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中国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

牟成文  
【摘要】: 由于种种原因,国内学者对意识形态问题进行系统研究还只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事情,且多以宏观视角围绕主流意识形态来进行。而从微观或站在某一社会阶层角度对群体意识形态进行切片削析到目前为止尚无先例。如此一来,对中国农民意识形态问题进行研究就成为一个具有开拓性的课题。 本文通过以一个村庄为个案来透视中国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状况。这个村庄就是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方咀乡的鸡鸣河村。 本研究考察了鸡鸣河村一百余年的历史,并把这一百余年的历史划分为三个时段,即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前,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至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 由于本研究是用微观方法研究意识形态的尝试,也是把农民意识形态单独作为一个研究领域来进行研究的尝试,同时也是一次单独研究中国某一群体意识形态的尝试,因此本研究运用了“合作社模式”的民族志“深描”和以个人为中心的民族志相结合的研究方法。 在本研究中,笔者有较为充分的把握作出这样的假发:在农民意识形态变迁过程中,国家起了主导性的作用;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过程既是一种建构过程,也是一种解构过程;农民主体地位在变迁过程中从空场中出场。 本研究所使用的研究范式:农民意识形态的形成和变迁与统治阶级或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所推行的主流意识形态是密切相关的,因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型塑和传播是统治阶级或国家进行政权建设的一部分,型塑与传播主流意识形态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型塑者为了获取被型塑者的思想权与行动控制权。在一定社会条件下,作为单个个体的人都是多种意识形态的混合体,正如阿尔都塞所言:“人本质上是一个意识形态动物(man is an ideological animal by nature)”。人一出生就处于多种意识形态的缠绕中,如此一来,被型塑者往往也会遵循先入为主的规则,有时也会根据自己的先赋性图式或后发性预期来决定自己的意识形态取舍。由于作为型塑者的统治阶级或国家与被型塑者之间的认同往往不会很快形成,因此作为型塑者的统治阶级或国家必然会通过多种方式来协助传播和输出。从历史上看,统治阶级或国家型塑和传播主流意识形态主要采用两种推动变式:一种是强迫性推动,另一种是诱致性推动。所谓强迫性推动是在被型塑者无选择、不情愿的情况下的推动;所谓诱致性推动是在被型塑者有一定选择情况下的推动。 而从农民的角度来看,农民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同和接受主要采用三种方式:阻抗性接受,适应性接受,迟滞性接受。 在论证过程中,有一个大前提是不须证验的:统治阶级或国家所型塑和传播的主流意识形态在三个不同历史时期发生了变迁。而主流意识形态发生了变迁究竟会不会引起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这是一个需要证实或证伪的关键问题。由于意识形态是一个十分形而上的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它一般深藏在行动者的内心深处,因此,这就给我的证实或证伪过程带来极大困难,这也使本研究成为了一个极富挑战性的课题。这里,笔者就引进了一个新的变量来帮助证实或证伪:持续的共同行动。如果农民的持续的共同行动与主流意识形态的变迁之间有某种对应关系,那么,就可以对本研究的中心假设进行证实。如果在三个不同历史时期,农民的持续的共同行动只有一种路径依赖,那么就说明农民的持续的共同行动与变迁中的主流意识形态没有对应关系,从而就可证伪本研究的中心假设。 对于两个附加假设的证实或证伪情况是这样的:由于第一个附加假设是与中心假设一脉相承的,因此对于中心假设能证实,也就能证实第一个附加假设;对中心假没能证伪,也就能证伪第一个附加假设。对于第二个附加假设的证实或证伪,笔者有一个预设的前提,即以陈独秀的一个著名论断为预设前提。陈独秀认为,传统的中国人是无主体性的,也就是说传统的中国人的主体性是空场的。要证实或证伪第二个附加假设,就要看农民群体在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内有没有与国家或地方在利益的分割上形成过博弈的关系?如果有,那么就可以证实本研究的第二个附加假设;如果完全没有形成一种博弈关系,那么就只能证伪第二个附加假设。 通过考察,本文证实了上述的三个假设:第一,鸡鸣河村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是一种国家主导的变迁;第二,鸡鸣河村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是一种解构与建构并置的变迁;第三,鸡鸣河村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过程是农民的主体自我由空场到出场的过程。同时还讨论了农民意识形态与主流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和转型期集体主义与个体主义之间的关系。最后还就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问题提出了相关的建议。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吴捷;;中学地理解题中“证伪”的策略及教育意义[J];地理教育;2015年06期
2 程炜月;;“科学探究”说证伪[J];中学生物学;2016年09期
3 潘婷;;证伪思想在推理与证明中的应用[J];商业故事;2017年09期
4 李强;冷冰;;证伪实验在高中化学教学中的意义[J];中华少年;2017年05期
5 王彦淑;;从证伪方法看科学知识增长过程[J];智富时代;2017年05期
6 田泽;;指导学生收集、整理与分析数据[J];湖北教育(科学课);2017年04期
7 夏塔君;;当流言成为常识(上)——评点各类军事常识中的常见谬误[J];航空世界;2017年07期
8 张心科;;教育研究中的证明与证伪[J];教育研究与评论;2017年03期
9 李国涛;;浅析波普尔的证伪论及其对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启示[J];才智;2009年18期
10 王蓉嵘;科技编辑证伪的必要性及其意义[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5年03期
11 杨易;证伪原则:波普尔科学哲学的精华[J];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12 郝明工;学术证伪的现代转型与胡适[J];重庆三峡学院学报;2004年04期
13 王蓉嵘,钱文霖;科技编辑证伪法的原则及特点[J];编辑学报;2002年05期
14 王蓉嵘,钱文霖;科技编辑证伪的技巧[J];编辑学报;2002年06期
15 朱元琼;谈证伪演绎法的合理性问题[J];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05期
16 莫胜权;;试论证实与证伪的辩证关系[J];湖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2年01期
17 黎风;;“马克思主义是可证伪的”这一论断是在科学哲学领域维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质[J];马克思主义研究;1987年04期
18 甄化;;批判理性主义[J];学习与研究;1987年05期
19 尹鑫;谈假说中的逻辑证伪[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年03期
20 张建伟;;“证伪性”的思维与深度报道[J];新闻通讯;1989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张清宇;;古典命题逻辑的证伪系统[A];1996年逻辑研究专辑[C];1996年
2 李白;;科学概念的进化[A];逻辑今探——中国逻辑学会第五次代表大会暨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1996年
3 张学义;;科学哲学史上的反常论[A];第三届全国科技哲学暨交叉学科研究生论坛文集[C];2010年
4 张铁声;;典型悖论之统一消解原理:证伪预设——悖论研究的误区与爱因斯坦的启示[A];2005年逻辑研究专辑[C];2005年
5 夏云龙;萧红;;论科学的自然增长模式——来自生态学的启示及生态学案例研究[A];青年生态学者论丛(一)[C];1991年
6 沈建光;;“保汇率还是保外储”被证伪[A];《IMI研究动态》2017年下半年合辑[C];2017年
7 王志芳;;简单性维度下科学的真与美[A];首届、第二届中国科技哲学及交叉学科研究生论坛获奖文集[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牟成文;中国农民意识形态的变迁[D];华中师范大学;2007年
2 伍小君;基于演绎逻辑的翻译明晰化假说证伪[D];湖南师范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倪山川;当代科研游戏的证伪问题探索[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19年
2 任喆;微信伪健康信息的辨识、证伪与治理[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8年
3 何颖;论网络空间的证伪机制[D];苏州大学;2013年
4 荣小雪;非充分决定性论题与波普尔的证伪方法[D];山西大学;2003年
5 王岩宁;波普尔与奎因的证伪观比较研究[D];昆明理工大学;2013年
6 陈银花;科学情景下学生对同类证据产生不同评估结果的原因探析[D];广西师范大学;2008年
7 张玉华;证伪主义和精致证伪主义比较研究[D];河北大学;2011年
8 文林;错误理论:对拉卡托斯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的重建[D];中南大学;2003年
9 胡兆胜;理论创新的哲学透视[D];东南大学;2004年
10 畅玮丽;运用证伪思维完善移送审查起诉的证明标准[D];燕山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汪军;造谣必惩,证伪当赞[N];宁波日报;2019年
2 金石期货 李家强;利多证伪 国债将回吐涨幅[N];期货日报;2018年
3 洛阳师范学院法学与社会学院 李华伟;经验无法证伪科学理论[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
4 楚玉帆;“太空肉眼见长城”被最终证伪[N];中国青年报;2007年
5 华泰期货 林蔚 梁学平;“新周期”证伪 铜价回调在所难免[N];中国证券报;2017年
6 本报记者 王姣;“新周期”难证伪 债市料陷“拉锯战”[N];中国证券报;2017年
7 中信建投证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 周金涛;经济无法证伪 反弹欲罢不能[N];证券时报;2012年
8 王垚;“腐败日记”别轻易证伪[N];深圳商报;2010年
9 ;过分悲观的预期将被证伪[N];证券时报;2008年
10 海通期货 肖小珊;中盈蓝景:面对市场,不断“证伪求真”[N];期货日报;201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