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阎连科小说修辞论

鲁红霞  
【摘要】: 阎连科在他的小说中建构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耙耧世界”。从《寻找土地》、《年月日》到《日光流年》、《受活》,阎连科力图从“形式进入意义”,刻意回避了小说的故事性、情节性,漠视人物形象塑造,有意识增强形式表达上的结构化,增强语言的丰富性,突显人类的本质生存意义。本文借助布斯的“小说修辞学”理论,通过对作者写作意图的分析,来分析阎连科小说的“为谁写”和“怎么写”。 从具体的创作过程来说,作者最首要的修辞选择是语言选择。作为土生土长的河南农民之子,豫西方言则成为了阎连科的“终极词汇”。首先,阎连科通过对“方言”的整理,来试图恢复被“共同语”所完全屏蔽掉的历史真相。其次,以絮言与正文互文,使现实、历史、传说很自如地相互沟通。正文与絮言在互文中表现出一种自由叙事的精神,同时让以往完全由作者控制意义的“封闭文本”呈现出开放的状态,取消了“文本意义”的“绝对性”与作者的“独断性”,让不同的读者能达到不同的理解。最后,“狂欢化”的文革语言,与特定语境中的政治相关联,形成独特的历史语境,而人虽然表现上是话语的操纵者,事实上一直为话语所控制。在独特而荒诞的历史语境中,叙述者以自身的癫狂叙述了特定时代的癫狂,用话语将一种特定的历史语境进行夸张性“还原”,让“狂欢化”的语言来显示出自己的荒诞性,从而达到对于历史苦难的更深层次的理解。 布斯认为,作者必须通过“自然的客体”对自我象征意义的表现来唤起读者的情感。在阎连科的小说创作中,有一个特别的“自然客体”值得关注——那就是“身体”。阎连科让“身体”在场,让“身体”处于日常生活中的中心地位,成为一切社会符号与意义的承担者。他从身体与存在、身体与疾病、身体与欲望三个角度来表达人与世界的关系。首先,身体必须依托粮食与繁衍而保住肉身的存在,其次,他创造残病世界为我们提供了一套关于“身体与健康”的看法,人的疾病、人的抗争、人的失败,这是人所必须经历的生命历程,而身体与时间的战争将永不止息。最后,人类的情欲与外在的压抑因素总处于一种具体的对抗之中,身体的压抑往往会导致情绪的癫狂,从个人的情欲想象到情欲引发的革命事件,都使人看到了身体是如何受规训的,而欲望的力量是如何突破外在的禁忌得以实现的。同时,在阎连科的身体叙事中,女体被物化为一种自然景观,对应的是男性心中的本能,而本能在接受文明的规训之后,往往直接被扼杀或被激发,成为自然的破坏者。女体,始终无法进入历史,与荒野保持着同一性。这种命运,正是命运对于人类、权力对于规训者绝对权威的映照。 阎连科在小说中表达了自己的时空修辞意识,在文本的结构修辞上,根据不同类型的读者设定了“情智双结构”。首先,阎连科放弃对线性时间的把握,从人物的心理时间走进他的世界,展示的是编年之外的“真实个体”与“真实事件”。因此,在阎连科的小说中,时间只是一种循环,呈现出“圆形”而非“线性”时间状态。他利用对时间的控制,让历史走出编年,回到具体的事件与生命体验之中,传递了历史过程中被忽略的生命真相,达到了对“此在”的本质理解与关照,从历史回到事件,突显出历史的“盲点”。同时,在圆形的时间中,阎连科精心构建了一个封闭的地理空间——“耙耧山脉”,他的人物穿行于这个世界之中,体现出一种封闭而独特的文化特色,具有乡土中国的隐喻意味。其次,阎连科具有较强的“读者意识”,以表达“人类的苦难”为信念,为自己设定了两种类型的隐含读者:1)普通读者,与之相对应的是文本外在“情结构”的设置,主要表现为内容生动,故事性强,让读者在故事中领略“苦难”的状况,引发他们最基本的同情及对生命的反思;2)智性读者,与之相对应的是文本内在“智结构”的设置,他通过内在的“智结构”来与关注“苦难”的知识分子进行“潜对话”。尽管两种结构并没有明晰的分界点,主要是通过“隐含读者”来呈现,但读者在阅读中仍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个“智情双结构”的存在。面对不同的读者,设置了不同的话语结构,以期望自己的“信念”能在不同的人群中得以传递,希望通过文本能让“对话”得以真正的实现。 以“小说修辞学”为理论视野,切入阎连科的小说研究,通过对作者的种种修辞选择进行分析,以作者的写作意图为考察的基点,使文本不再是孤立的文本,而是作为连接作者与读者的语境空间,呈现出一种立体感。这为阎连科小说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理论空间与视野。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洱;;阎连科的声母[J];南方文坛;2007年05期
2 王海艳;;歌哭与守望——论阎连科笔下的农民世界[J];电影文学;2009年06期
3 熊修雨;;“迟到”的阎连科[J];江淮论坛;2010年03期
4 蔡建鑫;;反思创伤——论阎连科的小说新作[J];扬子江评论;2011年03期
5 朱向前;农民之子与农民军人──阎连科军旅小说创作的定位[J];当代作家评论;1994年06期
6 薛胜利;咀嚼生命——读阎连科及他的小说《年月日》[J];东方艺术;1997年05期
7 蔡诚;;我一生的写作在二十岁前就全部完成——访著名作家阎连科[J];语文世界;2006年05期
8 一笑;;流浪与回归——阎连科的乡土情怀[J];作家;2012年06期
9 崔绍锋;;赤子之心的朴实书写——读阎连科长篇散文《我与父辈》[J];作家;2012年06期
10 王海艳;;简析阎连科笔下的农民形象[J];长城;2012年06期
11 李国文;;乡土给他很多——读阎连科的感想[J];时代文学;2001年03期
12 刘峰;陌生的世界 不懈的寻求——读阎连科的《朝着东南走》[J];当代文坛;2000年02期
13 石曙萍;男性价值失落的文献——解读阎连科90年代的小说[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02期
14 陈思和;读阎连科的小说札记之一[J];当代作家评论;2001年03期
15 葛红兵;骨子里的先锋与不必要的先锋包装——论阎连科的《日光流年》[J];当代作家评论;2001年03期
16 石曙萍;失落的男性——解读阎连科90年代的小说[J];平顶山师专学报;2001年03期
17 王春林 ,潘慧;上帝·亚当·作家——读阎连科小说集《耙耧天歌》[J];新闻出版交流;2002年04期
18 孙国亮;在坚守中前行——读阎连科的《坚硬如水》[J];当代文坛;2002年02期
19 陈思和;试论阎连科的《坚硬如水》中的恶魔性因素[J];当代作家评论;2002年04期
20 徐漫;阎连科小说修辞解读[J];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2003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阎连科;姜广平;;“偶然性比必然性有更多的包容性和震撼力”[A];当代文学研究资料与信息(2012.3)[C];2012年
2 王科;;感伤:生存的无奈与生命的荒唐—评《黑猪毛 白猪毛》[A];2002年中国小说排行榜[C];2003年
3 阎晶明;;生命之树的疯狂生长——评《受活》[A];2003年中国小说排行榜[C];2004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鲁红霞;阎连科小说修辞论[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卫娟;阎连科小说的悲剧性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8年
2 柴丹;论阎连科作品中的女性形象[D];西北大学;2011年
3 王兆彬;论阎连科小说中的女性形象[D];安徽师范大学;2010年
4 丁一;论阎连科的土地书写[D];苏州大学;2011年
5 丁国锋;阎连科的苦难叙事[D];安徽大学;2013年
6 王晋华;论阎连科的“疼痛写作”[D];西北大学;2013年
7 杨逢春;反抗与坚守——阎连科小说的精神世界[D];扬州大学;2009年
8 童芳芳;论阎连科小说中的享虐现象[D];海南师范大学;2011年
9 王锋亮;论阎连科小说的死亡叙事[D];浙江大学;2011年
10 杨怀周;阎连科小说书写苦难的策略与意义[D];西南师范大学;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记者 颜维琦;阎连科新作在“炸裂”中揭开灵魂的真实[N];中华读书报;2013年
2 石剑峰;阎连科谈《炸裂志》[N];东方早报;2013年
3 李洱;阎连科的力量[N];北京日报;2004年
4 牧歌;中篇小说之王——阎连科[N];中华合作时报;2004年
5 杨鸥;阎连科:“劳苦人”是我写作的核心[N];人民日报海外版;2005年
6 本报记者  杨时旸 ;阎连科:以悲情诗意关注艾滋人群[N];财经时报;2006年
7 梁鸿;阎连科:把灵魂研做墨汁的人[N];中华读书报;2008年
8 李昶伟;人不能被书所困[N];中国改革报;2010年
9 学堂;阎连科的写作宣言[N];光明日报;2011年
10 黄涌;逼视阎连科[N];中华读书报;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