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方法及其应用研究

童陆亿  
【摘要】:受城镇化和工业化等进程影响,城市扩张及其所引发的社会经济与资源环境问题在全球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快速发展国家或地区愈演愈烈。有效遏制城市盲目扩张,已成为实现城市理性增长和区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任务。为系统开展区域城市管控,城市扩张度量等基础性研究工作倍显迫切。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城市发展与规划理念的革新,日趋多元化的城市扩张管控需求对城市扩张度量研究提出了更高要求。然而,从现有研究文献来看,城市扩张定义多集中关注城市土地这一要素及其增长的现实过程,或特别关注城市发展不良态势,难以形成对城市扩张的全面客观判断。且在现有城市扩张定义下所构建的度量模型,亦在综合表征城市扩张特征和形成可比、精细成果方面仍待强化。分析发现,现有城市扩张定义与度量方法已难以满足现阶段城市发展与扩张管理等现实需求。如何丰富并完善城市扩张概念与内涵,并构建与城市扩张管控等实际需求相配套的度量方法体系,亟待探索。研究系统梳理了1980s以来国内外城市扩张研究成果,并开展了对现有典型“扩展/拓展”和“蔓延”类城市扩张定义在研究视角、内容等方面的偏“狭义性”分析。据此,研究以“中性/客观”视角,将现有典型城市扩张定义所关注的内容及要素拓展为“城市形态”,进而提出了广义城市扩张概念与内涵界定的分析框架,并界定了匹配现阶段中国城市扩张研究对城市功能和景观形态扩张度量需求的广义城市扩张定义。在此基础上,研究从城市功能和景观形态两个方面选取了包括商服网点可及性、城市人口适度密度、住房间距达标率等在内的33项指标,构建了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指标体系。与此同时,研究构建了基于权重与多因素综合评价框架的分层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模型和多尺度广义城市扩张特征及模式分析方法,以实现对广义城市扩张细部和综合特征与模式的客观描述,以及形成时序可比的扩张度量成果。论文以武汉都市发展区为典型研究区开展了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方法应用研究,分析了2005-2015年武汉都市发展区所辖132个街道/乡镇宏观和微观尺度广义城市扩张特征与模式,探讨了武汉都市发展区城市扩张存在的主要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了管控建议。研究取得的主要成果和结论总结如下:(1)构建了广义城市扩张概念与内涵界定的分析框架,并给出了匹配现阶段中国城市扩张研究需求的广义城市扩张定义。研究认为,广义城市扩张是与区域及时代背景相匹配的特定城市形态在一定空间范围内的演化过程。这一框架以“城市形态”及其扩张为核心,呼吁关注城市扩张客观过程,使城市扩张定义具有可扩展性和符合城市发展客观规律。根据这一框架,研究结合中国城市发展与扩张管控需求认为,广义城市扩张是城市功能和景观形态在一定空间范围内的演化过程。其中,促成具有功能完备、紧凑宜居等特征的城市形态是现阶段中国城市规划建设与扩张管控的重要目标;(2)构建了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指标体系。本文在城市功能“公共服务”属性认知和“可及性”需求等理论研究基础上,通过梳理城市活动及过程与城市公共服务设施的关系,将城市四大基本功能(交通、居住、就业、游憩),细分为交通、商服、教育/文化、医疗、休闲娱乐、就业和生态服务7大类型。在此基础上,研究构建了基于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可及性的城市功能形态度量框架,继而围绕7大城市功能优选23项指标,并以城市功能“供-求”关系为导向、以城市规划信息为依据,构建了城市功能形态扩张度量指标量化方法。与此同时,研究在分析中国城市发展与扩张管控需求后认为,城市密度和规划建设度即城市规划与建设状况及其合理性是现阶段中国城市景观形态扩张度量应重点考察的内容,并从土地、建筑、人口等方面选取了10项指标,用以表征城市密度和规划建设度两大城市景观形态及其扩张特征。更为重要的是,论文根据“紧凑”、“宜居”等城市规划与发展理念,提出了适度密度的概念,并利用城市规划等信息,经过理论推导获取了城市密度与规划建设度度量指标的理想值,继而构建了城市景观形态扩张度量指标量化方法;(3)构建了分层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模型和多尺度广义城市扩张特征与模式分析方法。研究认为,传统基于单一或多个单一指标的城市扩张度量框架难以综合表征不同层面的城市扩张特征,或研究成果在城市扩张管控等实际应用中需经过较繁琐的处理后才能实现由“复杂指标信息”向“综合决策”的转化。而基于多因素综合评价方法的城市扩张度量框架,则面临“复合指标”掩盖城市扩张细节信息,抑或难以形成时序可比成果等不足。因此,论文尝试借助基于权重的多因素综合评价框架,构建了“自下而上”的分层(指标层、形态层、综合层)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模型。研究利用合作博弈模型提出了与之配套的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指标组合权重确定方法体系,实现了将由常用主观、客观和半主观/半客观方法所获取初始权重信息的综合,保证了权重的客观性与合理性。此外,研究还构建了基于城市形态均衡度和空间自相关分析的宏观尺度广义城市扩张特征分析方法,和基于广义城市扩张强度与模式分析的微观尺度广义城市扩张特征分析框架。此外,论文还探讨了基于兴趣点(POI)等多源数据的住房间距达标率等微观城市信息提取方法,为广义城市扩张度量实证提供了成套技术与方法体系;(4)分析了武汉都市发展区2005-2015年期间宏观(全域)和微观(街道/乡镇)尺度下的城市扩张特征与模式。研究发现,从宏观尺度来看,武汉都市发展区广义城市扩张格局总体良好,城市功能、景观和综合形态指数均衡度在研究期内总体低于“贫富”差异阈值(0.382),未现“极化”发展迹象。但空间自相关分析结果表明,在2005-2015年期间内,武汉都市发展区城市功能、景观和综合形态指数全局Moran’s I指数总体高于0.7,且“高高”和“低低”集聚占比高于30%,“集聚”分布特征明显。其中,城市形态指数高值集中分布于武汉都市发展区主城区尤其是三环线内的地区,三镇“独大”格局较为明显。从微观尺度来看,在2005-2015年期间,武汉都市发展区“增长式”扩张特征明显,所辖街道/乡镇城市功能、景观和综合形态总体呈持续增长模式,未现显著的中度和大幅衰退迹象。具体而言,在研究期内,武汉都市发展区所辖街道/乡镇各主要城市功能及城市密度和规划度总体呈小幅衰退或小幅增长格局,呈中度或大幅衰退模式的街道/乡镇数量极少,局部地区现大幅增长迹象。从城市综合形态扩张特征来看,武汉都市发展区在研究期内总体呈“增长式”扩张格局,仅在冶金街道、宗关街道和鹦鹉街道现持续衰退迹象,其他大部分地区呈持续增长态势。更为重要的是,研究发现,蔡甸街道、吴家山街道、纸坊街道、阳逻街道、奓山-沌口和谌家矶-武湖一带,城市功能、景观和综合形态指标值较高,甚至高于主城区所辖部分街道,表现出了经进一步发展成为新的城市次级中心并辐射影响周边地区的潜力;(5)探讨了武汉都市发展区城市扩张存在的主要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了管控建议。研究发现,武汉都市发展区城市扩张存在的主要问题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其一,局部“不尽理想”的城市扩张模式。广义城市扩张度量结果显示,武汉都市发展区所辖部分街道/乡镇(如横店、金口、郑店、阳逻、豹澥、武湖、长青、四新、永丰等)城市功能形态尤其是商服、休闲娱乐和生态服务功能形态现持续衰退现象或呈浮动型时序扩张模式。天河、仓埠、左岭、纸坊等街道/乡镇城市密度、规划度、综合城市景观和城市综合形态在研究期内现大幅衰退或持续衰退格局;其二,结构失衡的城市扩张格局。深入分析后发现,武汉都市发展区城市扩张的结构性失衡主要表现为城市功能形态间的失衡、城市密度与城市规划建设度的失衡、城市功能与城市景观形态的失衡、典型“狭义”城市(城市用地)扩张与广义城市(城市综合形态)扩张的失衡;其三,“增长式”城市扩张限制性因子复杂多样。研究发现,交通、教育/文化、休闲娱乐、就业、规划建设类因素对武汉都市发展区“增长式”城市扩张的限制性较弱,商服、医疗、生态服务和密度类因素对“增长式”城市扩张的限制性较强,且以武汉都市发展区边缘地带表现较为突出。从空间分布来看,部分限制性因素在空间上呈现出明显的交叉重叠状态,天河、柏泉、三里镇、仓埠、奓山、五里界、清潭湖等局部地区是“增长式”城市扩张限制性因素的集中分布区。为解决上述问题,从城市用地增量与存量控制、城市用地开发利用模式优化、城市次级中心建设和城市扩张监测与管控成效评估等方面提出了武汉都市发展区城市扩张分类调控建议。本文的主要创新点和特色之处表现在:(1)从城市功能与景观形态视角界定了匹配现阶段中国城市发展与扩张管控需求的广义城市扩张定义,即广义城市扩张是城市功能和景观形态在一定空间范围内的演化过程,为完善城市扩张概念与内涵、拓展城市扩张研究内容等工作提供了分析框架;(2)构建了广义城市扩张度量指标体系和基于“供-求”关系和规划信息的城市功能可及性、城市适度密度、规划建设度等指数模型,为度量城市扩张综合状况提供了方法借鉴;(3)发现了武汉都市发展区微观尺度城市扩张存在的空间和结构性失衡等主要问题和“增长式”城市扩张限制性因子,为武汉都市发展区城市扩张差别化管控提供了参考。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