遗址居民也能够从距离较近的森林中获得橡子等干果作为食物,并获得建筑等活动所需要的木材和燃料。野生草本植物为人们提供更多的食物选择和保障,他们可能会在不同季节选择采集豆科、藜科、蓼科、苋科、十字花科、马齿苋属等植物的嫩叶、茎杆、种子或地下茎,这些野生草本植物也为畜养动物提供了饲料来源。 经过对大辛庄商代遗址植物遗存的统计分析,我们发现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可以发现一些有意思的规律。从中商时期到晚商晚期,大辛庄商代遗址始终处于集约农业经济的支撑之下,农业自始至终都是这个社会的重要生产部门,但在农业生产水平和农作物的构成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农作物生产方面,中商时期到晚商早期农作物丰富程度提高,杂草的普遍性和丰富程度降低,果类丰度程度下降;而晚商早期到晚商晚期农作物丰富程度下降,而且杂草的普遍性和丰富程度回升到和中商时期近似的比例,果类所占比例上升。在农作物构成方面,粟类是大辛庄商代遗址最为常见、消费量最大的农作物种类,是人们的主粮,无论其普遍性还是丰富程度都是各类农作物中最高的。中商时期的农作物包括粟类、稻、小麦和大豆,种类较为丰富。晚商早期增加了大麻;稻的出土频率较之中商时期上升,不过丰富程度低于中商时期和之后的晚商晚期;小麦的出土频率与中商时期相当,丰富程度略低于中商时期;大豆出土普遍性和丰富程度在这两个时期没有明显的变化。 从植物遗存出土背景分析看,粟类作物是大辛庄商代遗址的主粮,其消费群体涉及社会的各个阶层;稻和小麦的消费群体以那些有权力使用接触贵重的物品的人群为主,可能也包括一些身份相对较低的人。另外,稻、小麦、大豆和大麻这些“罕见”物种,也都出自那些植物种类丰富的遗迹单位。我们推测,那些社会地位较高的人群,更有机会享用多样的植物组合。不过,由于稻和小麦等物种出土概率和丰度相对较低,特别是小麦,所以即使那些有权力食用“贵食”的群体,也未必能够一年四季都能获得这些贵重食物。 对于植物遗存分布的上述规律,笔者尝试从气候和环境变迁、政治因素和文化因素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认为气候变化与遗址内炭化植物种子遗存分布规律的分布变化不易建立起直接的联系,政治和文化因素在这些变化和差异的形成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我们进而将大辛庄遗址与龙山文化时期两城镇遗址和教场铺遗址的浮选结果进行了比较分析。两城镇遗址农业耕作兼营粟作和稻作,稻作在遗址的粮食消费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小麦已经传入两城镇遗址,但所占比重很低。粟类在两城镇遗址不如教场铺等遗址所占比重高,但也是重要的粮食作物。豆类也是龙山文化时期的粮食来源之一。大辛庄遗址杂草遗存的出土丰度和概率与两城镇遗址和教场铺遗址相比都有一个明显的下降,可能反映了农业生产活动的进一步精作。从作物种类看,大辛庄遗址出土了粟类、水稻、小麦、大豆和大麻,农作物组成较之两城镇遗址更为丰富。大辛庄遗址的农业生产在原有的粟作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了稻作,小麦的种植较之龙山时期得到一定程度的推广。 两城镇遗址与大辛庄遗址农业遗存的差别,跟气候和生态环境的差异有密切的关系。商代的鲁北较之龙山时代的鲁东南,显然在温暖潮湿气候方面有所不及,这也决定了稻作在商代鲁北很难大规模种植。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稻作在商代还是得到了相当的推广。从杂草所占的比例看,商代农业较之龙山文化时期在精作方面也有明显的提高。同时,农作物种类更为丰富,小麦的种植得到进一步推广。因而气候环境等因素之外,人为因素在这些变化当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在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向青铜时代过渡的过程中,整个社会体系都发生了较大变革,尤其是政治体制从复杂的等级社会进入早期国家,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农业会受到政治变化的影响。 随着政治体制的进一步发展,商代的农作物种类增加,较之龙山文化时期更降低了农业生活的风险。小麦、大豆和大麻的种植规模虽然还不如粟和稻那样普遍,但在农业生活中仍有重要的作用。紫苏可能也是农作物的一种。在较为稳定的农业生活当中,对野生植物的利用仍然存在。野大豆、藜、苋等嫩叶可食,种子也可充饥。显然,政治体制的发展在密西西比流域、中安第斯山地区和海岱地区都使农业机制更加完善,农作物种类增加,农业社会的食物来源得到进一步保障,当地农作物则一直是农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对于农作物结构的调整主要从政治和文化因素方面进行解释,然而这只是一个假设。影响农业生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们想要求证政治和文化因素对于海岱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农业的影响,还有诸多空白因素。首先,在我们比较的龙山文化与商代之间,还存在岳石文化时期植物遗存的空白。这是我们理解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商代海岱地区农业发展连续性的一个缺环。其次,商文化在商代纪年之内并没有完全控制海岱地区,那么,与商文化控制区相对应的胶东半岛地区的珍珠门文化究竟有何差异?显然二者的比较是考察商文化对当地农业的影响的有效手段。再次,本文由于资料的局限,仅对两城镇遗址和大辛庄遗址的植物遗存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比较,这种比较还受到不同生态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因而所见差异并非一定由政治因素和文化因素造成。 农业与文明的起源和发展是一个重要的课题。海岱地区地理环境较为独立,该区域的系统研究可为我们考察中国北方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农业的变迁提供可资借鉴的经验。随着浮选法在考古发掘中的推广,我们可以从植物考古学的角度为这一重要课题的研究做出贡献。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郝铁川;;龙山文化乱葬坑尸骨身份辨析[J];中原文物;1983年04期
2 ;黄源黑陶抒写龙山文化[J];中国市场;2011年08期
3 杨建芳;;评“庙底沟与三里桥”[J];考古;1961年04期
4 方揚;;我国酿酒当始于龙山文化[J];考古;1964年02期
5 苏迎堂;;古陶瑰宝——蛋壳陶[J];文物;1980年09期
6 李季;何德亮;;泗河流域古代文化的编年与类型[J];文物;1991年07期
7 刘文萍,马新红,马志正,丁丽敏;关于临汾官雀先民遗赴时代的探讨[J];山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9年04期
8 王文文;;山东龙山文化黑陶的特点及制作工艺浅析[J];大众文艺(理论);2009年19期
9 叶文宪;“禹娶涂山”的考古学考察[J];中原文物;2002年04期
10 方辉;大辛庄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J];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01期
11 安金槐;;近年来河南夏商文化考古的新收获——为中国考古学会第四次年会而作[J];文物;1983年03期
12 韩国河 ,李锋 ,赵海洲;河南新乡李大召遗址试掘简报[J];中原文物;2005年03期
13 殷然;马千里;马蕾;;全运会的龙山文化印记[J];走向世界;2009年30期
14 刘敦愿;;滕县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J];文物;1958年01期
15 逄振镐;从图像文字到甲骨文——史前东夷文字史略[J];中原文物;2002年02期
16 李伊萍;考古学文化的层次划分——以龙山文化为例[J];中原文物;2003年06期
17 冯沂;山东临沂市大范庄遗址调查[J];华夏考古;2004年01期
18 刘习祥 ,李慧萍 ,何林;河南卫辉市倪湾遗址发掘简报[J];华夏考古;2005年03期
19 任虎;牛铁;刘彦红;;黑龙江黑陶制作工艺研究[J];华章;2011年14期
20 原思训;陈铁梅;马力;蒙清平;;碳十四年代测定报告(七)[J];文物;1987年1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佟佩华;;海岱地区原始农业初探[A];The Influence of Agriculture Origin on Formation of Chinese Civilization--Proceedings of CCAST (World Laboratory) Workshop[C];2001年
2 靳桂云;;海岱地区史前稻作农业初步研究[A];The Influence of Agriculture Origin on Formation of Chinese Civilization--Proceedings of CCAST (World Laboratory) Workshop[C];2001年
3 王蕴智;;商代甲骨文的发现、流传与研究[A];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第1卷第1期)[C];2008年
4 赵辉;;中国的史前基础——再论以中原为中心的历史趋势[A];北京论坛(2004)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东亚古代文化的交流”考古分论坛论文或摘要集[C];2004年
5 刘斌;;莒国 莒城 城阳[A];中国古都研究(第十六辑)——中国古都学会第十六届年会暨莒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1999年
6 杨鸿勋;;中国早期建筑的发展——一九七七年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考古专业讲座提纲[A];建筑历史与理论(第一辑)[C];1980年
7 叶万松;李德方;;藤花落古城与苏北早期文明[A];中国古都研究(第十七辑)——中国古都学会2000年学术年会暨中华古都徐州历史文化资源开发研讨会论文集[C];2000年
8 许顺湛;;中原第一城——五千年前黄帝时代古城[A];中国古都研究(第二十一辑)——郑州商都3600年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古都学会2004年年会论文集[C];2004年
9 马春梅;朱诚;林留根;李中轩;朱青;李兰;;连云港藤花落遗址地层的孢粉记录[A];中国古生物学会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暨第25届学术年会——纪念中国古生物学会成立80周年论文摘要集[C];2009年
10 严文明;;中华文明起源[A];第五届红山文化高峰论坛论文集[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雪香;海岱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时代农业稳定性考察[D];山东大学;2007年
2 宋艳波;海岱地区新石器时代的动物考古学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3 李丽娜;龙山至二里头时代城邑研究[D];郑州大学;2010年
4 韩香花;史前至夏商时期中原地区手工业研究[D];郑州大学;2010年
5 毕秀洁;商代銅器銘文的整理與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6 樊庆臣;现代中国史学专业学会的创建与运作[D];山东大学;2011年
7 惠夕平;地理信息系统支持下的鲁东南沿海地区史前至汉代聚落考古研究[D];山东大学;2011年
8 潘艳;长江三角洲与钱塘江流域距今10000-6000年的资源生产:植物考古与人类生态学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9 王芬;海岱地区和太湖地区史前社会复杂化进程的比较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10 曹艳芳;山东出土商代青铜器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田庄;海岱地区史前城址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1年
2 李彬森;颖河中上游龙山晚期遗存的文化因素分析[D];广西师范大学;2012年
3 王春燕;山东胶州赵家庄遗址龙山文化稻作农业研究[D];山东大学;2007年
4 曹冬蕾;汶泗流域新石器时代饮食考古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5 杨谦;商代中原地区建筑类祭祀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6 王华;济南大辛庄遗址出土甲骨攻治技术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7 邢琪;大辛庄商代制陶工艺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8 刘团徽;鲁北地区大汶口文化葬俗研究[D];吉林大学;2012年
9 张小雷;两城镇遗址龙山文化陶器的生产及相关问题初步研究[D];山东大学;2010年
10 黄骁;青铜文化考[D];武汉理工大学;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记者 赵晓林;济南大辛庄遗址暂列第三[N];济南日报;2011年
2 记者 饶雅洁;河北邢台可能是商代首都[N];光明日报;2001年
3 记者 贾宇 赵秋丽;关中地区龙山文化早期文字是昌乐骨刻文新的佐证[N];光明日报;2009年
4 一言;无法仿制的商代扁足鼎[N];中国商报;2001年
5 王培晓;藏礼于器—龙山文化蛋壳陶[N];中国文化报;2011年
6 贾笑冰;鲁西龙山文化又添新类型[N];中国文物报;2000年
7 曾昭华;破译商代军事之迷[N];解放军报;2000年
8 周有安;山西商代前庄遗址又有新发现[N];中国文物报;2000年
9 河南驻马店市文物考古管理所 彭爱杰;试论汝淮流域龙山文化的发现发展与特征[N];中国文物报;2008年
10 刘凤君;远古人类文化奇迹[N];中国文物报;2009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