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参与式民主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关联性研究

张光辉  
【摘要】: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是当下中国的一项现实而艰巨的课题,能否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顺利实现,则直接关系到中国政治与社会稳定发展的大局。因此,这也就要求必须探寻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有效路径。本文基于政治与经济的相互关系、国家权力与经济发展的相互关联以及政治体制与社会繁荣的密切逻辑,而从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的视角来研究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本文的研究改变了单纯研究“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或“参与式民主”的传统套路,而是把二者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并详尽探讨这二者之间紧密的内在逻辑。本文在论证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对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促进作用的同时,也努力证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提供了重要契机和条件,并思考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背景下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的现实路径。 本文的研究在宏观上采用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新制度主义的分析方法、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分析方法和政策过程分析方法,在微观上理论分析与实践剖理相结合的分析方法,力图全面深入地展示本文的逻辑和观点。 本文首先详尽梳理参与式民主的基本理论,明确了参与式民主在西方民主理论谱系中所处的历史方位。根据西方民主理论演变的轨迹即“直接民主——间接民主——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的结合”来看,参与式民主代表了民主发展的趋势和方向。本文考察了参与式民主理论产生的背景,概括了参与式民主的基本内涵即它主张的是公众要直接参与到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政府决策中来。参与式民主并非主张对代议制民主进行替代,而只是寻求对代议制民主的补充,使代议制民主这种“弱势民主”变得更“厚”,实现一种“强势民主”。它尤其肯定公众直接参与之于实现个人的自由与尊严的价值,主张把公众参与的领域从传统的政治领域向工作场所等人们的生活领域的拓展,强调公众参与的教育功能即参与可以使公众更好地参与。 接着,本文结合中国政治发展的实际,对参与式民主在中国的发展作了初步考察后,我们发现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严重不足,而它与中国现行经济增长方式生成之间存在密切的逻辑关系。具体来说,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是对现有的经济增长方式的超越,经济增长方式作为一种经济运行规则,它是一种形神兼备的东西,不仅在“形”上表现为生产要素的组合与使用的情况,而且在“神”上表现为塑造生产要素的组合与使用情况的价值和目标,反映了经济规则制定者的信念与目标,它通常表现为社会政治价值。而经济运行规则归根结蒂是由政治体制来界定和保证实施的,政治体制决定着经济绩效,也就决定着经济运行规则的内容和经济增长方式的具体形态。 一般来说,一个设计良好的政治体制特别是公众的权利得到切实保障和实现的政治体制才有助于实现社会经济繁荣。中国现行经济增长方式在“形”上就表现为主要依赖生产要素量的投入来实现经济增长,在“神”上则表现为经济增长速度至上,把人作为经济增长的工具,而忽视了人的目的性和自由全面发展。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其实就是要在“形”上实现依赖全要素生产率来实现经济增长,在“神”上则强调经济增长的质量,强调社会财富的公平正义分配或共享发展成果,把人作为工具性与目的性的统一,并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我们认为,中国政治体制的缺陷塑造出现行经济增长方式。其中的逻辑就在于中国政治体制的缺陷从宏观上来说表现为权力过分集中,而从微观上来说,则表现为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不足即公众在参与政府决策中的实际力量“缺位”。而微观层面的缺陷则更有助于解释中国政治生活。而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不足,实际上就会造成权力运行中的“监督制约困境”。而克服中国权力运行中的“监督制约困境”在公众参与缺位、而权力系统内部监督制约可能产生“共谋”的情况下,“政治锦标赛”的政府治理体制就成为一种最有效的选择了。但是“政治锦标赛”政府治理体制本身的运行逻辑就导致政府官员价值和行为取向的扭曲,从而塑造出现行经济增长方式的形态。 因而,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有着十分密切的逻辑关系。具体说来,参与式民主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不仅在政治价值上契合,而且还可能为这些政治价值的实现提供载体。重要的是,参与式民主的发展有助于形成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实现的政治体制保障和社会道德支撑,有助于在过程中消解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矛盾。与此同时,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也为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提供重要条件,开辟了参与式民改发展的现实空间。因此,本文在分析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的制约因素的基础上,提出了中国参与式民主发展的大体思路。本文结论认为,参与式民主发展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折射出“民主”与“民生”的现实课题,我们必须在“民主”与“民生”的互动共赢中建设一个和谐美好的社会。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