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古代经济与法律的互动——以明代为主的分析

尹成波  
【摘要】:古代法律与经济的关系是一个较新的课题。亚当·斯密认为中国的财富已达到了该国法律所允许的极限,那么中国古代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法律,又是如何使中国经济在明代中后叶未能实现突破的?研究这一课题不仅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而且对于发展市场经济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任何文明的产生都离不开财富的积累,也就是说社会上必须存在着剩余财富,且被少数人占有。财富的积累有三种途径:政治手段、技术手段、贸易手段。我们中国财富积累主要是通过政治手段,而非技术和商业途径。政治手段实现财富的积累,有其经济合理性的解释:首先是青铜的稀有,使之主要用于制造礼器、兵器;再则青铜农具制作工艺复杂;最后优越的自然条件使木、石、蚌、骨等农具即可胜任。一方面国家需要大量财富,另一方面由于生产工具的简陋,单个劳动者可提供的剩余财富极其有限,因而惟有通过扩大劳动者的数量、提高劳动者的劳动强度和增加工作时间、尽可能压缩劳动者的个人消费,强化监督管理等手段,方可实现财富的积累。这种经济是典型的数量增长型经济,它贯穿于中国古代历史的始终,在奴隶社会表现为奴隶集体强制性生产,在封建社会则是小农生产。 任何人都本能地痛恨奴役状态,无论是奴隶社会的直接强制,还是封建社会的间接强制,都属于非人性的强制劳动。这使劳动者处于被奴役的地位,必然会激起劳动者的反抗。统治集团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自然诉诸于肉体恐怖,他们制定的法律必然是惩戒性的刑事法律。在强化统治时,需要加强统治集团成员之间的凝聚力,而血缘关系是天然存在的、非常稳定的纽带,因而强化统治时,必然突出血缘关系的重要性,宗族(家族)的长期存在是政治的必然要求。 综上所述,以刑事为主的法律以维护核心统治集团利益最大化为已任,强化现有利益分配机制,忽视对经济的引导、促进作用。同时,亦造就了我们法律的家族本位,天然地排斥个人权利,使个人创造力受到严重束缚。畸形地强调君权与父权,使之成为几乎不受任何限制的绝对权力。再者过分强 调对现有财富的分割,忽视科技进步和贸易发展,社会前进动力不足。从经 济层面上看,刑事为主的法律反映了核心集团利益最大化与再生产投资严重 不足的矛盾。 明代的国家法律继承前代法律的刑事主义、家族主义,通过种种罪名的 设立,把有关家庭、婚姻、财产等民事关系及人伦礼仪关系纳入刑法调整范 围,强化了由长幼尊卑秋序构成的等级关系网络的束缚,从而控制了社会资 源的合理配置和流动,使中国无法实现从数量增长型经济向质量增长型经济 的飞跃. 具体而言,明代的财政法律将绝大多数财政收入分配给以皇帝为首的核 心统治集团,一方面国家用于改善生产条件的投资少得可怜,地方政府更是 如此,另一方面官吏体给微薄,贪污盛行,致使施政效率低下,更谈不上在 发展经济上有所作为.国家缺乏具有权威性、连续性的金融法律,这诱发了 严重的通货膨胀,进一步加剧了高利货的社会危害.国家法律对商业、商人 的百般歧视与限制,使商人裹足不前;涸泽而渔、杀鸡取印式的掠夺,致使 市场日益萧条. 作为国家法必要补充的宗族法则刻意鼓吹天理性命,一意尚农,强化对 土地买卖的干预,使得新的生产方式无法确立。 总之,明代的法律,窒息了经济活力.在重大的历史转折时期,使中国 与千载难逢的机遇失之交臂。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华热·多杰;关于藏族古代法的几个问题[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年02期
2 郭有献,张丹郁;从《孙成买地券》看古代经济合同的写作特点[J];地质技术经济管理;1998年06期
3 洪松森;;潮汕古代经济史略[J];韩山师范学院学报;1990年02期
4 梁华汉;肖清微;;容县出土古钱币与广西容县古代经济[J];广西金融研究;2008年S1期
5 魏萍;从“贝”字看中国古代社会经济[J];达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01期
6 樊国华;;古代法官断案各显神通[J];中外文摘;2011年12期
7 华热·多杰;民主改革前藏族部落刑律的特点[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2期
8 石文亚;中国古代经济思想与管理理念的演进[J];东南文化;2004年06期
9 刘钊;;论中国古代的“军市”[J];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10 王兴亚;略论河南古代经济由先进到落后的转变[J];中州学刊;1986年03期
11 洪松森;;潮汕古代经济史略[J];韩山师范学院学报;1990年01期
12 牛占珩;《周易》与古代经济政策[J];周易研究;1999年02期
13 孙文钿;《古代法学文选》教学中的启发诱导问题[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1991年05期
14 王官成;;李离伏剑[J];湖南政报;1998年13期
15 李义琳;也谈《语文教程》(“古代法学文选”部分)的讹误——兼与林涛同志商榷[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1年02期
16 何兆武;;从身份到契约——梅恩《古代法》读后书感[J];读书;1991年08期
17 高不危;;毛主席召唤系我心[J];治淮;1991年05期
18 晏绍祥;20世纪的古代希腊经济史研究[J];史学理论研究;1998年04期
19 黄刚;;礼与中国古代法—中国文化传统中的“礼”“法”观[J];北方文学(下半月);2011年09期
20 李在泉;;中国传统文化与古代经济的发展[J];昌潍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1995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可通;;陇南古代经济暨历史上流通的货币[A];甘肃省钱币学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专辑[C];2001年
2 张旭;;骨创伤病案缺陷与干预措施[A];中国医院协会病案管理专业委员会第十八届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9年
3 敖俊德;;关于民族区域自治法的两个基本问题——写在民族区域自治法颁布20周年之际[A];第七次全国民族理论研讨会会议论文集[C];2004年
4 朱建明;杨眉;;地下空间规划中几个基本问题的分析[A];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第十三届年会暨隧道及地下工程分会第十五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5 秦天宝;;澳大利亚保护地法律与实践述评[A];生态文明与环境资源法--2009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C];2009年
6 杜泓;;谈手术室护士健康和法律的自我保护[A];全国手术室护理学术交流暨专题讲座会议论文汇编[C];2002年
7 汪新建;俞容龄;;家庭治疗中的价值形成及其专业、法律启示[A];第十届全国心理学学术大会论文摘要集[C];2005年
8 冷志雄;;谈谈地籍调查的几大影响因素[A];新技术在土地调查中的应用与土地科学技术发展-2005年中国土地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5年
9 赵金萍;;同性恋之伦理法律探析[A];山东省医学伦理学学会第五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6年
10 吴书明;;从草根视角看《农业机械化促进法》的实施与完善[A];2006中国科协年会农业分会场论文专集[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程德文;法律的商谈理论[D];南京师范大学;2003年
2 关明凯;法律的三维透视[D];吉林大学;2004年
3 龙大轩;汉代律章句学考论[D];西南政法大学;2006年
4 于斌;广播电视产业之法律规制研究[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6年
5 何培华;外资并购法律问题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
6 田志康;生命形式的知识产权及国家政策[D];华中农业大学;2001年
7 张姗姗;古代中国的“契约自由”:文本与实践的考察[D];吉林大学;2009年
8 王辉;汉代家庭法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9 杨勇勤;理查德·胡克政治思想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09年
10 周汉华;中国法制改革论纲:从西方现实主义法律运动谈起[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尹成波;古代经济与法律的互动——以明代为主的分析[D];曲阜师范大学;2004年
2 马凤鸣;面向社会事实的文化探究[D];西北师范大学;2005年
3 彭志敏;教育惩戒的法律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04年
4 白广勇;正义的人性基础研究[D];山东大学;2005年
5 朱继红;对我国互联网经营行为的监管研究[D];同济大学;2005年
6 尹莉;资产证券化中特殊目的载体的法律问题研究[D];北方工业大学;2006年
7 沈海峰;我国中小企业发展的瓶颈问题与对策分析[D];华东师范大学;2006年
8 孟繁宇;国际特许经营策略分析[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7年
9 王文;未成年人犯罪预防问题实证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10 向晋卫;西汉刑法观念之分析[D];陕西师范大学;200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赵晓耕;古代法院沿革[N];人民法院报;2002年
2 黄洋;现代性与欧洲古代经济史研究[N];文汇报;2007年
3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 邱本;论古代法官的“身言书判”[N];人民法院报;2001年
4 徐建新;我国的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回顾[N];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8年
5 李力;找回失落的自信[N];光明日报;2005年
6 何兆武;梅茵和他的《古代法》[N];中国图书商报;2000年
7 徐一化;入之愈深 见之愈奇[N];安徽日报;2000年
8 胡水君;现代法治之美和民主政治之善[N];法制日报;2007年
9 王旭送;开放与交流的历史画卷[N];新疆日报(汉);2010年
10 ;关税的起源与发展[N];财会信报;200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