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英汉借词范畴化认知研究

王欣  
【摘要】:借词的研究始终是语言学的重要研究课题。20世纪以来国内外学者对于借词的研究,许多方面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在语言接触的理论框架下,对于英汉借词的研究已经颇为成熟和深入,中西方学者均有较多论述;对于借词接触产生阶段和吸收同化阶段的研究关注度较高,从文化、社会和语言学角度均有力作出现;对于英语中借词的研究多为历时的研究,集中于借词借入的时间和因素、音位等语音要素;对于汉语借词则从中国传统文化出发,考察借词的借用和翻译方式者居多;从语言文字的不同和社会文化心理等方面对英汉借词进行对比的研究近些年来也越来越多,论述也较为深入。这些都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借鉴。 但是,这些研究中仍有一些薄弱环节,关于这一课题还有许多具有争议和值得探讨的问题。对于英汉语外来词的研究基本上都只局限于对其结构、来源和意义进行描述,大多数是以文化语言学分析和社会语言学分析为主。单纯地罗列出借用词汇的途径、列举借词的米源,而不去揭示产生借词和借词意义变化的实质原因,并不符合现代语言学的解释原则。英汉语借词研究中存在的不足主要表现在如下儿方面:1)对借词语义及其演变机制的研究明显不足。对于借词进入目标语后语义的形成及语义的发展,关注度明显不够。2)多共时静态研究,动态研究关注不够。借词作为“异质成分”,在取得目标语词汇的资格后,需要在音、义、形等各方面进行重新“匹配”、改造同化,这一过程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需要对借词进行动态观测和考量;3)对比研究不足,尤其是认知框架下的英汉借词的对比研究,尽管已有学者开始着手研究,但都处于起步和摸索阶段,且大多数是针对英语或汉语的单语性研究。借词在英汉两个目标语中各个阶段的认知模式所产生的借词变化对比研究未见。 本研究以认知语言学理论为指导,以20世纪后半期英语和汉语中出现且具有相当生命力的借词为研究对象,采用归纳与演绎相结合、定性研究为主的跨学科综合实证研究方法,立足英汉语言事实,选取真实语料,研究借词和人的认知之间的内在联系,对英汉借词词义现象做出比较合理和全面解释,阐释了借词意义形成的内在机制并对比英汉借词词义在产生、同化和融合的动态过程中,认知机制、民族认知心理和认知模式对词义制约作用的共性与差异,深化对语言规律和人的思维规律的认识。本研究主要取得以下发现: 第一,本研究的理论发现体现于: 1)借词是人类多次认知加工的产物,在不同的认知语境下,人们根据认知体验,结合认知模式与百科知识,对借词语义进行多次认知加工。同时,借词意义具有认知凸显性和理据性,其意义构建凸显了文化与认知理据。新的借词范畴最初总是产生于个体的认知活动,之后便是民族和社会成员整体对外来概念进行范畴化的过程,这需要一个社会的整体成员利用共性认识所形成特定的概念系统,作为人们已有的经验,以语言的形式储存在人的大脑中。认知活动,通常以其所在社会规约性的经验认识作为坐标和参照,利用已有的认知经验,与新获得的信息相互作用,形成新概念和概念结构。在此过程中,人们的认知选择如感知选择、心理频率的选择、心理图式的选择以及对外来词汇中义项的选择,起到关键性作用。 2)借词是一个范畴连续体,词义的变化实际上是词义范畴的嬗变,包括原型范畴的嬗变、特设范畴的建构以及新旧范畴之间的互动。词义范畴嬗变的机制是非范畴化。借词构筑过程是相互关联的认知过程,有着共同的认知机制,都体现了人的隐喻、转喻和类推思维。这些认知机制是潜意识的普遍的认知活动,是在常规化或凝固化的概念结构上进行的多轮的认知操作。借词的范畴化与非范畴化符合“语言经济原理”。借词的范畴嬗变就是启动认知行为,激活人们头脑中的百科知识和社会文化模式,借助上下文填充相关信息,并决定着最终的语义通道。 第二,英汉语借词的范畴化与非范畴化过程具有显著的认知共性。研究结果符合认知语言学提出的“人的心智不是分离的、自治的,而是与人的身体的其他机能一样,对所有的人都是大致相同的,都会促成和限定潜在的经验。抽象概念和想象世界归根到底是根植于现实世界的身体经验,所以人的心智的产品,即使是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相称的、相通的”理论。 第三、在具有显著认知共性的同时,英语和汉语借词范畴的动态变迁过程中也分别具有鲜明的文化个性。英语语言和文化对汉语语言和文化的渗透和影响要远远大于汉语语言和文化对英语语言和文化的渗透和影响。英汉民族对于外来借词的范畴化过程也体现了不同的惯性化思维与凸显优化思维,两个民族不同的地理位置,社会历史及民族认知心理造就了不同的思维方式。 第四、借词范畴化的普遍认知机制和认识论启示。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本研究对英汉借词的普遍认知机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研究首次提出,借词是复杂的语言现象,并非由单一的心理机制所能够解释,在范畴化的不同阶段由不同的认知机制起主导作用。借词的认知机制作用揭示了联想与激活的相似性的体验本质(embodied nature),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感知与概念、经验与知识的关系,具有重要的认识论启示。 本研究在吸收和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有以下儿点创新:(1)首次对20世纪后半期以来的英语和汉语借词语料进行大规模的、系统的整理和分析,并自建语料库;(2)首次在认知语言学的框架下对英汉借词进行对比研究,对于探求借词认知模式的共性与个性具有重要的意义;(3)同时对借词现象进行综合多维度对比阐释和探索。本研究从英汉语借词的角度对人类认知方式的共性和个性做出了进一步的探索,以及不同文化对语言和认知的具体影响,对丰富和发展英汉语词汇学研究具有一定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与此同时,研究对于翻译、词汇教学和词典编纂也将具有一定的应用价值。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宋雨涵;;汉语新词新语形成的认知机制[J];重庆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2 鲍娟;;英语中的汉语借词现象探讨[J];校园英语(教研版);2011年03期
3 王婷;;俄语中的汉语借词[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10年03期
4 汪榕培,常骏跃;英语词汇中汉语借词的来源[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1年04期
5 包莎莎;;英语中的汉语借词[J];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7期
6 益西;现代拉萨话中庞大的汉语借词及其借因和发展趋向研究[J];西藏研究;1998年04期
7 许红丽;越语借汉词探析[J];东南亚纵横;1999年Z1期
8 林伦伦,陈慨丽;现代英语中的汉语借词说略[J];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2期
9 刘玉春;高珊;;英语中的汉语借词浅析[J];山东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9年02期
10 张淑芹;;浅析英语中的汉语借词[J];科技信息(学术研究);2008年19期
11 周锦国;;现代语境下白语词汇的嬗变[J];大理学院学报;2008年07期
12 廉英红;郭淑梅;;略论英语中的汉语借词[J];唐山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13 梅玲;;英语中的汉语借词漫谈[J];科教文汇(下旬刊);2009年06期
14 芦永德;汉语对丰富英语词汇的贡献[J];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02期
15 庄晓玲;;转喻与语言非范畴化[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16 吴迪;英语中的汉语借词[J];郑州工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03期
17 黄红;王红梅;;语码转换或借用与汉语借词的产生[J];考试周刊;2014年91期
18 林慧英;;英语名词再范畴化的转喻认知机制[J];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9期
19 辛文;刘婧;董通;;英语中的汉语借词浅析[J];科教导刊(中旬刊);2012年11期
20 刘祥云;;俄语新词认知规律及构成原则分析[J];教育教学论坛;2016年20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孙越;;法语中的汉语借词现象初探[A];福建省外国语文学会2006年年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C];2006年
2 周国炎;;现代汉语借词在布依语中的地位[A];布依学研究(之二)——贵州省布依学会首届年会暨第二次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1990年
3 佟永功;关嘉录;;论满文中的汉语借词[A];满学研究(第一辑)[C];1992年
4 马睿颖;;评美·安德鲁·J·穆迪《英语中汉语借词的译介语与源出语》[A];福建省辞书学会第五届会员代表大会暨第十九届年会论文集[C];2009年
5 陆红艳;;非范畴化视角下的多义性分析[A];首届海峡两岸外语教学与研究学术研讨会暨福建省外国语文学会2011年会论文集[C];2011年
6 何珮珩;;从意象图式解析中医词汇的隐喻和转喻[A];第二十三次全国医古文研究学术交流会论文集[C];2014年
7 穆幸梅;;以认知语言学为基础的英语词汇教学[A];贵州省外语学会2012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2年
8 陈海叶;;功能语言学视野中的范畴化[A];第四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6年
9 朱炜;;原型范畴理论对英语词汇教学的启示[A];第四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6年
10 匡海波;李斌;王嘉灵;王帅;陈小荷;;汉英词汇隐喻属性的对比分析与互增益技术[A];中国计算语言学研究前沿进展(2009-2011)[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欣;英汉借词范畴化认知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2年
2 郭玉琴;蒙古语中汉语借词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9年
3 吴小奕;跨境壮语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5年
4 陈勇;汉语数量范畴及其非范畴化研究[D];暨南大学;2011年
5 杨彬;心智的门铃[D];苏州大学;2008年
6 鲜红林;云南罗平布依语词汇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1年
7 匡芳涛;英语专业词汇教学研究[D];西南大学;2010年
8 陈胜利;英语中的汉语借词研究[D];苏州大学;2014年
9 何爱晶;名—动转类的转喻理据与词汇学习[D];西南大学;2009年
10 阿荣宝丽尔;现代汉蒙语人体词汇对比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海;浅析维吾尔语中的汉语借词[D];新疆师范大学;2014年
2 王清;语言接触视角下英语中的汉语借词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19年
3 张婷(PIMPAKARN THUEANGNOI);泰语中的汉语借词对泰国学生习得汉语词汇的影响[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8年
4 罗精益(Phanyuwat Sitthikote);泰语中的汉语借词研究[D];山西大学;2018年
5 乌亚汉;新中国成立后国内出版的蒙古语词典中的汉语借词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8年
6 丁冬冬;白语大理方言喜洲土语中汉语借词的民族学研究[D];大理大学;2018年
7 其其格玛;东乡语汉语借词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7年
8 陈美金;泰语中的汉语借词研究[D];华侨大学;2011年
9 赵安娜;东部裕固语中的汉语借词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16年
10 常笑;英语中汉语借词的词汇化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贵州民族大学文学院 罗兴贵;苗语西部方言汉语借词规范之我见[N];贵州民族报;2016年
2 于国宁;这些年,我们“出口”的汉语词汇[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3年
3 ;2018年度词汇[N];国际出版周报;2018年
4 特派北京记者 唐冰 满淑涵 原登荣;更多务实词汇 更多民生举措[N];各界导报;2019年
5 张家港市塘桥中心小学 马春圆;低年级如何有效进行词汇教学[N];学知报;2011年
6 葛秋芳;词汇进化很奇妙使用越多变化越少[N];新华每日电讯;2008年
7 保定市清苑县职教中心英语组 霍青珍;浅谈学生的词汇学习[N];学知报;2011年
8 ;攻克GRE词汇难关[N];国际金融报;2000年
9 文晶;网络语言应规范[N];人民日报;2004年
10 记者 荣启涵;汉语词汇获世界更高认知[N];人民日报;201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