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政治哲学的现代危机和古典出路

黎世光  
【摘要】: 20世纪是各路思想在政治哲学领域里进行混战的世纪,而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矛盾始终是这场混战中最精彩的一个侧面。20世纪末,在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论争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之时,施特劳斯哲学作为一个对论争走势具有举足轻重的力量,进入了学界的视野。在经受主流学术的长期隔绝之后,施特劳斯与施特劳斯学派在学界、媒体和政界释放了多重的影响。在西方,施特劳斯和以他为代表的新保守主义在学术领域和政治领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而在东方,施特劳斯哲学与中国的保守主义紧密结合,在思想界掀起了层层热浪。 施特劳斯哲学的巨大吸引力首先来自于他厚古非今的保守主义论调,正是这种论调给探究现代性危机理论提供了一种独特而崭新的视野。当主流学术站在现代立场上,一致认为现代哲学乃是一场从愚昧、专制和奴役走向开明、民主和自由的进步过程之时,施特劳斯却站在古典哲学的立场上,认为现代哲学是一场逐步走向虚无主义危机的冒险。当许多现代性的研究者在认为在现代性的进程中存在着很多现代性的批判者之时,而施特劳斯则认为从马基雅维利到海德格尔的一系列的哲学家,都是现代性运动的合谋者,都合力推动着现代哲学走向自我否定的危机。 如果几百年来的主流学术自始至终在现代性的方向上推进自身,在现代性的范围内发展自身,那么施特劳斯则宣称自己的哲学是一种跳出现代性框架的尝试。当主流学界将历史思维看作时代的标准思维时,施特劳斯却宣称历史主义乃是最大的时代偏见。当主流学界以价值相对主义来批判传统哲学为本质主义和基础主义之时,施特劳斯却还坚信寻找一元论和绝对价值对于人类社会具有重大意义。当主流学界试图将自由主义奠基于价值相对主义之上时,施特劳斯却认为在价值相对主义之上重构自由主义无异于在沙滩上造建筑。然而归根到底,施特劳斯与主流学术的差异在于:当主流学术追求改造世界的哲学愿望之时,施特劳斯却反其道而行之,将哲学看作一种与政治保持距离的生活方式。 在施特劳斯看来,现代哲学在哲学政治化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最终弥足深陷于虚无主义的深渊;依循现代性的方向来寻找解决方案无异于南辕北辙,因此只有回归到“哲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古典看法当中,才能从现代性危机中把哲学挽救出来。施特劳斯一生最令人钦佩的学术努力,就在于他为维护哲学的尊严和生存而进行的顽强不屈的思想斗争。本文主要探讨的就是,施特劳斯为哲学的尊严和生存而开展的哲学之思。 论文有六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导论部分。在这个部分里,施特劳斯哲学的时代背景和意义被勾画了出来,同时得到描述的还有国内外施特劳斯哲学的研究概况。施特劳斯哲学时代背景应该结合当代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关系而理解,这个背景既包括新保守主义在西方的强势复兴,也包括中国学界的施特劳斯研究热潮。论题的意义则展开在两个方面:第一,施特劳斯用于打量现代性和现代性危机的崭新视野,为关心时代危机的学者们寻求解救之道提供有益的启示;第二,施特劳斯为哲学的尊严和生存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再一次激发了当代人对哲学使命和意义的思考。 在第二个部分里,本文展示了施特劳斯关于现代性和现代哲学的危机理论的全貌。本文从施特劳斯的现代性分析出发,经过施特劳斯的现代性危机理论,最终驻足于施特劳斯标志性的论点——“现代性的危机是政治哲学的危机”。这个论述的顺序,暗合了施特劳斯关于“现代性危机和现代哲学危机息息相关、互为表里”的观点。本文独具匠心的将施特劳斯多年来对三个关系的观点看法,即“古今之争”、“哲学与政治”和“哲学与神学”,整合成为一个框架,作为他把握现代性的视野。借助这三组关系,本文收纳了施特劳斯关于现代性和现代哲学危机的各种零散的论述,并使其融会贯通了起来。 第三个部分论述的是施特劳斯对于现代性或现代哲学进程的分析。施特劳斯的现代性或现代哲学进程的分析,最具特色的地方在于他提出了现代性三次浪潮的理论。在这三个分别以马基雅维利和霍布斯、卢梭、尼采为潮头人物的三次浪潮中,现代哲学渐渐地背离了古典传统,逐渐走向了更加彻底的现代性,而这个浪潮的终点则是“我们时代的危机”,即以虚无主义为特征的现代性危机。通过现代性三次浪潮的分析,论文第三个部分最终使施特劳斯“现代性的危机是哲学危机”的观点得到了历史性的说明。 第四个部分展示了施特劳斯对现代性的批判,具体而言是施特劳斯对最深刻的现代性浪潮——以尼采和海德格尔为代表的现代性第三次浪潮——进行的批判。本文将施特劳斯对于现代性第三次浪潮的批判,归结为施特劳斯和现代性第三次浪潮在三个问题上的立场对峙。针对现代性第三次浪潮的生存理解、伦理理想和政治含义,施特劳斯提出了全面的质疑,并在回归古典哲学的框架下给出了相反的主张。 第五个部分显示了施特劳斯政治哲学的一系列核心主张。施特劳斯这些核心主张包括,提倡将哲学看作为一种最高生活方式,提倡具有“高贵谎言”与“隐微言说”特色的写作方式,主张将自由教育作为民主的真正支撑。施特劳斯将哲学看作一种生活方式的这种哲学观,与现代学者的“哲学政治化”主张具有完全相反的主旨。施特劳斯欲图通过恢复这种古典的哲学观,把哲学从现代性危机中解救出来。施特劳斯提倡“高贵的谎言”和“隐微的言说”,是想克服无视政治和哲学的对立关系的现代哲学的表达方式——知性真诚。“高贵的谎言”和“隐微的言说”共同合成了施特劳斯的解释学理论,也是他所提倡的古典哲学式的写作方法。施特劳斯提倡自由教育,是因为自由教育在他看来可以克服大众文化带来的民主的软化,因此自由教育才是民主的真正支撑。施特劳斯这三个方面的主张共同构成了他所理解的古典哲学的基本架构,也构成了他哲学主张的最终内涵,同时也是他为解决现代性危机而提出的解决方案。 第六个部分是本文的评述部分。评述首先归纳出施特劳斯政治哲学的基点——“反哲学政治化”的主张。施特劳斯这个哲学主张,既需要结合“创伤记忆”的短期历史背景来理解,也需要从启蒙批判的长期历史传统来观察。施特劳斯的这个哲学出发点奠基于二十世纪的创伤记忆,以此观之,断言施特劳斯哲学具有灰色和悲观特性并不为过。同时,施特劳斯的哲学部分继承了长久以来的启蒙批判的传统,在他的哲学里到处可以找到误解启蒙理性的零散性观点,而他的反哲学政治化观点则是冤枉启蒙价值的系统性主张。这个部分最后展示的是施特劳斯和马克思的对话,这场对话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哲学”与“改造世界的哲学”的争论。本文基于“改造世界”的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深入批判了“安于认识世界”的施特劳斯哲学的基本错误。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祁大为;劳斯科学知识/权力观的新解读[D];山西大学;2007年
2 黄伟程;从“强纲领”到“科学的文化研究”[D];福州大学;2006年
3 赵薇;劳斯与皮克林对库恩思想解读与吸收的比较[D];内蒙古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匡佩京;老劳斯革新商业 小劳斯要反潮流[N];厂长经理日报;2001年
2 本报记者 王宇;劳斯莱斯 兴也品牌衰也品牌[N];中国汽车报;2001年
3 李立玮;灵魂深处的求索[N];中国图书商报;2001年
4 应贺佚(学人);那张高贵的兔脸[N];中国图书商报;2002年
5 金永堂;聆听奥地利[N];中国保险报;2002年
6 阿恺;世界各地的“中国城”[N];中国国门时报;2002年
7 晓王;罗氏生物技术中心成立[N];科技日报;2002年
8 伟信;美CEO好日子没了[N];北京科技报;2002年
9 本报记者 高朔;本特利 劳斯莱斯振翅飞华夏[N];中国汽车报;2001年
10 ;追求专业品质 倡导时尚理念 坚持名牌战略 争创国际一流[N];中国企业报;2000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