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韩现代亲属称谓语研究

赵钟淑  
【摘要】: 亲属关系是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一种人际关系,相应地标记这种关系的亲属称谓语也就成为世界上每一种语言都具有的成分。基于亲属关系在人类不同社会中的普遍存在,亲属称谓语也就成为了各种人类语言中共有的词汇现象,并且属于词汇系统中相当稳固的一类词汇类聚——基本词汇的范畴。所以亲属称谓语称得上是语言比较研究的极富价值和意义的材料。 这篇论文主要由六个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主要说明亲属称谓语的概念以及基本特点。亲属称谓语是指人类社会中体现特定的人在特定的家庭或社会关系中的特定的身份(包括辈分)、家族地位、性别等而得出来的,反映人们的家族关系的一套名称。它具有系统性、稳定性、发展性和色彩意义丰富的特点,并且与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第二部分对于汉语、韩语的亲属称谓语的面称、背称系统,做了全面、系统的分析和比较。汉韩面称、背称亲属称谓系统在整体构成的相同点包括:第一,类型上具有共性。这两个亲属称谓系统从体系构成上来看,没有表现出词汇空缺的现象。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两个系统都表现出了体系严密而复杂的特点。第二,数量上具有共性。称谓总量比较多,共名比较少,共名代表的亲属一般不太多。第三,格局上的共性。父方亲属关系有多少称谓,母方亲属关系相应地就有多少称谓,整个亲属称谓体系呈现出二元对称的格局。不同点包括:第一,韩语更加重视区分性别因素。第二,韩语更加重视区分长幼。第三,韩语重男轻女的倾向更加明显。韩语中以父系为中心、重男轻女的倾向较之汉语更甚,这在夫妻之间的称谓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汉韩亲属称谓系统在敬称和谦称上的共同之处有很多,比如敬称系统中都有用词素“令”、“尊”构成的词,而谦称系统中也都有用“家”、“舍”、“愚”、“小”等词素构成的词,这是因为韩语大量吸收了汉语词,并且还仿照汉语的构词方式利用汉字自造了许多韩语汉字词,比如“令息”、“椿府丈”等等,这些词无论在造词方式、结构规律,还是在词素选择上,与汉语词都有一脉相承之处,再加上韩语吸收了大量未经改造的汉语词,这就使得汉韩亲属称谓语的敬、谦系统中存在不少的共性特征。但是汉语、韩语又毕竟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因此在具体的构词结果上,又显示出了一定的差异性,即使用相同构词手段和词素材料制造的词也会有不同,比如汉语独有的“令亲”、“尊翁”、“家姐”、“舍妹”、“愚兄”;韩语独有的“令息”、“令抱”、“家婿”、“舍伯”、“愚妻”等等就是很好的证明。 第三部分,就汉韩亲属称谓语的构词、意义和构形进行了对比分析。就词的结构类型来说,汉韩语的亲属称谓语都还不具有类型上的普遍性——亲属称谓语并没有体现出词全部的结构类型,在复合词中两种语言都以偏正式为主要结构形式。另一方面,汉韩亲属称谓语在结构方式上也存在一定的差别,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汉语的亲属称谓语都是由多个词素构成的合成词,而由单个词素构成的单纯词极少,只有“哥”、“妈”、“姥姥”等少数几个。而韩语的亲属称谓语中则存在不少的单纯词,另外,韩语中没有被汉语亲属称谓语广泛使用的重叠式。 就意义来说,汉韩亲属称谓语中包含的义素大致相同,常见的共有七大成分,即“生育关系”、“配偶关系”、“辈分(长/同/晚辈)”、“系属(父/母系;直/旁系;夫/妇系)”、“血或姻亲(血/姻亲)”、“长幼(长/幼年纪)”和“性别(男/女性)”。除此之外,韩语与汉语唯一的不同就是多出了“称呼者的性别”这一项。 就构形特点来说,韩语的构形法比汉语要匮乏得多。 第四部分比较了汉语和韩语亲属称谓语的泛化、简化特点。拟亲属关系的产生,导致了拟亲属称谓语的出现。也可以说,拟亲属称谓语,就是亲属称谓语的泛化。在日常交往中,人们往往比照亲属之间的年龄、辈分的特点,借用亲属称谓语来称呼对方,这种模拟亲属关系来称呼非亲属人员的称谓语就是拟亲属称谓语。汉韩两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共同点有:1、泛化对象上的倾向性。汉韩亲属称谓语发生泛化的对象上,都表现为直系或者近亲属称谓语更容易出现泛化的现象。2、泛化方式上的类似。汉语亲属称谓语在泛化时其实是存在两种大的方式的——意义方式的泛化和构词方式的泛化,两者相对比,后者比前者具有明显的形式特征。3、使用范围上的广泛,不仅仅可以用在关系密切的朋友之间,关系一般的熟人,甚至是完全陌生的路人都可以用亲属称谓语来称呼。4、使用主体上的相同。在泛化称谓语的使用主体上,汉语和韩语都随着主体身份的不同表现出了许多相同的类型化特点。性别上,女性多于男性。年龄上,年少者多于年长者。在同样注重礼仪教化,提倡尊老爱幼的中国和韩国社会里,少者尊称长者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无论关系亲疏,孩子的父母总会让孩子以亲属称谓语称呼对方。素质上,文化程度低者多于高者。不同点主要是韩语在称呼与母亲年龄相仿的女性长辈时称谓语比汉语匮乏。汉语中的亲属称谓语常常通过附加一些前缀成分来表现其已泛化的结果,在韩语中这种现象却极不发达。汉语中亲属称谓语泛化的现象虽然比较丰富,但某些个别的亲属称谓语泛化的范围十分地有限。 第五部分围绕亲属称谓语对汉语和韩语从语言文化方面进行了比较分析。首先,汉语和韩语对亲属关系的区分都比较细致,标记亲属关系概念的词都较多,即汉韩亲属称谓语系统都是两种语言中数量较为丰富、内容较为详实的词群类聚。这一点在与西语,如英语亲属称谓语系统的比较中显得犹为突出。其次,汉韩亲属称谓语都是以直系宗亲亲属称谓语作为源点来推衍旁系、外亲、姻亲等其他体系的称谓语的,从而形成了以直系亲属称谓语为核心的称谓语体系。第三,在构词上,汉韩亲属称谓语都表现为偏正结构的复合词占据绝对优势,构词的结果上也几乎都是体现为名词。最后,在意义上,汉韩亲属称谓语都一致地以单义词为主体,多义词都比较有限,而且多出的义项中又基本都是表非亲属关系的更多。不同点主要有:首先,表敬功能的实现方式不同。汉语属于孤立语,韩语属于粘着语,两种语言在类型归属上的差异首先就衍生出了许多不同,具体到亲属称谓语的范畴中,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表敬功能的实现上两者完全不同。众所周知,韩语语言系统中敬语成分本身就十分发达,而汉语则相反,其表敬的方式有限,即使是主要体现在称谓语上也无法与韩语相提并论。其次,音节数量不同。汉语亲属称谓语中双音节的形式犹为突出,这是现代汉语词语双音节化的结果。现代汉语中的亲属称谓语受这一趋势的影响,也都向双音节的形式靠拢——原为单音节的词,可以通过附加别的成分或重叠自身变成双音节的词。然而,韩语中并不存在双音化的趋势,词的音节多少并没有特别的倾向性,所以可以不受限制地用较多的成分将亲属关系描述得更细,从而更直观地指向称谓对象。再次,词语类型不同。汉语的亲属称谓语都是属于汉语系统自身的固有词,而韩语的亲属称谓语中则存在不少吸收自汉语的外来词。作为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中韩两国交流密切,两国人民感情深厚,而且无论是在伦理观念、道德准则,还是在社会风俗、民族习惯等方面,中国文化对韩国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这也使得两国在文化上具有很多的共同之处,这一特点表现在中韩亲属称谓语上就是两者所具有的文化共性远多于个性。 第六部分,我们就本文尚未解决的问题进行了简单的讨论。1、亲属称谓语和方言的关系。将两国的亲属称谓语的比较研究,结合方言角度来进行,必将有更大的收获。2、亲属称谓语的时代发展。本文对于语言的横向比较关注较多,对于其纵向比较,关注较少。3、亲属称谓语与文献资料的收集。对于亲属称谓语的研究,在文献资料收集、整理这一方面的工作,略微有些薄弱。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都是一个比较欠缺的问题。4、亲属称谓语与语言影响研究。亲属称谓语,是研究两种以及两种以上语言之间影响、交流程度的一个很好的角度。这也是本文选题的出发点之一。但是,由于水平有限,仅就中韩两国的亲属称谓语作了比较粗浅的比较。若要将研究做得更加深入,应当把视角放宽,不仅仅局限于两种语言,而是要沿着近代文化交流的主线,分析各国、各民族在文化互动中产生的词汇系统的变化。5、亲属称谓语与其上位概念、同位概念的关系研究。亲属称谓语的上位概念是称谓语。同位概念是称谓语中与亲属称谓语有着同样划分标准的其他词语系统,如职业称谓语、非家族关系称谓语等。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汤云航,赵淑芬;汉语亲属称谓语与传统伦理文化[J];承德民族师专学报;2001年03期
2 付欣晴;;黎川方言亲属称谓研究[J];连云港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04期
3 戴军明;视点与称谓[J];阅读与写作;2005年09期
4 田晓晴,张从益;从《红楼梦》的俗语翻译看汉英亲属称谓语的文化制约[J];云梦学刊;2004年01期
5 左霞;;从亲属称谓语看汉英文化差异[J];考试周刊;2008年36期
6 李娟;;浅析汉英亲属称谓语的文化差异及翻译[J];华章;2008年Z1期
7 严晶晶;;英汉亲属称谓语的对比[J];安徽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年01期
8 褚艳;;汉英亲属称谓语的性别差异研究[J];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9 张中芹;;浅谈与亲属称谓语有关的中西方文化差异[J];盐城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10 靳晓红;;大学生称谓语的习得[J];中国成人教育;2008年13期
11 邵琳娜;;英汉亲属称谓语差异浅析[J];科教文汇(中旬刊);2008年10期
12 张景;;汉英亲属称谓差异的文化透视[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02期
13 申文娟;;英汉亲属称谓语对比研究[J];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S1期
14 陈琛;;英汉亲属称谓语的差异对比及成因的文化分析[J];中国电力教育;2009年S1期
15 王燕;;文化语境与汉英亲属称谓语翻译[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08期
16 彭希艳;;英汉亲属称谓语差异研究[J];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09年03期
17 孙菲阳;;浅谈汉英亲属称谓语的差异及翻译[J];才智;2010年01期
18 马正义;;汉英亲属称谓的差异及其翻译[J];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0年03期
19 杨赛良;;现代汉语亲属称谓语的开放性[J];文教资料;2011年09期
20 耿秀萍;;跨文化交流与亲属称谓语的翻译[J];时代文学(下半月);2011年08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张莉萍;称谓语性别差异的社会语言学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7年
2 赵钟淑;中韩现代亲属称谓语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阮氏翠幸;现代汉语与越南语亲属称谓语对比研究及其文化内涵[D];西南师范大学;2004年
2 徐江;汉维亲属称谓语的对比及翻译研究[D];新疆大学;2005年
3 鹿荣;关于赵树理小说称谓语的几个问题[D];山东师范大学;2000年
4 张景;汉英亲属称谓语的文化对比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09年
5 顾伟;从关联理论的角度看亲属称谓语的翻译[D];苏州大学;2008年
6 王娜;现代汉语“亲属称谓语的泛化”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06年
7 朱傲蕾;唐代笔记小说中的亲属称谓语研究[D];长春理工大学;2006年
8 张莉萍;称谓语性别差异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4年
9 苏静;汉语称谓语的泛化[D];中国海洋大学;2003年
10 姜春霞;汉英称谓语对比与翻译[D];广西大学;200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