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角膜塑形镜在延缓青少年近视发展中的有效性及其配戴的可逆性、安全性研究

李秀红  
【摘要】:第一部 分临床常用4种光学矫正镜对青少年近视延缓作用的比较目的比较临床上最常用的4种青少年近视矫正方式即角膜塑形镜、硬性高透气性角膜接触镜(rigid gas-permeable contact lens,RGP)、渐变多焦点框架镜及单光足矫框架镜配戴2年后,各组近视屈光度及眼轴长度的变化量,并对变化量进行相关因素分析,评估不同眼镜矫正方式对青少年近视进展的延缓效果。方法前瞻性临床对照研究。收集2013年1月至2015年12月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视光诊疗部配镜的近视患者188例,根据监护人及患者本人意愿分别给予配戴角膜塑形镜50例(99眼)(以下简称塑形镜组)、配戴RGP 47例(92眼)(以下简称RGP组)、渐变多焦点框架眼镜41例(82眼)(以下简称渐变镜组)及单光足矫框架镜50例(100眼)(以下简称框架镜组)。所有入选者每半年测量一次眼轴,随访2年。记录四组近视患者戴前及戴镜2年后的近视球镜度(spherical degree,SD)、散光度(cylindrical degree,CD)、等效球镜度(spherical equivalent,SE)及眼轴长度(axial length,AL)。为使近视屈光度及眼轴长度的测量更精确,本研究中塑形镜、RGP组2年后均要求停戴至少30天再重新检查。采用方差分析、SNK-q检验、配对t检验、卡方检验,Person及线性相关分析等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戴镜前,各组间的年龄、屈光状态、眼轴长度等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为P0.05)。完成1年随访的塑形镜组49例(97眼)、RGP组46例(91眼)、渐变镜组41例(82眼)、框架镜组48例(96眼),四组患者AL均有所增加(F=201.021,P0.01),分别为:塑形镜组(0.17±0.21)mm、RGP组(0.29±0.19)mm、渐变镜组:(0.24±0.30)mm、框架镜组:(0.28±0.22)mm。塑形镜组增加量最少(q=16.072、16.541、17.650,均为P0.01),另三组AL增加量无统计学差异。完成2年随访的塑形镜组43例(86眼)、RGP组40例(79眼)、渐变镜组40例(80眼)、框架镜组45例(90眼)。戴满2年后,四组的AL及SE均有所增加(F=295.371、161.211,P0.01),AL和SE增加分别为:塑形镜组(0.35±0.10)mm、(-0.79±0.63)D,RGP组为(0.56±0.37)mm、(-1.60±0.58)D,渐变镜组为(0.46±0.22)mm、(-1.21±0.61)D,框镜组为(0.58±0.13)mm、(-1.70±0.62)D,塑形镜组增加量最少,渐变镜组次之,另两组增加量差异无明显统计学意义。通过对各组SE及AL增加量进行相关因素分析发现塑形镜组SE增加量与基础SE、SD负相关(r=-0.406、-0.424,均为P0.01)、AL增加量与基础SE、SD及CD均正相关(r=0.724、0.733、0.347,均为P0.01)。塑形镜组戴镜后各时间点的UCVA较戴前均明显提高(F=453.221,P0.01)。结论临床上最常用的4种光学矫正方式即角膜塑形镜、RGP、渐变多焦点眼镜及单光足矫框架镜,对青少年近视进展的延缓作用,以角膜塑形镜的效果最佳,渐变镜次之,RGP与单光足矫框架镜比较无统计学差异。配戴角膜塑形镜对越高度数的近视延缓效果越好。同时配戴角膜塑形镜还能明显提高近视患者的裸眼视力。第二部分角膜塑形镜可逆性及安全性分析研究目的研究配戴角膜塑形镜对角膜作用是否完全可逆及配戴不同阶段并发症的总结分析。方法前瞻性临床研究。严格按照入选标准纳入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视光诊疗部配戴角膜塑形镜者90例(179眼),入选者配戴前均依次进行眼科常规检查及配戴角膜塑形镜的专项检查。随访2年。戴满2年后所有入选者至少停戴30天再重新测量。记录配戴前及2年后的近视球镜度(spherical degree,SD)、散光度(cylindrical degree,CD)、等效球镜度(spherical equivalent,SE)、角膜平均散光度数(Sim K值)、角膜较平轴及较陡轴屈光度值(以下简称角膜平K值及角膜陡K值)、最薄中央角膜厚度(center corneal thickness,CCT)、角膜内皮细胞密度、角膜内皮正六角形细胞比率、眼压值及配戴初期和配戴过程中各种角结膜并发症。采用配对t检验、Pearson及线性相关回归等分析处理数据。结果完成2年随访者共78例(86.7%)。配戴前散光度数CD及Sim K值分别为(-0.71±0.59)D及(-1.29±0.50)D,2年后为(-1.02±0.46)D及(-1.56±0.48)D,较戴前略增加,分别为-0.31D和-0.27D,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5.904、5.541,P0.05);角膜平K值(42.96±1.14)D,2年后为(42.66±1.52)D,比配戴前略减小0.30D,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401,P0.05);角膜陡K值(44.30±1.61)D,2年后为(44.26±1.35)D,两者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161,P0.05);最薄CCT(549.26±29.04)um,2年后为(544.41±32.27)um,两者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794,P0.05);角膜内皮细胞密度(3252.26±312.34)mm2,2年后为(3243.11±287.41)mm2,,两者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290,P0.05),角膜内皮细胞中正六角形细胞比率为(66.13±13.21)%,2年后为(66.01±10.92)%,两者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087,P0.05);配戴前眼压(15.06±3.61)mm Hg,2年后为(15.28±2.01)mm Hg,两者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126,P0.05)。角膜、结膜并发症:初戴阶段:90例配戴者中89例(98.9%)诉异物感、14例(15.6%)次日晨查发现反应性结膜充血、4例(4.4%)诉重影眩光,继续戴镜1~2周适应后症状均消失。随访过程中:最常见的是角膜着色、共25例(27.8%),其中II级以下的轻度着色23例(92%);III级角膜着色仅2例(8%),未发现一例IV级角膜着色。其次是轻度慢性结膜充血,16例(17.8%)。5例(5.6%)出现重影、2例(2.2%)出现角膜压痕、1例出现无菌性角膜浸润,2年随访过程中未发现1例角膜感染等严重并发症者。结论持续配戴角膜塑形镜2年后,即使停戴至少30天后也仍然较戴前存在角膜平K略变平、散光略增大的变化,说明持续配塑形镜2年停戴至少30天后其对角膜的作用并未完全消失,提示可能需要更长的停戴时间角膜才能完全恢复,或者也可能是长期配戴角膜塑形镜对角膜的作用并非完全可逆。本研究中除了角膜平K略变平、散光略增大外余观察指标均未发生明显统计学改变,同时配戴角膜塑形镜2年并未引起严重的角结膜并发症,说明青少年配戴角膜塑形镜的安全性相对较高。第三部分 夜戴角膜塑形镜联合白天框架镜对高度近视的延缓作用及配戴安全性目的探讨夜戴角膜塑形镜(-6.0D)残余度数白天联合配戴框架镜对高度近视的青少年患者的近视延缓作用及配戴的安全性。方法收集2013年1月至2015年12月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视光诊疗部配镜的高度近视(等效球镜度≤-7.0D,近视球镜度≤-6.0D)患者30例(年龄8~15岁),与监护人及患者充分沟通并签定知情同意书后给,予夜戴角膜塑形镜(-6.00D)及白天残余度数联合框架镜矫正(以下简称观察组)。同时收集同时期年龄、近视度数及性别组成等相近的配戴单光足矫框架镜者30例(60眼)作为对照组,联合组配戴一个月残余度数稳定后再验配框架镜。随访2年,每半年测量一次眼轴长度,戴满2年后所有观察组患者必须停戴至少1个月后再做测量。记录两组配戴前及2年后的近视球镜度(spherical degree,SD)、散光度(cylindrical degree,CD)、等效球镜度(spherical equivalent,SE)、眼轴长度(axial length,AL)及配戴初期和配戴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并发症。结果完成1年随访的观察组25例(83.3%)、对照组27例(90%)。两组中完成1年随访者的眼轴AL增加量分别为(0.10±0.41)mm和(0.25±0.36)mm,差别有明显统计学意义(t=-5.01,P0.01)。完成2年随访的观察组24例(80%)、对照组25例(83.3%)。两组中完成2年随访者的基础资料无统计学差别(表3-2,均为P0.05)。配戴前,观察组的SE及AL分别为(-7.70±1.83)D和(26.11±0.49)mm、对照组的SE及AL分别为(-7.55±2.16)D和(26.06±0.73)mm。配戴2年后,观察组的SE及AL分别为(-8.25±2.04)D和(26.32±0.62)mm、对照组的SE及AL分别为(-9.08±1.69)D和(26.53±1.04)mm。观察组SE及AL的增加量分别为(-0.55±0.84)D和(0.21±0.57)mm、对照组SE及AL的增加量分别为(-1.53±1.18)D和(0.47±0.50)mm。两组SE及AL的增加量相比均有明显统计学差别(t=-4.68、-3.97,均为P0.01)。观察组角结膜并发症:初戴阶段:30例入组者均诉(100%)异物感、5例(16.7%)次日晨复查时发现反应性结膜充血、1例(3.3%)次日晨诉摘镜困难。配戴过程中:最多见的依然是角膜着色、共11例(36.7%),其中10例(91%)为II级以下的轻度着色、1例(9%)为III级角膜着色,未发现一例IV级角膜着色。其次是轻度慢性结膜充血,共4例(13.3%)。1例(3.3%)患者出现看亮物光晕现象、1例患者(3.3%)出现轻度角膜压迹。2年的随访过程中未发现1例严重角结膜并发症。结论高度近视的青少年患者夜戴角膜塑形镜联合白天配戴框架镜能有效延缓近视进展,联合配戴2年有效延缓近视度数增加达64%,有效延缓眼轴增长达55%。且联合配戴方式安全性较高。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8条
1 丁媛;;视频宣教在角膜塑形镜配戴护理中的应用[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9年09期
2 谭大鹏;殷小龙;;角膜塑形镜治疗近视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现状[J];实用临床医学;2018年01期
3 杨琳娟;吴捷;;角膜塑形镜对青少年睡眠和自信心影响[J];护理学报;2018年05期
4 林思轩;叶晨新;程宸;韩云松;;全自动角膜塑形镜清洗装置[J];装备制造技术;2018年03期
5 李鑫;窦晓燕;;角膜塑形镜在近视防控的研究进展[J];临床眼科杂志;2018年02期
6 ;角膜塑形镜科普知识[J];中国眼镜科技杂志;2018年19期
7 肖辉;;角膜塑形镜治疗近视的疗效及并发症分析[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8年56期
8 沃娜;;角膜塑形镜对角膜的组织学影响[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8年70期
9 谈文斌;;夜戴型角膜塑形镜矫治青少年近视的临床效果观察[J];新疆医学;2017年06期
10 金虎吉;;数字化角膜塑形镜矫治青少年近视的临床效果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17年22期
11 贾丁;张立华;冯恬枫;董慧;王文萍;王兵;;环曲面设计角膜塑形镜对较高散光的儿童矫正效果观察[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7年07期
12 袁钊华;胡贵球;郑元建;;夜戴型角膜塑形镜治疗青少年近视的临床疗效观察[J];现代诊断与治疗;2017年15期
13 孙建沙;;夜戴型角膜塑形镜对角膜形态及视觉质量的影响初探[J];中国医药指南;2015年34期
14 聂丽霞;;探究夜戴型角膜塑形镜改善角膜形态及视觉质量影响的具体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年80期
15 齐祥坤;;夜戴型角膜塑形镜对泪液及角膜形态的影响[J];中国疗养医学;2016年11期
16 齐祥坤;;夜戴型角膜塑形镜对泪液及角膜形态的影响[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6年19期
17 张慧;李丽华;;配戴角膜塑形镜可控制近视发展[J];开卷有益-求医问药;2018年12期
18 谢艾芮;;角膜塑形镜矫正近视性屈光参差对双眼视功能的影响[J];现代养生;2016年2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于青;;配戴角膜塑形镜两年后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分析[A];2014浙江省眼科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4年
2 周素君;王科;刘波;陈利;陈玉娟;王娅;;角膜塑形镜延缓单眼中低度近视增长的临床观察[A];第四届西南眼科年会暨贵州省医学会第五届六次眼科年会论文汇编[C];2013年
3 聂亚梅;周素君;陈红雨;刘波;余琼武;王科;吴中秋;;角膜塑形镜矫治近视21例疗效观察[A];中华医学会第十二届全国眼科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07年
4 潘飞;;角膜塑形镜的适配及相关并发症[A];第十一次全省中、西医眼科学术交流会学术论文集[C];2012年
5 金霞;周磊;张晓瑾;冯海江;周宏健;;角膜塑形镜在临床验配中的退片原因分析[A];2014浙江省眼科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4年
6 蒋丽君;朱永唯;;角膜塑形镜控制儿童近视发展的效果及对眼表的影响[A];2016年浙江省眼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6年
7 杨晓;曾骏文;王化荣;方冰兰;崔冬梅;;停戴角膜塑形镜后屈光状态和角膜地形的变化[A];第十二届广东省视光学学术会议专题讲座、论文汇编[C];2009年
8 林呈飞;李波;;青少年近视配戴角膜塑形镜的疗效观察[A];2016年浙江省眼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6年
9 赵莹莹;倪海龙;;角膜塑形镜对近视眼轴增长的控制及影响因素的研究[A];2016年浙江省眼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6年
10 鄢涛;;角膜塑形镜对青少年近视眼生物参数的影响[A];江西省第十四次中西医结合中医眼科学术交流会暨九江市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第十次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李秀红;角膜塑形镜在延缓青少年近视发展中的有效性及其配戴的可逆性、安全性研究[D];郑州大学;2019年
2 常枫;夜戴型角膜塑形镜对青少年近视眼生物测量参数改变的观察[D];南方医科大学;2018年
3 符爱存;夜戴角膜塑形镜控制青少年近视发展的安全性、有效性及影响因素观察[D];郑州大学;2015年
4 陈志;周边近视性离焦对儿童和小鸡光学离焦性近视模型的影响[D];复旦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媛媛;长期单眼佩戴角膜塑形镜对眼表的影响[D];苏州大学;2018年
2 高欢欢;夜戴型角膜塑形镜后偏中心情况及其对视觉质量的影响分析[D];重庆医科大学;2018年
3 刘桂华;角膜塑形镜治疗后视觉质量变化及影响因素分析[D];天津医科大学;2018年
4 章蕊;角膜塑形镜对近视青少年眼表和泪液的影响[D];天津医科大学;2018年
5 杨丹;角膜塑形镜配戴对角膜形态学以及眼轴的影响[D];天津医科大学;2018年
6 谭大鹏;Toric角膜塑形镜治疗近视的有效及安全性临床观察[D];南昌大学;2018年
7 李莹;“麦迪格角膜塑形镜项目”陪同口译实践报告[D];黑龙江大学;2018年
8 余海跃;夜戴型角膜塑形镜对儿童眼表症状和体征的影响[D];福建中医药大学;2017年
9 吴雁冰;持续配戴角膜塑形镜对角膜上皮的影响[D];苏州大学;2017年
10 谷天瀑;OQAS评估配戴角膜塑形镜前后的视觉质量和眼内散射变化研究[D];天津医科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阎俏如;欧普康视经销商涉非法经营 角膜塑形镜市场亟待规范[N];中国经营报;2018年
2 本报记者 楚超 受访专家 杨素红(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眼科主任医师);角膜塑形镜,适合才是最好[N];保健时报;2017年
3 李秀荣;“三无体检队”谁来给“体检”[N];健康报;2017年
4 证券时报记者 童璐;逾80家机构探营欧普康视 董事长详解近视矫治生意经[N];证券时报;2017年
5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眼科视光中心 周霞 胡生发 整理 周明敏;角膜塑形镜可延缓近视发展[N];大众卫生报;2015年
6 记者 陈静;正确认识和使用角膜塑形镜[N];中国医药报;2013年
7 本报记者 李颖;角膜塑形镜,能根治近视吗[N];科技日报;2010年
8 本报记者 衣晓峰;治疗近视先“擦亮”双眼[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9 ;角膜塑形镜经营验配监督管理规定[N];中国医药报;2001年
10 胡婕 本报记者 薛庆元;欧几里德角膜塑形镜忽悠人?[N];中国消费者报;201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