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生态语言学视域下的汉语网络流行语研究

邹春燕  
【摘要】:在地球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21世纪,人们开始越来越关注生存问题。语言是人类社会的必备品,没有了语言,人类文明会倒退到原始的状态。汉语中的网络流行语在语言风格上幽默且新潮,是语言系统中一种新的特殊类型的成员。自2007年来,网络流行语在数量上急剧增长,且在以汉语为母语的人群中快速传播。本研究正是基于这样的语言使用背景。目前,已经有相当多富有成效的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讨论的范围涉及了网络流行语的整理和统计、性质和特征、实际应用以及规划和管理等。但是在诸多的研究讨论中,有关“网络流行语在语言环境中是如何促生和变化的?”、“网络流行语是如何反过来对生态系统中的环境产生影响的?”等问题始终还是处于热议,有待进一步探讨。生态语言学是语言学的重要分支之一,其主要思想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生态思想。从此,生态思想就一直受到关注和重视。经过Haugen、Fill、李国正、张普等人多年的探讨和研究,生态语言学理论的框架逐渐清晰。但是在现有的生态语言学的议题中,却鲜有关于语言中的新生现象的讨论。这无疑会成为生态语言学研究中的缺憾,而且在这样一个如此重视生态的时代,缺乏对语言中新生物种的讨论也是不相宜的。网络流行语是应人类网络交际需求而生,于网络环境中传播和发展,虽为网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目前尚未为主流文化和规范语言体系所接收的一个处于动态变化中的语言符号体系。处于社会主义建设之中的中国提倡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而网络流行语具有的反常规性,甚至是无厘头的搞怪,使得很大一部分的网络流行语看起来都与主流文化格格不入。但是它们毕竟是语言生态系统中的正式成员,具有自身的特点,也有资格成为语言学者们研究的对象。本研究从生态学的视角对网络流行语进行了探讨。我们以生态语言观为基础,以语言全息论和生态位理论为指导,类比自然生态系统的构成,将网络流行语及其生存、发展的环境一起视为一个生态系统,从生理态、生存态、生活态和生命态四个层面展开研究。获得如下主要发现:第一,网络流行语是具有有机性的个体,可以与它们的环境一起构成网络流行语生态系统,是语言生态系统的一个重要子系统。网络流行语的生态环境在本质上属于人工环境,包括自在环境和自为环境两个方面,具有动态性、场域性、依赖性和自我调节性的特征。这样的性质和特征是由网络流行语生态环境的全息性来决定的。网络流行语生态环境与自然生态环境不仅在结构、功能等方面具有明显的相似性,而且还存在一些相似的运动变化过程。因此,网络流行语生态环境是自然生态环境的缩影,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占有一席之地。第二,网络流行语生态系统是一个动态的有机系统,网络流行语在其中不断的产生、运动和变化。网络流行语的运动变化有两种,一是形态上的,二是语义上的,前者的变化是“物理性的”,不改变网络流行语本质的;后者的变化是“化学性的”,是在本质上改变或者新生某些意义的,故而加大了观察和分析的难度。1.网络流行语的形态运动变化包括语音和构成形式两个方而。从语音形式来看,网络流行语总体上呈现出以三音节及以下的词汇为主的简洁特色,有一定数量的方言词汇(如“给力”)和叠音词(如“萌萌哒”),一部分音译词(如“控”)和外来语与汉语组合而成的词汇(如"hold住”)以及相当一部分谐音词(如“杯具”)。另外,即使是句子形式的网络流行语,也呈现出一定的语音上的节奏性,如“且……且……”等。从构形上来看,单语素的网络流行语在数量上呈下降的趋势,而“成系列的”网络流行语呈上升的趋势。在语法功能上,词汇转类的现象非常普遍,尤其以名词与动词、名词与形容词之间的转类最为常见。这些运动变化的原因虽然各不相同,但总结起来,不外乎是语言自身发展的需求和人类表达的需求。2.网络流行语的语义运动与环境有着紧密的联系。在暂时处于平衡状态的网络流行语生态系统中,外在环境的变化会形成一些与信息有关的“营养物质”,这些物质在人类的认知作用下,被加工成一些语言的“结构原件”。在网络环境中,这些“结构元件”被人类装配成网络流行语生态系统可以利用的各类“资源分子”,包括语义资源分子。这些新的“资源分子”进入生态系统以后,语言自身产生了变化的需求,加上人类的认知的需求和作用,对原有的语义资源分配情况形成刺激,继而引发改变,最终形成新的网络流行语语义,并与其语音、语法上的特点一起被大规模的使用,继而构成新的网络流行语。在这个过程中,环境、人类和生态位的变化分别起到了信息源、知识源和动力源的作用。第三,语义生态位是网络流行语的生命指标。通过对70个核心网络流行语语义生态位的计算,我们发现了一些规律。网络流行语的语义生态位宽度是用以衡量网络流行语语义对环境利用范围的重要参数,对网络流行语的生命力有一定的衡量能力,一般情况下,语义生态位越宽,该语义的生命力就越强。普通词汇的语义生态位值在6左右,而当环境中的变化刺激语义生态位开始变化,使生态位值上升到7时,这个新的临时语义就有很大可能成为网络流行语语义。第四,本研究借鉴PSR模型,提出了将语义生态位概念融入预警机制中的识别过程,以提高智能化程度的思路。在网络流行语生态预警机制中,我们可以考虑将语义生态位值设为重点监测某个语义的依据。本文的主要创新之处在于:1.首次对2007年以来的网络流行语做了较大规模的收集、梳理和描述。对网络流行语的定义、性质特征和网络生态环境进行了较为细致和全而的描写;2.首次在生态语言观的指导思想下,利用生态学的全息论理论和生态位理论对网络流行语在形式和语义上的动态变化做了定性和一定程度上的量化研究。对于探求网络流行语语义嬗变的规律、模式及原因有非常重要的意义;3.本研究首次构建了生态语言学视域下的词汇研究模式。这一模式将现有的“豪根模式”和“韩礼德模式”结合起来,既观察了语言在环境中的变化规律,又重视了语言和环境的关系,构建了环境中语言的安全预警模式和语言政策规划;4.本研究中提出的语义生态位概念和网络流行语生态预警机制思想可以纳入现有的网络流行语的发现机制中,用以辅助监测网络环境中词语的语义变化,为网络舆情监测迈向智能化提供了一定的支持。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史菲菲;;网络流行语的多样性和动态性——生态语言学下的解读[J];青年作家;2014年16期
2 孙冬惠;曹波;;网络流行语的语言学理论解析[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7年04期
3 崔桂华;齐洪英;;生态语言学:语言系统的生态学视角研究[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04期
4 陈虹樾;;生态语言学视阙下的网络流行语[J];高教学刊;2017年04期
5 曹祥英;;生态语言学视野下的网络流行语污染分析及治理举措[J];价值工程;2016年36期
6 李丽生;刘旭阳;;从生态语言学的角度探讨异化翻译的必要性[J];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1期
7 陈立中;肖绍喜;;生态语言学的几个重要议题[J];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8 王晋军;;生态语言学:语言学研究的新视域[J];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9 吕明;;从生态语言学的新视角探究当今网络语言[J];泰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10 付丽娟;;关于现代生态语言学研究方向的几点探讨[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13年03期
11 张丹;;生态语言学研究综述[J];现代语文(学术综合版);2017年07期
12 周文娟;;语言学研究的新视野:生态语言学[J];阴山学刊;2012年01期
13 程潇菊;;生态语言学初探[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1年11期
14 赵波;李晶;;生态语言学研究综述[J];语文建设;2013年33期
15 胡爱华;朱振英;;生态语言学对教育的启示[J];天津市教科院学报;2013年03期
16 黄知常,舒解生;生态语言学:语言学研究的新视角[J];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2期
17 李永宏;;从菲尔生态语言学研究看网络流行语[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18 刘佳宁;陈爱梅;;生态语言学研究综述[J];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6年04期
19 田艳萍;;生态语言学视域下提高综合英语课堂教学的时效性探析[J];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2期
20 周利娟;郭涛;;生态语言学研究中几个值得商榷的问题[J];人民论坛;2012年29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艋;;简析语用学与认知语言学的联系与区别[A];外语教育与翻译发展创新研究(第六卷)[C];2017年
2 方小兵;;《接触语言学》评介[A];中国社会语言学2014年第1期(总第22期)[C];2015年
3 王耀芳;;文字学术语研究的新成果——《语言学名词2011》文字学部分评介[A];学行堂文史集刊——2012年第2期[C];2012年
4 ;“形式与功能”:语言学国际学术研讨会[A];学行堂文史集刊——2014年第1期[C];2014年
5 鞠玉梅;;论人在语言哲学意义研究中地位的变化及其与语言学发展史的联系[A];第四届中西语言哲学国际研讨会论文摘要集[C];2012年
6 郅友昌;张晓燕;;俄罗斯认知语言学的发展[A];中国首届“海峡两岸俄语教学与研究学术讨论会”论文摘要集[C];2005年
7 郅友昌;张晓燕;;俄罗斯认知语言学的发展[A];中国首届“海峡两岸俄语教学与研究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2005年
8 ;第四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日程安排[A];第四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6年
9 萧立明;;认知语言学与翻译[A];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第七次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10 曲彦斌;;民俗语言学(增订版)[A];辽宁省哲学社会科学获奖成果汇编(2003—2004年度)[C];2003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邹春燕;生态语言学视域下的汉语网络流行语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5年
2 李云彤;认知语言学视域下的汉语多义词研究[D];吉林大学;2013年
3 阿拉腾苏布达;东部裕固语生态语言学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2年
4 卢汉阳;论系统功能语言学对维特根斯坦语言哲学思想的实现与发展[D];福建师范大学;2014年
5 黄仲鸣;香港三及第文体的流变及其语言学研究[D];暨南大学;2001年
6 孙鹏;电影理论中的结构主义思想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2年
7 王松鹤;隐喻的多维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9年
8 彭泽润;衡山南岳方言的地理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3年
9 卡丽娜;乌汉语词汇对比研究[D];复旦大学;2008年
10 原媛;军语四十年发展变化研究[D];安徽大学;201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庄杨;传播语言学层面的网络流行语研究[D];大连理工大学;2010年
2 文新梅;语言学著作Meaning in Language:An Introduction to Semantics and Pragmatics(节选)英汉翻译实践报告[D];黑龙江大学;2015年
3 宋玉荣;语言学著作Key Ideas in Linguistics and the Philosophy of Language(节选)英汉翻译实践报告[D];黑龙江大学;2015年
4 张蕊;语言学著作 The Dynamics of Language(节选)英汉翻译实践报告[D];黑龙江大学;2015年
5 任杰;系统语言学的“系统”概念研究[D];西南大学;2008年
6 金丽娜;石华诗诗语语言学特征分析[D];延边大学;2013年
7 周菲菲;禅的语言观——整合语言学提供的新视角[D];华东师范大学;2010年
8 杜华春;现代俄语笑话的语言学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7年
9 冯文贺;基于语病评判的语言学研究与实践[D];华中师范大学;2008年
10 王淑会;语言学专著汉英自序的语类对比分析[D];河北大学;201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黑龙江大学文学院 高伟;生态语言学视域下微语言探析[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
2 饶高琦;语言学应成为独立的学科[N];科技日报;2018年
3 人民教育出版社 陈光;“‘0’元购X”的语言学思考[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
4 浙江师范大学国家语言政策与语言生态研究院 张先亮;生态语言学的研究方法[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
5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 宗守云;努力做大、做广、做深语言学研究[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
6 记者 徐川山;努力推进我国语言学研究的科学化、现代化、国际化[N];语言文字周报;2014年
7 石锋 南开大学语言研究所;语言学:从卡片之学到数据之学[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8 宗守云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为语言学鼓与呼[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9 李晶 山西财经大学;我所理解的认知语言学[N];山西经济日报;2010年
10 记者 邹秉融;陕西省语言学学会陕南语言文化研究部正式成立[N];安康日报;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