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近代汉语并列关系连词研究

张莹  
【摘要】: 近代汉语是汉语发展史上承续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的重要中间阶段,这一时期既可以体现古代汉语连词形成和发展的轨迹,以及“优胜劣汰”的结果,也基本涵盖了现代汉语连词的主要成员和基本类型,可以使我们对汉语连词系统的认识既有动态性也有整体性。并列关系连词是汉语连词系统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类型,将并列、承接、递进、选择作为一个大类进行整体观照,不仅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形成对其中每类连词提纲挈领式的系统性认识,而且还可以在研究视角和方法上形成对其外它类连词的重要参照。因此本文以近代汉语也即晚唐五代至明清(清代中期)时期为研究时段,以“并列聚合”下的并列、承接、递进、选择四类连词为具体切入点,在系统描写的基础上,着重从历时性角度对汉语连词的来源、发展、演变及其内中动因进行了集中性的探讨。 “近代汉语并列连词”一章,以主要语料《敦煌变文校注》、《祖堂集》、《朱子语类》、《元刊杂剧三十种新校》、《近代汉语语法资料汇编》(元代明代卷)、《金瓶梅词话》、《醒世姻缘传》、《歧路灯》中出现的并列连词为直接研究对象,从形式上将其分为单语素、复合式、粘合式和框架式四类,细致分析了每类连词的语源和近代汉语使用情况,在此基础上从来源和系统的调整与发展两个角度得出结论。就来源而言,近代汉语并列连词大致可以分为源于连词领域内和连词领域外两大类型,其中连词领域外的诸种词类和结构是并列连词的主要语源成分。随着人类认识能力和语言能力的发展,语言结构在无标记状态下最易传达的关系类型由并列到承接的转变,是作为并列结构形式标记的并列连词产生的最根本原因。并列结构的本质属性是体现两个以上连接对象之间的对称性和一体性关系,并列结构的形式标记——并列连词,主要是在无标记形式表现并列关系“乏力”的情况下产生。成为并列连词的必要条件一是可以“减弱时间顺序的干扰”,一是可以“体现对称性和一体性关系”。源于连词领域外的并列连词就是因为在语义上、功能上或形式上更宜满足“减弱时间顺序的干扰”和“体现对称性和一体性关系”两个条件而经过语法化被语言系统“遴选”为并列连词的,主要包括源于伴随介词和提顿词的两类单语素并列连词,以及源于复现成分的四类框架式并列连词;源于连词领域内的并列连词则是连词发展与整个汉语发展趋势相适应的结果,是双音化趋势在连词系统的体现。就系统的调整与发展而言,近代汉语并列连词系统中,单语素并列连词仍占重要地位,主要承担句内连接;框架式并列连词集中出现并臻于成熟,填补了汉语句际并列连词的缺失;在单语素和框架式的夹缝中,双音节并列连词发展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始终不高,与其他关系类型的连词系统相比,双音节化在并列连词系统中的影响较弱。 “近代汉语承接连词”一章,以主要语料中出现的承接连词为直接研究对象,从形式上将其分为单语素和双音节两类,双音节中又根据构成方式的不同分为复合式、附加式和粘合式三种,细致分析了每类连词的语源和近代汉语使用情况,在此基础上从来源和系统的调整与发展两个角度得出结论。就来源而言,承接连词主要有两类语源。承接关系的实质可以理解为“历时性并列”,也就是并列关系内部因时间因素的影响越来越明显,经重新分析而滋生出的一类新的关系类型。并列关系内时间因素催生,这种本质决定了承接结构的形式标记——承接连词,一类源于某些单语素并列连词,是连词自身功能转类的结果;一类来自连词领域外,源于汉语中表现时间概念的一些方式,如时间词、时间介词、指称时间性成分的代词、以本身隐含的时间性表时间概念的动词,以及以它们为中心构成的一些粘合形式或者逐渐因语境沾染而具有时间表述功能的相关成分等。就系统的调整与发展而言,近代汉语承接连词系统中单语素形式衰萎,双音承接连词占主导,并且两种形式在语法功能上的分工更加明显,单语素承接连词主要用于句内连接,没有句际(分句或句子之间)用法,双音承接连词则一般用在句际,基本没有句内用法。 “近代汉语递进连词”一章,以主要语料中出现的递进连词为直接研究对象,从形式上将其分为单语素、复合式和粘合式三类,细致分析了每类连词的语源和近代汉语使用情况,在此基础上从来源和系统的调整与发展两个角度得出结论。就来源而言,递进连词也可以分为源于连词领域内和源于连词领域外两种。同承接相似,递进也是在并列关系基础上衍生出的一类新的关系范畴,是并列项在量范畴基础上的进一步有序化,递进关系的实质可以理解为“纵向并列”,也就是量的增加或蕴含,其基本结构是以前项为基点,后项在此基础上呈现出纵向增加或包蕴的趋势。递进连词则是标示和凸显前后两部分之间这种变化趋势的形式标记。源于连词领域内一种,主要是并列连词因所连前后部分之间某一方面的递次变化渐趋在句意表达中占据主导而逐渐吸收语境赋予义,从而发生转类的结果。在这种转类基础上,单语素递进连词并用又复合成双音节形式。源于连词领域外一种,则是汉语递进连词的主要类型。这种连词表现递进意义的获得,一是句际递进意义灌注到语义虚化、位置适宜的实词,一是通过否定词的使用,表示当前数量、范围、程度方面的表述不足以体现问题全貌,为下文在这一方面的进一步说明做下铺垫;一是随着意义的抽象和引申,本意表运动变化的动词虚化为可以表示事物、事件、动作行为在数量、范围、程度上从多到少、从大到小、从浅到深变化的连词。就系统的调整与发展而言,近代汉语递进连词系统中双音趋势影响深刻,聚合性和择一性表现明显。通过同义复合、词组凝定、词汇粘合等方式新生一批双音递进连词,单语素形式已经不再是这一时期汉语递进连词系统的主体;粘合式成为这一时期递进连词中数量最多、用法最齐备的成员,否定词与限止副词跨层粘合而成的“不但”类和否定词与言说动词粘合而成的“不说”类,在这一时期表现出强大的能产性和类推性,通过对两个构成语素的同类替代形成了较大的同义聚合群。 “近代汉语选择连词”一章,以主要语料中出现的选择连词为直接研究对象,从用法上将其分为未定选择和已定选择两类,其中未定选择又分为仟选和限选两种,已定选择又分为先取后舍式和先舍后取式两种,细致分析了每类连词的语源和近代汉语使用情况,在此基础上从来源和系统的调整与发展两个角度得出结论。就来源而言,根本上讲选择是一种特殊的并列关系,是可能性情境中的并列,平行并列的各项仅在可能情境中平等共存,现实中却不能出现而仅能从中择取。选择关系的实质就是“析取式并列”。整体上看,选择连词都是在形式齐整的并列结构中生成,构式的语法化是这类连词形成的重要方式。就系统的调整与发展而言,近代汉语选择连词系统中沿用前代的不多,新生连词构成这一时期选择连词系统的主体,并积淀为现代汉语时期主要选择连词。 由于近代汉语时段在汉语发展史上的承上启下性和并列关系连词在连词系统中的基础性地位,对这一特定时段特定对象的具体研究也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射出汉语连词系统在形成、发展、演变上某些规律,同时在连词研究方法上也可以得到一定的启示: 首先,从并列关系连词研究看连词的探源方法。连词一类语法词可以看作是它所系联的前后部分之间关系类型的形式标记,连词系统的不断发展是汉语表达从意合的无标形式走向有标记方式的表现之一。形式标记的作用是对无标状态下意欲传达的信息的显示和强化,因此可以说对没有连词的无标结构本质的分析也就是对连词这一标记形式根本作用的把握。通过对无标结构的细致分析形成对某类连词根本作用的准确认识,然后以此为切入点一以贯之,可以提纲挈领地对此类连词的各种语源形成更加准确更加系统的认识。因为各种具体来源的连词都是以实现此类连词的根本作用为指向而经语法化过程聚合在一起。 其次,从并列关系连词研究看连词的语法化特点。并列关系连词是汉语连词系统中最根本、最重要的一类,无论语源上还是产生方式上都可以很大程度地折射出整个连词系统的基本规律。作为语法化链条上相对末端的一类虚词,连词语法化过程中语源多元化,实词、虚词、短语、结构甚至小句都可以语法化为连词;形成方式多样化,通过实词虚化、虚词转化、同义复合、词汇粘合、词组凝定以及附加后缀都可以生成连词。 再次,从并列关系连词研究看近代汉语连词系统特点。近代汉语连词系统兼具累积性和渐变性,相对稳定而又不断发展;兼具聚合性和择一性,相似聚合和系统整合两种作用同时并存;另外双音化和口语化也是近代汉语连词系统发展的鲜明特点,是汉语双音节和文言合一两个整体发展趋势在这一时期连词系统中的折射。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玉来;近代汉语共同语的构成特点及其发展[J];古汉语研究;2000年02期
2 刘志生;论近代汉语词缀“生”的用法及来源[J];长沙电力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02期
3 李之亮;近代汉语语词考释[J];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社科版);2000年04期
4 林波;;第九届全国近代汉语学术研讨会在温州召开[J];中国语文;2001年01期
5 宋开玉;近代汉语语词举正[J];古汉语研究;2002年02期
6 崔山佳;近代汉语中几种“连”字格式的分析[J];广播电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03期
7 曹荣芳;近代汉语语词零拾[J];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8 祖生利;;近代汉语“们”缀研究综述[J];古汉语研究;2005年04期
9 王本灵;;第十一届全国近代汉语学术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徐州召开[J];中国语文;2005年01期
10 力量;;近代汉语中词缀“子、儿”等的独特用法[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11 张春秀;;关于近代汉语中事态助词“去”的几个问题[J];玉林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06期
12 张明莹;;“索性”在近代汉语中的特殊用法以及发展脉络[J];中文自学指导;2007年06期
13 刘强;;近代汉语中“与”的用法探源[J];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06期
14 刘志生;黄友福;;近代汉语中的“不X不Y”格式考察[J];惠州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15 胡双宝;;读《汉语白话发展史》[J];汉字文化;2008年03期
16 晁瑞;;近代汉语方言词研究在训诂上的价值[J];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3期
17 向德珍;杨琳;;近代汉语特殊判断句“S(+是)+N(的)+便是”[J];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4期
18 梁银峰;;近代汉语“去”字辨疑[J];中国语文;2009年03期
19 孔桂花;;从朝鲜译音文献看近代汉语的入声[J];安徽文学(下半月);2009年10期
20 张莉;;试析近代汉语假设类连词的使用特点[J];大众文艺(理论);2009年1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郎晶晶;;评许少峰《近代汉语大词典》、《近代汉语词典》——以释义为例[A];辞书论集(二)[C];2012年
2 陈玲;;“生”缀考[A];学行堂文史集刊——2013年第1期[C];2013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张莹;近代汉语并列关系连词研究[D];山东大学;2010年
2 张庆庆;近代汉语几组常用词演变研究[D];苏州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鲍滢;近代汉语词缀研究[D];四川大学;2006年
2 卢志宁;近代汉语中的“早晚”与“多咱”[D];河北师范大学;2003年
3 吴迪;近代汉语“V了个X”构式的探讨[D];浙江师范大学;2013年
4 张强;彰武方言中的古语词及近代汉语词释例[D];华中师范大学;2013年
5 贾盈荣;近代汉语所见洪洞方言词研究[D];西北大学;2013年
6 徐繁荣;近代汉语“煞”字考[D];上海师范大学;2004年
7 刘建萍;近代汉语“尤最”副词研究述评[D];吉林大学;2008年
8 李静;近代汉语韵尾发展演变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8年
9 于丽媛;《儿女英雄传》中产生于近代汉语的副词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09年
10 匡丽娜;《近代汉语资料汇编·宋代卷》人称代词研究[D];辽宁师范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林波;第九届全国近代汉语学术研讨会在温州召开[N];人民日报海外版;2000年
2 程慧;我省2项课题获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立项[N];山西日报;2011年
3 朱文献;莫把“×道”中的“道”误作“到”[N];语言文字周报;2013年
4 路方鸽 孙尊章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江西农业大学人文学院;贯通中古与近代汉语词汇研究的总结性力作[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